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回归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240字
  • 2019-12-10 19:10:39

幽暗野地,平地起大风,野旷天低,连绵山势自此分开蜿蜒北去,废旧铁道,断裂石桥,迷失悬崖峭壁荒山,沙场起狼烟,迷雾飘往北方清澈云天,巍峨高耸的云峰如白雪皑皑。

身处高处居高临下,一面是古战场,另一面是幽深黄泉路,双手后背明洁摇摇头,清醒清醒头脑,拨开黝黑发梢露出清澈双眉和璀璨双眸,牙齿轻咬鲜红唇角,彼岸花盛开在古战场和黄泉路之间,小石桥,仿佛就是冥界和人间的交界,仰望高空一半幽暗如深渊,另一半晴空朗朗,巍峨高山,一山两世界。

轻轻揉揉两只小狐狸的后背,尾巴上的毛亮晶晶,明洁微微一笑,脚底踏起灵光,悠然蓝色,无限美妙,腾空一跃,飞入空中,灵光闪闪,凌空翻滚,拉开身体飞出了幽暗,朝着朗朗世界飞去,刹那间,竟然回到了界云石。

一声惊呼,明洁也想不到这么快出来了,飞落界云石,俯瞰山涧溪流,潺潺水声,飞鸟悠鸣。

跳下界云石,狂奔下乱石坡,雾水茫茫的河边儿,可爱的小松灵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睛,两行清泪倾泻而出,被明洁一把抱住,终于不像昨夜那么滚烫,搂住松灵的后背,破开灿烂金光,踩着河水,分开两股河水,登岸后俩小子跑回村中。

昨夜满野荷花,此刻败叶满塘,手拉手才跑到村口,一老一少带着村里的妇人们扶老携幼,煮汤熬药,正在帮忙昨夜受伤的男人们解毒治疗。

如同两只小野猫,跑到满头乱发的老奶奶身边,一左一右抓住老奶奶衣袖追问道:“李奶奶,到底怎么啦?为什么会这样呢?”

老奶奶苍老干瘪的脸上,艰难一笑说道:“孩子,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妈妈满世界找你们,赶快回家去。”

闪动眼睛,明洁撇嘴,话到口边又咽回去,偏头看一眼绍云,惊骇无比,还以为绍云落水淹死了,却想不到绍云的身体中涌动魔莲的气脉。魔莲的威力,明洁亲眼见识,知道其中的厉害,何况绍云奶奶见多识广,老奶奶都不管,明洁和松灵都假装不知,似乎绍云奶奶也不想多问明洁任何问题。此刻明洁最关心还是母亲的安危和中毒受伤的父亲,不知情况如何,听说母亲找寻自己撒丫子往家中跑。

明洁如风一般的男孩,拉可爱似小猫的松灵,跑起来那叫一个快,路过之人只感觉一阵风,习惯了俩小子狂奔,也无人当心明洁和松灵会摔倒,飞过过石桥,穿过竹林,晒谷场边儿,昨夜幸免于难的牛羊猪马皆逃于此,谁也不知什么缘故,历经昨夜的灾难平安就好。

回家后,母亲的两眼红肿,昨夜明洁的伪装居然成功的骗过了母亲和父亲,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事情主要发生在河对岸的村庄,并未牵涉到明洁家中,除了父亲外,守在家中的母亲甚至都不知道昨夜的事情有多严重,即使参与其中的很多人,也因为看不到很多东西而只以为那些人是来村中盗挖古董酿成的杀人事情,后来因为来了官面上的人,才将那些坏人绳之以法,死的人是罪有应得,受到惩罚。

进门的时候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训斥,明洁一脸茫然,原来父母亲都误以为自己今早起来,听说村中出了人命案,然后跟随官面上的人去了发生闹鬼怪事的天湖村,松灵想要分辨被明洁及时捂住嘴,鬼脸一笑,松灵手指挠挠脸颊傻笑,明白了。松灵年幼,知道世上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让哥哥去说吧,揉揉小耳朵松灵也学会明洁洗耳恭听,听妈妈的唠叨。顾着父亲的伤病需要熬药,母亲没说几句便去忙碌了。

瞅瞅母亲的背影,明洁伸手指戳松灵低声说道:“不说还忘了,我们还真得去天湖村儿走一趟,否则还真会出人命。”

松灵呵呵笑说道:“我知道了,等有机会了我们偷偷溜去。”

天塌下来有高个儿的顶着,父亲便是家中的顶梁柱,小孩子能知道什么事儿,小哥俩平安回来,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同村外还在跳皮筋儿女孩儿一样天真无知,谁又能知道明洁和松灵昨夜经历的凶险,此刻松灵身体内的火毒消解了一些,仍然蠢蠢欲动;明洁也是累满身伤痛袭来,拽着松灵回屋,无论再多天大的事情等睡醒了再说。

心无挂碍,明洁躺下便睡着了。松灵忧心父亲的伤病,睡不安稳,明洁翻个身抬腿儿压住松灵,挨着哥哥的肩膀,忽感神秘之气袭来,睡意缓缓,松灵也萌萌睡了。

松灵生病了,连续的高烧,请了好多次的医生,吃了好多次的药,依然不起作用,高烧不退,急得父母不知如何是好,熬药的差事就落到明洁的手里,望着松灵喝苦苦的药汤,在旁边儿坏笑,虽说松灵高烧,依然脸颊红扑扑似秋天熟透的苹果,粉嘟嘟精神抖擞跟着明洁满世界乱跑,不像生病的孩子。

