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魅力男孩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231字
  • 2018-12-11 12:31:07

万里晴空,湛蓝的天空,漫天星辰闪烁,流星光芒行空,无限光芒流洒,拖出长长光芒尾巴,光尾抖动,群星急转直下,坠落缥缈云雾间。

云雾间峰峦雄奇,大峡谷纵身险峻,云雾上一座座石峰漂浮,风过处,烟雾飘过青翠松树,硕大的三颗星辰飞过,群星紧随飞掠而过,炫彩光影如熠熠生辉的彩虹,皎洁冰色的容颜,神采奕奕微笑青春活力,辉耀无限魅力,各显神通的男孩们奋力向前飞行,瞬间戛然而止的魔蓝星辰,让随后而来的璀璨流星闪耀,激烈爆闪光辉拉长星光光尾,星芒穿刺两翼极度耀眼,盘绕几个大圈之后,绝色俊朗的六位男孩,咬牙切齿折返回来,对着那位魔蓝星辰男孩怒目而视,无可奈何,如此这般已然不止一次。

“明洁,干嘛?该不会又因为尿急吧?”

“还是因为挠痒痒,需不需要我帮你挠嘞?”

“此处禁止大小便,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解释,否则挨罚,我…我跟你没完没了。”

微微一笑,明洁偏头拳头擦过鼻梁,后背双手,脚踩蓝光踏步而行,轻轻一跳,摇头耸肩,魔蓝灵光闪闪,指着雾气飘绕的林立石峰,眨眼笑言道:“猜猜我看见了什么?”

“哼,鬼小子,你的心思神仙都猜不到,我们猜岂不是浪费时间,曾现在耽误的时间不多,我们超近道追上,免得受到始祖的惩罚。”

闪动眉宇,明洁手搭在男孩肩膀上,神秘兮兮说道:“万兽之王的封地,传说原来乃是始祖所居住的神秘境地,是否真的藏着万年琼浆,我想吃。”

满脸期待的表情,明洁可爱舌尖儿舔舔唇角,鲜红嘴唇,粉嫩舌头,精致绝伦的脸颊,如此这般模样让六位男孩很无奈,贪吃的家伙,为了吃不知误了多少次训练,挨了始祖无数次的批评惩罚,嘴馋的老毛病又犯了。

“呵呵,万年琼浆,别人编造的鬼话你也信,如果真的藏有万年琼浆,为何放在万兽之王的封地,不怕被老魔兽偷吃,还能有我们份儿?”

明洁一指头戳男孩胸口说道:“俊哥哥,你有所不知,正因为我和我弟明宇喝过,才知道琼浆好喝,消息也是始祖天母告诉我的啦!千真万确,绝对不会骗你。我们是好哥们,所有有好大家分,绝对不是无缘无故延误训练,而是为了一饱口福。如果你们不愿意,我找明宇偷偷回来,我们哥俩分了算。”

“啊!太过分了,始祖天父为何这般偏心,心好痛,凉凉滴。”

轻轻偏头,明洁勾勾手指说道:“始祖天父也没有用的啦!听说那玩意儿少得可怜,守护琼浆的蜜蜂很恐怖很恐怖,若是被蛰了,小心小命玩完儿。唯有始祖天母才能控制这些蜜蜂,控制此界的万兽之王,也只能望而生畏,近在咫尺,却一滴琼浆也得不到尝尝鲜儿。”

“咦,始祖天父也怕的蜜蜂,很好奇能有多厉害?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小玉辰,你也嘴馋,小心脑袋肿成小猪头。”

“让始祖天父畏惧三分的蜂子,不会是蜜蜂成精?”

“管它呢,总之很好吃,既然这里有货,我们千万不要错过一饱口福的机会。”

魅力闪烁,活力灵动的眉宇飞扬,口齿伶俐,说话极能蛊惑,一行人,受不了明洁的诱惑,纷纷点头,好奇是什么东西能让始祖天母如此珍惜,又是什么让始祖天父忌惮三分,各有所好,炫灵光芒从云烟中飞落,绕过石峰峭壁,穿过飞岩瀑布,无尽落木萧萧下,渚清沙白鸟飞回,河水粼粼波光,沙滩上树林森森,远上白云无瑕洁白,脚踏清波,水花分开,顽皮的明洁玩水天性使然,跨一步上岸,明洁转身笑看身后躲避水花的玉辰,洁白牙齿轻咬鲜红唇角,轻轻蹦蹦,歪头吹一口气,流动发丝分开,俊朗眉毛抖动,双眸黝黑。

一袭黑色竖纹的衣裤,尽显明洁修长高瘦身材,白色衬衣衣领分开,钻石闪光的扣子之间,露出和脖子一般白皙性感肤色,左手拉着衬衣衣角,抖开衣服上水珠,小腹肌肉蠕动,一条手臂伸出,揽住飞来的玉辰后腰,挥手蓝光闪烁,扫去玉辰身上水珠,拍拍肩膀,警示玉辰小心。

一行五人联袂而来皆是一袭黑衣,细看之下才能分辨出衣服纹路和颜色不一,衬衣则颜色各异,宛若璀璨冰洁钻石,光芒四射的男孩们,无论身穿何物,都挡不住天生身体,又经过千锤百炼之后的无限魅力。

高傲的天灵手指在耳边旋动天洁蓝色光辉,迎空中轻拍,风中迸射极灵之光,轻轻点头说道:“河谷深处,应该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惊走草坪上一群野鹿,顽皮的明洁跑回来,一手搂天灵,一手扶着俊杰肩膀眉飞色舞说道:“好像我们被盯上了,果然此处有神兽镇守。”

脱了鞋子在细腻河沙中踩水,玉佳倒是无所谓,根本不去管什么琼浆,还是好奇始祖天父畏惧的蜂子,更不想知道镇守的万兽之王,捡了石子往河里投。

“琼浆,刚才我万里传音,问了我妈关于琼浆之事,居然连我妈都不曾见过,也只是听说而已。”

“小可,我们此来是秘密行动,若是泄露了,恐怕我们不但找不到琼浆,还有可能被禁足,怎么做事不过脑子!”

