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挥刀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585字
  • 2005-09-10 21:56:00

光柱一起消失,双方在黑暗之中对峙。

拿着手电筒寻人找东西还可以,交手的时候却会起到反面效果,灯光乱晃反而会产生不少干扰。

所以,刚才还拿在手中的手电筒,现在都已经被扔到了一边。

弃之如敝履。

双方都不是普通人,黑暗之中交手对身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像丁宝和陈老头这种人,提功运气之下,周围景物看在眼里的效果,更是跟大白天也差不了多少

“陈老头……”对面人头晃动,一眼看去,大概有二十几个人,丁宝眼睛看着那边,语气淡定地跟陈老头聊天。

“哦?”

“你那把老骨头没生锈吧?”

嘿嘿干笑两声,陈老头捻着胡子,老眼微微眯起,内中神光乍隐乍现:“老了,老了,筋弛骨松,当然没法跟你小子比……”

鼻中轻轻哼一下,丁宝撇嘴:“老滑头……”

黑暗中人影闪动,对面的队伍无声无息地向左右两翼延伸,像一把张开的铁钳,要将二人包夹在中间。

正对二人的人影左右一分,轻飘飘闪出一个老者。

须发斑白,目如鹰隼。

老者的面容一映入眼中,丁宝顿时神色大变。

面色铁青,双目喷火,钢牙暗咬,铁拳紧握。

“咦?!”

陈老头猛地睁大双眼,双目之中神光暴涨,惊疑出声:“四海游神,古飞扬?”

被人一口道破身份,古老头却也脸色一变,凝神看向陈老头。

顿时身子似乎令人难以察觉地暗中一震,不自觉地轻轻向后撤出半步,鹰目之中寒光暴闪,死死盯着陈老头,语声有点干涩:

“陈观雨?!”

右手背在身后,向后面的手下打个手势。

立刻有人隐到后面的黑暗之中,拿起对讲机急声低语。

“古飞扬?”口中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丁宝自从古老头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起,就死死盯着他不放。

耳边听到陈老头叫出对方的名号,便将这个名字死死记在心里。

盯着古飞扬,丁宝对陈老头说话:

“他是我的!”

几乎一字一吐,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虎目之中神光似电,周身上下杀气腾腾。

“哦?”看到他的脸色,陈老头微感愕然。

“他就是杀唐中阳的人……”丁宝满脸怒气,双目渐赤:“也就是他,把我打入河中……”

原来如此!

陈老头恍然大悟。

此后丁宝的种种遭遇,便是因这古飞扬而起。

也可以说,杨七的死,跟古飞扬有莫大的关系。

心中暗叹,陈老头理解丁宝的坚持。

右手轻轻拍拍丁宝的肩膀,陈老头的语声几乎细不可闻:“他的‘九幽掌’有些门道……小心些……不要恋战!”

丁宝鼻中轻哼一声,算是回应。

陈老头摇摇头。

今天这种局面,不能久战,否则就会将自己陷在这里。

但愿丁宝不要杀红了眼失去理智。

……

二人在那边嘀嘀咕咕,对面的古飞扬却也心中念头百转,口中有点干涩的感觉。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陈观雨。

天星门一直人丁单薄,但门人个个都是极不好惹的角色。

近几十年来,很少听说有天星门的子弟在外走动。

唯一现身“江湖”、能被己方捕捉到行踪的,也只有眼前这个陈观雨老怪物。

比自己出道还要早十几年,自己出道之时,他在“隐江湖”中已经颇有威名,甚至有人暗中将他列入“隐江湖”十大难缠人物之列。

名声是一种奇怪的东西,能让人听了之后感到威势凌人、手心冒汗、心神紧张,无形中抵抗力下降。

圣手摘星陈观雨。

纵然岁月悠悠,陈观雨威名仍盛。

单打独斗,自己能不能拿下他,古老头心里没有底。

如果莫风在此,这两个宿敌或许能够斗个旗鼓相当。

更何况,眼下他身边还有一个丁宝。

一个让洞玄指辛二娘和断金掌韩山来以及九名好手一去不回的丁宝。

一个今天下午大杀四方,一刀斩下莫风两根手指,还能飘然远遁的丁宝。

自己赶回山庄时所见到的惨状,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此番率领大队人马连夜搜山,笼罩在手下人马中的紧张气氛,无形中也影响了自己。

面对这个杀星,谁都不再有一丝小觑之心。

……

毕竟是老江湖,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刹那间便冷静下来。

干咳一声,古老头竟然客气地跟丁陈二人打招呼:

