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灵魂净化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705字
  • 2020-12-14 16:42:37

夕阳下,余晖千丝万缕,冉冉云烟雾气,风萧萧兮,撩动黝黑发丝,绝色俊朗男孩,微微一笑,芒光闪烁红色,肥沃泥土拔地生长彼岸花,一朵两朵三朵鲜艳彼岸花开,随着花的盛开,云雾中的魂气生长,一摇一晃虚影长大。

长成白胡须白发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而且像是附近山林村寨里的老人家,依稀可辨一身民族盛装,可能下葬的时候穿的素净衣服,可见衣服上的精美装饰,像精工打造的银饰品和精美绣花花纹。

松灵挠挠脸颊说道:“地上没影子,确认是鬼。”

明洁揉脸儿说道:“鬼不是冷的吗?”

松灵说道:“我也确认过了,冷飕飕,像冷水。”

明洁抓脸儿,无奈的说道:“撞鬼了。”

松灵补充道:“而且是不害人的鬼,怎么办?”

明洁叹气,吸吸鼻翼说道:“如果可以拥有老神仙的白色小瓷瓶,即可收了魂灵,可惜我们一窍不通,还是问老奶奶吧。”

松灵嘟嘴说道:“老奶奶不知道我们能和鬼打交道。”

明洁握拳笑道:“我想到了,让它们去寻绍云,如果绍云能看见鬼的话,绍云奶奶不会不管滴,你说对吧?”

连连摇头松灵喊道:“不可以,不可以,看见鬼会不会吓着绍云哥哥呀!”

伸个懒腰,明洁咬嘴唇说道:“吓绍云一次,我也想看看绍云到底看见鬼是什么模样?”

松灵慌忙捉住明洁手臂,不能让哥哥胡来。

握紧拳头,明洁哈哈笑,挠挠后脑,眨动双眸久久望着飘逸白雾,叹气说道:“世上真的可转世重生,我也很想知道,灵魂转世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能保留前世的记忆。”

摇摇明洁的手臂,松灵眨眼问道:“哥哥,你说什么胡话!”

从黄泉路上采集来的彼岸花,最后绽放,无限鲜艳红色,染红天上的云彩,霞光漫天,开启云路,半染红霞半白色云雾,悠然飘上天,白胡须白发老爷爷老奶奶们朝着松灵深深鞠躬。

“咦,为什么不向我鞠躬感谢我?”

松灵挠头傻笑说道:“刚刚你还打人家来着,不骂你算不错了。是我洒的彼岸花露水,所以魂魄才能飞上天,老公公老奶奶们自然感谢我啦。”

明洁眉毛挑动说道:“你倒是会拿别人的好做好人。”

松灵嘿嘿笑道:“你是我的别人吗?”

一时语噻,明洁眨动睫毛,映着夕阳,黝黑发丝随风。

撞上两次魂灵或者鬼灵,为了能够超脱,寻找能够重生转世为人,不惜冒天谴的风险,挣脱地脉磁场的束缚,闯入人世间、自然界找寻可以重生的方法,不管是梅岭山峰的泉水,还是此处的灵气之地,鬼灵们的执念,或者说亡者的信念,让明洁相信世上或许存在转世的传说。

以前,村里的大多数人都坚信,人能够拥有来世,下辈子再次为人,然而众说纷纭,信谁的传说不知道,绍云的奶奶,母亲相信好人能有好报,行善积德能修得来世;父亲等有文化的人只相信现世,好好做人,珍惜一生,人生在世不容易;还有别人的说法不相信来生,此生此世逍遥快活,尽情享受,而不去考虑将来或是来生。

“小灵呀!你相信有来世吗?”

松灵咬咬指头说道:“不知道,可能有吧。”

明洁笑道:“好呀,如果有来生,我们做亲兄弟吧。”

松灵眨动睫毛说道:“现在不是亲兄弟就不好吗?”

明洁答道:“也好,只不过……。”

望着傻傻的松灵,明洁微笑,拉松灵小手,轻轻偏头说道:“我们回家。”

“回家喽,我去赶牛羊呀!”

