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双煞无常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755字
  • 2022-02-27 13:33:13

本以为此处僻静,可是随着夜深人静,外面的走廊和大厅喧闹起来,又哭又喊,吵得人心烦,明洁耳听八方,走廊上的一举一动听得清清楚楚,今夜在此凶险之地休息,明洁必须保障亲人的安全,观测附近的变化。

松灵忽然惊醒,不知怎么了?

“小灵,怎么啦?”

松灵伸出小手放出刚才明洁拦截的魂珠说道:“我做梦,看见受伤的俩小孩儿,蹲在外面哭泣。”

明洁点头说道:“不是做梦,而是小孩儿的魂魄真的在外面哭,刚才我抓住小孩的天魂,也就是灵魂最纯洁的部分,而小孩儿的人魂游荡,循着气息,找天魂来了。”

松灵一个激灵站起来说道:“既然找来了我便还回去呀!”

敲敲松灵脑袋,明洁咬牙说道:“傻小子,小心别人钓鱼,等着我们上钩,到时候人家抓的可不止小孩的灵魂,还有可能连我俩也一块抓了,今天医院里抢救死伤的那么多人,你以为事情简单。”

“怎么啦?”松灵问。

摇摇头,明洁抚摸松灵头发说道:“我也不知道,看样子,今天送来的人不是什么车祸,更不是什么天灾,我看更像是屠杀,刚刚我远远的看了,好多人都是腹部被切开,伤口居然是“卍”字符,难怪好多人当场不死,等着送到医院,恐怕也是慢慢等死。”

眨眨眼,松灵不说话,不相信明洁所说是真的,可是又不得不相信刚才亲眼所见的血淋淋场面,医生们的脸色都露出惊恐的表情,可是最先送来的俩孩子,并没有被破腹,仅仅昏迷。

看松灵不信,明洁提醒松灵说道:“别忘了,我们村也经受过一次屠杀的威胁,世上的坏人杀人,才不管那么多,好比宰杀猪牛羊一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坏人办不到,挖心掏肺,砍头剥皮,都可能。”

“可可可,该怎么办?”

明洁闪烁灵光之眼说道:“有我你还怕啥?大不了我们不用多管闲事,别去冲撞那些邪魔外道,两耳不闻窗外事,即可保全自身。”

撇撇嘴松灵轻轻说道:“说一套做一套,哥哥你为什么还听外面,为什么不捂住耳朵。”

小手捂住明洁耳朵,也挡不住明洁磁场波一般的耳力,摇摇头明洁收回磁波,凑近松灵说道:“臭小子,好人做到底,我是不能乱动,要救人你自己去,记得不准生事,不妙就逃,懂吗?”

小松灵闪动眼珠说道:“哥哥,为什么你不帮忙呢?”

明洁笑道:“别人都不救我,凭什么我去救别人呢?”

松灵弱弱的说道:“哥~,你不可以这样……。”

明洁一笑言道:“别人钓鱼,我们也来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我俩在一起,被人家一锅端,岂不好事做不成,反而把自己搭进去。”

连连眨动睫毛,松灵被明洁一连串的话,搞得头晕。

屋外传出铁链声音,侧倾倾听,明洁想起黄泉路上黑白无常鬼铁链锁住鬼煞的声音如出一辙,传来悠长鬼魅说话之声:

“魂灯,魂灯,点亮魂灯,地狱开启,开启地府。”

“奖善罚恶,黑白双使到此拘魂,回避,回避。”

松灵揉额头问道:“什么鬼?”

