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野狼
  • 千灵之心
  • 冰色男孩
  • 3304字
  • 2018-12-06 17:03:16

天空中雄鹰长鸣,从空中俯冲而下,扑向草丛中蹿起的一只野狼,野狼发现雄鹰转头反击,一只雄鹰飞过,山石包又两只雄鹰冲出伸出锋利利爪,野狼呼嚎,引出好几只野狼,张开獠牙向空中雄鹰示威,试图吓退雄鹰的攻击。

雄鹰长鸣,犬吠声从另一方传来,手牵猎狗的人,看到山坡上的狼群忍不住骂道:“老李,闯祸了,不是说才一条狼吗?”

“我也不知道啊!”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准备猎枪。”

瞬间的慌乱,在一位中年男人的组织下稳住阵脚,小心翼翼的向树林边的狼群压过去,七八个人,一人一杆猎枪,剑拔弩张的气氛很紧张,凶猛的猎狗像是专门训练的猎犬,狂吠的几只拉都拉不住。狼群也不走,人狼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山坡上一头毛色火红,膘肥体键的老黄牛狂奔而来。

牛背之上,一个身穿破洞小白衣的小男孩,嫩藕似的小胳膊抱着老黄牛隆起的肩包肉,双腿稳稳夹住老黄牛牛背,看年纪大约六七岁的孩子,骑老黄牛如骑马,狂奔中的牛可不是闹着玩儿,掉下来不死也得重伤。闪烁灵动双眸,小舌舔过唇角,小手拍牛背,老黄牛转身上了山石包,背靠石山。

“呵,牛当马骑的孩子,陈家的那个小崽子,不要命了。”

围猎依然在继续,小男孩高声喊道:“李叔,我爸说了狼群打不得,你们还是吓走狼群得了,千万不要惹怒狼王。”

“哈哈,这小子,小小年纪胆儿也太肥了,遇上这种场面不逃命,还教起我们做事儿了?不管他,我们今天既然下了血本就得收获点猎物,否则太亏了。”

枪声响过后,狼群并未逃走,接连的枪声过后,狼群中发出低低吼声,头狼跃出,如小牛犊般的野狼,冲上来的两条猎犬被按倒撕开喉咙,躺在草丛中一命呜呼,狼群紧随其后,扑向猎犬展开狼与狗之间的血腥厮杀。

狼群凶猛,却挡不住子弹的威力,野狼一头接着一头倒下,头狼终于认清形势,一声悲鸣,狼群后退了。

“哈哈哈,真痛快,痛快。”

狼群退走,一半野狼死于枪下,猎人们轻点过后,以为它们会带走这些猎物,出乎意料,这些野狼被他们屠宰以后,剥了狼皮,拔走狼牙,少部分喂了活着的猎狗,剩余全部丢却荒山野岭之上。

眨眨眼睛,小男孩骑在牛背上,心中莫名难受,屠杀不为生计而是为了一时痛快,打猎的猎枪好厉害,被打死的野狼都是被爆头,一枪一个大血窟窿,这样的屠杀的确很痛快。野狼被赶走了,往后放牧可以不用担心野狼了,数月之前,这些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野狼,害得村里人都不敢来此放牧。

“小洁啊,怎么还不走呢,山中有狼,不是你这种小娃娃来的地方,回去吧。”

“李叔,它们是什么人呀?”

“小娃娃,不该问的不要问,谁让你来的呢?胆大包天,回家去我跟你父亲说,小心打断你的小腿儿。还有你又骑飞牛,摔下来可咋办,你爸知道还得扒你的皮。”

“李叔,你小心,我赶着牛羊回家啦!”

“你一个人能行吗?”

“可以啊!忘了我们家养的鹰啦!”

“呵呵,亏你们家能养这么一堆猎鹰,也是神了,你爸从什么地方给你逮了这么一窝小鹰,养大了,居然什么都能干,还能保护你嘞!”

小洁摆摆手说道:“李叔,我走了,那些不像什么好人,拿别人家的牛羊做诱饵,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又随意杀生,小心招来报应。”

“嘿,小子不要乱说话,那些人狠着呢!让他们听到了,不把你扔山崖才怪呢。”

小洁耸肩,哼一声,转身骑上老黄牛,小山包上老松树上雄鹰凌空飞起,抖动双翼,呼啸飞行,驱赶各处散落的牛羊,重新聚拢回到小山包的山坡上,小男孩清点一番后,发现一头羊也没有少。

“咦,为什么这么多狼,没有伤害一只羊呢?怪事儿。”

“不可能吧。刚才还说咬死我们一只羊,双倍赔偿我们。”

“李叔,不好了。如果狼群不吃羊,现在又被他们打死了那么多狼。李奶奶说了,狼不吃,是要吃人了。”

“嗨,小子不要胡说八道,李奶奶那老神婆是乱说,村里出了妇道人家迷信,老爷们谁信,亏你还是你爸的儿子。”

小洁呵呵一笑说道:“爸是不信,可我妈信,但我爸也不反对我妈信哈,走啦!天晚了,我和小伙伴们必须回家啦,否则家里人担心,说是晚上狼群最活跃,让我们太阳落山之前,必须回村。”

骑着老黄牛的小男孩灵动可爱,大约六七岁的小身材瘦瘦高高,身上穿的破旧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皮肤白皙洁净似剥了壳的鸡蛋嫩滑,唇红齿白高鼻梁,双眸忽闪忽闪黑灿灿,轮廓精美的耳朵透着阳光泛着淡淡红晕,黝黑的发丝上扬略显凌乱,发梢之下黑黝黝眉毛似水墨勾勒描画。

“嗨,小孩儿,雕儿是你养的吗?卖给我们吧。”

回眸一看,猎杀野狼的一个年轻人,手持一把滴血的钢刀,年轻人伸舌头舔去狼血,钢刀刀锋闪烁寒光。小洁很喜欢年轻人手中的钢刀,如果能有一把钢刀在手,也就不怕什么野狼。

“哼,才不卖,猎鹰是用来帮我看管牛羊,你们的钱,根本办不了什么事情!”

