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水怪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203字
  • 2018-12-06 17:04:05

余晖落日洒湖面,风吹过,水中芦苇沙沙响,波光粼粼的湖面日影如火,此起彼伏的野草草影映在湖上。

梦中惊坐而起,举目四望,傍晚落日,沉入西面的乌云,射出几道金辉,沉沉暮霭,远山如黛。一觉睡醒,明洁慌忙跳起踹小伙伴们,睡眼惺忪的孩子们发现天色快黑了,都慌了神,急慌慌找寻自家牛羊准备回家。

一股莫名气息袭来,明洁转眼看向平静的湖水,长长的两条水痕移走,忽然变成旋涡,翻白水面冲出一条长长的黑影,眨眼之间落入水下,掀起水波浪潮,翻涌浑浊泥水。

听到湖水中动静,惊慌的牛马、羊群纷纷退出湖边草地,撒丫子朝着回去的路逃跑,尘土飞扬。

小伙伴们不知发生什么,惊呆的明洁醒过神,什么都不管拉上小海涛,催促伙伴们跟着牛羊跑,临走小海涛还想去拿白天收获的几条小鱼,被明洁踹了一脚,一边哭鼻涕,一边被明洁拖着跑,匆匆逃离野鸭湖。

惊慌的牛羊循着河流,带领哭泣的小孩出了峡谷,豁然开朗平野如玉带,蜿蜒横躺崇山之间,白河镶嵌其中,两岸低垂的水稻随风摇曳,翠绿之间黄澄澄,暗香浮动。

一路狂奔的牛羊,径直入白河绕过的小村庄,哇哇哭泣小孩子,急促牛铃声,惊破村中寂静。

田间地头的农人,村中闲人纷纷赶来,随后小孩和着妇人哭喊打骂声,回到村中的牛羊,少了一头牛和三只羊,放牛的小孩子一问三不知,急了的父母不问缘由,抓了木棍追打放牧少了牛羊的孩子。

骑在老黄牛背上的明洁,眨眨眼睛,放下小海涛,自己也跳下来,拦在追打浩东和云伟的大人面前,告诉全村人,看到野鸭湖中出来一头怪兽,捉走了一头牛,大概少了的羊也被怪兽吞吃了去。

听说野鸭湖出了怪兽,村里人七嘴八舌议论开,都不信明洁所言,也有人相信童言无忌,而且别的孩子也没有别的说法,证明小洁说谎,大概事实是所有孩子都看到水柱,如此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出来无人能信。

“湖里,还真的出现过水怪。”

说话的是一个坐在石碾上的老汉,老人掏掏烟斗换上旱烟,点燃烟草深吸几口,吐着烟圈说道:“野鸭湖水怪,别人都没有见过,还的问小洁的爷爷。”

“哈哈,李老倌儿,编故事也得让人信,小洁的爷爷,都走了三十年了,你这时候说他见过水怪,恐怕说不过去。”

“大侄子,这事儿,你还是回去问你家老爷子,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

听说家中耕地的牛背水怪吞吃,妇人更是绝望,抓着孩子一边打一边哭泣,刚才还以为小孩子说谎,这时确定无疑,更是哭得伤心。

水怪原来出现过,明洁心中虽然好奇,但是想到水中出现的庞然大物,不免害怕,驱赶两条黄牛回家,幸好自己家的两条都都安然无恙。

母亲匆匆赶来,听说此事脸色大变,搂着明洁问长问短,确定明洁无恙后,搂着儿子又问了些问题,一手拉明洁,一手拉小海涛,走到迎着山谷的方向,口中念念有词,为明洁和小涛俩孩子喊魂,农村人有说法,小孩子被惊吓后丢魂儿,如果不及时喊魂,重者昏迷不醒,轻则大病一场。

野鸭湖有水怪这事儿,村里人还真有人知道,难怪大人们都编了很多吓唬小孩的说法,不让小孩子们去野鸭湖游泳,也不要在水深的地方玩儿。

明洁越想越后怕,如果水怪吃人,十个孩子也被它吞入肚子里去了,天色即将黑,明洁不想在外面逗留,抓着老黄牛的尾巴,跟在老黄牛后回家,露出村里小河石拱桥,害怕水塘,明洁一口气跑过,直奔家门。不像丢下了小海涛,吓得小海涛哇哇大哭大喊,蹲在河的另一边不敢过河,明洁被气得跺脚,小海涛就是个累赘,幸好听到哭泣的母亲,路过把小海涛接过河。

回到家中吃过晚饭,老村长来家中找父亲去商量事情。神秘兮兮,明洁偷听了一耳朵,好像跟今天的水怪有关系。既然是水怪的事情,明洁怕了水中黑漆漆的庞然大物,躲在家中难得安分守己的陪着母亲纳鞋底。

“唉,妈妈妈,听说小绍云有阴阳眼,傍晚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呀?”

“别听村里人胡说。”

“嗯,也是哈,说不定眼花了,晚上光线不好,容易看走眼也不一定?”

母亲停下手中的针线活,看着可爱灵动的儿子微笑说道:“儿子你想说什么呀?”

