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仰望天神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950字
  • 2021-07-03 09:42:56

吞噬小星辰后,疯了一般的天魔,指挥千百凶煞,白茫茫浩浩荡荡冲向魅力男子始祖天父,本尊却朝着黑暗灵子诞生的火山狂飞,踏着魔云,撕裂大地,身后留下沟壑纵横,黑气腾腾。

众目睽睽之下击杀小星辰,震动四野,众神群魔咆哮,却被九头狮子魔和至尊龙神喝退,隔着数十公里地,高级别的魔兽至尊天神,清楚的看见小蓝星辰,在圣白千手天魔的手里逃了。朝黑暗火山飞闪,圣洁天色光尾,星辉光芒光翼,即是逃走的明洁小星辰。

破开金光,飞落黑暗魔环,扑在黑暗魔子身上,拼命逃出来的明洁喊道:“黑乎乎的大哥哥,醒来救我,多手多脚的老妖怪追杀我,你不救我,可能我小命玩完儿……!”

一口气说完,明洁全身是伤,鲜血然后黑暗男子半边健美的臂膀,完全瘫软不能动弹。

黑耀双眸睁开,绽放两道黑暗闪电,卷起风暴,其中一人闪身飞入风暴,另一个健硕手臂护住明洁侧身出手,黑暗魔环朝着圣白千手凶魔拦截,圣白千手天魔和黑暗魔环碰撞,火山冲天云柱断裂,半截浓烟坠落火山口,滚滚岩浆翻腾,撕开的裂口如虬龙,堵住圣白千手天魔;踏着风暴的黑暗男子,乘着黑暗风雾,手臂肌肉线条闪动黑耀,激发黑暗电波,引发天雷地动,潇洒转生猛出一拳,打爆黑暗魔珠,恐怖黑暗能量瞬间轰击天魔。千手天魔放出万道圣白光芒,胸前聚拢白光辉耀魔球,千条手臂展开,粗壮的六条手臂冲出辉耀魔球,圣白魔球和黑暗力量针尖对麦芒撕开空间,激发千百闪电蹿上天空,裂开的空间辉煌灿烂,分开黑白两个世界直顶云霄,竟然逼迫始祖天母鸾驾移位,避开两股恐怖魔力的冲击波,火山云柱倾倒震荡波。

“咳咳,共工把不周山撞倒了。”

“呵呵,傻小子不要乱说话。”

竖起小耳朵,很好听磁感雄性的声脉,猜的没错,这位黑乎乎的高大男人,绝对算得上天神,健硕俊美的肌肉群,裸露的身材堪称完美,内心盘算,身高两米多还多,比明洁自己高了一个头;好像哪里不对,来到这里似乎自己的身高也高了,身材比例没变身体肌肉也更明显,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像个成年男人。

“你,您的肤色不是黑的吗?”

吓一大跳,眼前的男人肌肤雪白,透着冰色,甚至如翡翠冰玉透明,原来是男子身体里的黑耀,让白皙的肌肤,镀上黑珍珠的黑耀光泽,熠熠生辉,如自己的肌肤,灵光游动时候,看山去是绝美的彩虹炫蓝色。

独手轻轻抛开明洁,好像扔香蕉,幸好明洁反应迅速腾空翻身站稳,落在黑陨石上,仰头看面前的高大黑灵魅男,大约两米多的身高,面临圣白天魔,依然暗黑辉耀,光环黑暗,中心的两个身影顶住天魔狂轰,魔环一圈一圈震荡,千手圣白天魔放出闪耀光环的煞神,欲强吞噬黑灵双子,如两颗顶天立地的星辰,黑暗光芒射穿穹宵上的云洞星河,璀璨星云悠然旋转,震动天地。

黑暗星辰双子,顶天立地的天神,威武高大背影,如两颗黑耀星子,破开一颗一颗圣白光圈中煞神,星云恢弘能量,吸走了一个一个煞神,闪烁圣洁蓝色光环的明洁惊呆了,原来天上的星云天洞,吸走恶魔妖神,囚禁宇宙深渊,黑暗魔环。

始祖天父镇住拥有九层魔鬼头颅的凶神,交给九头魔狮子看押,不知多少黑铁链条锁住天魔,朝着天空紫霄腾云而去,拥有能力镇压天魔,又能指挥九头魔狮子,天父的力量,远胜黑暗双子之上。

