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修行人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611字
  • 2019-09-27 22:46:21

无息汹涌的水源能量冲击以后,街道石板一尘不染。然而,激战过后的李家老宅外,一片血污死人狼狗尸体,惨不忍睹。村里人躺到一大片,幸好还有生命气息蕴绕,明洁的眼睛灵波能够一眼分辨死人和活人的灵魂气息状态,活人灵魂显露莹莹蓝色,死人的灵气散去后,魂魄或白活黑,甚至绝大多数两者兼而有之,灰色。

深深松一口气,淡淡的灵魂虽然受到黑气的污染,状态依然充沛良好,暂时村里人的性命得以保全。小哥俩找到昏倒的父亲以后,明洁还是慌了,冲到父亲跟前扶起昏迷的父亲,两行热泪滚滚,倾泻而下;松灵年幼不知,哇一声哭了,声音嘶哑伤心。

村庄静寂无声,暴躁的牛羊猪马,鸡飞狗跳出村庄,逃命。不少藏在家中的人也跟着往村庄后山方向逃离,剩下老村长组织的敢死队队伍,乱糟糟赶到老宅,准备帮助绍云奶奶打坏人,忽然爆发的恶老头,幻影迷踪将老奶奶一脚踢飞,落入老宅内院去了,感觉像是短线风筝摇摇飞行,分不清是被踢飞还是自己驾驭风雾飞进去。

看见人来,黑一老头放出迷烟,全部中毒倒地,暂时并无性命之忧。然而不懂事儿的小松灵,哪里知道村里人并没有死,误以为都被那凶残的老鬼害死。

相比大一点,明洁不是太慌,抱着父亲感觉到父亲的手在动,伸手一摸,触摸到一把手枪,原来藏在家中爷爷留下来的枪可以用,一直以来明洁以为仅是摆设而已,并没有发现家中还有子弹。刚才的美男子说黑麟老鬼中了枪受伤,竟是父亲手枪子弹所伤,明洁抓过枪,将手中的八卦神图交给松灵。

“小灵,你守着,我去去就回。”

“哥~爸都快死了,你还要去哪儿?”

泪眼汪汪的松灵可怜兮兮,让明洁心疼,父亲又中毒有生命危险,现在家中的男子,唯有自己站出来,附耳松灵说道:“爸像是中了老鬼的毒,我曾见过老鬼下毒,藏有解药,必须抢回解药,否则老鬼逃了,老爸可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松灵抓住明洁的手说道:“我要跟你去啦!”

明洁咬牙说道:“老爸需要你守护,否则狼来了,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了,我怕发生意外,只有小灵你守着我才能放心,明白吗?”

小小的松灵咬咬嘴唇,点点头,明洁抚摸松灵头发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老妈怎么了,是否安全。”

说完明洁捡起父亲的枪,打开一看,压在弹夹中的子弹刻有细小的文字,不知这些文字有什么用,既然有枪,明洁胆大了几分,黑麟老鬼很厉害,如果不用枪,明洁感觉自己身体中的光芒伤不了老鬼,似乎自己的手段针对鬼魅威力百倍,对付人的话,明洁暂时没有领悟到窍门,仿佛自己的力量受到内心的限制,明洁的心里明白人命不可以轻易的伤害,这种心理竟然影响到了奇妙的光辉灵素威力。

一跃越过一座房屋,明洁三五次跳跃,回到月牙河塘,三位身披袈裟老和尚,邋遢的一个疯道人,还有那位沉稳走路如飞的黑衣男人,不知运用什么手段试图控制黑莲花。

翩翩飘逸古装美男子冷笑道:“一群愚昧无知的伪君子,此乃上古开天孕育灵根,代表创世纪的一方力量,烛阴代表的黑暗之力,虽不及盘古开天的光明之力,亦可媲美娲皇五彩神石之力,岂是尔等蝼蚁能够控制。孰不知盛唐时期的李淳风便有预言,魔莲花开,天地重开的预言。”

