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梦醒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134字
  • 2021-07-04 19:53:18

簌簌落叶满地,黄昏暮色降临,刮起北风,大街上,旋起小股小股龙卷风,满地落叶移走,伴随行色匆匆人群,越过川流不息车流,朝着医院铺洒开,自然形成一条黄金大道。

“哇~好漂亮,好美。”

欢呼雀跃孩子们跑在落叶铺成的大道上,青春洋溢的男孩姑娘们拍照,安静的老人们拄着拐杖站在旁边观看。

难得一见漫天落叶景色,翱翔空中乌鸦,大都市难得一见此等美景,不少行色匆匆人群驻足观看。

行走金黄色落叶大道上,破衣烂衫脏兮兮,手上提着麻袋,拉着松灵的老头和背上背着明洁的父亲,仿佛城市上空出现的乌鸦突兀,玩闹的孩子们绕开一身泥土的松灵,衣着光鲜的年轻人避开黑土布衣服老头;疲倦的父亲双眼通红,背着头发遮住脸的明洁,大步行走,如有风声,落叶退让,旋风静止。

“李老公公,我们还去哪儿找医生?”

李老倌儿叹口气,不说话。父亲答道:“小灵呀,实在没办法的话,只能去找绍云奶奶,可是绍云奶奶说了,如果让她下药治病副作用极大,万不得已不可以。”

松灵追问道:“为什么呀?绍云奶奶很神滴,不如……。”

“不可以,绝对不行。”

小松灵舔舔舌头,歪歪脑袋说道:“老公公,医院为什么不帮哥哥治病?”

李老倌儿很无奈的说道:“想不到呀,过了多少年了,医院的住院费贵得吓死人,连床都没有,看个病怎么变成这样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乡下寻个赤脚医生,说不定真能帮小洁的病治好。”

父亲说道:“我还是相信李老师,小洁的病只有先进科技的医院能治。”

李老官叹气说道:“可是这小子的病来得太奇怪,谁也诊断不出什么病因,不会是被鬼神缠上了吧?丢魂儿,上次小海涛都治好,为什么这一次明洁的病……。”

听李老倌儿如此一说,吓得松灵一身冷汗,明洁生病之前,不但冲撞了鬼神,甚至还闹出很多的怪事,可是之前还好好的明洁一夜之间病得连躺三天,吃了好多药都不见好转。

父亲宽慰李老倌儿说道:“李叔,放心吧。我家明洁的病一定能治好,李奶奶也说了,明洁不是丢魂儿,也不可能是冲撞鬼神,都试过了,而且我家明洁的精神比一般人还饱满,寻常鬼神根本不敢纠缠,属于寻常的伤病,需要到医院才能治疗。”

“嘿,这老货,真搞不懂,难得能说出这样的话,也相信科学治病,不是有人传说绍云奶奶搞迷信骗钱么。”

松灵眨眼问道:“老爸,哥哥是受伤吗?”

父亲答道:“是呀,李奶奶和医院的医生都这么说经脉骨骼都受损,内损很严重,都说能活着就是奇迹,说明你哥哥命大。”

松灵点点头说道:“这样呀,我放心了。”

莫名其妙的话,父亲和李老倌儿面面相觑,不知松灵胡说什么,可谁也说不清明洁如何受伤如此,检查不出一处外伤何来内伤。医院医生诊断说等死,李奶奶说明洁可能瘫痪,李俊霖老师推荐大城市中运用先进科学治疗能够治愈,各说一套,小松灵此时说出放心的话语,也不像是安慰,总之明洁这一次受伤极为奇怪,任谁也说不出所以然。如果真的是受伤,这般折腾,正如医生所言,还活着简直是奇迹。

迈出医院外门的一刻,父亲忽然停了,内心的挣扎,远胜身体的疲累,明洁是一生的希望,如果轻信医生之言,是否也太草率,不能不治,可是一时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为今之计,是不是能试试李老倌儿的注意,寻父亲当年的那些故交,六十多年过去了,还有谁记得,连李老倌儿也说不清楚谁能帮忙。想到此处不觉两行热泪滚下来,哽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爸,您放我下来,我要喝水。”

后背感受到一阵气息跃动,明洁说话很微弱的声音,仿佛山泉水般的声音,急得父亲慌慌寻了个地方,放在花坛上,鼻子一酸,忍不住大把的眼泪出来,看见儿子的脸上,眼眸闪光,白雪般的肤色恢复血色,凌乱的黝黑头发,精绝俊色的脸散开活力,虚弱的昂起头,喉结滚动,呼吸胸口起伏,劲风浮动扫开落叶。

“喔,小洁哥哥,我带山泉水啦!要不要喝,我听苏老师说城里的水要出钱买,所以我灌了满满一大杯,白天才喝了一小口口。”

松灵双手把玻璃杯子送到明洁嘴边,发丝流海微动,眉眼微笑,松灵小心翼翼喂明洁喝水,喝完大半杯,肤色淬上冰光,鲜活嫩滑,沁润肌体血脉,手臂动动,推推松灵小肚子。

松灵睁大水汪汪大眼珠,后退三小步,伸伸舌头,小手拨开明洁发丝,双眸闪动小声说道:“哥~,真的是你吗?长大了好多多,好像…好像那夜的影子。”

明洁不说话,动动手臂抚摸胸口,依靠父亲肩膀,擦去眼泪说道:“老爸,辛苦你啦!”