明洁手指挠挠脸颊说道:“我也许也是看眼花了哈。”

母亲伸手抚摸明洁黝黑头发说道:“别多想,妈妈在明灵湖长大,也没见过什么水怪,野鸭湖那么一个浅水滩,能有什么水怪,妈妈倒是见过大鱼,白天你们看见的说不定是一条鱼。”

明洁点头说道:“也对哈,我们这儿,也只有野鸭湖里有大点儿的鱼,别的地方都不超过三斤,跳出来的肯定是一条长胡须的大黑鱼。”

听儿子说鱼长胡须,母亲眉头微皱,拍拍儿子肩膀说道:“告诉你不要胡思乱想,小娃娃知道什么呀!对了,今天我得给神上炷香。”

“为什么要上香,今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

“傻儿子,谁规定初一、十五才能上香啦!”

可爱小明洁吐舌,还对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若是野鸭湖水怪不除,玩儿的地方也没有,也抓不到大鱼吃,野鸭湖里游泳也挺爽,可惜出了水怪,往后还能去哪儿玩儿呢?

心情糟糕透了,昏灯下,明洁无精打采,双手托腮看窗外的星空,璀璨星光闪闪点点,窗外一阵风刮过,片片黄叶飞入家中来,明洁捡起树叶,迷蒙之间,明洁看见家中走来一人,神采奕奕,精神矍铄。

“老爷爷,您是谁呀?”

深邃的老人双眸盯着明洁片刻后,抚须长笑道:“我应该是你爷爷,多年未归,我家乖孙都这么大了。”

明洁偏头一瞪眼说道:“谁是你乖孙!”

“乖孙,我的确是你爷爷呀!”

“您老真是爷爷吗?这些年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来看我们呢?”

“唉,爷爷有事儿,前来看一眼你奶奶的灵位,此去恐怕不回来了。幸好还能看见我的乖孙,心愿足矣。”

老人轻飘飘走到神堂供奉的牌位前,凝视神堂另一个牌位许久,慈祥的脸上满含微笑。小心翼翼的走到神堂前,偏头看神堂前的牌位,一行字,明洁不认识问道:“爷爷,上面写什么字儿?”

“嗯,乖孙不识字?难道不肯上学念书吗?”

明洁小手揉揉脸蛋说道:“上学呀!村里没有学校,爸说了,等我大一点儿,才能去上学。”

老人怒道:“岂有此理,如此荒废后代学业,误国误民。”

老人走了,望着这位身穿长衫的的老爷爷背影,明洁忍不住追上去喊道:“爷爷,等等我,你要去哪儿?”

老人转身慈蔼的看着明洁说道:“我得去北方,那儿有事儿等着爷爷去完成。”

“什么事儿?非得爷爷你去完成?”

“哈哈,小小年纪,好奇心如此之重。但是爷爷是不能告诉你,那儿还有很多战友等着爷爷呢!等你长大了,也就能明白了。”

“可是我不想长大呀!”

老人抚须长笑,大步出门去:“哈哈,傻孩子,人哪儿有不长大之理。”

呆呆站在门口,明洁望着空空黑夜,唯有风,吹来落叶满地。踩踩地上的落叶,眨动可爱睫毛,明洁手舞足蹈跑回家中堂屋神台前,母亲燃香烧纸钱,虔诚磕头。

“妈妈妈,那牌位供奉的是谁呀?”

“你奶奶呀?”

“喔,另一位也就是我爷爷啦?”

“对呀,怎么啦?”

“老妈,我们家有爷爷的照片吗?”

“不许喊我老妈,妈妈老了吗?你爷爷有照片呀!怎么突然问这个呢?”

“我想看爷爷长啥样?”

老旧的照片上,果然是刚才那位老人的模样,很年轻,神采奕奕比父亲还要高大健壮,穿着一身军装。

“小洁,看看你奶奶,多美的一位美人,村里人都说你爸比较像你的奶奶……。”

“小洁,你怎么啦?妈跟你说话呢?”

放回老照片到母亲手中,明洁心中确定刚才看到的确是过世多年的爷爷,也就是爸爸的父亲,听说爷爷离世的时候,连爸爸都还是小孩子,如此说来刚才看到的是爷爷的鬼魂,明洁都傻了。

“妈,累了,我想睡了。”

“睡吧,妈去帮你添被褥,秋天天气该转凉了。”

抓了一个苹果,咬一口,味嚼如蜡,明洁心中郁闷,都传说村里的小伙伴绍云有阴阳眼,可以看到一些过世的老人在村里行走,难道自己也有阴阳眼,居然看见过世三十年的爷爷。

忽然想起一事儿,明洁从床上蹿起来,吓得母亲连忙问:“怎么啦?”

使劲儿摇头明洁回答道:“妈,听村里人说,爷爷曾经见过野鸭湖里有怪兽。”

“听谁胡说八道?”

“李老倌儿。”

母亲轻轻一巴掌拍明洁骂道:“没规矩,应该喊李爷爷,说了多少遍了,让你爸听到了,小心揍你。”

重新躺回床上,忽闪忽闪眼睛,哪儿像困了的孩子。明洁心中很乱,今天经历的事情历历在目,怎么也睡不着,特别野鸭湖中的水怪能够吞吃牛羊,对明洁特别震撼,半夜失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