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引动天雷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291字
  • 2019-11-05 19:50:33

雷电涌来,明洁不闪不避,伸出手指,放射蓝色极光,引动雷电落入灵珠,终于成功的引来雷电,明洁松一口气,都准备好被雷电劈一下,试一试梦中掌控雷电的感觉,既然成功了,明洁发动全力,魔爪抓住小灵珠,右手放射五道辉煌蓝色灵光引来雷电,等到魔孩驾云来到山峰下,被明洁空中的姿态震慑,放纵魔云,好像一只黑沉沉的大螃蟹,黑暗魔气扎入地脉山石河谷。

“汝何人矣?”

学会运动灵光掌控雷电之后,明洁得意洋洋,俯瞰大地,朝着魔孩高声说道:“我乃你大爷,放开我弟。”

恐怖小魔朝明洁怒吼,恶狠狠说道:“鬼才怕雷电呢?”

明洁挑眉说道:“好像你即是鬼耶,等我劈死你。”

小魔鬼举起松灵,邪恶的笑道:“如若你不在乎,尽管放雷下来吧。”

微微咬牙,明洁还真被小魔吓到了。无奈的明洁,唯有对小魔说道:“放下我弟,我放你走。”

“哼,我想走,谁能挡!”

“挡的即是你个大头鬼。”

小魔不惧明洁的雷电,却被明洁一句大头鬼彻底激怒,哇哇大叫,忽然感觉到手中松灵冰凉彻骨,影响魔焰的威力,小松灵探出白嫩小手,印在魔孩的大脑袋上,绚烂蓝色冰花飞溅,魔孩盛怒之下,发动一朵魔焰,辉煌魔光轰击松灵,滚滚两三道完全排斥的辉光闪烁,松灵摔入河里,一连串的冰凝结冰冻松灵。

小魔向松灵下杀手,明洁惊怒之下,双手掌控灵珠,发动漫天的雷电,雷声震动天地,麻得明洁炸毛,头发都飞起来,朝着魔孩俯冲下去,难得两颗拳头对准魔孩,汹涌的恐怖雷电搭上魔孩汹涌魔光,威震小恶魔。

引来雷电,本以为能轰杀小魔,可是明洁又一次被眼前的怪现象震惊,费尽心思才招来的雷电,竟然还不及松灵在魔孩脑袋上留下的手印,之后落下来的雷电,不但朝着魔孩流窜,也同时轰炸明洁,吓得明洁连闪带跳避之不及。最后帮忙明洁的却是一道白光吸走闪电。

“哎呀,调皮的小子,胆儿也太大。”

茫茫圣洁白光辉,明洁凝闪蓝色眼眸,才看清光辉中老公公,和蔼慈祥,环绕看不清楚的慧光,踩着迷幻白色,轻轻挥动袍袖,魔鬼男孩哇哇吼叫,如临大敌。

忽然明洁想起松灵,咋咋呼呼朝着河湾草丛去寻找,拨开满是白霜的草丛,捞出一大坨冰坨子,松灵被冰封封冻,相反抱住了命,否则刚才的烈焰,明洁都不自觉怵,亲眼看过寺庙铜鼎被熔化。

世界被颠覆以后,明洁习惯了,也能接受了,冰冰蓝的松灵又可爱又好看动人。眼角闪动泪珠儿,双手抱着冰坨爬上岸后,隔着闪烁的冰晶,明洁也要脸贴脸儿,等待松灵从冰冻中出来,确认弟弟是否活着。

松灵的小手,明洁伸手触摸后感应到生命气息,看到清澈的眼神流转灵光,感觉眼泪如断线珍珠,滚烫的小手伸出来,明洁紧紧握住,拉松灵出来抱住滚烫的身体,好像火炉中出来的石头,松灵好烫,连弱弱的呼吸都很热,似两缕小火苗。

封冻松灵的冰坨子,明洁看了一眼好惊讶,深呼吸,松灵并不是破冰而出,而是如一缕光穿过透明物,完好无损的冰块,而松灵也是完好无损的出现,唯有身体滚烫,像是被魔孩的赤焰伤了。

放下松灵放在草地上,明洁跳上河岸,朝着白色光辉威慑的魔孩,放出强大的一股蓝色辉光射小恶魔,魔孩伸手触碰蓝光,明洁身体威震,加大身体力量运动光芒,轰击恶魔,也不再闪避,为了松灵复仇,定要小魔付出代价,与此同时强力又一次发动魔孩体内的毒珠。

魔孩哇哇大叫如似哭泣,引来无边无际鬼泣,鬼哭狼嚎是什么东东,明洁什么都不顾,只想弄死伤害松灵的小东西。

忽然白光缠住了明洁的蓝色极灵,感觉到了丝丝缠绕,明洁大怒,转手魔爪攻击白色光辉,不管是神仙还是魔鬼,胆敢阻拦替松灵复仇,都是敌人,魔爪和蓝色光灵一心二用,明洁不受影响,居然能够做到灵动自如,让白色光辉大放光彩,一面威压魔孩,另一面试探魔蓝手爪的威力,狂攻茫茫圣洁白光时候,明洁感觉很无力,好像陷入沙子,可能魔孩也有同样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持久,深陷其中。

感觉这种无力很危险,明洁转手撒赖狂攻圣洁白光,分开五根手指放射五道天洁蓝辉,强力冲击被白光光圈挡住,迸射层层蓝色光波,紧握拳头五道化成一股拳头粗的辉光,明晃晃蓝色光芒喷射白色光圈,终于逼迫芒光之中的老人说话:

