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寻迹(修改)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226字
  • 2005-07-26 07:41:00

同一片天空同一个城市,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心情。

城市的另一角,同样是在一个豪华的厅堂里,但是屋里的气氛迥然不同,笼罩着浓浓的悲伤气氛,挥之不去。

屋里散落着不少人,五男四女。

唐中阳的亲人来了不少,屋子一侧的长沙发上,坐着三个哭得眼睛红肿的女人。左边,是胖胖的麻将大妈,唐家大姐唐蓉;中间,是眼睛肿得跟水蜜桃似的渔家老板娘,唐家三妹唐萧;右边,却是丁宝在校园里遇到的那个大龄美女,唐家二姐唐方,脸上仍有泪痕的杨香宜正侧身坐在沙发扶手上,脑袋靠着唐方的肩膀,鼻子还在不住抽动。

中间的三个单人沙发上坐了三个男人。在右边沙发上坐的是个小伙子,正泪眼模糊地瞅着麻将大妈,乃是唐蓉的独子孟君铭;中间沙发上,一个中年男子头发蓬乱,右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支着额头苦恼万状,正是唐中阳的哥哥唐虎;左边,坐了一位面相粗犷的络腮胡汉子,却是唐萧的老公,流尸山下的船家大当家林远帆。

还有一个人坐立不安,在屋子一角来回走动,看他身材清瘦,眉浓目朗,皮肤白净,戴一副黑边眼镜,面容倒和杨香宜有几分相似,正是唐方的老公,杨香宜的老爸,纵横上海商界的富豪杨千钧,只是此时全无平日风采,唇上颌边已是密密钻出一片青青胡碴,看上去甚是唏嘘潦倒。

窗边却还静静地站了一人,此刻正背负双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此人个子不高,身材瘦削,面容清癯,一双细目衬得整个面庞颇具善相,但是闪动之间,双目之中偶尔射出一片寒光。此人正是唐虎、唐中阳兄弟俩的堂哥,同辈兄弟之中排行第五,唐虎、唐中阳自小就与之最为亲密,都喜欢称之为“五哥”。

屋里沉默半晌,只听得见杨香宜的轻轻抽噎之声,和杨千钧踩在地毯上的沙沙脚步声。

轻轻叹口气,唐五头也不回,打破屋里的憋闷气氛:“十一弟,你可曾看出十三弟身上之伤,是何种功夫造成?”

唐虎抬起头来,稍加思索,答道:“看幺弟左肩肩骨粉碎而皮肤无伤,应当是被人用刚猛至极的掌力,一掌击伤,而致命之处,却是那背后穿心一刀。以幺弟身手,想来乃是措不及防,被人偷袭得手,打入河中。”想到弟弟死状之惨,唐虎不禁钢牙紧咬,双拳握得指节连响。

唐五却是轻轻摇头:“你错了,十三弟身上所中那一掌,却不是阳刚之力,单纯的刚猛掌力做不到这样,那应当是一种阳极阴生或者阴柔至极的内力,才能做到一掌击下,外表无恙而内里俱粉。”

杨千钧停住脚步,皱眉道:“放眼当今‘江湖’,能够练到阳极阴生境界的人物屈指可数,那些人多是位高辈尊,早已多年不在外面走动。至于能将阴柔内功练到这种地步的,相对之下,虽然稍多一些,但据我所知,却也只有十人左右,我们似乎没跟这些人有过什么瓜葛。”

林远帆狠狠地说道:“我们没有惹过别人,却不代表别人没看着我们!要查一下这些人里面有谁最近在北京!”

“不错。”唐五微微点头,侧首问杨千钧:“现场可有什么线索?”

杨千钧答道:“阿方接到中阳打来的电话,还未及说上话,电话就被打断了。当时我们心知情形不对,却又四处联络他不着,直到半夜警方打来电话,说是在昆玉河中捞得他上来,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中阳早已气息全无,阿方当即见状哭倒……”

看看双目又是含泪的爱妻,想来她又想起当时的情景,杨千钧一阵心痛,顿一顿继续说道:“当时听现场已赶到的中阳的同事说,中阳落水之处是在河上游二里远的地方,漂到下游被岸边石头挂住,才被人发现。于是我与他的同事赶到出事现场,只看到现场地上有些血迹和钢刀碎片,没有发现其他痕迹。警方当时认为只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可能是中阳曾经惩治过的案犯偷袭报复。当时脑中昏乱如麻,我和阿方一开始也相信了这个推断。”