松灵的病情很怪,村里人都说撞邪了,因此母亲去了好几次绍云奶奶家,请了神符,在家中鼓捣了很久,放在家中神台上供奉了三天念经后,烧了神符水让松灵喝,明洁在旁边笑开了花,松灵可爱的小眉毛微微皱,更可爱,生病以后,松灵似乎长得更好更快,灵动如水珠子。

无限活力的明洁总拉着松灵奔跑于田园河野之间,小哥俩灵动无限,谁看了都喜欢的孩子,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弟俩,神奇的长得圆润白皙,唇红齿白,黝黑发丝儿迎风飘逸,长得越来越像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村人们都传说明洁家的房子坐落在风水宝地上。

河对岸新月般的村庄布局,属于风水宝地的李氏祖宅遭人破坏,屋后的祭坛也被人挖了,村里人都商量如何凑钱修复祭坛的事情,邻村也大张旗鼓的去修复龙王神庙,都传言说拜了龙神可让丢魂的人恢复神志,听说这些谣言迷信,气得明洁差点摔河里去。

忙碌的父亲,最近神神秘秘去了李老倌儿家几趟,也不知干什么,问了几次父亲都不说,后来才知道父亲准备找一块风水宝地,听说此事后,明洁眼睛瞪得老大,差点没缓过来,开口便问道:“给谁修坟墓?”

喝茶的父亲连连咳嗽差点呛水,抓起竹棍呵斥说道:“胡说八道,谁告诉你修坟墓?”

往旁边躲闪,明洁扶着松灵的肩膀呵呵笑道:“荒野上,不是修坟墓,难道是盖房子,谁去住?”

父亲笑了,摇摇头说道:“让孔老夫子去住呀!”

明洁追问道:“孔老夫子是谁?好像听说过是哪个庙里的神耶?”

松灵吸吸鼻子,眨眼问道:“我们村儿还需要盖新的庙吗?不是拜龙神就可以了吗?”

明洁在旁边插嘴说道:“什么龙神?好像传说的龙神是蛇,拜龙神,不如直接去野鸭湖拜蛇,说不定龙神真的显灵,可别哭喔。”

松灵嘟嘴低声说道:“真的是龙吗?”

明洁挥挥手笑道:“分明是蛇怪,千万别听人胡说。”

本来不信鬼神之说的父亲,至始至终认为野鸭湖的蛇怪并非什么龙神,更不支持拜龙神的说法,更不支持修建什么龙神庙,修建祖宅神坛法会等等,时常的教导明洁好好上学,学习科学知识等等。因为明洁和松灵还很小,因此也不能多说什么,深深吸口气,匆匆出门去了。

明洁吐舌头,松灵揉揉肚子,小哥俩哈哈笑,差点吞了松灵的黑蛇,因为罪魁祸首的黑鳞老头失败了,所有人对蛇怪的传说越传越神,得罪了龙神会遭天谴,拜龙神消灾解难,虔诚得无与伦比,祭拜活动都办了好多场,父亲提到此事都深恶痛绝,不得不抓紧办老一辈未能完成的大事,无暇多管明洁带着松灵满世界乱跑。

深山中狼群,野鸭湖的蛟蛇,天湖村阴魂过路等等的各种谣言,甚至学校附近的闹鬼事件,经过上次的事件以后,仿佛一切从此销声匿迹,游魂野鬼不见了踪迹,让明洁很是捉急,自黄泉路归来以后,很想研究研究鬼魂和魂魄的区别,因为老道人教授明洁的一些知识很重要,根本区别于民间的各种鬼怪传说,即使是阴魂过路的天湖村,连个鬼影子也找不到,让明洁白忙活好几个晚上。

飞行的本领是明洁经历所有事件以后最大的收获,自从领悟体会了飞行,经常半夜飞出村庄,在东山峡谷的旷野野地修炼飞行本事,可惜一直得不到提升。开始时候还觉得兴奋,后来总不能飞得更高更远,明洁不免有些灰心泄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如睡懒觉。

无奈松灵醉心于飞行,自从体会到了自己也能飞行,缠着明洁教授飞行的各种心得感受,可惜笨笨的松灵,无论多么刻苦还不及懒惰的明洁进步大,心急的时候不免失控摔个鼻青脸肿,即使松灵恢复迅速,也在脸上留下擦痕,父母问起,明洁只能用松灵梦游摔床底搪塞。

而让最父母忧心的还是松灵三天五天的高烧,如此下去即便是成年人也受不了,不小心还有可能烧坏脑袋,如同痴痴傻傻丢了魂儿的人,一生可能就此废了。父亲都请了老同学乡村医生看了好多次,依然不见一点好转;每次烧得厉害的时候,母亲都烧香求神拜佛,祷告山神土地,烧纸钱给牛鬼蛇神不要缠着可怜的松灵,希望松灵能好起来恢复健康,免受病痛的折磨快乐的成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