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抓鱼摸虾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771字
  • 2019-12-14 20:10:36

悠悠白云之间,云上世界的村落,世世代代流传着神龙出没的传说和神秘古墓的传说,出了野鸭湖蛟龙事件和天湖村阴兵借路的事件以后,与世隔绝的水云地带轰动四面八方,好奇心驱使络绎不绝的人们纷纷来此看热闹,打探消息,虽说鬼神之事少有人信,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天湖村村民都亲眼目睹浩浩荡荡阴兵借路,因此很多人的精神出现问题,丢了魂儿似的胡言乱语,偶尔还半疯半傻说胡话。

传言说有人为了采访阴兵过路的事件,特意从遥远的大城市赶来拍摄阴兵借道的事件,听说此事,放假不用上学的明洁忙忙慌慌吃过早饭拉着松灵,跑到天湖村附近,观看拍摄什么稀奇古怪的阴兵借道,能搞出什么名堂。

围观的群众很多,然而看了很久,什么也没有看到,都是一些很无聊的东西,好多人围着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说是什么学者名人,胡说八道一通,还不如父亲的见解独到,出现的所有现象都是因为雷电闪烁引起的现象,说不定深山中的什么地方埋了稀有矿藏,磁场招来天上的雷电,造成阴兵过路的影像,世界上没有鬼,果然如老道人所言,世上没有鬼的说法也不错,活着的人撞见鬼并非好事儿,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天湖村撞鬼便招来了灾祸,依照老道人的吩咐,明洁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唯有等待恢复,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松灵也一样。

“哥哥,我们去看看河里的麒麟吧。”

恍然大悟,明洁点点头笑道:“好呀!”

小哥俩手拉手离开天湖村,过了河湾,回到那夜松灵调养的河谷深涧,爬上岩石,俯瞰幽深河水,不见河底,如村中的月牙塘,流动的河水打旋旋涡,倒影山峰绝壁,进入云上世界的唯一险峰通道,开凿河滩岩石之间,峭壁之上的山路,雨水充沛的季节,河水淹没道路,云上世界真的与世隔绝,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唯有翻越高山栈道,也就是明洁每天上学需要行走的秘径小道。过了河滩,对面的乱石破,巨大的岩石,天上云界的界石,至今明洁还想不通,为什么过了界石,一面可通往外面的繁华世界,另一面却通往幽冥世界。

吸吸鼻翼明洁小心翼翼的说道:“小灵,敢不敢再去一次黄泉路,我们看看那天夜里的冥界鬼村是不是还在呢?”

松灵摇摇头说道:“哥哥,算了吧,我怕,我不像看见那些让我不舒服的鬼啦!你也别去了,如果撞上了,你也生病怎么办?”

轻抚松灵的头发明洁微笑道:“好吧,河里的麒麟好像需要太阳落山的时候才能出来,我们改天再来,回家吧。”

松林唇红齿白可爱的点点头,明洁开心的笑,楼主松灵说道:“等过几天,我们去外婆家吧。”

松林眯眼问道:“外婆家真的住在东面的海边儿吗?”

明洁捏松灵鼻尖儿说道:“是呀!我不是告诉你好几次了吗?”

傻乎乎的松灵笑道:“我早想去海边儿啦!我喜欢白白的浪花海潮。”

“嗯,等过几天我们去,我想飞过去,顺道练练飞行的本事领。”

松灵可爱的蹦蹦说道:“好呀好呀。”

松灵哪里能知道古灵精怪的明洁此刻心中冒出一个很冒险的想法,打算仿照苍鹰锻炼雏鹰学习飞行,从高山悬崖上跳下去,逼迫自己学会高飞,否则明洁觉得自己只能像鸡鸭鹅,即使长有翅膀,只能飞山墙头,永远不能够翱翔天空,梦中驰骋天地山川大河的梦,永远不能实现。

顺着河流逆流而上,白云村在上游,满野抽穗的稻子随风摇摆如波浪,松灵小小的身影跟着活力闪烁的明洁,远远的明洁看见绍云在田埂间挖野菜,明洁拉着松灵追上去,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特别那天夜里明明看见绍云滚落河里,第二天绍云完好无损,而且身体内强大的魔莲气息,绍云不说,老奶奶也不管不顾,摇摇脑袋,明洁换成平日的心态和绍云说话。

“小洁,知道吗?我们村要来一个老师?”