“想不到这么快就遇到了陈老哥,真是难得啊,小弟对老哥可是想念得很呐。另外,还真要感谢陈老哥对我们这里的两个小家伙那么照顾啊。”

陈老头嘿嘿一笑:“小古真是客气,看你现在前呼后拥这么威风,还真是老有所为啊。不像我这干老头子似的,整天混吃混喝,就等着阎王爷点名了。”

无声地笑一笑,古老头对陈老头话中的嘲讽恍若未闻,反而转向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丁宝:“听人说,丁小哥儿下午所用的身法神奥非常,颇像一位江湖前辈的独门绝学……”

顿一顿,古老头眼光闪烁不定:“却不知那是不是宫墨羽宫老前辈的‘幻影流光’身法?”

冷冷地瞪着他,默不作声,丁宝缓缓抽刀。

对眼前这个家伙,没有什么好说的,五步溅血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左掌掌心轻轻拂拭刀身,感受着刀身上的一丝凉意,满腔热血虽在沸腾,丁宝的脑中却刹那间一片清明。

耳边传来陈老头的细细话音:“小子,他在跟咱们拖延时间,没看到他后面的那小子在抱着对讲机猛啃吗?他们正在召集人手。不要恋战,把他们往别的方向引!”

丁宝却轻轻摇头,语气坚决:“其他人交给你……”

“解决姓古的,我再走!”

陈老头眼睛瞪得像铜铃:“那么多人?!!”

丁宝淡淡回他一句:“正好让你松松筋骨……”

话音袅袅,双脚微微一分,腰杆笔直,右手突然将西瓜刀高举过顶。

场中气氛一紧,古老头脸上一寒,把手一伸,立刻有人将一柄奇形拐杖双手奉上,递到他的手中。

长约两尺,粗若鸭蛋,通体乌黑,拐身弯弯曲曲,表面凹凸不平,拂动间风雷殷殷,竟像是用精钢铸就。

丁宝脸上一片神光湛然,虎目之中寒光怒射,钢刀斜指苍穹,衣衫无风自动。

杀气直冲霄汉。

夜鸟乱飞,群虫绝唱。

微微昂首,丁宝斜睨强仇。

左手伸出,作势轻勾:

“你……”

“生死簿上,大名已勾!!”

左手轻轻扶在右臂肘弯,右脚轻轻抬起,丁宝缓缓迈出一步。

钢刀慢慢落下,一分一厘,去路清晰可辨。

刀势沉重,如劈泰山。

古老头脸色凝重,陈老头苦笑一声。

人影闪动,衣袂带风,杀声如雷。

敌人四面八方扑上。

一脚落下,身形一闪。

丁宝凭空出现在古老头身前。

西瓜刀刚刚落到与眉平齐,刀身突然幻化出一团扭曲的虚影。

一刀劈下,势如闪电。

却没带起一丝风声……

“铛”的一声金铁交击之声,震得人耳鼓隐隐作痛。

泣鬼惊神的一刀,竟被古老头手中的铁拐挡下!

老脸上闪过一丝血色,古老头向后暴退两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

身子微微一震,丁宝怒吼一声,挥刀怒斩。

黑暗中猛然炸出无数道激光掣电,向斜刺里扑上来的几条人影狂卷……

……

丁宝一脚踏出,陈老头双肩微晃。

一把钢刀闪着寒光从面前凌厉劈落。

刀气触肤,冰寒彻骨。

持刀者全力以赴势在必得,却是一刀劈空,一时之间收身不住,竟然从陈老头身前直直跌落……

陈老头右手轻轻一拂,指尖擦过持刀者后颈。

“啪”一声脆响,持刀者的脑袋软软垂下。

“砰”地一声,人刀落地,再也不动。

右脚往后一撤,左手一甩,数道寒光电射而出。

柳叶迎风狂飙,撕破浓浓夜色。

耳边响起几声闷哼,几个人影跌落在地,手脚不断抽搐。

举手投足,刹那夺魂。

身体一晃,陈老头竟从原地凭空消失。

人群中一团混乱。

陈老头的身影在各处乍隐乍现,直如鬼魅。

刀风掌影,狂飙骤卷。

怒喝惨呼,声声惊心。

陈老头身影每次闪现,周围都有人发出濒死惨呼,甚至有人哼都不及哼一声,便颓然倒地。

避实击虚,专拣软柿子捏。

陈老头深得游击战的精髓。

一阵微风吹起,陈老头止步现身。

转眼之间,周围只剩下五个仍能站立的人。

尸横遍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