唐方摸摸眼泪,嗓子低哑地接道:“今日上午却发现了不对。我们一直等到幺弟的尸检报告出来,看到之后都大吃一惊。接着,又听警方说在现场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于是我和千钧又连忙赶去……”说着又是一阵哽咽。

杨香宜赶紧把小脸袋贴在她脸上,母女俩抱在一起。唐家姐弟之中,唐方虽对唐中阳最凶,却也是最疼爱这个幼弟,嘴上虽然骂得凶,心里实是喜爱得紧。此番亲眼看到弟弟横死在眼前,一贯刚强的女强人也受不住这个打击。

杨千钧看爱妻悲痛难忍,叹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们赶到那片树林,在树林内侧的一处空地上,发现了高手过招的痕迹,空地上的野草围着一个地方,尽数向外倒伏,叶子全都贴在地上,正像是高手过招时掌风激荡所致。最重要的是,在那里发现了中阳的兵器。”

“现场散落着中阳的警枪零件,林侧树上,深深嵌着数颗子弹。警方以为,中阳先是被人偷袭,用重物击伤左肩,然后中阳开枪御敌不果,子弹用罄,遂将枪支掷出,在树上撞散,虽然他们也疑惑于附近居民怎么没听到枪响,而且树里面怎么是整颗子弹而不是弹头。”杨千钧苦笑一声,又道:“但是我和阿方都看了出来,那是中阳遇到‘江湖’中人,按照‘江湖’规矩,不使火器,而是施展他最拿手的‘天罗地网’手法,将手枪拆开御敌。”

“但是那块空地应当不是中阳丧身之处,因为我们又在岸边洒血之处,发现一颗沾血的子弹。那颗子弹,应该是中阳用来作最后一搏的保命后着,可是现场却明明没有发现其他尸体。”

虽然心情沉痛,但是杨千钧思维依然清晰:“所以我和阿方都推断,中阳从停车之处走到那片空地之中,遇到高手截击,力搏之下受了重伤,无奈之下逃到岸边想跳水逃生,但是在岸边又遇到截杀,只得使出保命绝学,虽然杀伤一人,却仍被人从后面暗算,最后翻身倒入河中。”虽然对当时情形推断的大致不差,他却无法猜到丁宝曾横空插了一腿。

“因此,我们断定这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乃是‘江湖’中人所为。江湖恩怨江湖了,看过现场之后,我和阿方才顾得上通知你们赶来。”杨千钧叹道:“对方功力深厚,可能也有不少帮手。所以我已请父亲出山,来这里主持大局,他可能明天就会动身。”

屋内众人听了此话,都是心中一惊,只有孟君铭一脸茫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浑然不知这杨老爷子有多大来头。

唐五眉头一挑,倏然转过身来:“杨老爷子竟然出山了?!”语气中竟有些激动。

杨千钧肯定地点点头:“不错!我父亲会坐火车过来,可能后天晚些时候才能到站。”

唐蓉也坐起身来,肃容道:“老爷子德高望重,辈高位尊,举手投足都能牵动江湖风云,千钧,你是不是太草率了?”

杨千钧苦笑一声:“我也知道这样就请父亲出山有些草率,但是察看现场之时,我和阿方都突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但是又抓不住什么头绪,思量再三,最后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唐萧看着唐虎问道:“大哥,你通知家里了么?”

唐虎一阵苦笑:“我没敢通知老太太,你们都知道,咱们这一辈里面,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幺弟。我怕她知道后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听到这话,唐家三姐妹都点点头,却都没注意到唐五嘴角泛起的一丝苦笑。

杨香宜脑中忽然想到一事,脱口说道:“舅舅遇害之处好像离丁宝家中不远。”当晚她被父母派人接走,坐车在路上好像绕得挺远,但是此刻细想起来,竟然就在丁宝住处附近。想起那晚丁宝跑出门外,杨香宜突然觉得心中泛起一阵寒意。

听到她的话,屋内众人齐齐色变,一起脱口问话,但是却又明显不同。

唐方与杨千钧夫妇问的是:“他那晚在干什么?”

其他人齐声问的却是:“丁宝是谁?”

话音一落,立时感到不对,众人齐齐盯着脸色大变的杨千钧夫妇,屋内顿时变得一片死寂。

轻咳一声,唐五盯着杨千钧,一字一吐:“千钧,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杨千钧看一眼爱妻,却见她也是一脸的酸涩,而靠在她身上的宝贝女儿正是满脸的疑惑不解。杨千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