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水脉神力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712字
  • 2019-09-03 20:11:39

魔鬼男孩和黑衣老头对决拼斗魔力黑烟,卷起煞风,迫使厮杀的野狼和枪手们纷纷倒退,村人们因为都不是攻击的对象,除了少数受伤,反而全身而退,各自狼狈逃入家中或者村外躲避,总之远离老宅附近,即暂时安全,保住性命。

飘上屋顶,明洁等父亲和乡邻们逃离后,身体不舒服,隐去灵光光辉,趴在屋顶瓦檐上,微微喘息,刚才的一触,震荡明洁心血沸腾,牵动身体中的灵素,大腿一侧的皮肤黝黑之处和左手手掌撕裂般疼。

魔鬼男孩很恐怖,明洁仅触碰一下,手便中毒,何况刚才被小鬼踢了一脚,更疼得深入骨髓,恨得咬牙切齿。幸好最恨的魔男孩和老鬼相斗,互相残杀,定要在旁边看清楚谁死,希望能够两败俱伤。黑煞魔气环绕魔男孩,黑衣老头的属下,大约十多人举起枪围住魔男孩,准备击毙小魔鬼。

掌控魔气的魔鬼男孩很凶悍,不知什么原因,撞上老鬼如仇人见面一味强攻欲置黑衣老头于死地,黑烟滚滚,环绕魔男孩身体的三股诡异光芒,老头似乎非常忌惮,从身上摸出野鸭湖大战蛟蛇的钢叉,施展精湛武功,脚踏迷幻步伐,朝着周围的人吩咐道:“布阵,换上破法咒子弹,绞杀小魔鬼。”

黑衣老鬼和魔鬼男孩激战中,老宅传出念咒回音,深沉悠远的沙沙声回应,黯淡碧光,影射老宅内的树影,旋转微光,忽然飘出人影,不等别人反应,人影搂住昏迷的绍云,迅速回归老宅内,发现看守的孩子从眼皮底下消失,两名守卫转移枪口朝着老宅内扫射,打开两枚手雷朝着诡异的大铁门内扔进去,未听到爆炸,屋内鸦雀无声。

一连串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让藏在屋顶的明洁大开眼界,世上无奇不有,并非仅仅自己和松灵拥有超级能力,绍云奶奶还能让炸弹哑火,实乃奇迹,野鸭湖蛟蛇都受不了的炸弹,老奶奶能让炸弹失灵,老宅里面藏了什么神奇的宝贝,能让黑衣老头和魔鬼男孩互相争斗残杀,也要抢到里面的东西。

相传世上能让人如此疯狂的东西唯有金银珠宝,明洁也听多了老人们的各种传说,习惯性的认为李氏老宅中肯定藏了大宝贝,如果能够挖出来的话,说不定能让村里人过上富裕的生活,吃上山珍海味,荣华富贵,住上传说中的金屋银屋。

明洁的想法很单纯,年纪小小的明洁见识太少,魔鬼小男孩并非无缘无故来到此处,而黑衣老头也不是简单的猎人,编造谎言,名为探寻矿藏,实为寻找隐藏黑暗秘密的上古遗物。屋顶高处眺望,明洁想要看清老宅内的秘密,可惜什么也看不到,皎洁月光落下,笼罩老宅淡淡一层月光光华,源自村庄周围的八卦阵法加持老宅神秘之光源。

“呵,闯入者,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神秘的金光神兽重新出现,老宅石阶,屋檐上铭刻的神兽浮现,顺着村庄古道月牙汹涌而来的神秘力量,属于水的力量,茫茫山野震动,天星璀璨,突如其来的能量,瞬间冲开了街角的野狼,击倒护卫的数名猎手,强大的回旋冲击波神力。在场唯有黑衣老头和两名属下,魔鬼男孩寥寥数人扛住神秘水源之力轰击。

月色照耀,流转村庄的神秘之力美轮美奂,明洁瞪大眼睛,小手指挠挠脸颊,神秘水源之力被魔鬼男孩用黑暗拦截,而黑衣老头手中的钢叉,放射闪闪碧蓝色破开水源能量。绍云奶奶缓步走出老宅,口中念念有词,平日明洁也听过老奶奶念的这一章咒语,仅仅念经,还能如此神奇,引来了大的神力。