“嘿嘿,去吧去吧。”

漫天红霞升天,远去的白云袅袅,静坐白河岩石上,小松灵拽着老黄牛尾巴一甩一甩走到河边儿畅饮,粼粼波光照耀松灵脸颊,白皙似薄冰,黑黝黝眼珠,眨呀眨,忽闪忽闪,水波闪烁冰光。

松灵照着水里的影子,河波里还有另外的人影,朝着明洁再看过去,河上只有明洁一个人,为什么河里多了两个人影,像是那天夜里的人影,神似哥哥,又绝非明洁。松灵眨眼睛,使劲儿瞅河里的影子。

松灵忍不住问道:“你们是谁呀?”

无人回答,河里的影子,朝着松灵微微一笑,水波荡漾,徐徐微风,绝色精绝,眉目清明,色彩光洁。松灵挠挠嘴角,小手伸伸淡蓝色光灵入水,冰光笼罩河里的影子,居然是真的人,为什么又是人影,擦擦眼睛,松灵很想知道水里的是否是幻觉。

“松灵呀!回家啦。”

松灵指指河里说道:“小哥哥,河里有人。”

明洁瞪眼说道:“什么鬼话,河里有人,岂不是死人。”

松灵指着河波说道:“对呀对呀,像你,不是死人。”

明洁抚摸松灵额头说道:“胡说八道,发烧了吧?”

搂松灵后腰,一手放在牛背上,明洁踢一脚小黄牛说道:“今天我骑小牛,我还真不信,驯服不了小畜生。”

松灵挣扎说道:“真的有人影,去看看吧。”

骑上小黄牛,不依明洁骑,吹鼻子跺脚,撅蹄子狂奔,笑得松灵捂肚子,趴在老黄牛上,挥一挥手,身后草丛里三头猪哼唧哼唧跟上老黄牛,懒得喂猪,村里也就明洁想得出放猪。

暮色沉沉,骑着老黄牛远远的路过月牙塘,圆月悬空,月光闪闪,柳树依依。

一跃跳下老黄牛,松灵登上岩石龟背,脱了鞋子,小脚放入水中轻轻踩水,忽然老黄牛和三只猪一惊,惊慌的退去,远远避开月牙塘。等明洁骑着筋疲力尽的小黄牛回来,一看河水,明洁呵呵一笑,一跃飞上岩石,撇头看河水深处,盘腿坐在松灵身边。

“小灵,这么小,不怕河里蹿起大蛇,吞吃了你?”

眨眨眼,点点自己鼻尖儿,松灵吐吐舌头说道:“哥哥你看我就这么好吃好欺负吗?”

点点头,明洁说道:“抓了三条鱼,问问是什么东西在河底作怪。”

“捉鱼不是哥哥你的强项么?”

“鱼精,不好抓。”

小爪子伸出来,吓松灵一跳,双手抱住明洁的手臂喊道:“哥哥,你别动不动用爪子,怕怕,你能不能温柔点,用你纯洁的灵素能量不好吗?”

转转脸抿嘴,点点头冲松灵微微一笑说道:“听你的啦,小灵你让我做么做都可以。”

小肚子好饿,明洁揉揉,手掌张开放水中搅搅,洗洗白皙手指,松灵还以为明洁出手,不想明洁仅是洗手,抓了松灵小脚一爪,哈哈大笑,轻轻摆头,弹出三颗手指,光灵入水,河底一震。

低垂头,黑发遮住眼睛,眨眨睫毛,嘴角微笑,一挥手,魔蓝手爪伸出,呜咽之声。

松灵激动的喊道:“大鱼,好大的鱼。”

“看清楚了。”

“不是鱼,是人耶!”

“人鱼精,我在《山海经》看见过画上非人非鱼的怪物。”

吓得松灵往后退,倚靠明洁肩膀,咬着吐出的舌头,惊慌失措的喊道:“跑吧,跑吧,我怕。”

嗤之以鼻,明洁搂着松灵肩膀说道:“凶煞和魔鬼都冲撞了,还怕这种不得道的小畜生,小灵你能怕?”

松灵嘟嘴说道:“我还这么小,哥哥你别要求太多,总把我引到凶险的地方,撞上鬼怪,小心脏都被吓大了。”

哈哈大笑,明洁戳松灵脸儿说道:“不是脑袋大就好啦!”