仰望黑暗魔环,明洁翘脚观看,肩膀忽然被捉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天父到了,微微一笑,踢一脚,明洁羡慕的说道:“偶滴神呀,等拿住了白色凶神,让黑耀光环男子教教我吧。免得下次撞上了魔神,受欺负。”

“嗬,魔神欺负你?喔,对了,老龙神说了,怕你小子揪人家子孙的尾巴,特别提醒你,不可以乱来。”

闪闪眉毛,抓抓脑袋,明洁:“喔”了一声,不知说什么,随后天父推了明洁后背一把,飘落黑暗魔环,伸出手探出魔爪触碰魔环,黑暗能量震动,吸走黑暗魔环,轻轻一跳,明洁落到圣白千手法力,转手魔环扣住圣白千手天魔,黑耀双子黑暗能量威慑恶魔,天魔受伏。

圣白光芒天魔,谁也想不到原来是很漂亮的白发白肤的美男子,不相信,闪闪魔蓝灵辉眼珠,超级强大的魔魂,凝练了超级漂亮的男子体魄,如银光闪闪白金铸成,受到黑耀魔环的束缚单膝跪地,双目紧闭,尖耳朵后看不清楚的诡异符文,看得明洁一怎心慌慌,如高楼大厦般的天魔美男子,竟然被两位黑黝黝的小不点儿男神镇住,掌控魔环,即能镇压恶魔。

黑耀太阳般诞生出来的双子男孩,竟然如此恐怖,明洁看了黑衣黑光的男神,都不敢搭话,慌慌张张返回魅力男子始祖天父身边,伸手拉这位同样两米多身高的男神,心情大畅,天色纯洁的蓝色灵辉,有如沐浴春风,清澈的溪水流淌寸寸肌肤。

天魔被镇压后,恢复大地的平静,火山熄灭,岩浆火海也开始凝固,矗立一座巍峨险峰,沟壑纵横遗留一层一层岩浆流过的痕迹,撕开的地裂深谷,喷泉涌动水雾腾腾,流入山下的火山口形成大滚锅一般的湖泊,放眼大地,堆积的火山灰,千里沃地,万千不同于之前的荒凉戈壁,此处居然改换天地沧海桑田。

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朝拜颂扬,此起彼伏,震天魔兽狂吼,惊天动地雷鸣,茫茫云雾陇上,雷电间闪现龙神,掀起铺天盖地的大雨,魔战之后,降一场大雨,才是重建地界的首要任务,至尊龙神亲自行云布雨。

梦境,皆是梦中才能出现的现象,然而明洁的梦,却感觉又是那么的真实,如同上一次一样的真实,如果说有时候也做梦,都很模糊,可这一次,似身临其境,栩栩如生的面孔,铭刻于心的记忆,都让明洁不相信仅仅是梦境。

梦境中醒来以后,仰望天空黑幕沉沉,冷风吹来,马蹄奔跑的声音,熟悉的铃铛,老李家的马车,夜半三更的跑出来,也不知道干嘛,挣扎想要起身,才发现身体不听使唤,感觉身体肌肉撕扯般的疼,天旋地转,连喊疼的声音都没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呵呵,大侄子,小子像是醒了,醒了。”赶马车的李老倌儿老泪纵横,哽咽说道。

热泪滴在脸上,熟悉的父亲,泪水如断线珍珠,来不及擦滴落明洁脸上脖子,泣不成声喉结滚动。

“哇~哥哥你终于行啦!”

松灵可爱小脑袋,黑夜里闪亮眼珠,白皙的肌肤,可爱的小耳朵,洁白牙齿咬嘴唇大哭,声音沙哑哽咽。

连日以来,自从明洁病了以后,谁也不知什么原因,昏迷两天,村里人告诉了外出务工的父母,赶回来的父母,看见明洁如死了一般,仅有微弱生命气息,母亲当场哭昏,后来请了绍云奶奶看,也毫无起色,众人束手无策,明洁父亲唯有连夜赶送明洁去城里的医院,寻求救治,也许先进科技医疗技术能拯救儿子性命。

小松灵哭着喊着不放心,无奈之下,父亲和李老倌儿也就带上松灵,连夜赶着大马车进城,送明洁入医院抢救,希望能有一线生机。松灵哭到鸡鸣声声,天色晦明,乘上入城的公共汽车后,松灵才在李老倌儿的大衣里睡着,泪眼汪汪,小手握着明洁的手不松。

