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足刃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2715字
  • 2005-09-02 22:09:00

碎瓦迸射,残椽乱飞,灰尘弥漫之中,浓重杀气挥之不去。

眨眼间,墨镜上已经蒙了一层尘土。

一把摘下墨镜,丁宝眯起了眼睛。

前后左右,四个面容冷峻的中年人将他围在中间,齐齐沉喝一声,同时猛然推出双掌。

布满大洞的屋顶之上,已挡不起龙腾虎跃!

空气中顿时沉雷闷响,掌风如山潜劲如潮,漫天尘土与碎片如同受到冥冥之中几双大手的推动,向丁宝狂拥而来。

掌风汇聚的一刹那,丁宝突然身形一矮,咔嚓嚓一阵巨响,脚下的屋顶骤然破开一个大洞。

丁宝闪电般随砖瓦屋椽坠落,掌风在他头顶交汇,爆发出一阵殷殷雷鸣,劲风四下迸散,竟推得他猛然加速下落。

身形消失在洞口的一刹那,一条黑色的带子卷着一把雪亮西瓜刀,贴着屋瓦以几乎肉眼难辨的速度疾转一周,四条大汉差不多同时惨叫着跌倒。

有的骨碌碌从屋顶往下滚,有人干脆一头扎进身前丁宝新开的“天窗”之中。

四双脱离主人身体的大脚,喷洒着鲜血滚下瓦面。

血雾漫天!

屋内灰尘弥漫,双目难睁,甚至呼吸也不顺畅,一张口便是吸进大把尘土。

丁宝眯着双眼,身形疾落。

眼前寒光一闪,旅行包的带子抖动之时,原来缠在上面的另一把西瓜刀正从身前掉下。

赤脚尚未接触到地面,丁宝突然发觉身后的声音不对。

杂物下落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一对闪着幽幽寒光的细长三棱军刺,悄无声息地袭到丁宝身后,如同毒蛇展露利牙,向丁宝腰间猛然扎下!

喉间猛地闷吼一声,丁宝身在半空之中,上身陡然前倾,左肩倏沉,右腿猛摆,宛如一条巨鞭,柔韧无比偏又威猛万分,在身后急电般甩过,脚尖寒光一闪。

鲜血狂喷!

一条左臂飞上半空,手中犹在紧握一把细长三棱军刺!

左脚稳稳落地,丁宝如同老树盘根,单足立在地上纹丝不动,右腿朝天斜举,右脚五趾之间,夹着一把西瓜刀!

刀身上犹有几串刺眼血珠,沿着刀刃滴下,砸在地面的灰土残瓦之中。

眯着的双目之中神光暴涨,丁宝已经转过身来,冷冷看着背后偷袭的敌人。

那人正靠在窗边的墙角,右手捂着左肩正在鲜血激射的巨大伤口,转眼之间,热血已将左半身染红,脸上被疼痛和仇恨扭曲得一片狰狞。

但是丁宝仍然认出了他。

正是那个在清河大学校园里要劫持杨香宜的英俊年轻人!

只是此刻脸色苍白,眼神怨毒,脸上肌肉扭曲一团,已经不复原来的英俊模样。

人倒是硬气的很,失去一条胳膊竟然没有惨呼出声,吭都不吭。

丁宝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眼光只来得及在他身上一扫,就觉得眼前一暗,劲风压顶,大蓬血雨兜头洒落,一大团黑影夹带呼呼风声,向丁宝头顶猛然砸下。

却是刚才屋顶上那四个中年人中的一个,双足被斩断之后,身子不由自主倒进丁宝弄出来的大洞之中,随着落了下来。

这人却也是剽悍异常。

双足虽断,两手犹存。

身在半空之中,头下腿上,铁掌向丁宝顶门猛砸。

丁宝身子倏转,右腿斜斜向上扫过,半空中闪过一道寒光,带出一抹光影。

右手也没闲着,手腕突抖,手中抓着的带子如同蝮蛇翘首,骤然向上闪过。

右脚脚尖寒光闪过,一双铁掌已经告别原来的位置,斜着飞向屋角。

细长带影在半空中一闪而过,带端的西瓜刀寒芒闪动之间,已划过敌人的咽喉。

喉头血光乍现,断腕之上鲜血激射,向丁宝劈头盖脸浇下。

顿时浑身浴血,丁宝眼睛眨也不眨,右腿借势后摆,脚上西瓜刀电射而出,狠狠扎透刚刚扑进门的一个人的胸膛,巨大冲力将他带得倒飞而出,撞在后面的几个同伴身上。

门口乱作一团

旅行包的带子凭空抖动,化作一条黑龙,闪着寒光的龙头猛地钉进正击碎雕花窗棂扑进屋内的老者额头!

右手手腕一翻,黑龙缩回手里,利刃握在掌中。

左脚迅猛弹踢,将老者一脚从窗口又踢了回去。

“砰”一声巨响,中年人的尸体重重砸在丁宝身前的地上。

窗外一片大哗。

耳边传来窗外人群中的几声惊呼:

“海少爷还在屋里!”

“副堂主……”

“海少爷?副堂主?”

丁宝心头一动,脑中电光一闪,猛然想起一个名字:

“仲孙海!”

丁宝听说过仲孙家的主要势力架构,是分成内外三堂,堂中重要职位大多都由仲孙家的杰出子弟担任。

内三堂执掌家族内务,外三堂负责一应对外事务。

堂中高手如云,听说更有独立于内外三堂之外的几个神秘机构,仲孙家实力深不可测。

想不到这仲孙海年纪轻轻,竟然已经坐上副堂主的高位!

却不知他执掌的是外三堂中的哪一堂!

无数念头在丁宝心头一闪而过:“今日实在撞彩了!”

“此番硬闯原本便是以试探为主,在庄中乱撞便是想借机摸一摸虚实,不料误打误撞,竟然逮着一条大鱼!”

“只要控制住这个家伙,对方投鼠忌器之下,自己说不定可以全身而退,就再也用不到原定的脱身计划,说不定更能有其他收获!”

情势紧急,不容丁宝多想,众多念头如同电光石火,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

丁宝纵身扑上,不顾左手伤势未愈,伸手便要将墙角的人质擒下!

仲孙海咬牙切齿,却要做拼死反抗。

己方连番受挫,丁宝罪不可恕!

堂姐和其他两位长老今日都不在庄内,丁宝竟突然打上门来,还被他意外地闯到自己这边。

身边四大近卫竟然一招落败!

新仇旧恨,不共戴天!

不仅将自己眼看到手的小美人硬生生夺走,更将自己左臂斩落,让自己变成了残废!

怒火攻心,五脏如焚,仲孙海双目尽赤,血淋淋的右手运指如钩,五指指尖猛然透出丝丝寒气,周围空气中的温度骤降。

腕沉手翻,爪影如山,寒风彻骨,向丁宝疯狂扑至。

丁宝眼中寒光一闪:“玄冰爪?!”

东海仲孙的傲世绝学!

嘴角挂着一抹残忍的冷笑,丁宝右手一抬,西瓜刀便要向仲孙海仅存的右手斩落!

玄冰爪运劲之下,手臂虽然坚愈精钢,却也难挡已有八成火候的两仪大真力的全力御刀一击!

汗毛突然直竖,比前面仲孙海爪上寒气更深数倍的气息,已无声无息扑至后背。

冰寒贯体,潜劲蚀骨!

……

这一章的思路临时做了一些较大的调整,刚刚赶完稿子!

请大家见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