第13章 (十三)纠结始见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14字
  • 2010-04-30 23:12:16

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种女孩,她会爱上一个连看电影、杂志都容易流眼泪的男孩,没说别人,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特别伤感,容易被感动。看了一部励志电影,眼泪流的止都止不住,幸好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寝室,一个人对着电脑哭的稀里哗啦。你说寝室那小子,你干嘛要那么早配电脑呢?配了电脑你又不设密码,天天惦记的我心直痒痒,随便找个理由就逃课跑回寝室玩你电脑去。

本来外面天气挺好的,按常理我该去教室睡觉的,结果逃课了,结果就成现在这样了。跑去卫生间洗了半天脸,心想着这功夫可千万别回来人,看见我这样,这得让别人觉得我受了多大委屈了。这要是被那些八卦的人知道,特别是天赫那损人看见,我眼圈红的和猴屁股似的,非炸锅不可。

也就奇了怪了,最近这几天,看本杂志上的文章,摸了半天眼泪,这又看个电影,又摸了半天眼泪。这完全不像自己的作风呀?!难道我中邪了?也不能呀!睡觉的时候我都是关窗的呀!不可能被风吹到了,眼又不歪嘴又不斜的。鬼晓得最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家了?可能是有点吧。晚上给家里那二位打个电话聊会吧。又或者?我是不是也恋爱了?不都说恋爱中的男女智商为零么?!我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是不是智商下降了?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变态。天天想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好好学习,不天天向上。身边的人打工的打工,进学生会的进学生会,混社团的混社团,就只有我,天天看天看地,看星星看月亮,发呆打鼾。现在最打怵别人在我面前提‘无聊’这个词,我发现这个词就是用来形容我的,太生动形象了。每天我要问自己千八百次的是不是又无聊了。能不能不无聊呢?

我知道有一种不无聊的方法,就是每天想着纪文悦。

和她接触这些天,从最开始的看都不敢看,到现在的还敢说说笑话乐一乐,也才真真正正的审视一下这个女孩。她五官很清秀,很典型的南方女孩相貌,有点近视眼,不过为了好看坚决不带眼镜,出门也只带隐形眼镜。双眼皮,是我喜欢的类型,因为我妈我爸都是单眼皮,我也没出现例外的情况,所以我就特喜欢双眼皮大眼睛的女生。以前有个女明星眼睛就特大,我就特喜欢看她,看的多了,我就琢磨着以后找女朋友也得找这样的,不过实践告诉我,像她那样的太稀少了,所以我就放宽了要求,至少找个双眼皮的,现在这个,就还可以。虽然,呵呵,她还没同意和我怎么着呢。

她个子一般,不过身材挺好的。以前我总笑话我高中班里的那些女生是大象腿呀!恐龙脸呀!天使姐姐脸先着地的呀之类的。那会我就想,以后可别找个和她们一样的,这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不得把那些积攒好几年的怨气全还给我呀!那样可不好,我还想着多活几天呢,被一帮恐龙大象折磨死可不是我这辈子的终极追求。

反正我是发现了,最近我看纪文悦就是看哪哪好,看关澜就是看哪哪不顺眼。说好听点就是关澜比较丰满匀称,说不好听点,就是关澜差不多能把纪文悦装进去。俩人都近视吧。好歹纪文悦带眼镜什么样我没看过,就是丑那也是回寝室丑去,我没看见,关澜就不那样。白天她还带个隐形眼镜,晚上那绝对不带隐形,肯定是带个眼镜出来见我。有几次离远了我都没认出来是她。可能这够不上毛病缺点的,可就是怎么看纪文悦怎么顺眼。

