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亡者之路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026字
  • 2022-04-20 17:05:45

凌厉剑锋,居然被空手化解,魔蓝手爪,挥转炫目璀璨灵波光芒,神鬼莫测的接了三招后,还能如此淡定,绝色潇洒,光芒璀璨的男孩,无限魅力随圣洁蓝光挥洒,激荡无限余波,竟然出自一个稚嫩的男孩之手,神仙也不过如此,风采超然。

“怎么是俩小孩子?”

明洁也很惊讶说道:“怎么是你呢?”

男子反问道:“我们见过?你认得我?”

连忙摇头明洁否认说道:“不认得,不认得。”

松灵转脸看明洁说道:“哥哥,这人应该是好人,是老神仙徒弟的小师弟。”

松灵说话让人无语,明洁无奈的笑道:“小笨蛋,小师弟同样是老神仙的弟子。”

小松灵挠脸,撇嘴说道:“也不一定呀!”

“为什么?”明洁和那男子异口同声问。

松灵呵呵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哇。”

木剑重新抱在怀中,男子微微点头说道:“你们说的不错,我乃茅山弟子,曾受刚才那位大师兄师父的指点,受益匪浅,是为记名弟子,因此也称呼刚才的男人为大师兄,而他的师父,我也只能以道号相称,我自有我的师父,茅山掌教真人,不知你们可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号?”

皱皱眉头,明洁吸气说道:“不认识,原来是茅山弟子,听说茅山道士专门捉鬼,我们后面的地下室闹鬼,赶快去捉鬼吧。”

听说闹鬼,男子拔腿便走,错肩而过时候,男子转身行李说道:“忘了自我介绍,我乃茅山门下弟子许峰,多谢指点,可是你们在这儿干什么,不跟我一起去捉鬼,施展你们的本领,助我一臂之力,我断定今夜的东西很厉害,所以刚才才会出手误伤你们呀!”

双手摊开明洁耸肩说道:“我们仅仅路过撞见,无能为力,和你们不是一路人。”

“切,气死人了。我走。”

“哼,慢走不送。”

松灵摇摇明洁手说道:“哥哥,为什么我们不跟着去,说不定能知道……。”

明洁敲松灵后脑说道:“别傻了,我们能有多大本事儿,人家都把招魂灯点天上去,小心把你的灵魂也招到天上去。”

松灵皱眉说道:“小哥哥你不是可以上天么,要不你去天上看看呀。”

“哼哼,上一次天,我都变成这样了,怀疑那天回来的时候我不是飞回来,而是摔下来滴,骨头都散了,差点没有把我疼死,睁着眼睛一直忍着,喘气儿都疼。”

大眼睛眨眨,松灵不说话,还真像明洁所言,上天一次,回来还好好,不曾想睡一觉,明洁昏迷不醒,无论如何也唤不醒,直愣愣睁眼,原来哥哥的意识清醒,并不曾昏迷,可见遭受的罪非常人能够忍耐,因此,松灵也打消别的念头,不像明洁遭受任何伤害,刚才都差点被木剑刺中。

“哥啊~你说刚才那人的木剑能杀死我们吗?”

明洁摇头说道:“不能!”

松灵追问道:“为什么?”

明洁答道:“因为我还能战斗,木剑是伤不到我滴。不过刚才的木剑很奇怪,比铁打的还硬,不知是什么木头。等我回家也去找上好的木头,弄一把木剑。”

“你要干嘛?”

“不干嘛!”

揉乱头发松灵龇牙说道:“我以为你也要弄木剑捉鬼呢!”

“傻瓜才用木剑捉鬼呢!”

松灵指着明洁哈哈笑道:“小哥哥,你说那些道士都是傻瓜吗?”

“哼哼,我可没说。”

说话之间整座大楼震动,吓得松灵和明洁乱看,楼体却又纹丝不动,大楼的一楼,通往另外的地下,明洁抓住松灵的手,低声问道:“刚才你在地下看见什么啦?”

“看见鬼。”

明洁瞪眼说道:“胡说,老实跟我说,是什么能够请来黑白无常两位地煞神。”

松灵继续说道:“当然还有小恶魔哟。”

“哼哼,不一定不一定,顺着魂灯的白光,我看见大楼后面的花园下,像是有一座什么东东埋在下面。”

背着双手来回踱步,一阵阵风,吹得落叶满地,明洁再看看刚才的楼道下面,地下走廊,明洁扬眉一看,不远处的老槐树,长得歪歪扭扭枝繁叶茂,奇形怪状缠满藤蔓,飞翔老槐树上空黑压压的乌鸦,叫声瘆人。

天上的灯火,忽闪忽闪摇曳,像风中的烛火。

“小哥哥,地下有人打架。”

连连的点头,明洁说道:“我早知道了,可不曾想有人能发动地煞,震动地脉,可与我的黑莲相比。”

耸肩一笑,松灵小声的说道:“你的黑莲,都变成石头啦。”

咬着牙,明洁牙缝里说道:“你不说会死呀!”

