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搏命

  • 隐江湖
  • 醉步拖刀
  • 3106字
  • 2005-08-07 22:06:00

老刀刚下火车回到家,发现已经上了三江,赶紧发上一章向各位书友赔罪,因为在家里上网不方便,耽误了更新。

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

*****************************

树影一阵急晃,枝叶猛地乱响,噼啪之声顿时大作。

大雨终于滂沱。

豆大雨点已然连成直线,身前不远更似成幕成帘。

众人身上顿时湿透。

风雨之中,杨七瘦削的身形如山停岳峙,容色凛然似铁如钢,身上衣衫早已被敌我血水染透,此刻雨水浇在身上,一串串殷红水珠沿衣袂滴下,脚下水洼尽成赤红。右手轻轻垂在身侧,令人难察地微微颤抖。

刚才他赶来之时,正见桂逸明与丁宝情势危急,当下飞身急进,铁拳挥击,横打在铜棒之上,将猝不及防的章大一拳震飞,右手却也被反震得仿佛筋骨俱碎,整条右臂一时之间无法使上力气。

剑光一闪,桂逸明手中利剑一挥,割断身上捆绑的床单,将丁宝放下,自己起身扶着他倚树坐下。

被雨水浇在头上,丁宝便感到脑袋一凉,神志为之一清,此刻看清眼前形势,当下挣扎着便要站起身来,却被桂逸明一把按住,他此刻手足发软,竟然抵不住这一按之力,又坐回到地上,倚靠着树一阵气喘。

桂逸明盯着他的眼睛,低低说道:“好好坐着……”

“……看我们的!”

说罢挺身站起,走到杨七身边。

透过眼前雨帘,丁宝看着这两个兄弟并肩站在一起,身形如山似岳,豪气干云冲天,心情激荡之下,眼前一片模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沿着脸颊滚然而下。

前面,章大脸色铁青,一张脸上早已不见仙风道骨的气度,此刻已被愤恨扭曲得一片狰狞。

身后,教书先生温二脚下拖泥带水,正踉跄奔近。

杨七与桂逸明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坚毅与决绝,同时点点头,一起暴喝一声:“杀!”

桂逸明斜举宝剑,身子前倾,双脚顿地,立时平地拔起数尺,半空中屈膝弹腿,沉声吐气,双脚猛然向后蹬出。

杨七左掌一拂,化掌为拳,正正击在桂逸明右脚鞋底,桂逸明立时平平飞出,身子宛如离弦利箭,宝剑直举在前,顿化逸电流光,破开一路风雨,一往无前直直射去。

剑气鼓荡之下,寒芒吞吐之间,半空水花四溅,去势直指章大胸前。

章大目光一凝,脚下不丁不八,手中铜棒由左至右,缓缓在身前画个圆弧,手腕倏沉猛翻,身前突然金光暴闪,如山棒影平地而起,铺天盖地向桂逸明压去,左手在胸前虚握成拳,便要寻机一拳捣出。

眼看桂逸明就要迎头撞上如山棒影,谁知他突然在半空中化直为曲,身子令人匪夷所思地斜斜画个弧线,向左偏飞而出,手中软剑凌空急点,剑剑刺在铜棒之上,但听空气中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章大身上一阵剧震,眼角突见桂逸明身形反震倒飞,去势如电,心中突然顿悟,脸色顿时惨白,口中脱口大叫:“不好!”

这边杨七一拳击出,立刻借反震之力,身体倒纵飞出,去势如同电射星飞,目标直取后面已经奔近的温二。

半空之中,身形侧转,左掌斜举,在头顶划一圆圈,顿时头上宛如多了一把无形巨伞,掌风激荡之下,大蓬水花四下飞散。杨七怒目圆睁,一掌凌空劈下,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爆响,一股犹如江河决堤似的无形罡气猛卷急扬,自天穹垂下的雨帘骤然飞卷,挟着碎石裂鼎的万钧之力,向温二头顶劈空飞砸。

温二身形未稳,见状脸色惨变,脱口惊叫:“混元功?!”当下紧咬牙关,提起全身功力,双掌倏地变得晶莹剔透,挥动间闪现一片似实还虚的掌影,掌缘空气竟然一阵扭曲,手腕猛沉,屈臂一振,双掌轰然推出。

空气中似乎突然沸腾起来,掌风掀起层层水幕,唿哨着向四周涌荡排挤,宛如平地响起一阵闷雷,在一阵狂飙肆扫之中,温二与杨七同时踉跄后退。

温二脚下一阵踉跄不稳,一蓬雨水打进眼中,眼前顿时模糊一片,模糊之间,突见雨幕之中寒光一闪,身躯陡然剧震,喉头突然一凉,一柄寒光四射的软剑已然穿喉而出,卡在颈骨之间,宛如灵蛇一般抖动不已。

却是桂逸明身在半空之中,利剑脱手飞掷,将立足未稳的温二一举击杀!

