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承情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491字
  • 2005-08-10 21:33:00

丁宝见过长脸青年手上拿的那种东西。

想起往事,重伤初愈,加上刚才连蹦带蹿,竟然一阵气血翻腾。

印象深刻,刻骨铭心。

想当年,他还是一名清纯的大二男生的时候(当然,这个清纯一向是他自诩的),与当时同样还在校园里的老油条杨七(当然,这个老油条是他赠与的),一同见识过这个东东。

那是多么令人怀念的一个夜晚!

月黑风高,秋意萧瑟,黄叶逐地走,入眼遍残花。

正是夜深人静之时。

他与杨七情深意重,勾肩搭背,一起踩着八仙步,拎着空酒瓶,眯着勾魂眼,哼着将军令,走在反方向的回校路上。

多么美好的大学生活!

无奈人有三急,内功虽深,难当内急。十几瓶啤酒下肚,突地便想酣畅淋漓一番。

但是环顾左右,却找不到一处更衣之所,周围乌漆抹黑,尽是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原来不经意竟走到一片居民楼下。

大丈夫当怀扫除天下之志,安可被一泡黄水憋死?

当下二人心有灵犀,默契非常,齐齐转身,跌跌撞撞挪到一处墙角,二话不说,解带宽衣,立刻黄河决口,长江洪汛,滔滔江水一时连绵不绝。

实在酣畅非常,立时便想豪气干云地仰天长啸一番。

谁知卜一抬头,却见墙上一块黑乎乎洞口突地光明大作,洞口处猛地探出两个脑袋。

原来竟有观众在此!杨七面露微笑,丁宝开心挥手,二人一起招呼:“嗨!”

对方却也热情非常,大声回应:

“混蛋!”

二人所立之处,却正是人家卧室窗下。主人家午夜梦回,却听得耳边哗哗水响,本以为厨房水漏,谁曾想有俩酒鬼在此泄洪!

当下那男主人热心非常,只穿条短裤杀出门外,揪住两个醉鬼好生挽留一番,丁宝与杨七却又如何忍心给人家添忒多麻烦,连连推辞,挣扎前行,双方纠缠半天,竟也没挪出多远。

后来还是女主人豪爽好客,杏眼圆瞪冲出门来留客,更用电话请来得力帮手,远远已有警笛厉响。

待到看清那女主人递到眼前的留客至宝,二人立马脚下发软,酒意立刻去了大半,转身就要逃窜,却被主人家死死擒住,就此有幸搭乘平生第一次的专车,往警局中招待着歇息半宿。

实在难忘!

当年那女主人手中挥舞的宝物,便跟眼前这年轻人递过来的东西相差无几。虽然夜深光暗,但是对在场四人都无太大影响。颜色和标记虽然略有区别,中下部三个大字却都一般无二。

“警官证”!

看到这三个大字,立刻勾起丁宝惨痛而甜蜜的回忆,桂逸明却附在耳边悄声问道:

“宝哥,这是不是在咱们学校门口办的?”

丁宝木然摇头,此情此景,对方若是满怀杀机而来,以其前次动手的势在必得来看,掏出来的恐怕就不是这么一个小本子,而极有可能是把手枪。若对方并非凶手同伙,那眼前也只有“警察”这个解释才合情理。

对于穿制服的人士,丁宝和桂逸明这等良民还都是满怀敬畏的。

心里暗叹一声,丁宝盯着眼前这狼狈警官的眼睛:“陆大夫怎样了?”

警官心中一懔:“我们只是摆明身份,向他问了问情况,并没有为难他。”

点点头,丁宝这才放下心来,耳边听得桂逸明也是松了一口气,当下缓缓叹道:“你们不是普通警察!”

普通警察不会连把枪都不用,反而用上九节鞭这么有个性的武器。能够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长脸年轻人苦笑着点头,一边踉跄几步,沿墙走过去,扶起正在用手撑地挣扎起身的同伴,一边说道:“我们是公安部九局九处的……”

丁宝顿时瞪大了眼睛:“园林管理处的?!”

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早就听说九处那帮官方狗腿子为了跟“江湖”中人打交道,也不敢擅用火器,一个个似模似样地耍弄十八般兵器。

敢将九处的人马称为狗腿子的,在丁宝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只有陈老头那个神棍一人了。

桂逸明听得满头雾水,眼睛盯着面前二人,却在底下用手指捅捅丁宝,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声音:“公安部还有管花草园林的?到底是啥来头?”

丁宝苦笑,拿手指指天上,摇头道:“大内高手!”

