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破围(3)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526字
  • 2005-09-05 20:56:00

山庄中可以调用的人手,大多已经往四合院的方向集中。

当然,也保留了必要的力量,维持对外的警戒,以应对其他方面可能发生的突然事件。

虽然山庄里面现代化的警戒监视设备一应俱全,但还是需要保留一定的人力作为机动,好对万一发生的变故做出及时反应。

靠近山庄院墙的一处小树林边,挨着一个小池塘,池塘边有石几石凳,还有一座乱石堆成的小假山。

假山后面,几块乱石围出一个不大的空间,两个人正好能蹲伏在这里守望。

透过乱石之间的孔隙,能够看到周围的大致情况。

这个地方位置颇佳,向左能够控制小树林,向右能够扼住池塘边的小路,隐蔽性更是不错,的确适合蹲点设伏。

但是眼下守候在这里的两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

耳朵里都塞着对讲机的耳机,里面传来的声音乱糟糟一片,两个人听得面面相觑。

虽然离现场挺远,但是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那边眼下正是人仰马翻一团混乱。

两个人都是神色不安。

左边留着小胡子的汉子终于忍不住,不顾忌暴露自己的危险,轻轻叹口气,扭头对身边的同伴悄声说道:“一个人就闹得庄里鸡飞狗跳,真不知道那丁宝到底是何来路?与唐杨两家有关的外姓之中,什么时出现过这种人物?”

但是同伴却在凝神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动静,一时没有对他的话作出反应,突然脸色一变,失声叫道:“海大少也受重伤了?”

小胡子也顿时色变。

一声裂石穿云的震天长啸,从山庄内远远传来。

大惊之下,二人一起站起身来,满脸惊疑不定地向着啸声传来的方向探头张望。

浑然不觉头顶的假山之上已经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人。

耳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叫,终于有人在监控室的屏幕上发现了这边的异状,慌乱地向这边发出警讯:“31号、32号,你们那边有人闯进来了!”

但是为时已晚,两粒小石子从上面丢下,奇准无比地击在二人头顶的百会穴上,力道掌握的刚刚好。

守望二人组白眼一翻,软软瘫倒在地,并头昏了过去。

忽然吹过一阵微风,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头儿飘然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眯着眼睛,老头儿嘿嘿一笑。

附近突然响起一阵唿哨声,几条人影凭空出现,看来也正是隐伏人员,一个个怒喝着向这边飞扑过来。

摇头叹气,老头儿朝着啸声传来的方向深深望一眼,伸出脚尖轻轻挑动两下,两个看上去身高体重都超过他许多的大汉,像两根稻草一般被他轻盈地挑飞。

身形一晃,老头已将二人一边一个夹在腋下,右脚微提,轻轻点在身边的怪石之上,整个人顿时如同一朵浮云悠然而起,夹着两条大汉轻飘飘飞上假山之顶。

不待双脚落地,只拿脚尖在山顶怪石上轻轻一点,身体斜射而出,转瞬间飞上数丈之外的院墙。

下一刻,带着两个人,老头儿翩然隐没在墙头之下。

追兵扑上院墙之时,却已经不见了老头儿的踪影。

……

旧痕未干,新迹又染,丁宝浑身浴血,一路狂飚,不敢有丝毫耽搁。

路上遇到上来阻截的敌人,却比在四合院那边要少了许多。

对方大部分的人手方才都往四合院那边集中,这边难免防守空虚。再加上他一路上左冲右突,钻林跃舍,方向变幻莫测,终于扯出一个空档,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杀出一条血路,猛然折向冲往山路。

为了在敌人合围之前杀出去,招招以命相搏,丁宝也终于付出了血肉代价。

一路上颇遇到几个扎手的角色,身上平添几处伤痕,不过幸好都只是皮肉伤,还没有伤到筋骨,对身手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但是丁宝心中暗懔:此行实在有些大意,还是过低估计了对方的实力。

身后和左右两翼,已经有大批人马愤怒地追杀过来,一个个纵跃如飞,一纵三丈的好手似乎不在少数。虽然经过刚才自己一阵好杀,但是看上去竟好像没有损害多少实力。

况且,还有一个身手跟陈观雨陈老头不相上下的莫老怪,一旦被他缓出手来追上,自己实在不敢保证今天就能全身而退。

幸亏莫老怪出现得晚,若是在一开始坠下屋顶时,等在里面出手的是他,现在可能自己根本出不了四合院,早被人家重重围堵在里面。

相对而言,从正面来堵截的人已经很少。

冲到山下,丁宝毫不犹豫,并没有像后面追杀的人想像的那样一头钻进树林,反而发力朝着上山的漫长石阶上扑去。

小山其实并不高,海拔大概只有200多米,山势也不陡峭,阳面全在山庄的范围之内,而翻过山顶之后,向下不远便是山庄围起的院墙,山庄的主人并没有将整座山划进经营范围的打算。