“胡言乱语,预言何尝有此一卦。”

“孤陋寡闻,此预言,该问武当掌教真人,亦或者这位武当旷世奇才的太阳之子。”

三位老和尚转目看那位黑衣男子,而男子当场否认道:“此等天机岂是我等俗家弟子能知晓,何况,我师父曾有言,演算天机这等算天谋地的玄学,非掌门和嫡传神算方可知晓。三位大师乃空门得道高僧,岂能受邪道随意挑拨离间。赢飞龙,念你乃龙脉之后,识相速速离去,休再动魔莲主意,一旦坠入魔道,后悔莫及。”

翩翩飘逸美男笑道:“哈哈哈哈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魔是道,是正是邪,谁为魔,谁为道,实力说话。天地灵根的黑莲,乃上古龙族血脉,非我龙族血脉能掌控。”

说话之间两条神奇的小神龙盘绕男子手臂,炫目璀璨,如鱼在水中游动,环绕服饰华美的美男,无形能量波层层荡漾,光风撩拨男子长发,精致绝色的脸颊绝色无限,转手放出两条小神龙,游向荷丛的黑莲,流洒金光,穿梭荷风摇曳河塘。

魅力无限黑衣男子见情势不妙,跨一步挡住小神龙,朝着三位大和尚言道:“有劳三位大师运用佛指舍利控制魔莲,我去挡一挡龙威,魔莲一旦撞上龙灵之气,后患无穷啊!”

炫目的诡异光珠截住小神龙,黑衣男子拦住飘逸的绝色美男,双方周围空间光色变异,运转无限法力,掌力交错,小神龙回转,伴随美男子和黑衣男人激战,随着两人越斗越勇,化身幻影,黑衣男子掌控的灿烂光辉,如同一轮炫目日轮丹砂,彻底压制两条威力强大小神龙,双方遇上敌手,快慢之间不知使用多少手段,明洁看不清楚,便开始寻找那位邪恶的邪恶老头,发现老家伙不知干什么,在河旁咬开手指用血鬼画符,念咒,挥舞手中的钢叉跳大神。

然而不等明洁跳出来,黑暗里沙哑的声音,绍云的奶奶拄着拐杖,头发凌乱颤颤巍巍赶来,用手中的拐杖指着黑衣老头厉声喝道:“黑麟,当日我男人放走你,酿成今日大祸,残害生灵,我比替代我男人为民除害,将你打杀。”

黑衣老头一边跳大神一边凝视绍云奶奶冷笑道:“今非昔比,我已不是当初的吴下吕蒙,想要斩杀我,即便你男人今天在此,我亦能胜之。魔莲乃我志在必得之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哈哈哈哈哈…….。”

绍云奶奶站在风中,风吹来花白头发凌乱飞舞,叹口气说道:“也罢,既然你执迷不悟,休怪我开杀戒了。”

老奶奶举起手中拐杖,朝着北方礼拜,明洁更加不懂,像绍云奶奶这般拜拜,究竟能干什么,当务之急便是杀了黑衣老头,强大解药去解救父亲和村中的伯伯叔叔,如果耽误了,不知道是否来得及救人。小小年纪的明洁也知道,救人如救火,如果耽误时间,不知会不会有人丧命,死了人,恐怕不能起死回生。

举起手中的枪,明洁不知道子弹能不能射穿邪恶老头的脑袋,扣动扳机震耳欲聋枪响,明洁竟然不知运用了手上的光芒发动子弹,闪闪一股蓝色,璀璨子弹拖着蓝光射中邪恶老鬼念咒产生的结界,虽然子弹打中老头的时候势弱,仅仅擦破老头的额头,无限恐怖声音传来,明洁看到老头黝黑眼孔,如黑夜黑暗,吞噬光源,邪恶的黑衣老头精神萎靡,狂吐鲜血,染红荷花荷叶。

