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拔刀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589字
  • 2005-08-28 11:06:00

如果有兄弟为了救你而性命不要,你会做什么?

丁宝已经打算豁出去了。

杨七为了自己,连命都搭了进去,桂逸明也险些丧命。

为了这些兄弟,自己还能做什么?

摆脱束缚,放开手脚,挥刀拔剑,快意恩仇。

舍身以报,唯此而已。

饭碗破了,可以再找,兄弟没了,举目难寻。

有以前搜刮的钱财垫底,衣食一时无忧。

其中包括陈老头密室里丢的那些珠子。

眼下,就要迈出第一步。

第二天一早,丁宝就往学校跑。

在地板上睡了一夜,也被蚊虫叮咬了一夜。一大早起来发现满头包,还要按照方家大小姐的要求去弄早饭。

幸亏因为左手有伤,得到了特殊照顾,为美女服务的事情就交给桂逸明同学负责。

于是,去学校。

有些事情,还是要尽早有个了断。

尤其是跟那顶头上司的恩怨。

人间蒸发了这么几天,虽然学校已经放假,但是机关里没办法那么早走人,所以头儿的火气肯定已经积得相当足。

但是,丁宝已经不在乎。

早早地到了学校,丁宝坐在办公室,平心静气,敲出一封辞职信。

有始有终,就是走,也要走的光明正大。

等到头儿一来到办公室,丁宝敲门进去,不等她脸上浮现出怒容,就把辞职信放在桌上,转身扬长而去,根本不给她发飚的机会。

打破枷锁,潜龙出渊。

这个工作的主要作用,本来就是掩饰身份。

不仅隐于世俗,也隐于“隐江湖”。

但是现在,没有必要了。

以前,只有陈老头、杨七、桂逸明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身负“江湖”绝学。

现在,在“隐江湖”里,已不需要再隐下去。

丁家两百年多来置身于“隐江湖”之外,至丁宝止。

走出办公楼,往校园里走。

学校里有个超市,超市后院有个便民市场,市场里面有很多种百货,那里,有丁宝想要的东西。

从狭窄的走道里挤进去,丁宝停在一处摊位前面。

商品都摆在柜台上,丁宝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伸手拿起来。

一把西瓜刀。

头平微斜,身宽无槽,背厚刃薄,精钢铸就,夹木为柄。

长约一尺半,宽近五公分,

开价二十,还价九块。

十三成交。

丁宝语气淡然:“给我三把。”

没有刀鞘,要来几张报纸,草草一卷,用个塑料袋拎着,便往校外走。

学生放了假,路上人不多,经过一片核桃林,眼光一扫,丁宝看到了熟悉的人。

杨香宜!

不过现在的情形好像有点不对劲。

小姑娘身体软软靠在一个年轻帅哥的怀里,看脸上却是樱口微张,脸色苍白,大眼睛又挤又眨,眼珠滴溜溜乱转,眼神惶恐无助。

正被年轻人拥着往路边的一辆汽车走去。

路上行人稀少,就算有人一眼瞥见,不仔细看的话,也只以为是对亲热地腻在一起情侣。

眼中光芒一闪,丁宝嘴角含笑,脚下加速,大步上前。

车上下来一个精壮汉子,打开后排车门。

年轻人已经快要走到车门口了。

丁宝埋头疾步快走,一阵风似地抢到年轻人和车门中间。

猛地抬头,仿佛突然看到面前挡着一扇车门和一个大汉,张口结舌一脸惊诧,扭身收步不及,一下撞在旁边两人身上。

年轻人措手不及,竟被他一下撞倒在地,连同杨香宜也被带倒在地。

丁宝手忙脚乱地挣扎起身,在大汉的怒斥声中,一伸手抢先将小姑娘拉离年轻人的怀抱,将她扶了起来,大汉则扶起了年轻人。

小姑娘看清丁宝的长相,立刻面露喜色,大眼之中突然泛起泪光。

年轻人爬起身来,显得有点狼狈,满脸怒气,一看清丁宝的长相,却又突然脸色一变。

他认识丁宝,因为看过丁宝的照片。

他就是跟莫老、古老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使者,名字叫做仲孙海。

仲孙海的记性一向不差,更何况在堂姐仲孙樱来到之后,他还曾将丁宝的照片拿给她看,就在昨天。

此刻突然看到丁宝出现在面前,还抢走了自己一大早进城所谋取的目标,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丁宝也在死死盯着他。

行为鬼鬼祟祟,劫持杨香宜,见到自己又脸色大变。

很明显,对方可能认识自己。

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丁宝的神情有了变化,变得杀气腾腾,双目寒芒暴涨,抱着小丫头的右臂突然收紧。