她化很淡的妆,每次和我出来都化,绝无例外。关澜呢?打我认识她那天起,在印象中就不记得她会化妆。有几次她还信誓旦旦的问我,如果我化妆,会不会好看点?我没敢说不好看,被她掐紫的胳膊现在还疼呢,哪敢说不好看呀!每次她都说等回寝室好好琢磨下怎么化妆,可没几天就笑笑当完全没有这回事。有次据说他们学生会搞什么活动,要求女生必须正装,脸也要稍微修饰一下,好像她化妆了,可惜我没看见。等我知道信的时候,再见她,她脸上早就看不到化妆的痕迹了。她说化妆那都是无聊女人的游戏,自己还是真实点好,本来也不丑,没必要非用化妆来重塑自己。

这点上,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看法吧。反正有些人化了就是好看,有的人化了就是看都不敢看。就像穿衣服,同一件衣服,在一些人身上穿着就叫潮流时尚,在另一些人身上穿着就叫乱搭没有品位。我不知道关澜和纪文悦谁属于哪个团伙的,至少就目前这个情况看来,我喜欢纪文悦多过喜欢关澜。

我也犹犹豫豫几天,有两件事我一直在琢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第一个是我到底要不要和纪文悦摊牌,说明我喜欢她,希望她能做我的女朋友。第二个是我到底要不要和关澜说,我俩真的不合适,强扭的瓜不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可能爱情来了谁也挡不住。算我小子走桃花运也好,算我小子走狗屎运也罢,反正这段时间以来,我的生活基本在围绕着三个女孩动。除了关澜和纪文悦,还有一个就是我那网友。

每周我俩都会约个时间一起坐在网吧,视频语音。聊聊一个星期发生的事,好的、坏的,反正是有说不完的话。她会告诉我这个星期参加了哪些活动,遇到了什么人,还有就是有男孩子追她,给她送礼物发短信要电话号码,可都被她拒绝了,她告诉他们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很帅。她也会拿我的照片给身边的好朋友看,说我俩虽然离的很远,可距离是并不能阻挡一切的,一样会有爱情的。她说她始终相信我俩能有个未来。每次听她说这些鼓励我的话,都会觉得心头很温暖。可这温暖仅停留在网吧里,出了网吧我又会觉得这种关系太危险,我不亚于是在玩火,早晚会有烧身的时候。

而且,总是有种说不好的感觉,我俩这种所谓的网恋关系,真的有可能持续下去么?我是有点不太敢相信了。不像最开始的时候,收到她的来信,看见她的照片还会小兴奋一下,现在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有的时候懒得给她回信息了,甚至找寝室的哥们,让他们帮我回。最开始的时候还兴致勃勃的和她短信发到手机没电,现在,那基本不可能了。不想发了,我就直接告诉她,说我困了,她就会告诉我早点休息,学习别太累了,适当的时候也运动运动。

如果静下心来想想,她还是很关心我的。每次都说些宽慰我的话,而我好像没有一次在她面前说过宽慰她的话。也没争取过,说,以后我俩的未来肯定会很光明的那些。甚至有一次,她问我,想来我学校看看我,问我有时间没?我都给回绝了。我说功课太忙,那么远的路,你一个女孩子的不安全。也没考虑过她会不会很伤心。后来在酒桌上无意中和天赫提起这事,天赫好一顿损我。说我怎么假正经啊!送到嘴里的肉都不吃,得了便宜都不要,问我是不是脑袋让门给挤过了。那会懒得解释,一切都在酒里了。他怎么能明白我的想法?!那种事怎么可能让我做得出来?!

以前一点也不觉得生活中出现了女人会多麻烦。现在可不敢那么想了。和纪文悦在一起的时候我怕在路上碰到关澜,更怕手机这会突然响了发现是她给我发的信息;和关澜在一起的时候我又怕在路上碰到纪文悦,也一样怕收到她的信息。

好像听说过有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怎么着怎么着的。我现在就是在同时面对着三个女孩。她们的喜怒哀乐无不影响着我每天的心情和内心世界。满脑子是她们三个的影子,想烦了,就不想了,索性干脆点,顺其自然吧。

不过,这种事,纸是包不住火的,我那种想法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难道,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难道,是该有个选择的时候了?我又给自己打了问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