“不苦,不苦,只要儿子好好的,怎样都不苦。”

心潮波动,扯动身体灵脉气息,咳嗽两声,转脸望着李老倌儿说道:“李爷爷,让您费心了。”

李老倌儿声音哽咽说道:“孩子,你能活过来,真是太好了,我也能向你爷爷交代了。臭小子,你到底怎么了,可没把你父母吓死,让人操碎了心。”

臂膀手臂抚摸胸口和肩膀,疼得厉害,手掌分开手指颤抖,点点太阳穴,虚弱得手臂都举不动,放下来抓着松灵手指,挤眉微笑,吸吸鼻翼说道:“我好困,还想睡。”

明洁醒了,父亲和李老倌儿心头一块石头着地,老头儿拍拍明洁肩膀说道:“睡吧,我去买点吃的吧。啃干粮也不是个事儿,都饿了,我去买点荤腥,我们也能补充补充营养体力。”

松灵眨着睫毛说道:“三四天不吃,我哥都长高了,我不吃东西是不是也能长高高?”

父亲捏松灵鼻尖说道:“不吃只是会饿死,谁说你哥长高了,我看还瘦了,背在背上轻飘飘。”

心间暖暖的,明洁靠着父亲肩膀,闭眼继续睡觉,疏导体内灵素流转的脉息。

血脉汩汩流淌灵素,孕育新的气息灵力,恢复精力以后,紧握拳头用力一震,闪烁蓝色光圈荡漾波浪,辉光破开龙卷风,铺开的金黄落叶,一层一层堆叠似波浪,落叶波浪尽头,暗淡黑雾旋风中,一行人蹒跚行来,空洞眼神,满身鲜血淋淋,忽悠悠破开黄叶铺满的波浪大道,呼喊着:“救命…医生救命呀!”,急匆匆的奔向急救玻璃门门口。

松灵睫毛一眨,抓住明洁的手,有点激动的摇明洁手,小子没有喊出声音,也是吸取刚才胡说八道的教训,生怕旁边的人再像看怪物般看自己,而且父亲在身边,也不能大惊小怪。眯眼看父亲,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松灵确定又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小洁哥哥,我们走吧,这儿不能久留。”

今天的松灵很奇怪,父亲伸手拍拍松灵说道:“小灵,说什么呢?我们还要等你李爷爷回来,不可以现在走,万一走散了很麻烦。”

松灵点点头说道:“可是…可是…。”

明洁握住松灵手说道:“不怕,我在小灵你不要怕。”

咬着嘴唇,松灵点点头答道:“好呢呀!”

微微一笑,明洁伸手擦擦松灵的脸说道:“小脸蛋都花了。”

松灵吸吸鼻子,抬手一擦鼻子说道:“味儿不对。”

明洁靠近松灵说道:“血腥味儿。”

松灵跑到路中间,看一眼地面,捡起一片落叶,不像寻常落叶枯萎的样子。动动小手指,冰蓝扫去落叶上的黑气,枯萎的叶子舒展开。哈哈一笑,松灵一跳一跳跑到明洁身旁,把落叶交给明洁手心。

手指轻轻松开落叶,明洁靠近松灵压低声音说道:“不知是什么事儿,但我断定肯定死人了,而且还死了不少的人呢。”

小眉毛闪动,松灵低声问道:“多少人呢?不可能是刚才我们看见的那些人吧?”

点点头松灵说道:“我想可能是刚才的那些人,传说人死了之后,魂魄可能去想要去的地方,也有可能回到以前去过的地方,看来刚才那些受伤的人,死之前求生的欲望,驱使魂魄提前飘到医院找寻医生救命,说不定刚才的鬼魂都是前来医院求救。”

“哇~不可能吧,死那么多的人?哥~,你别吓我,我怕怕。”

伸手搂着松灵脖子,明洁静静说道:“怕什么,厉鬼都见过了,害怕死人不成?”

松灵摇摇头说道:“不一样噻。”

大楼底下的医院,门诊部大厅人群骚动,一行身穿白衣大褂的医生,推着滑轮抢救小车慌乱跑出来,刚刚涌入急诊大厅的人群不见踪影,空无一人,受重伤的人群,谁也说不清出去了哪儿?人声鼎沸,仰头看到医院大楼顶成群乌鸦,吓得不少人瞠目结舌,刚才看见的一切难道是幻觉,不可能所有的医生都眼花,然而一刹那的诡异气氛,让医生们不得不相信大白天撞见鬼,急诊部门的医生都来了,而闯入医院的重伤人群神秘失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