“好劲的圣灵功夫。”

明洁被冲击波逼的后退,滑动脚转身站稳,重新运转身体之后,探出魔爪,面对明洁重新发动的攻击,硬生生挨了白光的冲击,双手拍击明洁的魔爪,受到阻力的魔爪,明洁也不收回,借着魔孩的魔力,朝着白色圣光狂扫一爪。

“借力打力的手段,能够运用于运转魔力,真聪明。”

好奇怪,圣洁白光中的老人,投入压制明洁的力量,更多于降服魔孩,话语之间对于明洁多些称赞。

“师父,您老亲自前不为魔莲,不收魔孩,该不会是为了这撒赖如小老虎、小狮子般的小子吧。”

“哈哈哈,徒儿以为如何?”

“师父神通,慧眼识珠,弟子以为非我门道中人,如何才能为我所用,收为弟子传授道法,恐怕……。”

话未说完,黑衣男子不再多言,走向松灵所在的河岸,明洁大惊,运用灵珠断开圣洁白色辉光,伸出手臂勾转,滑开弧线转向河岸拦截黑衣男子。

发现明洁攻击过来,黑衣男子冷笑,避开明洁射过来的蓝辉,对待自己的弟弟,明洁好像护崽子的猫,谁去招惹松灵便攻击谁。

凌厉攻势,加上明洁伤害力无限的光芒,黑衣男子不得不避开说道:“这孩子,我好心帮你,却攻击我,真可恶。”

圣洁白光中的老人言道:“的确是可恶,小崽子似利刃,徒儿须小心,魔鬼都能伤的利刃,神仙亦可。”

“哇,师父,小崽子难不成也能伤到您老人家。”

“呵,徒儿记住了,世上万物,敬畏自然,吾等时刻的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方可掌悟大道,立于不败。”

“弟子谨遵教诲。”

圣洁白光闪动,老人退出光环,而光环则朝着魔孩缓缓照落,慈祥老道人,摆动流云一般的浮尘,白须飘动,道袍翩翩,左手掌控的光圈套住魔孩,神秘的八卦转动。受到光圈的照耀,魔孩放弃鬼泣哭嚎,双手举过头顶,托起一面如太阳般耀眼的东西,闪闪的光芒,让明洁都感觉眼花,老道和黑衣男子异口同声喊道:“太阳神镜,为何此等神物落入恶魔之手?”

无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魔孩因为璀璨光芒的出现失去了踪影,老道捻动咒语,运转光环,光环化成圆圈,金属回荡的声波爆炸,明洁看到通往外界的谷口,山体震荡,魔孩娃娃般的躯体撞在山壁岩石上,岩石滚落,山壁现出一个大坑,魔孩却像皮球弹跳,踏起魔云满身鲜血,逃亡外界。

惊若天人,神一般的大招,明洁开了眼界,和抢夺魔莲的那些人相比,老人简直神了,凭空消失的魔孩,都能被他无声无息的一招击中,重伤而逃。

明洁不动了,这般厉害的老人,神仙一样的手段,跟这样的人物斗分明是自寻死路,缩回魔蓝色小手爪,灭了手指灵辉光芒,温顺像只小猫咪,舔舔舌头,转头去照看受伤的弟弟。

神仙般的老道和黑衣男子面面相觑,如此活宝,让人怜惜,黑衣男子上前轻轻问道:“孩子,不介意的话,我师父可以救你小弟弟。”

听到这样的和善的话,明洁放下防备的心理,闪动蓝冰冰的眸子说道:“真的吗?真的吗?好像你们也不是坏人,刚才都怪我,是我不好,求你们帮忙救我弟弟吧。”

态度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黑衣男子和老道人都笑了,少了圣洁的光芒,老道人更显慈祥和蔼,无形之中涌动一种明洁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汪洋大海,深远的星空,须发皆白,面色红润,长眉毛,顶上一朵莲花花冠,宽袍大袖的道袍,绘有阴阳八卦,朴素简单,却又大气非常。

“哇,师父,穷山僻壤,俩孩子不简单啊!灵珠子转世!”

“徒儿啊!此二子非灵珠子或者灵童那般简单。”

“师父您老什么意思?”

老道人抚须笑盈盈道:“天机不可泄露。”

黑衣男子叹息道:“演算天机这门道法玄学,弟子没这般天慧,一窍不通,不问了,问了也是白问。”

师徒俩边说话,老道人边帮忙看松灵的伤情,本来锁紧的眉,渐渐舒展开来,长眉毛如流烟两缕随风飘动,

明洁忍不住多看两眼老道人,黑衣男子的高傲,面对那些身披袈裟的老和尚,强悍邋遢老道都视若无睹,在老道人面前无比谦虚,除了尊师重道外,更多应该还是敬仰吧。老道人看了松灵的伤情以后,嘱咐黑衣男子几句之后,男子离开的时候不知运用什么法术,寻常的行走,好像如有神助,眨眼之间消失夜色中去了。

虽然好奇,这些人的神通很厉害,而明洁更关心身体滚烫的松灵高烧不退,呼吸急促,松灵原本冰爽清新的气息,如两条热浪,仿佛松灵也能吐火了。如此下去还得了,小小的松灵不被烧焦,也会被高烧热死,听说高烧不退还会烧坏人的脑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