后面群山连绵,放眼望去,俱是低矮灌木和稀疏的人造林,这也是B市周围大多数山区的通景。

但是位于山庄之内的前山,景色截然不同。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林木已经郁郁葱葱。

青松翠柏,野枣山花,放眼望去苍翠满目;石阶蜿蜒,二三凉亭,零星点缀山间。

林深树密,固然是隐身逃命的绝佳屏障,但也可能步步杀机遍地陷阱,既然山庄已成龙潭,这小山铁定也变虎穴。

所以,丁宝宁愿选择毫无遮掩的登山正途,沿着石阶直上山顶。

“陈老头,别让我失望……”

赤脚点上第一级石阶的一刹那,这个念头在丁宝脑中一闪而过,眼睛已经瞥见上面路旁的林中,有绿色的身影在隐隐闪动。

小山没有铺设马路,上山的路,就只有这条用青条石铺就的漫长石阶。

曲折蜿蜒,总共八百七十三级。

耳边已经传来追兵的衣襟破风之声,脚下不作丝毫迟滞,丁宝拔身直上,脚尖点下,便纵跃十余级台阶。

沾满鲜血的西瓜刀,仍然紧紧握在手上,只是已然缺口处处。

纵使以两仪大真力御刀,这把普通的西瓜刀也禁不起连番斫杀,刀身已经有些扭曲变形。

去势犹如星飞丸走,丁宝眨眼已到半山,脚尖轻轻点下,身体再度拔起,半空之中,两边伏兵已然杀出。

两个身穿迷彩的大汉从路边的树丛中腾身而出,抖手甩出两道几乎肉眼难辨的银丝,去势迅疾,嗤嗤破风,凌空抖动,宛如灵蛇,看情形却是要将丁宝手脚缠住。

一经缠上,定是肢断血洒之局。

眼中寒光一闪,丁宝半空之中呵气成雷,陡然凌空加速,平平向前射出数尺。

右手一抖,掌中已被鲜血浸成紫黑色的长带向身后甩出。

这次却是没有缠住残刀的那一端先行出手。

顿时黑龙经天,将两边射来的四道银丝紧紧缠住。

不等两名大汉将银丝挣出,丁宝猛地放开带子,右手捏住摆脱束缚的刀身,手腕一翻一送,残刀脱手而出。

刀化银轮,带起一抹流光,闪电般在丁宝身后绕出一个偌大圆弧,翩然飞到刚刚落地的丁宝头顶。

头也不抬,丁宝伸手向上一探,一把握住刀柄。

刀柄上流下的鲜血似乎更浓几分。

赤脚一蹬青石,身形再度暴射而出。

两颗头颅掉落在石阶上,蹦蹦跳跳滚下山去,两具无头尸体重重撞在一处,跌落到路边树丛之中。

手握染血残刀,丁宝沿阶直上,一路连劈带斩,终于冲到山顶。

大多数人原来都被吸引到山下,山上隐伏的人马,本来已经不多。

左肘捣碎一人的胸骨,飞起一脚将他踢落山下。

右手残刀电射而出,钉入刚刚追至五丈之外的一个人的胸口。

树丛之中,终于再无人影扑出。

丁宝飞身直上,立在山巅凉亭之顶仰天长啸,声震九霄。

他已经变成一个血人,浓重杀气迎风不散。

最近的追兵,还在十丈之外。

啸声犹在远近回荡,丁宝冲着山下挥拳怒吼:

“欠我的,要你们加倍偿还!!”

吼声尚未落地,便已转身纵下山去。

……

十几个人咬牙切齿,纵身飞越院墙,追进后山的树林。

浴血追杀,高下立现。

经过长途奔袭,能紧跟丁宝冲上山顶的,也只有十几个人,莫风莫老头还在山庄救治仲孙海。

其他同伴,还远远落在后面。

树林并不密,丁宝的身影在前面忽隐忽现,十几个人紧紧咬着他,竟然一口气又翻越两个山头。

人的体力毕竟有限,用轻身功夫长途跋涉,终有力竭的一刻,追在最前面的干瘦老者已经有些面泛红潮,微微气喘,耳边听得阵阵喘粗气的声音,便料到同伴也不好受。

但是丁宝肯定更是不支,从后面看过去已经去势渐缓,脚下已有些踉跄。

心中不禁大喜,老头儿咬牙挥手:“冲上去!”

话音未落,却看到丁宝突然身体一滞,抬手大吼一声:“刀!”

一抹寒光从老头身侧七步之外的灌木丛中飞出,射进丁宝手中。

落在最后面的人身后一丛灌木猛地一晃,一条人影弹射而出,半空中传来一声娇叱:

“给我留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