“哼,你管我。”

小可和天虹吵起来,俊杰走到两人中间,分开两人说道:“受不了你们俩,走到哪儿吵到哪儿,烦不烦。”

“不烦。”

冷冷的看一眼两人,俊杰举手威胁说道:“是不是皮痒痒了,想要挨揍?”

小可往玉辰身后藏,天灵往后退,让两位男孩安静后,俊杰走到天灵身旁言道:“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世上怎能有始祖天父忌惮的东西呢?”

天灵喉结滚动说道:“信不信随便你,我是亲耳听天父告诉我,世上存在一种灵物,酿世上最甘甜醇香之物,亦是世上最毒之物,此物极其稀少,若非天洁之灵之身,恐怕都会遭受此中灵素毒素的伤害,破坏体内的灵元体。”

河畔扔石子的玉佳说道:“这种东西鼎鼎大名,此种毒素亦是解毒圣物,因为稀少,伤害极大,因此才神秘不外传,听说始祖天母亲自掌管,甘甜醇香渗透灵魂。”

“你怎么知道?”

“书上写的呀!我也是刚才听明洁说了以后,细细琢磨之后,才想到《圣药经》中提过,神乎其神,我有些不信。”

明洁拳头揉鼻梁,眉眼闪烁说道:“书呆子玉辰,哪来那么多神乎其神,滚滚滚,你不想去,乖乖待这儿玩儿泥巴。”

玉佳一摆头拨开柔顺发丝流海说道:“明洁你别讥讽我,才不吃你那一套,我不是不想去,我是怕你惹事闯祸。”

“以为你是谁?我闯祸?不知道上次是谁闯祸,连累我弟一块受罪。”

“好啦,受不了你们,到哪儿都不能安静,才安静他俩,你俩又掐,别闹了,我们进去的地方,可能藏了迷幻法阵,小心掉入阵眼,又一次坠落深渊,变成深渊中魔王点心。”

明洁哈哈笑道:“吃我,不怕崩掉他的大牙,世界上,敢吃我的东西还没生出来嘞。”

“话真多,跟我身后,走啦!”

忽悠之间,天灵反手揪住明洁黑皮腰带,绚色天洁蓝色灵光辉射,闪走一步,睁大蓝色眸子,口中默念口诀,神奇的步法,舞动手臂,帅气的天灵舞动每一个动作,酷炫无比,忽然炫动起来的光芒,旋转光芒,灵巧的手伸入网络密布的的光网,拨开激光,运动手上光灵,掐灭旋转光芒,扬手抵挡空中射来光芒,交错双手手臂,用尽全身力气,最后一步踏出,天灵一屁股坐地上气喘吁吁,汗水涟涟。

目瞪口呆,惊得忘了合上嘴巴,双手后背凝视天灵,回望外界,不知不觉,此刻离刚才所在的河滩,已然数里之遥,俊杰手腕勾小可和天虹跟进来,玉辰和玉佳压阵最后。

“天灵,辛苦了,你的境界更上一层啦!”

“唉,累成狗了,运算功力还是不及俊杰哥啊!”

擦擦汗,天灵手臂衣袖滑开,露出几道伤痕,渗出鲜血,血珠泛出蓝色,天洁蓝色之光旋转,星辉灿烂,光辉愈合天灵手臂伤痕后,逐渐消除疤痕,短短数分钟后,天灵手上复原如初不留一丝痕迹。

“灵哥苦练舞蹈,是破阵之法。”.

身后俊杰拍明洁肩膀笑道:“自然,天天练舞,也是一门功课,必须学,可不仅仅是为了玩儿。”

“为什么?”

天灵站起来轻轻微笑说道:“你还小,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强大的自然科学知识,掌握数学公式,柔和自身光灵元素,解开自然界中的谜团,许许多多自然真相一目了然,一击化解,便能运用自然,掌控自然光灵之力……。”

一脸茫然,明洁挠挠头发,龇牙咧嘴,听不下去一溜烟跑了!

玉辰和玉佳笑得前仰后合,俊杰连连摇头笑道:“哈哈哈,小家伙跑了,他才多大年纪,天灵你跟他讲这门深奥学问总纲,怎么听得懂嘛!”

天灵捶胸顿足喊道:“哎哟,好受伤,我对牛弹琴了。”

世界豁然开朗,破开结界,灵气沛然,为之一新,清新鲜嫩的草芽铺满河畔,姹紫嫣红各色鲜花漫山遍野,暖风徐徐,外界寒冬萧瑟之感,被温暖春光融化一干二净,宜人景色让人舒爽透骨,滋润肌肤如沐泉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