老奶奶挥舞平时走路的竹拐杖,呼呼生风,竹杖所指,便有汹涌的能量冲击小魔鬼和黑衣老头,神秘能量破除小魔鬼黑暗魔力,浩浩荡荡强势压制老头的钢叉神光,刚才小魔鬼和老头相斗,此刻转而面对绍云奶奶。面对压力,忽然小魔鬼跺脚,腾空朝着绍云奶奶冲去,臃肿小手臂,凝练三朵诡异神光,发出诡异声波,袭击老奶奶。

在云龙寺的时候,明洁和松灵联手领教过小魔鬼的厉害,年迈的老奶奶恐承受不了。忽然眼见老奶奶转动拐杖,苍老的手指张开,出现一张黄符纸,轻飘飘贴在小鬼头顶,咒语猛喝一声,凭空涌动旋风,耀眼闪电流转包裹小魔鬼,老奶奶拐杖横转,轰隆一声击中小魔鬼撞向旁边土墙,墙壁轰然倒塌,惊得破洞里面的猪厉声嚎叫,蹿出窟窿逃跑。

老奶奶一招击退小魔鬼,梳得一丝不苟的白发散开,随风飘扬,转身对黑衣老头说道:“阁下身为一方豪雄,竟跑到穷山僻壤,屠杀生灵,盗掘坟墓,干伤天害理的勾当,今日老婆子我欲替天除害。”

“哈哈,老妖妇,凭你的巫术,也想杀我。看我神通破尔之妖术。”

黑衣掐动指决,指尖闪动黑光,凭空一拍,双掌托起,护卫身旁的两个壮汉精神一震,撕开身上的衣服,肌肉膨胀,身体长高,如两座小山,手臂犹如牛脖子,抓着两根粗壮的狼牙铁棒,狠狠朝着绍云奶奶砸下。

凶猛高大的壮汉狼牙棒,威力猛增,破开封锁,朝着老奶年脑袋咋去,而绍云奶奶双目闪闪,不闪不避取出一个铃铛,摇动铃铛,声音响彻空间,老奶奶身后的两道门,浮现两位威风凛凛门神,两位虚影门神举起大刀,硬生生扛住狼牙棒,老奶奶手指点上朱砂,凭空写出两个红色的字符,拨动手指念经,字符印入两个壮汉额头后,暴涨的身体开始萎缩恢复原来的模样,昏倒在地。

黑衣老头看一眼绍云奶奶说道:“老妖婆,想不到你也精通玄门道法,而非局限南疆巫术。”

“哼,阁下修习亦非正道,乃邪魔之术矣。”

老奶奶举起竹杖,青碧色光芒闪烁;黑衣老头催动钢叉,飘逸鬼魅游走。双方之间展开激烈大战,土石飞扬,瓦砾纷飞,黑衣老头和绍云奶奶缠斗,迷失踪影,各种咒诀蕴绕,诡异光芒噼啪炸响,看不出谁更强。可是明洁知道,如果绍云奶奶没有来自法阵的神秘之力,恐怕不是黑衣老鬼的敌手。

小魔鬼不见了,明洁忽然心中一震,从屋顶上跳下,转动小拳头,化开神秘光源,蓝闪闪朝着月牙塘奔跑,脚上踏着光灵速度如飞,赶到河畔,小魔鬼凌驾松灵顶上,黑压压魔气封锁河面,魔力深入河水,河床震荡,松灵站立的石龟,缓缓转动。

小松灵傻乎乎,小魔鬼来了还不逃跑,还在小心翼翼的控制阵法,殊不知,恐怖的小魔鬼催动阵法,让维持村庄的阵法更上一层,不知什么原因小魔鬼无故增强法阵,意欲何为?

松灵危险了,一句话不说,明洁举起双手,双眸闪闪,左手爪魔蓝色,右手指天洁蓝色,神秘光辉闪射,旋风灵动,双手搅动,灵光直上。

“放开我弟。”

“呵呵呵,好小子,汝究竟何方神圣,带我寻到魔莲,吞吃尔等后,必成大圣。”

“说什么鬼话?小爷弄你。”

脚踏灵波,双手分开推起波浪,浪间喷射凌厉,小魔鬼不敢大意,吃过明洁的苦头,分神拦截,两股神光碰撞,光球滚入塘内,借着光源,明洁踏步飘上,探出魔爪,小魔鬼咧嘴大叫,抬腿猛踢滚滚黑暗,明洁往旁边闪躲,瞅一眼竟无机会救出松灵,转入另一方找寻机会。

“小灵,你在里面还好吗?”

