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半月村庄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706字
  • 2019-09-02 19:41:12

北面山谷中,传来野狼嚎叫的声音,明洁急得慌手慌脚,欲离开看看后村究竟发生的情况,可是又不得不维持法阵,否则隐藏村外的鬼魅,轻而易举入村侵害牲畜,伤害人命。

重新撑起八卦阵,月光之下流走光芒,神奇的法阵,明洁还是第一次看到神奇的阵法,小松灵很可爱,擦去额头上如冰霜的汗水,重新接手明洁控制的法阵。

月光皎洁,天边儿忽然飘来几朵云霭,淡淡圣洁白光飘落,踮着脚尖儿往上看,圣洁无暇,看不清空中出现什么东西,空无一物,圣洁光环。见怪不怪,明洁习惯最近发生的各种奇遇,既然无害便不再多事儿,守在松灵身边儿,注意力转回河里捞上来的盒子,河里跃出来的金色神兽,说不定跟盒子有关系。

双手使劲儿掰盒子,可惜无论明洁使用多大力,盒子纹丝不动根本打不开,弄得明洁微微喘息,一生气,使劲儿往石龟后背上砸,铜盒和石龟发出震耳欲聋回音。

“打不开。”

明洁放弃,扔在石龟背上,双手叉腰,微微龇牙露出洁白齿尖儿,闹乱头发,闪动一双璀璨黝黑眸子,微微蓝光渲染睫毛。

“哼,气死人了。”

“嗯,小哥哥,别生气,后村出大事儿了,爸也在那儿,你快点去看看吧,我留在这儿守护大圈圈。”

“什么事儿?”

“好多人都被抓了,大坏蛋可能要杀人了。”

“杀人。”

听说有人要杀村里人,父亲也在场,明洁火爆脾气上来了,一跃飞跳过河,朝着后村奔跑,蓝光流转,跑到石板铺成的古道。村中街上出现不久之前猎杀野狼的武装黑衣人,用猎枪胁迫村人蹲在李氏祖屋老宅门外,哭声一片,几声枪响之后,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往老树后藏起来,明洁定睛一看,不久之前猎杀野狼,围杀水怪的白发老头,居然又来了,罪恶滔天,所有的事情都是这老鬼惹出来的祸端,明洁恨得牙根痒痒。

双目闪烁,明洁锁定老鬼,转动手指魔蓝手爪,敲敲朝着人群靠近。

古屋老宅门口,老头令下,数名怀抱枪械的壮汉踢开门,往老宅里强冲进去,屋里传来惨叫,壮汉出来的时候又哭又喊翻倒在地,脸上趴着花花绿绿大蜘蛛,闪烁夜光。

第一次看见如此恐怖的大蜘蛛,明洁惊呆了,老奶奶炼药之处,老宅阴气森然,看来是有原因,说不定还藏了别的什么毒物,让人不寒而栗。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小村落,千年失传的阵法重现,妙极,妙极,果然不负我数十年苦苦追寻,上古天地之根烛阴魔莲,告诉我古墓的位置,否则这一村老小的性命,都得死~。”

“哈哈哈,什么烛阴,什么魔莲,世外小小村庄,从未听说世上有此等物。”

绍云奶奶的声音,和往日不同,老奶奶音色高亢,一股强劲的风从屋里卷出,冷飕飕,迷踪幻影,风雾散后,销声匿迹。

明洁挠头叹息,果然老宅有鬼,难怪无人敢居住,老奶奶能够和鬼打交道,请鬼送神,也在情理之中,然而老宅有鬼出乎明洁意料之外,鬼原来藏在眼皮子底下,村里相邻不让自家孩子和绍云玩儿,并非空穴来风。如今明洁知道了,也不怕,鬼对于此刻的明洁来说,也不算什么稀奇。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响彻黑暗的一声枪响,应声倒下,震惊众人,看倒下的壮汉眉心中枪,后脑崩裂,如此变故,毫无见识的村人哭倒一片,骚乱之后,老头看了倒下之人的伤情,冷冷说道:“村中藏龙卧虎,还有此等枪法之人,必定来自军中特训,我之猜测八九不离十,我儿有救了。”

半圆弧街心,熟悉的喊声传来,明洁回眸一看,高大的壮汉,像抓小鸡一样,提着绍云的后背,扔到村人之前,老头嘿嘿一笑,提高嗓门说道:“老妖妇,我拿到了你的孙子,不知是传说中的古墓重要,还是你的孙子重要呢?”

