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魔莲石化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388字
  • 2020-01-10 19:01:39

云起云落,大水流走,迷雾茫茫,震天动地冲击波,逃之夭夭魔影鬼煞,不知所踪,空遗风声,雷声远遁,大瀑布飞落山下水雾升腾。

这一脚,或者是明洁一拳,打爆河水能量球后,巨大震荡波,震飞了明洁不知去向,爬在黑色魔莲上,湿漉漉的松灵满头满脸淌水,咬着牙,拨开大芭蕉叶般的黑色莲花花瓣,闪动冰蓝色眼珠寻找明洁哥哥,才六岁的松灵,小小年纪真不知什么时候能适应明洁的疯狂。

像个雨中刚长腿儿的小青蛙,松灵放射淡淡蓝色灵光,推送魔莲行走,飘荡河湖上,循着明洁灵光洒开的地方,寻找哥哥的踪迹,松灵的眼中,明洁顶天立地,能呼风唤雨,惊艳烈烈无所不能,宛若天神。

谁能知道,这一次明洁真的栽了,自从在神秘山谷祭坛感受到地脉能量,萌生运用这股力量,引导洪流河水,然而这股强大的力量超乎想象,若不是明洁自身强大,很可能被冲击波撕得粉碎,山峰上的火毛狮子,不断低头俯瞰,被劈开的山峰倒一小块横躺河谷,洪水擦着岩石流过,等洪流过后,此岩石不但能走人,雕琢后还能过大卡车,半座小山石峰,劈开山峰的不知是明洁爆闪的水球能量,还是蹿上云空的闪电造成,总之非人力所能及。

天湖水畔,山峰石崖,乱石堆洞穴皆不见明洁的踪迹,随着露出的天空星辰被两座云峰遮蔽,松灵感觉魔莲越来越沉,而且随着河水回落,魔莲下沉,渐渐不能移动停在水中,一动不动甚至还有点膨胀石化的感觉,呆在魔莲上,松灵不知所措,今夜一直在找寻明洁,最绝望的时候明洁出现,可是久久不见,松灵急得大哭,这回发生的事情,不像之前,很可能明洁被塌陷的山石堆埋了。

“呜~哥哥,你出来呀!”

哭声绵久回长,夜半三更,大概到了天快要亮的时刻,远处的村庄传来哭喊,洪水开始退了,可是所有的农田稻谷,即将成熟的时候,被一场洪水吞噬,连一粒谷种也没能留下,村中还有几座土屋瓦房,也倒了。幸好村民到逃到村庄高处避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知会淹死多少人。

灰蒙蒙的天,松灵抱着膝盖,蹲在黑莲中心的莲蓬上哭泣,星子暗淡,如烈火灼烧过十二颗黑窟窿,金色的花蕊开始枯萎,黑色花瓣萎缩,甚至凝聚淡蓝色冰层,河面上,浮现荷花一样的冰花漂浮水面,似睡莲。

“嘿嘿嘿,小家伙,你在这儿哭什么?像鬼叫,好吓人嘞!”

小松灵抬头,眨巴大眼睛,喜极而泣,坐在岩石上,抱着右脚,微微皱着眉头,头发乌黑发梢下黑灿灿眼睛,瞳孔流转天洁蓝色,好像遥远璀璨的星河,每一颗蓝色辉光,即是一颗星辰,慌乱的跳下石台,松灵双手抓住明洁的有腿儿哭喊道:“小哥哥你好坏坏,跑哪儿去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

“我怎么啦?”明洁问道。

松灵摇着明洁的腿啜泣道:“我以为你死了。”

“哼,胡说八道,我哪儿那么容易死。”

松灵左右看看,然后问道:“小哥哥,刚才的三个大哥哥呢?”

黑莲花瓣石化后的岩石上,明洁一直抱着右脚,眉毛一上一下说道:“哪儿有什么大哥哥,只有我,才是你的小哥哥。”

松灵也糊涂了说道:“明明刚才你还让我喊你大哥哥,不准喊你小哥哥呢?”

明洁冷哼说道:“乱说,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胡话,我才是你的小哥哥,什么大哥哥都是冒牌货。”

松灵皱着眉,转身看脚下的魔莲和莲台,舌尖儿舔舔嘴唇说道:“莲花怎么啦?变成石头了。”

明洁拍松灵肩膀说道:“问我?应该问你,是不是你用冰霜冻死了莲花,还开冰莲花了。”

满脸无辜萌萌可爱的松灵,委屈的说道:“不怪我吧?”

明洁乐了,拍松灵脑袋说道:“傻小子,我逗你玩儿,看见河谷对面山坡上的那些神兽石像了吗?我想应该也是和魔莲一样,受到魔鬼的魔法诅咒才变成石头,不怪你啦!”

松灵白嫩嫩小手擦去眼泪,摇着小脑袋说道:“哥哥,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在这儿了”

明洁眉毛一动说道:“我也想回家,可是魔莲不能漂行,我们走不了了。”

松灵挥舞着小手说道:“飞,飞回去呀。”

明洁终于松开手,放开右腿让松灵看见,血淋林的右腿,伤口几乎可看见蓝色的嫩肉和白色的玉骨,吓得松灵面如土色放声大哭。

捂住松灵嘴,明洁示意不要哭泣,小声说道:“又哭?别哭啦!我还忍得住,等包扎处理后,用不了多久便能恢复,不要声张,也不要告诉妈妈。”

“不告诉妈妈,可是你这样我怎么说呀?”