压住松灵嘴,示意松灵不要说话。开门伸头往外看,漫天黄钱飞扬,弥漫风雾,翩翩飘扬黑白两个高大背影,朝着走廊黑暗处漂浮,铁链的声音大得吓人,追逐两个小孩儿,吓得松灵喊出声,黑白鬼煞转头来看,传说中的凶神,想不到如此恐怖,大眼珠一红一绿,像灯笼里的火光闪烁,煞气滚滚,白无常鬼手持符节一挥,收了煞气。

“黑兄,可别伤了凡人。”

“呵呵呵,三百年,你我都忘了姓氏,拘魂的无常使者团,也流落各处,不知还有多少能记得初心,奖善罚恶,又有多少被邪魔外道收走作恶人间。”

“魂灯已现,你我重聚无常使团,扬善者,不追究,助恶者打入十八层地狱,火烧剥皮,阎王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作恶者。”

黑白煞鬼走入走廊黑暗处,不见了,走廊恢复如常,纷飞纸钱也不见了,唯有风卷落叶。

松灵紧张的抓明洁手说道:“无常恶鬼去捉小孩了。”

沉思片刻,明洁推松灵出门说道:“跟过去,看看今夜什么情况?若有机会,救了俩小孩儿回来,千万不要和鬼神纠缠,我们还小都打不过俩老鬼,我看过今天的黑白无常鬼,比黄泉路上的厉害。”

“哥~,可是我有点怕。”

“别怕,我在暗处照应。”

“好呀。”

松灵紧随鬼煞之后,跑入走廊黑暗处,撞破煞气,仿佛进入另一片世界,周围弥漫鬼气,松灵手指点亮灵光,破开鬼气,循着走廊楼梯,鬼影跳下去,松灵不敢冒失,一路顺着楼梯走道往下跑,速度如淡蓝幻影,跟着明洁学奔跑,踏着灵光,速度比飞行还快,一眨眼,松灵转手抓住俩小孩儿魂魄,刚好避开了黑白无常铁链的索拿。黑无常大怒,手持符节指向松灵,黑煞狂涌袭击松灵,感觉到威胁,松灵反手三点冰光,灭了黑煞,躲入旁边角落,背靠墙,等待恶鬼扑来,打不过,也能绊摔一跤。

等了片刻,不见黑白鬼煞追来,松灵转脸往外看,双煞恶鬼缠住汹汹一团黑气,吓一跳,小恶魔也来了。上一次撞上小恶魔让松灵和明洁都吃了苦头,而小恶魔也被明洁和老道人打伤,万万想不到魔孩也来了,真是阴魂不散,冤家路窄,最好不要被看见,否则魔孩找自己算账,恐怕这一次没有那么幸运,有神仙来救,松灵捉住俩小孩儿的手,沿着原来的路往回跑,抓着俩如纸鸢般的魂魄,倒也不影响松灵的速度。

然而松灵不论发动多强的灵波,加快速度,也没能如愿回到原来的地方,回到哥哥和父亲所在的走廊,满头露水和白霜一样的汗水,擦擦额头往上看,看不到尽头的楼梯,似有一层层的迷雾笼罩。

一眨眼,松灵知道撞上鬼打墙,也听明洁说过破鬼打墙的办法,小牙齿咬咬,闪射灵光,朝着迷雾中的一个点戳,喊一声“破”果真戳破迷雾,呲溜一跃跳出迷雾,回到走廊,转身看看,真的出来了,乐得松灵直蹦。

“哼,小小迷雾想拦我,你们道行还不够,我在深山老林走过的鬼路,比这儿复杂厉害。”

“嘿嘿,小小年纪也会吹牛,你在哪儿走过鬼路?”

明洁站在旁边,扶着栏杆杵着下巴,斜眼看松灵呵呵笑,长手臂捏一下松灵嘴角,反手捉了俩小鬼魂魄,竖起大拇指说道:“小灵,功德无量,你救了俩条鲜活的生命。”

“哥哥,我看我们这一次又是虎口里夺食。我在楼的下面看见小恶魔,还有刚才的黑白无常鬼打起来了。”

一脸笑呵呵,明洁拍松灵后背说道:“这是你自己的闯的祸,也是你自己的功劳,我不管。去去去,帮人还魂去吧。”

歪歪可爱的脑袋,松灵摇头说道:“干好事真累人,去就去,不过我心里开心。”

挥挥手明洁说道:“去吧,如果可能别忘了收钱。”

松灵挠头嘀咕道:“小哥哥,你好像被钱迷了,张口闭口都忘不了钱,财迷。”