眨眼之间,杨七与桂逸明二人默契配合,分兵合击,几个起落之下,已然联手除却一名强敌。

眼睛直勾勾看着颓然倒地的温二,章大愣立当场。

自己兄弟四人向来纵横江湖,罕逢敌手,没想到一夜之间,竟在几个后生小子手上折戟沉沙,四人之中转眼间只剩自己这个光棍大哥!

只觉得一时间五脏如焚,章大撕心裂肺地狂吼一声,双目陡然间变得一片血红,身形电射而出,猛然扑向倚坐在树下的丁宝,当下便要先取了罪魁祸首的性命。

尚未扑到树下,手中铜棒已然脱手飞出,挟带着殷殷风雷,向丁宝猛然射去,竟也要学桂逸明一样,隔空将丁宝一棒击毙!

事起猝然,丁宝倚坐在树下浑身无力,一时闪避不及,眼睁睁看着对方兵刃幻作一团金光,眨眼逼近自己面前。

突然,斜刺里一道人影闪电般蹿出,一把将丁宝推dao在地,自己却是收势不及,铜棒迅猛无比地贯入右肩,发出“璞”地一声闷响,棒端透体而出,背上暴出一团血雾,整个人“砰”地一声撞在树上。

丁宝滚倒在地,抬头看去,顿时肝胆俱裂,张口狂叫:“老七……”

正是杨七看到情势危急,飞来扑救,替丁宝挡下对方雷霆一击!

铜棒从右肩肩骨下透入,将整个人牢牢钉在树上,右半身一时动弹不得,眼看章大满面狰狞,随着铜棒恶狠狠扑到,杨七苍白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嫣红,在苍白肌肤的映衬下,这抹嫣红显得格外刺目。

脸上陡地换了一幅儿童般的纯真表情,一双大眼之中似乎还闪着好奇灵动的光芒,杨七左拳虚握,一拳直直打出,动作之轻,劲道之纯,如同顽童取物。

没有带起丝毫风声。

面前水幕突然凭空炸开一个拳大圆孔,雨水绕过圆孔,仍然不受阻滞地哗哗流下。

章大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硬生生止住飞扑的身形,脚下趟得泥水四溅,平地里沉腰挫肩,扎下马步,咬牙提劲,双掌全力猛推。

两人相距尚有三四步的样子,突然之间,风声雨声仿佛陡然止息,二人中间正倾泻而下的雨帘也似乎蓦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轰隆隆”一阵鸣雷轰响,大蓬水花猛然炸开。

章大顿时踉跄后退,张口鲜血狂喷。

杨七胸前一阵骨骼脆响,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眼神陡然暗淡。

身后碗口粗的树身一阵巨晃,咔嚓嚓连声暴响,缓缓从中折断,树冠枝叶俱下,溅起大片泥水,将杨七整个人盖在下面。

丁宝本来倒在地上,此刻不知从哪里突然涌出一股力气,怒喝一声,翻身跃起,脸色铁青,被愤怒扭曲得一片狰狞,右手诡异地在身前一扭一翻,身形微微一晃,突然间似乎幻出几个虚影。

虚影消失之时,脚下一阵不稳,脸上已然一片惨灰,口角鲜血奔流,钢牙咬得咯吱作响。

章大身形还未站稳,脚下尤在踉跄,丹田上方突地凭空出现一只怪手,挟带殷殷风雷,一掌猛然击下,着手处如中败革,发出一声闷响。

双目猛地一突,直要脱眶而飞,章大口中鲜血狂喷而出,身子歪歪斜斜,接连倒退。

脚下趔趄之际,面前雨幕倏地一卷,眼角突然闪现几颗寒星。

桂逸明已从温二身上拔下剑来,此刻拼尽全力,飞身扑上,剑出如电,剑幕如山,雨帘狂卷,激起狂飙水箭,剑气席天卷地而至,剑幕之上,点点寒星一闪即没。

“七星追月”再度出手!

章大身躯如遭雷击,一阵狂抖剧颤,突然僵立当场。

心房之上,四个指粗剑孔之中鲜血狂喷,激起满天血雾。

金山颓,玉柱倒,一声轰然巨响,顿时水花四溅。

章大终于砰然倒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