“什么老师?我怎么不知道呢?”

绍云微微皱的眉毛舒展,双手抱在胸前说道:“我也可以上学了。”

“真的吗?太好啦!我们可以做同学。”

绍云使劲儿点点头忍住眼泪说道:“是呀!李公公今天去小镇接人了,晚上就能来了,说是不用交学费,让我们村里的孩子免费上学。”

“咦,还有这种好事儿,如果不用交学费的话,松灵也一起上学吧。”

松灵咬着指头眨眼说道:“我也可以上学了?”

河上荒地,牛铃咣当咣当响彻河野,小伙伴们赶着牛羊在河上放牧,浩东和建民赶着明洁家的老黄牛,远远的指着明洁喊:“小洁你吃晚饭也不放牛,晚上等你回家,小心被你妈骂。”

嘿嘿笑,明洁看着松灵说道:“为什么你不提醒我?”

松灵嘟嘴挠头,扬着一边儿黑黝黝的眉毛笑说:“我也忘了。”

无忧无虑的小哥俩让绍云羡慕,轻快的笑声,河湾里有鱼儿跳跃,浩东和建民跑了来,拉住明洁的手说道:“你妈然我们告诉你,如果可以的话,捉几条鱼回家吧。听说晚上你们家里可能有客人,而且……。”

明洁努嘴说道:“而且什么?”

浩东呵呵笑道:“而且也告诉我们去你家吃饭。”

微微一动眉毛,明洁冷冷说道:“浩东呀!除了吃还能知道什么呢?”

旁边的建民淡淡的说道:“准备在村里办学校明洁你不知道吗?”

明洁和松灵挠头异口同声说道:“不知道啊!”

一群小孩子吐舌,不知道最近的明洁和松灵忙什么,无事忙四处乱跑,居然不知道此等大事,可以说举办学校,对于孩子们来说比修建龙神庙和重修李氏宗祠大多了,老村长和明洁的父亲东奔西走说服另外的两个村庄村长,准备一起合力办学校,可惜最近闹得事情,让很多村民认为修建龙神庙,祈祷龙神的保佑才是头等大事,对村里修建学校的事情置之不理,因此知道这件事情的孩子反而更多一些,明洁和松灵都不知道,实在让孩子们呢很意外。

最近父亲很忙,原来是为了在村里兴办学校的事情,如此说来还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兴奋的明洁抱住松灵转一圈,然后奔向河流,吃草的几只羊被明洁吓得咩咩叫,左右两头小公牛停止肯草,抬头瞅瞅明洁,摇摇耳朵埋头继续肯草,小跑一圈明洁回来,指着三个男孩,如下命令一般,准备在河湾深处,抓几条大鱼,款待客人,也就是村里最缺少的老师。因为村里识字的人不多,算起来明洁的父亲最有文化,也才在山外的小学毕业。

听闻明洁在天湖湾捕鱼,小海涛大病初愈,像小兔子气喘吁吁跑来了,蹲在河畔。不知为什么,自从小家伙丢魂后越长越水灵,水汪汪的大眼睛可与松灵相媲美,可惜海涛还是瘦,瘦得像小猴子,明洁都不喊海涛的名字,直呼海涛“小猴儿”。

河滩上行走,明洁领着几个男孩,和小河深水处洒下渔网,挥舞一根大竹竿,在明洁的指挥下,东一下西一下乱拍水花飞溅,顽劣调皮的明洁故意把水往别的孩子身上拍,才一会儿傻乎乎的几个男孩都湿透,年幼的松灵和海涛也不放过,满身衣服流水,湿漉漉的头发乌黑,阳光映照下的松灵皮肤白皙透着冰洁光色,如明洁一样俩兄弟无论怎么晒也不会黑,太阳都在浩东和建民身上晒出小麦色,而绍云被晒得更有韵味的黑色。

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今天明洁下了几次网都一无所获,出乎意料,甚至连明洁也很意外,不应该一条小杂鱼也不落网,河里的鱼都哪儿去了?

