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深山埋忠骨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550字
  • 2019-12-06 19:06:23

仰望黑暗云雾遮蔽的大黑山山峰,明洁学着老道人双手合十行礼,转身跟上茫茫白雾,紧随老道人之后,顺山谷黄泉绝路行走,清新自然的风吹来,撩起明洁好看黑发,宛如春风般的感觉,消融黑山山谷的幽暗阴冷。

忽然之间,转过山角的时候,蜿蜒山道上,三只白色的小狐狸奔跑而来,明洁看见几只小狐狸,心情大好。神仙老道人等在前方,白色风雾吹拂老道人胡须白发,仙气飘飘,道骨仙风般的感觉,让明洁拜服,神仙应当如此,而不是端坐在寺庙里的泥胎塑像。

“灵狐。”老道人慈祥的看着奔跑而来的小狐狸说道。

明洁抬起好看眉毛说道:“狐狸,为什么要说是灵狐呢?”

老道人言道:“灵狐者,通灵,辨鬼神,识天地阴阳路途,上得天,可入地,导引迷路者回到人间圣地,非圣地不出灵狐。”

明洁吸吸鼻翼问道:“老公公,您是说小狐狸,还能上天。”

老道人点头说道:“自然,上天须得千年灵狐,入得黄泉路,该是灵狐。”

明洁的双眉跳动,微微一笑说道:“如果真是灵狐也得一千年才能上天,不过小畜生能来黄泉路找我,也算有良心,等回家我杀鸡宽待它们。”

跳到明洁面前的白色小狐狸,眼中含满泪水,明洁俯身抚摸小狐狸头,神仙老人也连连点头说道:“灵觉开窍,还真是不错的灵狐种,好呀,寻踪烈士忠骨,还得灵狐领路,才是上上之策。”

明洁不解问道:“老公公,什么是烈士忠骨?”

老道人浮尘一挥指着茫茫飘行白雾说道:“沙场征战,生者为英雄,望着为烈士,埋葬烈士忠骨之处,必有忠魂正气,送烈士忠骨安葬,引忠魂正气,能让烈士之魂重生转世,超脱永生。”

明洁大叫一声说道:“老公公,投胎转世不是去地府吗?我们的路是不是走错了。”

老道人冷冷说道:“忠骨烈魂不归地府管,乃神灵神责。否则世上供奉神灵有何用。”

“哇,原来如此,您是带烈士上天。”

老道人似笑非笑点头,明洁能胡搅蛮缠,不过理解得也不错,虽不是上天,大体也等同于上天成仙的待遇了。明洁年纪还小,解释太多,小家伙也不一定能完全理解。

“老公公,下雨啦!”

老道人指着道旁山坡笑道:“当春乃发生,春风吹又生,黄泉路上,终于又见彼岸花。”

“彼岸花,什么是彼岸花?”

老道人笑道:“你看,石桥附近的碧草之间,绽放的鲜花即是彼岸之花。”

明洁舌头舔动唇角,死气沉沉的山谷,自从刮起暖风,下起蒙蒙雨,野草疯狂生长,渐渐绿了山坡岩石夹缝,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蜿蜒的山道上一座小石桥,怒放云霞般的鲜花,神秘香气扑鼻而来,风如海波拨动一层一层的花海,锦簇花团,铺满山坡野谷。

歪着脑袋明洁想不通,忍耐不住心中的兴奋说道:“好美的花海,雾气都被染红了,让我去摘些回家吧,如此好看的花,看了都让人开心,比莲花还好看嘿。是什么原因,让死气沉沉的黄泉路开花?”

老道人捉住明洁的小胳膊问道:“小子你身上的伤好了吗?刚才还喊疼,活蹦乱跳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明洁拍拍肩膀说道:“我都忘了,好像我的伤疤全好了,也不疼了。”

“哈哈哈,你小子贪玩儿,忘了你弟弟受伤啦?”

明洁挥舞手臂说道:“是呀,因为我弟弟受伤,这么漂亮的花,采回去送给我弟弟舒缓心情,心情好了说不定也能像我一样不治而愈。”

老道人拉着明洁边走边说道:“灵魂之花,彼岸花,顾名思义亡者灵魂到达彼岸,得以超脱,彼岸花才能盛开,数百年黄泉路难得一见彼岸花开,何况彼岸花的水露蕴含灵气,能补足受到伤害的魂魄,昨夜村庄遭到恶人攻击,伤了不少人的灵魂,采一些露水,作为药引也是能治病救人的啦!”

明洁挠挠脸颊笑了,揉揉鼻尖儿笑道:“老公公,似乎您老的净瓶可以盛放很多很多的露水,不如借我,满山彼岸花的露水我都吸回去,沐浴洗澡,超度洗刷我的灵魂吧。”

老道人忍不住侧目,小子原来顶上了自己的玉净瓶,故作生气说道:“小小年纪贪心,长大了还得了,孰不知水满则溢,过则不达,露水仅是引子,多了反而伤人神魂。”

发现老神仙生气,吓得明洁不敢多言,迈开步子呲溜奔过石桥,跃入花丛中,采摘鲜花,收集水露,小崽子认真的样子,让神仙老道忍俊不禁,可爱顽皮的孩子,惊飞点点萤火虫飞行暗夜。

三只白色小狐狸引着明洁在花丛中乱转,专找鲜花水露最鲜艳的地方行,不知不觉进入一片神秘山谷,小狐狸叽叽叽叫唤,茫茫大雾,遮蔽山涧,朝着荒凉峡谷飘去,不受神仙老道人的指引,浩浩荡荡似冲锋陷阵,震天吼声,雄浑悲壮。