一扬手,松灵条件反射的跳开,伸手捉了明洁圣洁灵光撮合的俩小孩儿灵魂,闪闪的两颗魂珠,松灵皱眉,明洁惊呼道:“居然是灵魂珠子转世的孩子,真不简单。”

点点头,松灵长长的“喔”一声。

“喔什么喔?还不快去,我怕晚了,事情有变。”

“好嘞。”

小拳头一握,松灵闪影不见了。小子飞的本领不足,跑起来比自己还快,像只小猫咪。

混乱的医院内,血腥味浓重,问了半天,才问清楚俩孩子还在急救中,而很多的人,因为伤势过重,一个一个的人永远离开了人世,疲累的医生,情绪悲伤,第一次遇见死亡这么多人,感觉很无力。

“嘿,小孩儿,你怎么闯到这种地方来了?”

松灵仰头看看两位白衣医生,闪动黑黝黝眼珠问道:“大哥哥,今天送来的孩子,请问在里面吗?”

面面相觑,俩白衣医生点头说道:“在里面呀!”

“喔。”

挠挠耳朵,放走魂珠子,松灵送走灵魂,急救室内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可能出事之前,遇见非常惨烈之事,小小孩子怎么接受得了。

有救活的人了,医生们一阵欢呼,低迷的情绪得到鼓舞。松灵第一次感觉如此的开心,转身即走,却撞上了身穿黑色中山装的男人,急匆匆赶来,好强的炁场,松灵侧身让开,看一眼居然是那夜的男人,看见松灵男人也很惊讶,伸手来捉松灵,松灵脚踩灵光,却撞上如墙一般的男人。

“哟,小孩儿,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松灵揉揉鼻梁说道:“我跟我哥来看病。”

男人眯眼问道:“这样啊,不知你哥生什么病,住在哪一号病房。”

天真的松灵答道:“我家没钱,医院不肯收,也不帮我哥看病,所以……。”

男人点点头说道:“明白了,你哥在哪儿,我可以帮你们。”

松灵一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哥好像没病!别拦我,我走啦!”

“谁教你的步伐?差点让你溜了,不准走,我问你,来这儿干嘛?”

“你管我,我才不说。”

黑衣男子大笑说道:“做好事不留名,是不是?”

松灵惊讶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旁边一位怀抱木剑的男人说道:“我们寻了半天的孩子魂魄,居然被俩小孩儿收了,还能原封不动的救活俩孩子,大师兄,这孩子不简单。”

松灵歪脑袋眨眼说道:“大哥也能捉魂,可不知能不能捉鬼?”

“嘿,臭小子还真不简单,俗话说捉鬼容易,收魂却不是容易的事情,弄不好伤了人魂,放走天魂,反倒救不了人,该不会你是谁的高徒。”

松灵反问道:“高徒是什么东东嘞?”

乘人不备,松灵后背双手,脚踩灵光,闪身走了。怀抱木剑的男人一咬牙,说一声:“大师兄,告辞。”

中山装黑衣男子吸口气说道:“小师弟,你追不上,小心那顽劣的孩子。”

松灵不走电梯走楼梯,像蓝色的火影,速度惊人,男子追赶松灵,口中念咒,手掐指诀,脚踏八卦,风一般的幻影追赶松灵。

松灵看一眼哈哈大笑道:“大哥哥,你是追不上我滴。”

加快速度风驰电挚,瞬间回到楼道,满头大汗扑在明洁背上哈哈笑道:“哥哥,救活了,救活了。”

依靠栏杆,明洁微微笑道:“好啦!我知道了,可是你引来的人不知好人还是坏人?”

侧身拍出一爪朝着炁场异动的方位,人影闪动,男人跟来的速度极快,凌空转身,抽出木剑,朝着明洁一剑刺,好凌厉的剑势,锋利如飞剑子弹,明洁不敢大意,放开松灵,灵光一指刺剑尖,气波三震连退,男人翻身稳稳站住,回眸一看,深吸一口气收了剑锋,凌厉目光射向明洁和松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