松灵双手抱着头喊道:“我才不要脑袋大,魔鬼娃娃的脑袋才大呢!吓死人。”

闪闪蓝色眼珠,明洁朝着水中往下看,一边说道:“别说吓人,连鬼都怕。”

一爪下去,白皙小手臂伸入水中,臂膀上小肌肉跃动,光辉流转,缠绕手臂上蓝色,搅动水面激起浪花,明洁漂亮蓝幽幽眼珠转动;松灵双眉舒展,嘴角露笑,哥哥抓到大鱼,表情都是这样子,也许…….。飞溅的水花翻滚,巨浪顷刻打湿俩小子满头满脸水,甩甩头发,水珠飞落,恢复干净神采奕奕的样子,好想刚出水的小狸猫,身旁五尺外放射光辉,灼灼而华。

“哇呀,真的呀!”

小哥俩手拉手跳下石龟后背,逃往大柳树背后,被明洁一爪抓出来的大鱼,鱼鳞红光灿灿如小碗口大小,鱼鳍滑腻腻肉呼呼如绸布,纤长身体比父亲好高还长,足足有一个成年男子粗壮,更恐怖还是鱼鳞和鱼鳍覆盖,乃是人的后背前胸,甚至还有俩乳,显然是个女人的身材,丰胸细颈,两腮之间似人脸,硕大两颗眼睛,脑袋后乱蓬蓬似海草般的头发,腥气扑鼻。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而且明洁刚才的爪子明显抓到女人的后颈,手上滑腻腻不知是何物,松灵手上也抓了一手粘液,真吓人,甚至连明洁也被吓到了,如果撞上鬼灵凶煞,即使凝聚鬼体的凶煞也属于半灵体,特殊时刻特殊环境才能显现出来,而这种人鱼怪,竟然如此真实,连气息都很强。

“小哥哥,又撞鬼啦!”

松灵的手在发抖,明洁静下来,在衣服上擦擦,握住松灵的手说道:“不怕,什么大场面我都见鬼,还怕这种小怪物。”

其实明洁的心里也没底,之前撞见的鬼和天神,都是影子和气息,即使在神秘山谷中撞见的老僵,鬼佬都神秘莫测,难以捉摸,不像现在的鱼怪,竟和蛟蛇一般真真切切,兄弟俩对蛟蛇有阴影,遇上类似的鱼怪,而且还有一半的人身,如传说中的鱼精妖怪,能变化成人的妖怪都非常的了不得,能兴云吐雾,来无踪去无影,喜欢抓小孩子吃肉吸血,比山中的狼群,水里的蛟蛇吃人恐怖。

可爱眉毛一上一下看松灵,明洁揉开发丝,魔蓝色小手爪张开,手指钩曲,足尖轻踏,蓝色地波闪闪,地波入水掀起波浪,如此几次试探,都不见河里有何动静。如此大的鱼怪,难不成怕明洁?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拥有灵性智慧的怪物,有时候也是很聪明,野鸭湖的蛟蛇就很狡猾,说不定像蛟蛇一样引诱伏击,稍不注意被咬成两截死得很惨。

蛟蛇出现在野鸭湖闹得人心惶惶,如果村中出现了鱼怪,岂不是很糟糕,村里邻居随时都面临生命危险,白河流经月牙塘形成河湾,家家户户都需要来此取水洗晒农物等等诸多事物。

“不行,我们应该把鱼怪赶走,为什么鱼怪能来到这儿,月牙塘里不是还有火红色的神兽镇守,寻常妖怪进不来呀!偶们村儿不能再出事了,任何小小的风浪,都可能死人。”

问题很严重,松灵也明白,咬咬可爱的嘴唇,摇着明洁的手喊道:“哥哥,让我也帮忙吧。”

“才不要啦!你那么笨,又笨又小。”

“嗯~。”

回到岩石上,明洁踩踩石头,稳若泰山的阵法,明洁没本事启动,看来还是村里的老奶奶比较厉害,也只有绍云的奶奶可以控制法阵,月牙塘的鱼怪只能靠自己驱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