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美丽之心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223字
  • 2019-12-18 22:04:29

夕阳的余晖里,终于等来一辆小马车转过山脚河畔,清脆的马蹄音回荡在田野上,那轻快的马车上,乘坐着一对年轻青春男女,在阳光的映照下分外好看,感觉马车就像载着天边云彩飘过来,晚霞映红半边天。

远远地看,从他们的身上,感觉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天然气质,给人无限美好的感觉,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独特气质的明洁,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人完全区别于村里所有的人,总给人清新爽朗感觉,难道外面世界里的人都像这般漂亮好看么,明洁揉揉眼睛。看着他们,让明洁莫名有一种特别特别想成为他们这样一类人,同时几个小孩子也都看呆了。

老村长带头迎了上去,马车上的男子,看见了这么多的人前来迎接,有些受宠若惊,早跳下小马车,伸出双手迎上来握住了老村长的手,礼貌鞠躬,乌黑飘洒的发丝遮掩清澈眉毛,迎着阳光眼中仿佛噙着泪光,双眸黝黑闪光。

这高挑小伙除了特别漂亮,更迷人的还是他身上的气质和彬彬有礼,每一个动作,说话的声音,一颦一笑,无不震撼明洁的心灵。而随后下车的翩翩绝色美人,就像是天空中飘落而来的白云,飘逸长发随风而动,面若云霞绯红,清澈眸子满含晨露,放射无限光芒,美极了。

喧闹的人群静下来了,年轻小伙子们忍不住多看这位绝色的美人儿,明洁刚才还和这些小伙子们胡闹,忽然变得很安静,可爱的松灵和小海涛都站在旁边儿,一动不动,闪动一双双可爱黝黑的双眼,可爱的松灵吸引年轻老师,走上前来俯身和松灵对视,亲切的问道:“小娃儿,你叫什么名字?”

可爱的眉毛微微动,松灵答道:“我叫松灵。”

年轻男子嘴角微笑,点头抚摸松灵头发说道:“名字真好听,好名字!”

老村长走上来,敲敲烟斗对年轻男子说道:“大侄子,您赶了一天路,情随老汉走,先去吃饭,喝杯粗茶,休息几天,后面的事情我们慢慢商量。”

年轻男子双手后背,很有礼貌的说道:“大伯,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今晚我便准备,明天就可以给孩子上课啦!”

明洁一舔嘴角,扭头看这位高大的老师说道:“上课,拿什么上课,好像村里什么都没有,连上课的教室在哪儿也不知道,难不成在露天底下上课。”

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孩子都大笑,明洁转脸瞪一眼,几个孩子都止住声音。

年轻男子脸色变了变,扫视一眼站在一起的孩子们,深深的点点头说道:“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嘛!不管了,只要有孩子就行了,我来此处还是做了思想准备,不过还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世外桃源嘛!与世隔绝到如此地步,好吧,我们也累了,先吃饭,只要能有粗茶淡饭我们便在这儿扎下根来啦!”

静静站在身后略显疲倦的美丽女子,一言不发,微微点头,年轻男子心领神会的拉女子的手说道:“你喜欢,我便放心了。”

当众手拉手,人群中发出窃窃私语,明洁转脸看这些说话年轻小伙子们,呵呵坏笑,压低声音说道:“看吧,人家是小夫妻哟。”

“小崽子,乌鸦嘴真被你说中了。”

“你们几个癞蛤蟆,别做梦啦!”

说完明洁跳出扎堆的年轻小伙子,被明洁说到痛处,几个小伙子真想揍明洁,可小家伙跑到老村长身边,村里的小伙子谁也不怕就怕老村长,在老村长面前不得不忍一口气,不跟小孩子计较。

跑到老村长面前,明洁摇晃满头的齐眉短发流海,小手叉腰喊道:“李大伯伯,搬行李,搬东西交给我吧。”

听到清脆动听的声音,年轻男子上下打量明洁眼中泛光,擦去额头上汗珠,一指明洁问道:“山里还孩子不都是黑黢黢的吗?为什么你长那么白净?还那么的好看,吃什么长大,我想知道谁家孩子,怎么能养这么好?我也想养一个这样的儿子!”

老村长敲敲烟斗咳嗽说道:“这娃儿,可难养的哩!不是白米饭不吃,没肉不吃,还调皮捣蛋惹是生非,娇生惯养懒死了,这样的娃儿养大了也不知道能成什么样子。我看还是养个普通点儿的少操心,能多活几年。”

无缘无故挨了老村长一番数落,明洁翻白眼反驳道:“大伯伯你对我有偏见,新来的老师面前也不给我三分薄面,搬东西的事情我不干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哼…哼…哼。”

“你回来,小崽子说你几句还不服,小心我用烟杆揍你。”

明洁哈哈大笑道:“你的烟杆,还是留着揍你家不长进的儿子吧。”

村人们一阵哄笑,老村长被噎得说不出话,猛抽几口烟。李老倌儿也笑了,向明洁招手说道:“来来来,看爷爷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回来啦!”

