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梦醒时分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750字
  • 2010-04-28 17:49:00

独花

(一)

漫步在惨淡的校园里,心像长了翅膀,在随风飘荡。这不是寒九腊月天,也不是个艳阳高照的和煦日子,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秋天。感觉像我,一个普通到没有任何特点的学生。

经历了高中的风雨洗礼,我带着一身的遗憾与伤痛来到了这个远方的城市,读了这所无关痛痒的普通高校。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如果路还要继续着,那好吧,只能让它不停的走下去,不奢望以后的路上会有多少惊喜,对于我,现在,实在不需要什么,偶尔与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只是在考虑着,思索着关于自己的种种过往,也许我仅仅是想给自己找个理由,要自己能很洒脱的放弃,放弃一些在自己看来很重要的事情或者人或者东西。

我不太会打游戏,所以和很多男同学交不到一起去;我对班级学生会一些干部也没太大兴趣,所以我又失去了很多表面阳光灿烂,内心色彩斑斓的朋友;我也不想过早的恋爱,所以我没和舍友携手相伴,去图书馆蹲点,奢望着一段甜美的偶遇经历。我不喜欢很多事情,我不喜欢很多人,可如果这样你就说我是个忧郁孤僻的人,可能你就错了。我也有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可现在他们都在远方,在我转身离开的家乡。

记得要走的那天,很多人都去送了我。有我的亲人,也有我的朋友。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知道我要走的时候,他们很多人都哭了,我想,他们可能是觉得我这一走不定什么时候会再相见。他们是知我的人,懂我的人。可自从踏上路途的伊始,我就明白,未来的路上,我要自己与自己相伴,体味着自己的孤单,体味着自己的快乐。

每天的生活循规蹈矩,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我唯有的一点业余生活就是打打自己的篮球。为什么是自己的?不明白。可能是我打篮球的时间总是在晚上,在路灯亮起,篮球场上人数不多的时候。我很喜欢这种昏暗的感觉,就只有一个人,我可以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情绪,一个人走累了,想找个陪伴的时候,我爱上了我的篮球。

说起篮球,这个怪怪的东西几乎陪伴了我整个学生时代。因为体弱多病,从小就被家人送进了业余体校。练过乒乓球,练过羽毛球,最后的最后选择了篮球。经过很多年的锻炼,一个体育项目让我成长了许多。无论是身高还是性格。可我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的过于抢眼,我喜爱我的运动方式,但我不喜欢用我的运动去博得些许人的喝彩。在女生面前表现的丰富多彩,不是我的性格。

谁知道呢?很多很多人都说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也总会问自己,我真的是么?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偶尔会谈及对对方的印象。经常会听到朋友会这样评价我,你是个表面阳光,内心却壁垒很高的人。我们可以把内心交给你,可你从来不想把自己坦白给我们。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认为你是个不值得交的朋友,正因为你有这样的性格,我们才喜欢和你交朋友。更多的时候,我们认为你是个更真诚有性格的人。

家人总说我,关于性格方面,以后去外地读书的时候要改改,不能总不和别人交心。他们说就说了,我也不在意。这么多年过来,我已经养成了自己的习惯和观点,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个很有性格的人。我可以哭,我可以笑,可以打,可以闹,但我的原则是永远会坚持下去的。无论是我神志不清的时候,还是我在执着追求某事的时候。

新生入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对这崭新的生活和陌生的城市也有了自己的了解,虽然很浅薄。生活没有什么精彩,我也没有什么新闻,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着。

早上室友都很早的起床去跑早操,我就第一天去过,之后再没去过。每天他们回来都告诉我,说我又被点了,说谁谁说了,我要是再不去,就把我如何如何。我一笑了之,无所谓,本来我也没打算要什么证书奖状荣誉的,这样的大学,我能读完就好了,我宁愿用四年去换取我喜欢的生活,而不是让某些潜在的东西去剥夺我过自己日子的权利。

可能是因为逃操的次数太多,辅导员查人的时候把我查了出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让我去她办公室谈话。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过我早就习惯这种被老师训斥的时间。只不过以前被训是因为我的篮球,现在是因为我逃操。

说来很多人可能不相信,入学都很多时日了,我都不知道我们辅导员长什么模样,就知道是个女的,好像也是刚毕业,留校的学生。可能她自己觉得和我们聊天没有代沟吧,我已经有很多同学被她叫去谈话了。

站在门口我轻轻的敲门。

“请进!”

我轻轻的推门进去。一个看似比我年龄大不了多少的女老师坐在办公桌前。

心头一阵,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说,“老师,您找我?”

“姜载煜是吧?来,进来。”

“知道今天为什么找你来么?开学已经这么久了,你怎么一次早操都不去呢?那是学校的规定,每个新生都要参加的,你们班本来出勤率挺高的,就你每次都不去。你人缘倒还挺好,点名的时候你不在,几个人在那说是你生病了。可你这也就是个借口,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李老师,是我不对,本来我是想去的,可早上怎么就都起不来,寝室人叫过我几次,我是实在爬不起来。后来他们看这样就不叫我了,然后吧,我就一次没去过了。”

“别笑,别笑,严肃点。挺帅气个男生,怎么说话嬉皮笑脸的,流里流气的。”

“好,我不笑,可你也别总板着个脸吧李老师。今天你不是说找我来谈话么?也没说找我来批判吧。”其实这话一说出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和这老师本来就不熟,我却把初中高中那套对付老师的方法拿来用了。不知道苦练这么多年,写过那么多检讨书,忏悔过那么多次,这个时候能派上用场不了?

“下不为例啊!”虽然她说话的时候还是挺严肃的,不过能看得出来,她在那也是憋半天了。早就听同学说过,这老师才第一年参加工作,就当我们的辅导员,一点不严厉。还好来之前有个心理准备,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和决心,感觉自己有点小胜利的感觉,这第一次交手她严肃不起来的话,以后更拿我没辙了。心里有了个底,踏实多了。

“知道知道,一定一定。以后我一定尽力起来,能不逃就不逃了。呵呵!”其实还想说,能逃的时候我肯定逃。不过没敢,母老虎的屁股是不敢轻易摸的,虽然是个年轻的母老虎,可终归是老虎屁股。

“李老师,你有QQ不了?回头我加你,常联系。”

“好啊!不过别告诉别人啊!昨晚也不知道是哪个混小子,半夜了给我发信息,QQ最近几天也是,经常有陌生人加,说些很无聊的话,谁知道你们现在这些学生都怎么想的。和我们当初那会太不一样了。都说三年一代沟,难不成真就有代沟了。”

“老师,你放心,我肯定不是那种特无聊的人,以后还怕麻烦你多费心了。”

……

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我真就长吁了一口气。老师虽然挺和蔼的,可毕竟人家是老师。叫个老师,人家就有权利说你好,说你坏,说你什么都得受着。不说自己说话小心吧,也得多留个心眼,初次见面怎么也该给留下个好印象。我这人,有的时候真的就像他们刚刚送给我的那个词形容的一样,特‘闷骚’的一个人。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什么叫闷骚,不过无所谓,我有自己的处事方法。好歹有点自知之明,本不是那种积极进取踏实学习的人,那就得找个能让自己潇洒的生活路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