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十)魂牵梦萦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805字
  • 2010-04-28 17:56:49

(十)

“姜载煜,你站住,我要和你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你给我站住!”

我站住了,和关澜之间有一米的距离。俩人对视了半天。看得出来她也是很生气的样子,我更是眉头皱的紧紧的,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自己的坏习惯,一遇到让我不爽的事情首先就会把眉头皱起来。

她在前面走,我跟着她。走了很远,她环顾了下四周,看看周围没多少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

“过来!坐这。”

“不坐,我站着好了。有什么事快说,我还有课呢!”

“课有什么好上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看小说,有哪一次你是认真听过的。”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乐意听就听,不乐意听我爱干嘛干嘛,你管我那么多呢?我是你什么人啊?”

“你不是我什么人,可我也告诉你,你别拿我喜欢你当借口,我的付出也是有限的。”

“你付出什么了?你付出的就是挽着个男的在我面前绕几圈?”

“什么?你看见了?哪天?”

“你说哪天?别装的什么也不知道,我都看见了,你自己有男朋友了,还在这说喜欢我这个那个的,有意思么?”

“你就因为这个和我赌气?几天没和我说话了?”

“那你以为因为什么?本来我还觉得你挺好的,自己也有点心动了,可,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操了,我怎么能认识你这样的人呢?!”

“你别给我冒黑。”

“冒黑怎么了?”

“我不爱听。”

“那你可以不听,我又没逼你。”

“呵呵!我说姜载煜,你这人真有意思。你说,我倒过来追你吧,你就装清高,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就喜欢你这个人了。本来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乎我呢。可这么一看,不是那么回事。你就能装,装的特满,早晚有露馅的时候。”

“别笑,别笑。认真说事情呢,我还没消气呢,有什么好笑的。”其实我脸也憋的通红了,想笑还不敢笑的滋味太难受了,估计一会再笑不出来,我就得淌眼泪了。

“那个确实是我男朋友,不过是以前的。那天他跑来找我,说谈了那么久了,一个电话说分就分了,自己有点接受不了,想让我最后挽着他走一次,就像高中时候那样。”

“然后你就同意了?”

“你知道什么?我俩高三的时候开始谈,一直到高考。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他,那会我俩决定一起报一个城市的学校,所以我来了这,他也在这个城市里。”

“那你干嘛还和他分手?对你那么好,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是不是太任性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不自立。开学到现在,我和他仅仅打过几个电话,经过高考,我发现我俩不合适了。见过一次面,也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而且我觉得他在我面前越来越不自信了,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我俩再在一起不好,对他对我都不好,所以我就打电话告诉他分手吧。”

“哦!哦!没想到啊!你还早恋啊!”

“别说风凉话,你也好不到哪去。看你那闷骚的样子也能猜到,指不定你已经祸害多少好姑娘了呢!”

“哪有?没有。”

“没有?你敢告诉我你初恋是多大么?”

“我,,,!!!”

“不敢吧?你就那样个人,被我说中了吧?!高三那个就是我的初恋,你都不敢说自己的,看你那熊样。”

“我,我,我,我认了。我初恋好像是在初中的时候。”

“啊?我刚还想说,是不是高一?!看来我太低估你了,你小子挺有魅力呀!真没看出来,我以为就我这眼神不好的人才能看得上你这没开花的茄子呢。”

“呵呵!我无语了。好了吧?消气了吧?课也不用上了,走吧。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吃去。”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谁让你气我?!谁让你凶我?!刚才那脸,拉的和什么似的,像我欠你多少钱似的。”

“你不欠我钱,我欠你的。我天天欠你的,这债拉多了,总该还还么。”

“你就知道贫。不知道你这嘴骗过多少姑娘了。早晚得有人来收拾你,等着吧。”

我笑笑没说话。想收拾我?做梦去吧。死猪不怕开水烫,能收拾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不过关于初恋那事,我确实挺无辜的。初几都忘了,完全是因为身边朋友庆生的时候八卦我,非要给我找个女朋友。结果我的初恋就那么交代了。现在都记不清初恋那女孩叫什么名字了。只隐约能想起,我俩谈了不到一个星期,写了几封情书,然后就不了了之了。哎。也是自己太悲哀。别人的初恋都是印象十分深刻的,我的初恋结果那么悲情。抗战还有个杀敌数呢,我这恋的把名字都给忘记了。愁死了。

我还是不确定是否真的就喜欢关澜,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不喜欢,也许她长的再漂亮点,我就不会这么犹犹豫豫的了。

偶尔能收到那个网友的信息,她说既然我俩都不经常上网,那不如写信吧。我说很久不写信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开头了。她说没有什么,让我等着,她已经写好了其实,明天去邮,估计四五天就到了。我向她要照片,想没事的时候看看。她答应了。

也就是四五天的时间,果然收到了她的来信。写的很简单,估计她也是不知道该写什么好。信里放了几张她的近照,看起来还是个挺漂亮的女孩。我甚至开始有点怀疑难道最近真的就是走了桃花运了,不过想起关澜说我早晚会得到报复的,也有点心有余悸,毕竟听说过眼见过无数迷途的男女,还是希望自己的感情不要太坎坷,越简单越平淡越好。

收到信的当晚我就给她写了回信。她在信里又提到我特别像她的姐夫,说她姐夫是体校的,和我有几分神似,有点搞笑,真不知道她是在找男友还是在找姐夫呢。不过信里肯定不会这么说,只是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自己上学打球睡觉发呆这类的,真不知道该写什么好。自从高考完,到现在几乎没碰过笔,这陌生东西如果能丢,这辈子都不用的话,我肯定是第一个砸掉,一辈子两辈子都不会再捡起来的。可惜白日梦终归是梦,不真实,该抄作业的时候还是得拿起武器奋战到底。谁让我是学生了,谁让我还没毕业了。

封信口的时候没忘了夹几张照片寄给她,有去有来,常来常往吧。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网恋的那么多,我应该不是最点背的那个。算命的都说我生命线特长,一看就是生命里很强,精力旺盛的人。我坚信着这个,所以我也坚定的认为,我妈有事没事和我说的那些各种网友见面各种死法的惨案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总在想,那几个晚上陪我一起打篮球的那个女孩,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到底是什么模样?好看么?我想,她应该是个好看的女孩,有美丽的头发,有卓尔不群的吸引力。会遇到她么?我想,一定可以遇到。隐约感觉她应该也是个新生,看她安静的动作,应该是个温柔的女孩,肯定不会像关澜那样。

不过关澜也很好,至少她喜欢我,至少她够坦荡,喜欢就喜欢了,至少自己不会后悔。如果换成是我呢?我有勇气和那个女孩说,我喜欢你么?敢么?不敢么?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先睡觉。如果哪天真让我遇到,我一定得找机会和她认识,管她要电话号码,然后告诉她我喜欢她。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是多大点事,说句‘喜欢你’也不会死。我也得男人一次,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好了。对,就这么想。

这样的对白,已经持续了几个晚上了。天,她快成为我的梦中女神了。你赶紧安排我俩见面吧。我给你烧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