明洁咬指头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一般的糖果,您老还是留着自己吃吧。糖吃多了,牙不好。喔,您老的牙是不是小时候吃多了糖,掉光光了。”

“嘿,小子没大没小,欠揍了。”

闪身避开了老村长和李老倌儿的烟杆,明洁跑到马车旁边,往车上看,好多的东西,侧身对拉车的大黑马说道:“老兄,辛苦了啊!等明儿我喂你鲜草。”

“仙草是什么鬼?”

“喔,新鲜的嫩草。”

老村长指着明洁叹气说道:“说话也是这般上不沾天下不沾地,你说说如何才能长大成材,希望老师您来了能好好的调教调教,多教点有用的东西,否则小崽儿前途堪忧喔。”

旁边儿村民们笑道:“偏远深山,能有什么前途,谁家孩子长大不是种田即是耕地的啦!”

舔舔嘴唇哼哼,明洁说道:“种田我也不能像你们一样守着这种田地耕种,没前途,我要种田得种几百亩,否则没前途。”

“小洁啊!百亩田地你种得完吗?”

轻轻一跳明洁笑道:“种不完,当然是雇人种啦!我还听说现在要科学种田,自动化的机器耕种,别说几百亩,千亩田地也不在话下。”

“嘿,这小崽子又吹牛了。几百亩几千亩,不就回到以前的地主老财了。”

小马车上行李好多多,顾不上和别人胡扯,明洁拉着小松灵和海涛,站在年轻的老师身后,行李原来大多都是厚厚的书,接过年轻老师递过来的书,放到腆着小肚子的松灵手上,海涛也伸出双手接书,而明洁摇摇头说道:“你那么笨,不怕掉河里,遇上水书本就毁啦!”

撇撇嘴海涛说道:“为什么小灵可以搬书,我就不行,小洁哥哥欺负人。”

年轻老师微笑,捧几本书放海涛手上,揉揉海涛可爱的头发和蔼可亲说道:“小心走路,别摔了自己。”

使劲儿点点头,小海涛笑得很甜。

咬着指头,忽然明洁伸手拦住说道:“大伯伯,让老师去我们家吃饭,为什么要把行李放你们家呢?不如搬我家去,让老师住我们家大院内。”

李老村长呵呵笑说道:“算啦!还是住我家,我儿子不在家住,可以让老师去住呀!”

舔舔舌头,明洁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大伯伯,你家儿子的房间能住人吗?猪窝一样,可别委屈了我们敬爱的李老师哟。”

伶俐口齿说话得理不饶人,村人们被明洁逗得哄然大笑,李老倌儿拍明洁后背说道:“小崽儿,搬过去也好,学校的位置马车去不了,不如让你家老黄牛搬运,两三次就可以啦!这事儿就交给你办。”

明洁瞪眼说道:“李爷爷,学校在哪儿,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李老倌儿自豪的笑笑说道:“还能在哪儿,竹林龙潭湾。”

“啊~怎么是那儿呢?”

“除了那儿还能在哪儿?”

全村人都很惊讶,转眼看向李老倌儿,老头儿邀年轻男子和美丽女子上车说道:“原本竹林的房子,即是修建作为学校,也是明洁爷爷晚年心愿,可惜他爷爷突然离世,房子也就空了,为此不让人住也是这原因啦!”

恍然大悟的老人们纷纷摇头叹息,甚至有人暗暗抹泪。这样的氛围,让明洁更好奇,小眉毛动动,心中好奇,好像村里的人都忌讳谈起这件事情。

小海涛忍不住说道:“竹林的房子,那么远呀。大路也不通只有小路耶。”

松灵哼哼说道:“这段时间老爸整理竹林的房子,是为了我们上学。”

小马车驶过石拱桥,行到明洁家的门口的晒谷场,父母迎出门来,帮忙的村人们跟了出来,原来不止父亲在忙碌修整竹林房子,村里懂得手艺的男人们,隔壁村的木匠石匠也都来了,怪不得今天做饭的人如此之多,都是为了在传说中的大学生老师来之前,建好学校的老房子,希望新来的老师能安心住下来。

“哎,小洁啊!今天你也不分清是什么时候,怎么能把鸡腿儿都偷吃了呢?”

老村长大笑,连连摇头,用烟斗敲明洁屁股数落道:“小崽儿,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儿,如何才能撑起你们家的门楣,如你爷爷一般!”

美丽的女子微笑,眨眼细看明洁,轻拉笑弯腰的年轻男子。二人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意想不到能来穷乡僻壤的老师,如此超凡脱俗,和农村人完全不一样,不免有些拘束起来,一时间竟无人上前搭话,挑明洁短处转移话题,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山里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