“黑麟,如果是你,运用此等卑鄙手段,恐怕有损你的威名吧。”

“哈哈哈,原来你认识我,应该知道我之手段,如若真不说出烛阴魔莲埋藏的地方,否则我手中的孩子,瞬间要他成为亡命鬼。”

又一声枪响,白发老头愤怒,转手之间捉住空中白光,手掌伸开,一颗子弹,手一指,三名身穿黑衣的壮汉,朝着枪声的方向奔去,速度如同魅影。

李氏宗祠的老宅门开,刮起一阵风,神秘诡异的影子游走,房前屋后夜虫鸣叫,犬吠鸡鸣,各种牛羊马鸣,闹得整个村庄沸腾。

黑衣老头大惊,放眼黑夜,怒声吼道:“狼性不改的畜生必然要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老妖妇,既然如此,休怪我无情血洗村落,唤醒黑莲出世。”

悍勇的二三十名壮汉,驱赶村人聚成群,拔出佩刀寒光闪闪,哭喊声夹杂打骂声,远远看见父亲也在人群中,明洁慌了,刚才偷偷看见李老倌儿,此刻不知去了何处,面对如狼似虎的壮汉,小小年纪明洁无可奈何,虽然身怀异能,亦不知如何去化解这场危局,可恶的老头竟然准备屠村,想要冲上去与之拼个鱼死网破,也只是白白牺牲枉送性命。

还有什么办法才能救得全村人性命,明洁双眼含泪,想到荒山中野狼,拔腿便往狼群嚎叫的方向跑去,准备引狼群入村,说不定可以利用狼群转移老鬼的注意力,让他放弃屠杀村人,救父亲出来,光芒蓝色飞出村庄,田野上的幽幽狼眼睛,明洁一跃飞到狼群之前,闪烁蓝色眼睛扫视狼群。

勾动小手指,明洁说道:“不是想要复仇么,跟我来吧。”

狼群蠢蠢欲动,碧油油狼眼,忍不住心中有点怕怕,咬咬手指,跺跺脚,明洁有点儿生气,愤愤说道:“小爷可不是欺负你们的人,不想报仇便罢了,真丢脸儿,丢狼的脸儿,仇人即在眼前,你们蹲在这儿,等人家找到什么鬼玩意儿,等着剥你们的狼皮喝你们血……。”

口齿伶俐,说话没完没了,好像狼群能够听懂明洁的话,低声怒吼,吓得明洁往后退,却不罢休,退到河滩上,如果狼群真的敢攻击自己,随时准备跳进水里,小明洁不是呆瓜,很能随机应变。终于狼群发动,朝着村庄涌去。

深深松一口气,抹去额头上汗水,转脸看一眼村庄另一面,父亲在村里被人胁迫,不知道母亲在家的情况,跳回河岸,顾不了那么多,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救出父亲和村人,李老倌儿开枪打死了一个坏人,深藏不露的老头子,原来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手,都说村里强大最好的是李雄,李老倌儿能在黑夜里打死坏人,老头的枪法绝对不在猎人李雄之下。

记得爷爷留下来的遗物之中,也有一支枪,明洁曾经偷偷取出来玩儿,不见子弹,也没法儿用,否则也就能拿出来打坏蛋,总不能让坏人为所欲为,任人宰割。

远处蹦蹦跳跳跑来白色小狐狸,空中传来熟悉的老鹰长鸣,自从村庄发动阵法以后,震动四野山谷,白光飘影,日前明洁在山中看见的白马,眨眼之间便到,细看之下白马又不像马,飘逸毛发洁白,膘肥体键熠熠生光,顶上精致的螺旋尖角,放射璀璨光芒。

白马停在明洁身边,单膝跪下,等待明洁骑,旁边小狐狸叽叽叽叫,忽然传出人言道:“小主人,我们是来带你离开村庄,等那些凶人走了之后,然后再回来吧。”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呢?”