明洁点松灵鼻尖转动眼珠说道:“你不会说我上房揭瓦,摔下来了呗。”

松灵努嘴说道:“哥哥你告诉我,背后告黑状不是好孩子。”

明洁瞪眼说道:“笨蛋,我们这不是告黑状,而是说个善意的谎言。”

“说谎更不好嘞?苏老师说小娃娃不能说谎。”

拍拍后脑,明洁气得干瞪眼,磨牙恶狠狠说道:“我说善意的谎言,不是说谎,懂吗?”

松灵点头,明洁抚摸松灵脸颊,松灵背过身说道:“小哥哥,今天我背你回家吧?”

眉宇微动,明洁笑道:“小孩子,你能背动我飞起来吗?”

松灵转过脑袋头发飞扬说道:“我可以踩着冰花,背着哥哥你回家。”

心中感动,明洁笑道:“傻小子,我虽然受伤,还不至于用你小子背我,一步一步走回家去,我还是可以滴。”

独脚下了莲花石瓣,明洁扶着松灵肩膀摇摇头,手指转动星辉晕绕,弹出灵珠子,灵光在河上洒开一道光,明洁踩上,稳如泰山,转手搂住松灵腰身,一步踏上岸,收了灵珠子,明洁剧痛差点摔倒,松灵一手扶住明洁,豆大的汗珠子滴落松灵脸上。

“小哥哥,冰冰蓝的汗珠。”

缓过气以后明洁睁开眼睛,收回了灵珠,仰头看山峰上的火毛狮子和黑云,傲娇微笑,握紧拳头说道:“等有空我去黑山星空,看你是谁?”

悠长的笑音,明洁舔舔嘴,一瘸一拐扶着松灵走,风从河谷山涧吹进来,撩动俩小子发丝,裸着上半身明洁身体肌肉,松灵破烂衣衫翻飞,小心翼翼扶着哥哥走,踩着鹅卵石铺开的路。

回到了村庄,哀嚎遍地,哭天呛地,放出圈门的牛羊猪狗满村跑,也没有人管,大多数的村人都跑去自己的农田,看自家被大水冲走的稻谷,都绝望了。谁能想到大水如此之大,平地一带的水田变成河。

松灵伸手拦住泥土里乱拱的猪,哼哧哼哧三头猪摇头摆脑,围着明洁和松灵转圈圈,家里的牲畜都跑了,老黄牛铃铛声音清脆,伸舌头轻舔松灵的脸,然后用头蹭明洁,拍老黄牛厚厚的脖子,膘肥体键高耸的肉肩膀,爬上老黄牛后背一摇一摆往家走,潮水退后,随处可见冲水的痕迹,直达家门口。

彻夜未归,才发现昨夜未归的还有父亲和母亲,料定昨夜可能涨洪水,父亲母亲莲叶赶去另一片稻田收割成熟稻谷,一年的收成,不能像白天的平地水田,因为侥幸心理,而被大水冲走,隔着不远的小海涛家,水田都在白河附近,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如今哭都来不及了,大早晨,海涛家里传来大人孩子的哭声。

路过岔路口的时候,明洁和松灵吆喝老黄牛停了片刻,似乎根本帮不上忙,眨眨眼,骑着老黄牛过了竹林,回到门前的晒谷场,满地乱草,被鸡群挠得乱哄哄,而墙根脚下,蹲着一大窝狐狸,领头的便是四只大点儿的白狐。

狐狸群嚎,屋后的树林震动,恍惚之中明洁看见白马和青兽,刹那误以为是狼群,仔细看清以后,白马似乎是长角的独角兽,青兽却是第一次看见,仿佛很怕人的样子,长尾巴的彩色野鸡和青鸟,可能因为昨夜的缘故,深山中的飞禽走兽都逃到后面竹林避难,躲避恐怖的鬼啸风吼,浓浓黑雾烟云。

此刻毫无心思管树林中的飞禽野兽,渐渐感觉嗜睡,腿上一阵一阵剧痛,心烦意乱感,幸好松灵身上传来神秘酥爽气息,滋润明洁沸腾的血液,心灵流淌微妙萌芽,酥酥的感觉。

冰蓝瞳孔黑色灿烂眼珠子,松灵眨着眼睛,守候在明洁身旁,静静的睡着,光影洒进来映射明洁绝俊佳色的轮廓,熠熠生辉的肤色冰洁润朗,焕发一层淡淡薄冰辉光。小松灵伸小手指触碰辉光,无形之中,腾起光风,松灵缩回小手,像一只小猫咪退到一旁。

朦胧细雨,竹林潇潇。外面的世界,野鹤翩翩,飘上云天,遥远的远方白雪皑皑,巍峨雪峰,林木森森,静谧如明镜河湖江海,倒映白云天日。身轻似灵,遨游圣境。

惊醒梦中,睁开眼睛,松灵立在床前,睫毛一眨一眨,眼珠一闪一闪,情不自禁,明洁会心一笑。

“小灵,爸妈回来了吗?”

摇摇可爱的小脑袋,松灵歪歪头说道:“还没回来,我们该去找……。”

窗外的田埂路上,披着蓑衣的父母蹒跚而来,俩兄弟对视微笑,明洁眉毛一动,松灵心领神会,依照哥哥的吩咐,跑到门口朝着父母可怜兮兮喊道:“老爸、老妈,我哥受伤了。”

听说明洁受伤,慌得母亲扔下身上的东西,跑到屋里,看见明洁完好无损,一颗心落地,昨天夜里,母亲在外忙碌,心里面一直记挂家中儿子安危,夜里恐怖的暴风骤雨,可怕至极,无奈生活的艰难,不得不收割成熟的稻谷,祈祷家中的俩孩子能平安。夜半出去收割稻谷也是临时主意,谁能想到昨夜的洪水前所未有的大,若不是提前有所安排,村庄低洼处,可能淹死不少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