顿时张大嘴巴,桂逸明满脸的不敢相信:“哇塞!”

“……葵花宝典还未失传?怎么没有上《谱》?”

丁宝张口结舌,对面刚刚站稳的两人差点再度趴下。

方脸壮小伙子气得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臭小子放屁!”

这一声倒是中气十足,浑然不像刚刚才挣扎起身的病虫。

身边长脸年轻人苦笑着连连摇头,桂逸明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连声附和:“不错不错,刚才是有臭小子放屁!”

气得差点将喉间忍了半天的那口血吐出来,壮小伙连连跳脚,恨不得一下扑过来跟桂逸明再见真章,却被身边同伴生拉硬拽,碰到伤处,当即疼得冷汗直冒,脸色骤变蜡黄,一时老实下来。

长脸青年倒是颇有大将风度,一手扶着同伴,一边看着丁宝说道:“看来此次我们没有来错,以二位这般身手,尚躲在此处疗伤,昨晚那场血战定是艰苦异常!”

丁宝与桂逸明齐齐色变。

丁宝语声酸涩,摆手道:“先到屋里再说!”

当下丁宝打头,桂逸明压后,将二人请进屋内,九处二人对视一眼,心知他们仍是对自己放心不下,却也只得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气吞声走进屋内。

开灯之后,丁宝见那壮小伙两臂软软垂在身侧,心知伤得不轻,左臂受当其冲,恐怕更是严重。陆老大夫本在此处放了不少药材器械,当下便让桂逸明去拿些绷带夹板、药水伤膏之类,扔给二人自己用上,自家二人在一边袖手旁观。

一番折腾下来,那二人脸色倒是和缓不少。长脸青年手脚也不灵便,壮小伙虽然屡被触及伤处,却是哼也不哼,一时间丁、桂二人心中也产生一些好感。

四人分两边坐下,长脸青年与同伴对视一眼,目光触及对方伤处,都对方才恶斗心有余悸。等到转过头来,未待长脸青年开口,丁宝却已经抢先说道:“我们不会跟你们走!”

“这次事情,是江湖恩怨,‘隐江湖’的规矩,你们想必也都知道……你们那边,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虽然已经料到对方的反应,两位青年警官仍是深感失望,难掩的挫折感涌上心头。但是人虽请不回去,却仍要想办法有个交待,长脸青年强打精神,无奈地问道:“两位技高一筹,我们无话可说,只是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协助,死者之一是你们的好友,能否请你们讲一下昨晚的事情经过?因为……”

叹一口气,继续说道:“……此番有无辜居民意外遇害,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丁宝与桂逸明惊诧不已,一时面面相觑。他二人昨夜先行逃离,没想到竟有无辜民众受到牵连。

此事非同小可!难怪一向不见风声水响的九处这么着急地蹦出来!

局面一下子变得更加复杂!

皱紧眉头,丁宝沉吟一下,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经过。

对面二人仔细听了,一时也是一脸茫然。

见他们这般神色,丁宝心中一动,想到一事,脸色一变。

“可是想到什么线索?”长脸青年将他脸上变化收进眼中,急急追问。

脸色一片铁青,丁宝将那晚唐中阳遇害之事说出,心中懊恼异常:“怎么没有早点想到这点!”

“阿七全是受自己多事所累……”

他这边心中愤恨,其他三人也都吃了一惊。

长脸青年霍然起身:“我们竟没有注意此事!多谢你提供这个线索!”

当下急不可待,挥手示意同伴就要马上回转,却被桂逸明一下拦住:“且慢!”

丁宝也猛地抬头起身:“能不能告诉我们,贵方查到些什么?”眼下有求于人,也不觉地用上敬辞。

二人面露难色,对视一眼,长脸青年脸色尴尬:“我们有纪律,案情不能随便透露……请见谅……”

桂逸明有些不满,正待出言嘲讽两句,丁宝却挥手拦住他,盯着对方眼睛说道:“既然二位为难,我们也不勉强……”

神色渐渐凝重,一字一吐:“早听说贵方有些对付‘江湖’中人的小玩意,刚才未见二位使用,丁宝承情!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江湖恩怨江湖了,以后各走各路,希望没有刀兵相向的一天。”

说罢,一抬手:“不送!”

两位青年警官一言不发,冲他和桂逸明点点头,转身走向院门。

来时高来,去时低去。

丁宝与桂逸明并肩站在房子门口,默默看他们走远。

********

兄弟们,多多支持下老刀!感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