大都市,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车流,林立的高楼大厦,自动起降的楼梯,明亮宽敞大厅内,陌生的闯入者,引来人们的观望,明洁意识清醒的躺在明洁的怀抱中,小松灵拉李老倌儿的手,观望这些人的面色,眨动冰冰蓝眼眸,发现好多还活着的人,魂气异变,有如鬼像,黑灰白,或明或暗,似风中的灯火忽悠闪烁。

抓着李老倌儿的手指,松灵显得有些紧张,不像那些蹦蹦跳跳的小孩子,睁大清澈透明黑眼珠,宽敞的楼道里飘飘的人影,大白天闹鬼,吓得松灵藏在李老倌儿身后,很奇怪,飘行的鬼影遇上李老倌儿绕行而走,惊恐的眼神,异常畏惧老头,不看不知道,李老倌儿的魂魄稳若泰山。

“老公公,您说得真对,人上一百,什么样的人都存在呀!”

李老倌儿咳嗽说道:“小娃娃,不要乱说话。”

松灵还是不懂继续说道:“老公公,为什么一些人的身体里藏着鬼耶。”

旁边有人惊恐的看松灵,李老倌儿抽出背后的眼袋,敲敲松灵后背,抽一口烟,低声说道:“别胡说,大白天何来鬼?”

松灵歪歪脑袋,泪痕还挂在眼角,脸都花了,依然挡不住黑黝黝小眼珠闪烁,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避而远之,不愿意靠近抽烟的李老倌儿和脏兮兮小松灵。

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走过来,头戴白帽,胖乎乎的脸蛋笑起来很好看,隔着一段距离用书本遮着鼻子说道:“老大爷,对不起,此处不能吸烟,请你出去。”

李老倌儿站起来,连连低头鞠躬答道:“喔,对不起呀!大侄女,我不抽了。”

“臭老头,真没素质,这地儿抽烟。”

“不识字吗?明明写着禁止抽烟。”

“死老头,臭死了。”

吐着舌头,小松灵耳聪,朝着几个人哼哼骂道:“丑女人。”

“嗬~,死小孩儿,还骂人。”

“看我撕烂……。”

“算了,别脏了手。”

小松灵缩入李老倌儿身后,歪着脑袋,李老倌儿收了铺在地上的麻袋,拉着松灵说道:“小灵,我们出去等。”

松灵挠挠可爱的脸颊,点点头拉着李老倌儿手,站起来强大的风一阵,吓松灵一跳,拉着李老倌儿往旁边躲藏,黑影好强的炁场,连松灵都被带了一下撞在栏杆上。

原来是女鬼,转过头的时候,看了松灵一眼,显然很忌惮李老倌儿。

松灵跟着李老倌儿等待父亲带着明洁去整治看病,等在门口的树荫下。门口父亲背着长腿的明洁走出来,松灵迎上去问道:“老爸,我哥哥的病能治好吗?”

父亲愁眉苦脸的摇摇头,叹气说道:“住院费医疗费药费等等需要一大笔钱,还不一定能治好,医生说只能帮忙维持生命,根本不能治好你小哥哥。但老爸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定能治好你哥哥的病。”

松灵摇摇小脑袋说道:“我哥哥不是病了。”

父亲背着明洁继续行走说道:“希望吧。”

小松灵揪着父亲的衣角说道:“老爸,有鬼,医院里遇上鬼了,不能住。”

“嘿~小娃娃别乱说。”

天真的小松灵傻傻的说道:“我看见了。”

李老倌儿迎上来看看明洁说道:“大侄子,如果真的不行只能让我去试试找找那群人,只是不知道那些还在不在,能否还认识我这把老骨头。”

父亲连连摇头说道:“算了,阿妈说过了,绝对不可以去找阿爸生前的故交旧友。”

蹲在地上使劲儿抽烟,李老倌儿唉声叹气。

奔波一天,渐近傍晚,父亲看看天色摇头说道:“哎~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要露宿街头。”

“嗯嗯~好多多的乌鸦。”

傍晚夕阳,漫天红霞,乌鸦呱呱呱从西方飞来,落在医院大楼的顶上,黑压压落了一大片,此起彼伏的乌鸦叫声凄厉,让喧哗的大城市蔓延荒芜之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