小丫头靠在他怀里,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突然崩得很紧,看到了他神情的变化,眼中不由地闪过一丝惊恐。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凝重。

对面有人走了过来。

丁宝瞪一眼仲孙海,鼻子里冷哼一声,转身拥着小丫头走开。

把背后留给对方。

仲孙海站在原地,拳头紧握,目光阴鸷,恶狠狠瞪着丁宝二人的背影。

拳头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反复三次。

终于一跺脚,低喝一声:“走!”埋头钻进车内。

大汉愣了一下,也赶紧跟着上车。

汽车从丁宝二人人边擦过,绝尘而去。

见汽车去远,丁宝浑身杀气倏敛,眼中却依然杀机汹涌。

有无辜平民在场,没法出手相搏。

方才他故意把后背留给对方,便有诱使对方出手的打算。

对方接连两次派来杀手,双方已成一见面不死不休的情势,若是抓到机会,还真有可能冒着触犯第三条江湖铁律的风险,在普通百姓面前出手,以求一举击杀自己。

所以,故意露出一个大破绽,一旦对方忍不住出手,丁宝也会不顾一切地以牙还牙。

正好祭刀。

但是对方竟然隐忍下来了,有点出乎丁宝的意料。

心里已经默记下对方的车牌,丁宝冷冷一笑:“总会查到你的行踪。”

扶着杨香宜小丫头走进核桃林,解开她受制的穴道,二人在林中的石凳上坐下。

方才连惊带吓,杨香宜此刻看着丁宝的眼神有点怪怪的,神情也有点怯生生的感觉。

先是猝不及防之下被人制住,虽然被丁宝及时救下,却又随后看到丁宝一幅吓人的表情,杨香宜难免有点心惊肉跳。

丁宝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很好奇杨香宜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杨香宜抬头看他一眼,赶紧把目光挪开:“我……我来向你道歉的。”

丁宝摸不着头脑:“道什么歉?”

鼓起勇气,杨香宜盯着他,脸上有点发红:“你救了我,我却一度误会你,还连累你被人追杀。爷爷都告诉我了,连累你失去一位最好的朋友,还受了伤,家里也被破坏,我……我觉得很过意不去。”

原来如此。丁宝摆摆手,想起杨七,心里黯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安慰她道:“你用不着道歉。都是机缘凑巧,换了你遇到绑架这种事情,一定也会拔刀相助。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关你的事,自然会有人偿还。”

突然发觉这小姑娘经历过这些变故之后,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爱捣鬼了。

听出丁宝话里的杀机,想起刚才看到的情景,杨香宜又有点心惊,提起精神把话题延续下去:“我早上给你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姐姐说你来了学校,我就跑了过来,谁知道还没找到你的办公楼,就被刚才那个坏蛋暗算了,然后就遇到了你……”

终于发觉她神色不对,丁宝料想她对刚才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叹口气说道:“那个人应该跟算计你们的那些人是一伙的,我见到他便有点压制不住杀气,不过都已经过去,你别再多想。”

杨香宜眼光触及丁宝的左手,惊讶地轻呼一声,急切地问道:“你的左手怎么受伤了?”

不愿让她再想到连累自己这种事情上去,丁宝笑着编了个理由:“不小心碰的,没事。”

转而问她道:“你身边怎么没有人跟着保护你?你堂哥呢?九处的人呢?”

“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看看他的左手,杨香宜觉得隐隐有点心痛,答道:“爷爷外出没有回来,林爷爷也不在家,堂哥在睡觉,我也不想喊他起来,他昨天留下的伤还没好。”

想起桂逸明也仍然顶着一双熊猫眼和满头包,丁宝觉得有点好笑,就算喊他们出来,他们大概也要考虑一下形象问题吧?

不过对眼前这个屡屡落入别人算计的女生,丁宝觉得还是有必要倚老卖老地嘱咐一番:“以后不要一个人随便到处乱跑,你年纪小,经验浅,很容易被人暗算,以后最好跟你家里人一起行动,比如说你堂哥。”

不料这番话反而激起了杨香宜的抗议:“我年纪不小啦,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女生看待。”撅着嘴巴,瞪着眼睛发脾气。

丁宝无奈,只好连连点头。

当下站起身来,说道:“我送你回去,如果能正好遇到你爷爷,也顺便跟他谈点事情。”

突然觉得心跳有些加快,杨香宜跳起来喜道:“好啊!”

秋波流转,看到了丁宝提在手上的塑料袋,好奇地问道:“你手上提的是什么?”

“是刀。”丁宝对她笑笑:

“切西瓜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