“哟呵,小娃娃,没见识,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在你们这儿是办不了什么事情,如果是在我们那儿,有钱什么都能干,钱财能干的事情可多了。”

高昂着头,小洁拳头揉揉鼻梁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你真能用钱让鬼推磨,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卖一两只猎鹰给你。”

小男孩提出的条件,难住了年轻人,后面休息的一群人哈哈大笑,刚才也见识过这么一个小不点儿骑牛的本领,出言劝道:“算了吧,穷乡僻壤的地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愣头小子多了,守着一亩三分地,吃饱穿暖自给自足,才不知道钱的妙用嘞。”

“哼,老黄,我们走。”

小洁拍牛背说一声,老黄牛摇耳朵,迈开大步,一摇一晃驮着小男孩,赶牛羊绕过突兀岩石山包,走入松树林,一路向下穿过老树林,古木森森,猎鹰飞行于上起落之间走出松林,蜿蜒一条河流,莺啼声惊飞野鸭躲入芦苇丛中,清澈的一片湖水湾,上游的河塘里,一群皮肤黝黑的小娃娃在河里摸鱼。

走出树林的牛羊直奔湖湾,老黄牛一到水边低头畅饮,小男孩跳下黄牛背站在河畔岩石上,居高临下看水塘摸鱼的小伙伴们大笑,蹲下说道:“一群笨蛋。”

一群孩子苦着脸,哀求小男孩说道:“小洁,求你帮帮忙,下河捉两条鱼吧。”

“嘿,我家今天吃素不杀生,也不吃鱼。”

“我用蘑菇换你下河抓两条鱼吧。”

瞅瞅编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儿,草编的篮子盛满蘑菇,小洁一扭头说道:“才不,今天没心情,蘑菇我自己也能捡,你还是拿回家吃吧,千万要炒熟,小心别中毒了。”

“小洁哥哥,求你了。我想吃鱼,帮我们抓两条鱼吧?而且我妈妈病了,也想吃鱼。”

“小涛呀,吃鱼自己抓,别指望别人,每次都偷明洁的鱼,小偷长大了还是小偷。”

扎鞭子的小姑娘说道:“红珠,别这样说小涛,他才多大。小涛我的蘑菇给你一些吧。”

“呜~我不要蘑菇,我就要鱼。”

望着可怜兮兮的小海涛,衣不蔽体的破烂衣服,露出两条粉嫩小胳膊,瘦弱的小身板像个小猴儿。可怜的小涛,母亲卧病在床,家中一贫如洗,每天只能吃粗糠饭玉米面,吃不下粗粮的小涛,为了吃饭经常遭到父亲暴打。平日无人看管的小娃娃,明洁母亲心慈,经常让小涛在家吃饭,小涛也就跟着明洁上山放牛采野果,下河摸鱼捉虾,多的时候还能分到一些鱼带回家去吃,能吃下饭小涛也少了被他父亲打。

“唉,可惜了,可惜了!”

一群孩子问明洁:“什么可惜了?”

咬着嘴唇,洁白齿尖儿,鲜红嘴唇,可爱的明洁说道:“山上打猎的那些人,今天在山上打了好多野狼,宰杀了,剥了狼皮和拔了狼牙,狼肉都抛弃荒山,如果我知道你们这么想吃肉,弄一点狼肉回来尝尝味道。”

听明洁说了,河塘摸鱼的三个小男孩跳上岸,抓着明洁的手问道:“真的吗?小洁你告诉我们在哪儿,大人们都说狼肉比狗肉还好吃,我们去弄一些回家煮了吃,我们都没有吃过狼肉。”

明洁吐可爱小舌头说道:“算了吧,山上有狼,现在你们去了不怕被狼叼走,反而变成狼口中的食物,我听说狼更喜欢叼走小孩儿。”

提着蘑菇的小女孩儿说道:“可是我听说狼会养小孩,不吃小孩儿把小孩儿养大。”

一群孩子齐声问道:“谁说的呢?”

旁边另一个头发乱哄哄的小女孩言道:“哼哼,我听说的是狼喜欢吃捡蘑菇的小姑娘。”

小男孩们哈哈大笑,提着蘑菇的小女孩被吓得脸色煞白,含着泪默默的放下手中的蘑菇。

明洁一摆手哼哼说道:“胡说八道,尽听李老倌儿编故事吓唬你们,我才不信。”

“对呀对呀,还说野鸭湖里有冤死的水鬼,吓唬我们不要去湖里游泳,小洁你不是天天在野鸭湖游泳,有水鬼拉你的脚吗?大人们总是哄我们爱哭的孩子被狼叼走,可山上的狼也没听说叼过哪家孩子呀?”

七嘴八舌一群孩子,在水湖畔嬉笑玩闹,晚风习习,夕阳偏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