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九处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2484字
  • 2005-08-09 19:31:00

老者捋须感慨一番,站在面前的中年人垂首聆听,脸上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地神色。

“这些规矩,是不是有些迂腐?”老者竟似看穿他的心事,轻轻叹一口气:“这也难免。老夫当年年轻气盛,不也曾跟你们抱有一样的心思?”

中年人心中一抖,额头微微见汗,当下壮着胆子,抬起头来,却是那日路警官在局长办公室所见的清瘦男子。

这名九局九处的干员,此时却全然没有当初冷冰冰的神气,犹豫一下,才嗫嚅着说道:“处内不少人员对这些所谓铁律都有些疑惑……都说与时俱进……”

“哼!”老者鼻音甚重,似乎有些不满,却又一幅早知如此的神情,当下微微摇头:“终究还是将这‘隐江湖’跟那些表面东西弄混了!”

想起此事却不禁有些恼怒,一拍桌子,老头开始吹须瞪眼,指天骂地,一扫刚才的领导威严与长者风度,全不顾属下在面前惊得目瞪口呆:“都是那惫懒白老儿给我干的好事!”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看看他这教习都干了些什么?!”

“失职!堕落!渎……亵du!”

“简直是对教官这一神圣职业的亵du!”

老脸涨得通红,气势汹汹指着中年男子的鼻子喝道:“说,他教你们的时候,是不是扔出来几本破书就跑得人影不见?!”

顿时张口结舌,倒楣的出气筒看着快要点到自己鼻尖的手指头,嘴巴一张一合,像条躺在水洼里的鱼:“林老,这……这……”

这让人家如何是好?

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司,而怒气所指的对象,更对自己亦师亦长。虽然事实的确如眼前林老所料,但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那可就是欺师卖祖的严重罪名,就算事事与时俱进,不会因此而被活埋斩首拆筋折骨,但日后也免不了没有好脸色看,说不定还会特意给些加料小鞋穿穿。一想到背着门口那只石狮子,半夜三更绕湖跑上二三十圈,不禁不寒而栗。

“我就知道!”林老当然知道得不到什么答案。

眼前这个“小子”,以及处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自己这几个老家伙一块儿教出来的徒子徒孙,站在面前一个个缩手缩脚,连口大气也不敢喘,那白老儿亲任教官,单从眼前这些人的表现,就知道他干得有多失败。

彻彻底底的填鸭式教育!

虽然也从其他地方学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美其名曰“多面手”、“素质教育”、“综合性人才”,但是,怎么在这个方面就比自己这个老古董还要老古董呢?一点长江后浪推前浪、气冲斗牛的豪气都没有!

想当年,整天将老师傅气得拿根棍子在后面追着打,自家可又几时怕过来者?!

看到眼前缩头缩脑的“小子”,林老头当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把正远在千里之外的老搭档一把揪回来打屁股:“可恶的白老儿!就知道偷懒,一点也不顾言传身教,只知道让这群小子照本宣科练功夫。‘江湖’上难得平静这么长时间,就懒得连‘江湖’的概念性问题也不给解释清楚!如今却来给我添麻烦!”

却不知眼前的“小子”也是满腹怨言,在肚子里嘀嘀咕咕:“五十步笑百步!您老人家不也是天南地北到处转悠,一年到头逮不着人影。若不是此番出事正是您轮值坐镇,您还指不定在哪儿躲着偷乐呢!……要说概念性问题,一让你们留下些文字材料、哪怕语音资料也行,却偏偏一个个神神秘秘!”

面前老头张牙舞爪,发泄半天怒火,话题终于从白老儿二十岁时的“趣闻轶事”,转到眼前的问题上来。中年男子也出了一身冷汗,今日听到太多武林秘闻,实在是祸非福!

林老头气哼哼地挥挥手:“先不多说,‘隐江湖’的这些规矩涉及不少典故秘闻,经历近四百年的风雨,仍能沿袭下来,自有它的道理。”

顿一顿,林老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后生晚辈,语气中不免感慨:“几百年来,也确曾有不少人求新求变,生出不少事端,枉费许多人命,最后还是不得不回到老路上来。‘隐江湖’设立的宗旨,本为传承些武林薪火,经过几番折腾,还是弄得很多绝学失传,上愧对先人,下难对后世,留下不少遗憾。”

看他似有所悟,林老头继续说道:“这‘隐江湖’与现在所谓的武林、江湖虽然是近乎平行的两个世界,但是也不免发生交叉,更难免与这红尘俗世产生很多恩怨牵缠。更多时候,它是深藏不露的里,而不是见诸于世的外。”

看中年男人微微点头,林老头叹道:“‘隐江湖’上,很多事情也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的。当年那场大战,‘江湖’中人也是前赴后继,不恤死伤,很多大功立在暗处,各方人马都很承情,而九处设立的初衷,便是希望能将‘江湖’上的风波尽量控制在‘江湖’之上,不要波及无辜百姓和正常的世俗秩序,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

“至于这些铁律,‘隐江湖’上也有一套规则来确保它们,不过这些还未到你们知道的时候。”林老头摆摆手,问道:“此事目前可有进展?”

中年男子忙答道:“已经查到丁宝下落,我已派出两人前去找他。”

微微颔首,林老头眯起老眼,说道:“既然已从居民处确知那日他和另一人都在杨七家中,此二人极有可能也是‘江湖’中人,派出去的人可有把握?”

“算是‘青’组的好手!”

林老头眉头一挑:“两个毛头小子?”

转而点点头道:“也好,派出去历练一下!死的那几个人里,竟有四个‘江湖’上成名多年的好手,看来此事不简单。”

抬眼看中年男子欲言又止,林老头有些不耐:“还有何事?”

中年男子赶忙答道:“让我们重点关注行踪的几个人中,已有一个于今夜来到北京。”

林老头猛然一惊,追问道:“谁?”

“太行杨!”

霍然起身,林老头神色不安,背着双手在屋里转圈,嘴里喃喃低语:“白榜五老中的老大,怎么突然出山了?”

声音太低,中年男子竖起耳朵也没听太清楚,于是又补充道:“他火车到站之后,我们才发现来接的人中,除了他二儿子一家人外,还有唐门的其他人。”

林老头陡地止步,倒抽一口凉气:

“蜀中唐!?”

猛地转身,对中年男子挥手下令:

“快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