依稀盛开的彼岸花鲜艳通红,露水胜似鲜血颗颗晶莹剔透,朵朵鲜花点缀荒草之间极美,此处的花朵更比别处鲜艳美丽,暗夜空中飞行的点点萤火虫,更让山谷静谧美丽,冥界幽暗气息一扫而空,锦簇花团,明洁看到了不朽的骸骨,蜿蜒伸向远方的铁轨锈迹斑斑,残檐断壁间树藤掩盖的壕沟,依稀可见炮坑弹洞,匍匐在地的皑皑白骨绽放彼岸之花,居然来到了传说中的古战场,延伸而来的废旧铁路被阻,开凿过的山壁上,穿山而过的岩洞石桥,白骨森森,尸骸遍地,几株老树盘根生长枝繁叶茂。

“老公公,老公公,您来看,我们找到古代的战场啦!”

神仙老道飘然而来,道袍翩翩,双目闪动慧光,蕴绕身后的白色光圈又出现了,圣洁白光。

仰望高处山坡壮烈的古战场,神仙老道人双手合十默念经文,跪地拜了九拜,旁边的明洁不知何故神仙似的老道人这般庄重,也学着老道人双手合十,学着家中母亲上香作揖拜了拜,苍茫迷雾之间,明洁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孔面色微笑,可爱至极,比之前在鬼村黄泉路上所见更加清晰,好似邻家大哥哥亲切,魂灵圣洁洁白,一丝鬼魅气息也没有,如沐晨曦。

“老公公,你说人死后都会变成鬼吗?为什么我看这些大哥哥都不像鬼呢?”

神仙老道人起身,慈祥的脸上面带微笑言道:“此似鬼非鬼,乃鬼灵矣。”

明洁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懂?”

神仙老道人言道:“灵魂,万物生灵根基,万物之灵的人类生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重于泰山者为国战死,轻于鸿毛者草草一生而亡,二者最大区别,重于泰山者魂魄不朽,与世长存化为魂之灵,守护江山社稷,后世可转世重生;轻于鸿毛者随风而逝,死后魂魄回归自然,尘归尘土归土。若鸿毛都不及者,魂魄堕落,死后则为鬼,鬼者阴煞之物,必受自然风雷电雨摧残之苦厄,罪孽消弭方可解脱。”

明洁点点头蹦蹦说道:“老公公,您老的意思我明白了,原来这些大哥哥们的魂灵,可以重新转世,投胎重新做人吗?”

神仙老道人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然矣。”

明洁撇嘴说道:“我有点不信,真的可以转世重生?”

神仙老道人微微笑道:“小子,似乎你应该会有很奇怪的梦境,或者前世一样的记忆吧。此便是你前世重生之后的点点记忆吧?”

明洁眉毛一挑,狡辩说道:“我没有。”

“真的吗?”

明洁龇牙叹气说道:“好吧,我承认,真是什么事儿也忙不过老神仙。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前世今生,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神仙老道人言道:“关系可大了,人世间,应立志做有用之人,而不应该浑浑噩噩,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修身养性既是度前世,修下世,活出今生之意义,方可生生不息,不枉天地创造孕育灵魂的造化。”

无话可驳,明洁哼哼说道:“算了算了,我这么小,老公公您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依你所言,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好好的活一世,若是你说的不对,等我长大了,找老公公您吵架。”

神仙老道人抚须长笑道:“如此,小子你需要多学知识,否则吵架恐怕胜不了贫道。”

明洁咬咬牙说道:“我不信,我天资聪颖,没有学不来的东西,等我也像你一样白胡须,肯定能吵赢你。”

老道人飘飘然运转云雾,连连点头对明洁说道:“好呀好呀,贫道等你,必不食言。”

明洁忽然脑袋灵光一闪问道:“老公公,您老到底活了多少年了,我还这么小,等我长大了,我怕找不到您呀!”

“真聪明一时糊涂一时,小子你不是呼我为老神仙么?”

“哈哈,对呀,神仙可以活好多年,希望老公公您寿与天齐。”

老道人开心的笑道:“寿与天齐不可能啦!那些都是世人异想天开编造的胡话。小小年纪是从何处学来的呢?”

抿嘴一笑,明洁摘了万花丛中最艳的彼岸花,滴落红色水露于小荷叶上,呼唤小狐狸们回来说道:“够啦够啦,我们得赶回去救人啦!等天亮了,我和弟弟不在家,恐怕会挨揍嘞。”

老道人笑道:“天已经亮了,此刻应该是正午,阴阳交界最小的时刻,回家的路是最近,否则过了此刻,阴间的界限扩大,一刻钟一天的路程。”

听说此刻是正午,明洁慌了,朝着茫茫白雾间挥手道别:“再见啦,再见啦!也许是永别。”

老道人说道:“我答应过他们重生之前,看你小子一面,小子野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国家纪念碑前,别忘了。”

“啊——。”

跑远的明洁停住脚步,回眸一笑问道:“你说的就是英雄的纪念碑吗?”

老道人笑道:“国之英雄,永垂不朽,唯有国之灵脉的纪念碑,才是英雄最崇高的归宿……。”

永垂不朽,崇高的敬意,明洁忍不住朝着满山荒野的忠烈骨魂敬礼,小家伙因为看过爷爷老照片和父亲的调教,随参军退役的李老倌儿学过敬礼,很是有模有样,敬礼完毕小家伙一扭头,呼唤两只小狐狸朝着山坡一路狂奔,登上山,朝着迷雾之间圣洁洁白的老神仙挥手道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