“小哥哥,我还好,只是闷得慌。小魔鬼怎能出现村子里,怎么办呀!它骑到我头上了。”

“小灵你等等,胆敢爬上你头顶我便把它打下来,小东西你不知道我厉害。”

双手搅动,魔云上的小魔鬼大叫,跌落云烟,滚入河水。松灵从滚滚浓烟中出来,看着明洁眨眼睛问道:“小哥哥,你做了什么呀?”

一手揽住松灵从旋转的石龟跳下,护住弟弟,明洁闪烁双眸看河底说道:“我在小魔体内种下一颗灵丹妙药,惹急了,我便发动毒药弄它,让他也尝尝疼如骨髓的酸爽。小灵你没有伤到吧?”

摇摇头,松灵抿嘴笑道:“还好啦!弄我满身灰灰。”

深深松口气,微微龇牙,松灵安全以后,明洁探头往水里看,握紧拳头转脸对松灵说道:“幸好,幸好,否则我弄个大的让它尝。”

松灵仰头看明洁,揉眼睛说道:“小哥哥你哪来的那东西哟。”

明洁指着天空言道:“天上掉下来,我在河边儿捡的喽。”

松灵瞪眼哼哼,撇嘴言道:“你乱说。”

小哥俩手拉手,朝着河里张望,倾泻下来的月光,消弭污浊,明洁小手指揉揉鼻梁,如星辰银河璀璨,黑色闪亮眸子,睫毛流动神秘蓝韵,久久不见小魔鬼出来,希望能把满身滚滚火气烟雾的小鬼淹死,依照明洁的判断魔男孩觉不可能就此死去,小心翼翼,害怕魔鬼男孩如蛟蛇蹿出水面捉拿自己或者松灵,魔男孩早想着吃自己和松灵,否则也不会从云龙寺,一路追踪至此。

小魔鬼的恐怖,刚才吞吃鬼婴,不久之前杀人吃人,让明洁不寒而栗,出了这么个鬼玩意儿,实乃大祸临头,别说小鬼要吃自己和松灵,乡亲父老一村人的性命,如果没有绍云奶奶守护,不是被大坏蛋黑衣老头杀了,便是被小鬼生吃活剥,唉,可怜的老百姓。

“小哥哥,你叨咕什么呢?”

“没有呀!”

松灵舔舔嘴唇说道:“明明刚才你有在说。”

点点火把照亮村庄,远处河对岸,刚才逃离凶险的男人们得到李老倌儿的召唤,组织了一百余人,妇女手持火把,男人们拿了自家斧头、砍刀等等利器,从各个路口包围村庄,准备将来村中行凶杀人的坏人们抓住,村人被逼上绝路,时代生存的地方,即使别人有枪,也不能让他们为非作歹,屠村这种事情丧尽天良,何况逃离的时候还有孩子在他们的手里,连小孩子都杀,谁家都有年幼孩童,若不拼死,父老子孙不知明日下场如何。

“咦~老爸和大伯们该不会要去拼命!”

“拼命干啥嘞?”

跺跺脚,明洁说道:“还能干啥,唯有赶走坏蛋,才能保护我们周全,不然的话,我们也会被抓去,像杀出一样被屠宰。”

刚才松灵并没有看见黑衣老头准备屠杀全村人逼迫绍云奶奶就范,看着眨动冰晶闪烁的小眼睛,此刻村庄运行的法阵,仅仅能够抵挡来自荒山野岭的鬼魅,需要有人控制才能针对敌人进行攻击,村中恐怕只有绍云奶奶懂得运用这种神秘之力,松灵和自己也只能维持运行,顺着阵法引动源源不断的力量,村庄一阴一阳,河对岸属于阳土,隔河相望属于阴水,居住着寥寥几户人家,却是村中一方绝佳风水宝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