“凶人太凶了,野鸭湖的时候,我们亲眼见过老头捧着一颗骷髅,连河里的蛟蛇都斗不过,只能离开暂避。”

洁白牙齿轻咬,明洁一脚踢飞一只狐狸,握紧左手手爪迅速转身,朝着村庄里跑,吹动口哨,呼唤空中老鹰掩护,如果老鹰能够从空中杀下来,明洁才能运用身法,见机行事,解救被困的父亲和村人。

混乱的村庄,一百多野狼,朝着持枪的人冲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狼群的最终目标,还是那位黑衣老头,本来对准村人的枪支转向狼群射击,数只野狼倒下,头狼率领的野狼冲到坏人之中,专挑持枪的人下手,场面陷入混乱的时刻,空中老鹰俯冲,挟持村里人的壮汉防不胜防,被老鹰利爪抓伤半边脸,捂着脸大叫,枪口偏转射中村人,大叫大喊的村里人作鸟兽散纷纷逃命,父亲和村里的三个男人按倒一个持枪的壮汉,年轻的男子夺过枪却不知如何使用,惊慌之下扳动扳机,枪喷吐火舌乱射,明洁的父亲慌忙移转枪口,朝着白发老头所站立的方向狂射。

子弹乱飞,可以夜视的明洁想不到野狼的闯入,救了村里的人免遭屠杀,运转灵光芒,放射无限蓝色,希望璀璨耀眼的光芒到达至极的时候,别人看不到自己,明洁不知道,心随意动,此刻运动的灵光,神奇的隐去明洁的踪迹,朝着父亲和狂射子弹的邻家大哥方向跑,子弹簌簌从旁边飞过,明洁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避开子弹,璀璨光芒横空出世,无人知恢弘蓝色星辰来自何方,总之蓝辉引来了狼群,狼群发动攻击,逼迫黑衣老头转向狼群,站在老头身旁的两人齐动,竟不用手中的枪,朝着头狼冲去,匕首寒光,护卫头狼的两只野狼,瞬间被割开喉咙,刺破心脏。

明洁的出现让黑衣老头惊诧分神,不能窥破如此强大的蓝光芒,举起手中的手枪,朝着蓝色光辉射击,金色灿烂子弹穿破空间,明洁万想不到老头朝自己开枪,子弹弹道,明洁眼睛看得很清晰,条件反射伸手拍,子弹应声而落,迅速反应过来之后,有人终于向狂射子弹的邻家大哥开枪,明洁再次出手拍落空中极速飞行子弹。

这回轮到明洁吃惊,忍不住得意大笑一声,声音传出,黑衣老头断定出现的蓝色星辉,有可能是超自然的鬼怪之物,华中取出一物念咒,朝着明洁抛过来,感觉空间黑暗,滚动数十道黑烟,厉鬼呼啸,明洁看见了烟雾中的骷髅恶鬼,煞气汹汹握着钢叉,惊恐的刺向明洁的蓝色辉光。

眼波如光辉闪闪,明洁看清了所有恶鬼模样和恶鬼刺过来的所有钢叉,十八头恶鬼三十三把钢叉,一瞬间,明洁想到马蜂窝和豪猪刺猬的样子。

千钧一发之际,不知如何抵挡漫天凶煞钢叉的时刻,黑色光芒喷射而来,诡异魔波激荡,明洁转手反推如触碰到磐石,借助强大反射波倒退,退出混乱,张开眼睛,看自己黑黢黢的双手完好无损,却感觉麻木,如同大腿上的黑印,魔男孩的突然出现,挡了纷至而来的钢叉,明洁免遭一劫,却又触碰了魔男孩鬼煞魔气,中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