激战中的两位男人大骇,纷纷朝着河塘黑莲飞去,身法迷幻迅速,眨眼便赶到魔蓝黑暗处,空间震荡,黑莲喷洒层层黑暗气息,逼迫两位强横的男人后退,乃至三位老和尚和那位邋遢道人纷纷退避,河塘变得黑暗沉沉,碧叶更绿,白花更白,红花更艳,魔风一阵,暗夜黑莲盛开,一瓣一瓣黑黝黝花瓣分开,露出魔蓝花蕊,似星辰璀璨,黑暗光子十二颗,光芒直射天界,无限星光闪烁,恢弘恐怖能量辉射,魔蓝极光化成硕大的魔莲在夜空盛开,变换风云,黑暗云峰矗立南北极天。

仰望星空无限流矢飞星,云层波澜壮阔,黑莲缓缓炫动光华,北方天空召唤一条威武黑暗天龙,而南方的恐怖黑云浮现一位黑暗大神,遥望天空黑莲,缓缓而动,星辰之间撕开一道黑暗深渊。

惊得目瞪口呆的所有人,纷纷施展法力,既然不能压制魔莲,便展开抢夺魔莲的大战,三位大和尚放出一颗金光灿烂的舍利子,凌驾于魔莲之上,强行驾驭魔莲的魔力;飘逸美男放出两条璀璨小神龙,朝着魔莲伸出龙爪,五爪光芒触动魔莲花蕊,连心的十二颗光子闪闪跃动;邋遢道人脚踏罡步,念诵经文,展开一面旗幡,朝着魔莲摇动,吸纳魔莲黑暗光源;远远避开的花轿鬼魅群起而来,受到魔光的照耀,原本婀娜多姿的女鬼凶恶恐怖,花轿中的新娘老妪居然是一个长有森森獠牙的骷髅,怀抱一颗黑曜石,狂吸黑暗光力。

唯有两人一动不动,黑衣男子和绍云奶奶,对于魔莲的魔力两人非常忌惮。

邪恶的黑衣老头狂笑着走向魔莲,黑衣男子和绍云奶奶同时出手阻拦,无奈老头忽然变得很强,出手放射暗黑能量,震退黑衣男子,绍云奶奶连连咳嗽,忽然老头一跃,落入黑莲的十二道光芒中间,魔莲花蕊缠住老鬼身体,黑色液体注入肌肤,老鬼瞬间变得黑如墨汁,熠熠生光,转身朝着所有人狂笑。

明洁挠挠后脑,老鬼和魔莲融合,不知道是魔莲控制老鬼还是老鬼吸收魔莲,总之明洁看来老鬼此刻如寺庙壁画上的菩萨佛爷,乘坐莲台光芒万丈,狂涌的黑色液体,魔化老鬼黑暗沉沉,得意忘形的老头双手合十,闭目念咒,试图掌控魔莲。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黑衣老头忽然惊恐的睁开双眼,黑暗沉沉的双目,忽然被黑光撕裂,七窍流血,鲜血转黑之后长出小荷尖尖嫩叶,撑开小小的圆叶,长出三朵黑黝黝的黑色小莲花,老鬼的血肉萎缩,骨骼咔咔作响,滚滚黑气转动,血肉腐蚀化成黑水,莲叶藤蔓满布尸骸枯骨,风一吹尸骸化成飞灰,魂魄灰飞烟灭,连一缕魂气也不曾漏下,皆被黑光吸走。

老和尚们齐声念诵道:“阿弥陀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璀璨舍利子终于镇住魔莲的一道黑光,邋遢道人也奇迹般的截住一道黑光,两道冲天黑光停止转动,莲心滚出两颗黑暗珠子,飞向三位和尚和邋遢道人。

“贤侄,该出手了,为今之计,唯有分走黑莲的十二连心,才能分化黑莲魔力。”

眨眨眼睛,明洁心中嘀咕,小小的一朵莲花,竟然拥有这般魔力,难怪最近出现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乃至招来了狼群和蛟蛇,魔鬼男孩、鬼婴鬼魅纷至沓来,打破村庄宁静,惹来祸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