失望至极的小海涛都快哭了,瘦小的身体,泪眼汪汪挥舞竹竿乱拍河水,气喘吁吁。

“哎,绍云啊!果真如传言得罪龙神了,居然连一条约也不让捉,可怎么办呢?”

沉默的绍云不说话,望着河水,长叹口气说道:“不如我们分开,我去河对岸看看,平时抓不到鱼便罢了,今天可不行呀!可不能让远道而来的老师受一点儿委屈,否则人家老师拍屁股走了,我们上学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难得绍云能这么上心,明洁连忙点点头说道:“好呀,绍云你千万小心,可别掉河里变成鱼的美餐。”

浩东呵呵笑道:“怎么会呀,鱼还能吃人吗?”

建民拍浩东脑袋说道:“笨蛋,谁说鱼不会吃人,野鸭湖的怪鱼可不是吃人吗?”

浩东反驳说道:“不是鱼,是蛇王,喔,我奶奶说了,野鸭湖的是龙王。”

建民哼哼说道:“迷信,迷信,世上哪儿有龙王!如果真的是龙王,随意伤人性命的龙王,还能是龙王神?”

论说话浩东哪儿是建民对手,遭到一顿抢白,脸都气红了,哼哧哼哧半天才说道:“是龙王,就是龙王啦!”

争辩的时候,绍云已经绕过河湾,松灵忽然指着河湾的水纹波浪惊呼道:“哥哥,看好多好多的鱼游过来了。”

河湾天湖,白河流到此处形成深水湾,雨季水量充沛淹没大片土地,水中长有大片的芦苇和野草,此时水面哗哗作响,大片的鱼群争相上游,可是不止鱼群,还有很多的水蛇、黄鳝、泥鳅、水蛙之类的水生动物,黑压压的朝着河湾游过来,原以为是鱼群的小海涛很兴奋,可是看到很多可怕的水蛇,吓得大哭起来,甚至还有碗口粗的大蛇,连浩东和建民也不敢动弹瑟瑟发抖。

遇上这种情况,明洁压低声音吩咐道:“谁也不许动,也不许喊叫,小灵你照顾好海涛,绝对不许乱跑,谁跑谁死!”

带着哭腔的建民问道:“为什么不跑,不跑难道等死吗?”

明洁厉声说道:“李老倌儿告诉我们遇上狼的时候不能跑,建民你难道忘了吗?”

建民咬牙点点头说道:“没忘啊!可是真的遇上了,谁能有勇气不跑,何况这些并不是狼,而是冷血的毒蛇。”

“都一样啦!”

“哥哥,绍云哥哥怎么办?芦苇丛中看不见他,快想想办法提醒绍云不要捕鱼了。”

明洁竖起手指在松灵耳边说道:“静观其变,小灵你忘了那天夜里的事情了?”

松灵点头,小手拉住小海涛的小手,明洁站在最前面,后面浩东和建民拉明洁衣角,被明洁甩开,冷冷一眼,俩人不约而同后退,向来胆大的明洁这时候站出来,无形之中成了所有人的依靠,心安了几分。

望着水上的鱼群,明洁惊讶的发现,不管是鱼群还是水蛇纷纷绕开对岸绍云所在的芦苇丛,等上岸的青蛙,水蛇从明洁等人的身旁行过,无一有胆量经过绍云所在的河面,饶了大半圈后,朝着上游逆水而上,不知什么原因,让水生生物纷纷向上游去,蜻蜓点水,蚊虫之类等等皆随鱼群,逃离天湖河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