随着风又有鬼魂飞来,看见这些灰色的魂影,并非枉死,明洁身后拦住,灵光闪闪,鬼影退避,不敢上前,松灵也堵住不让前行。

“此路不通,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呼啦啦大风吹,漫天的纸钱,松灵看了大笑,明洁被气得跺脚。

“魂灯,可以超度我们,让我们过去,我们要转世,重新做人。”

明洁一边嗑瓜子,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做鬼都做不成,还想做人,大白天…大晚上做梦。”

松灵问道:“魂灯是什么?为什么能超度你们呢?”

“魂灯之火,乃地狱圣火,可烧尽罪恶,净化灵魂。”

大喊一声,明洁看一眼松灵说道:“鬼话连篇,不是说水才能净化灵魂,现在你们才说火可净化灵魂,哄我小孩子呀。”

松灵戳明洁后背说道:“哥哥你现在是大孩子。”

“也对。”

索性往地上一坐,明洁不管亡魂如何哀求,一丝魂气也不让飘过,果然一楼走廊,属于磁场阴魂之路,亡者从此过,很大可能也是因为老槐树下,藏了凡人不知道的东西,更不知道是哪位大好人,在此修建医院救治活人,更在隐秘处收留亡者魂魄,真正的不简单。

“小哥哥,我们拦着是不是有点过分,好像这儿是阴间路,鬼魂的必经之路,更不应该收钱。”

明洁踢一脚松灵骂道:“这种鬼钱,你能收,能用吗?鬼才收这种钱嘞。”

松灵不明白明洁的意思,撇嘴问道:“那么为什么还挡着不让过?”

盘膝坐定,明洁捶着胸口说道:“笨蛋,这里面危险你不知道呀!”

后退几步,松灵吹头发说道:“可是,可是鬼魂强闯,该怎么办?”

明洁握拳捶捶地板说道:“谁敢闯,不怕我打死。”

松灵咂嘴说道:“哥哥不能伤及无辜。”

“无辜,你问问那些鬼,谁无辜,都死过一回了,生前也没干过多少好事,庸庸碌碌,满身沾满污浊之气,如果是无辜的好人,也就不用找鬼火烧,烧去身上罪孽。”

经过明洁之言,松灵一点即通,点头像鸡啄米似的说道:“是呀,真是好人,都不用超度魂魄都是白色,随便找一处生气充沛的地方,即可以超生,看来你们不是好人,哦,应该是好鬼。”

“何处小娃娃,胆敢拦我们超生之路,上天堂。警告你们如若不让开,小心我们吓你。”

说着话,飘悠悠上来一群鬼魅,面色惨白,眼角流血,张牙舞爪朝着松灵和明洁脖子掐过来,松灵往后退,明洁手指魔爪轻转,魔灵闪烁,群鬼被吓得连滚带爬,逃出医院走廊,鬼雾飘飘哭哭啼啼站在外面呜咽。

松灵连连拍手说道:“果然鬼怕恶人。”

明洁龇牙瞪眼说道:“我是恶人吗?能有这么好看的恶人?”

“我听说外表好看,内心邪恶的人,最恐怖。”

越说越离谱,松灵也学会拿自己开涮,捋捋头发,呵呵一笑对松灵说道:“小灵呀,听说地府阎王,可以审判鬼魂罪恶,好人上天,坏人下地狱,真的吗?”

松灵摇头,明洁坏坏一笑说道:“不如我们玩游戏,假扮阎王审判鬼魂的游戏如何呀?”

“我不敢,哥哥你胆也太大,别的游戏都可以玩儿,唯独这种鬼游戏不能玩啦。”

想了想,明洁觉得松灵说得有道理,一挥手作罢。

拉松灵坐下,明洁复原的速度惊人,连松灵也不解,白天昏迷的明洁醒来不久,傍晚还如软脚虾,现在完全恢复神采,顽劣的性子一点也没变,扶着松灵肩膀,明洁眨动睫毛说道:“小灵,我又做梦了。”

小松灵明白,时常明洁都会提起梦境,如真实经历,而且有些地方,让松灵也似曾熟悉,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模糊不清,唯有听到明洁说起,忽悠悠,明洁所说的一切,那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回旋脑海。

手指敲敲松灵额头,明洁喊道:“小灵,小乖乖,发什么呆?”

回过神,松灵耸肩,单薄的小身子,衣服也破了洞,初冬的夜晚,冷风吹过,属阴的鬼魅,让周围的空间越冷,松灵却不怕冷,身处松灵三米之内暖呼呼,稚嫩的松灵不但能吸走夜晚冷风,还能化去鬼魅之阴气。可爱松灵的缘故,漂浮鬼魂并未离去,如烟似雾弥漫不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