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青花
  • 林悟
  • 10822字
  • 2009-03-20 21:17:19

大年初一的早上,全家人早起煮了热腾腾的汤圆,然后拿上香烛纸钱到山上去祭祖。初一祭祖亦是门河村的习俗,在新年的第一天给祖先烧纸钱,祈求祖先保佑后人风调雨顺平平安安,是门河村村民祖祖辈辈不变的信仰。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走亲访友的时候了。村子里家家户户其实都沾亲带故算得上是亲戚,互相走访一下,增进感情,把喜气相互传递,真是何乐而不为。

而初五这天,青花家来了个客人,让青花吃惊不小——好朋友李敏竟然走了几个小时山路,来到了她家。见到李敏,青花真是又惊又喜:“你怎么知道路?我没看错吧?真是你啊?”李敏恭敬地和淑珍、胜利、莲桂打了招呼,把手里提的一块腊肉交给莲桂,莲桂不认识李敏,一时不知道怎么办。青花赶紧介绍:“这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李敏,在大尖镇住,现在我们都在桐州师专读书。”

李敏亲热地对莲桂说:“阿姨,我跟青花就跟亲姊妹一样的,你若是不嫌我礼太轻,就快点收下嘛!”莲桂很喜欢这个长得俊俏、懂礼数又会说话的姑娘,高兴地收下了礼物。这时李敏才搂着青花的肩膀说:“从大尖镇到门河村,一路问过来,谁都知道路,我当然不会走丢啦!你天天跟我说你家,我早就想来看看婆婆、叔叔、阿姨和弟弟妹妹了,今天没打招呼就来了,不会怪我吧?”青花欢喜极了:“当然要怪你!怪你给我这么大个惊喜!”两个女孩笑成一团。

李敏在青花家呆了两天,便要回大尖镇了。走之前李敏告诉青花,哥嫂过几天要出趟远门,所以她也会提前回学校,不等青花一起走了。青花依依不舍地送李敏翻过一座山,才挥手道别。

年一直过到正月十五,就算是告一段落了。门河村将正月十五叫做“过大年”,这一天要在门前挂灯笼,照亮门前的路,恭送年神离开,来年才会心想事成。而青花,也要收拾行李,准备回学校开始新的学期了。

这天清晨,莲桂装了满满一瓶豆瓣酱和满满一袋老咸菜,放进青花的行李,然后看着青花,欲言又止。青花见母亲像是有话要说,觉得很奇怪:“妈,你有话要跟我说吗?”其实,青花和母亲也并不太亲近,母亲老实,不善言辞,青花多年来一直忙着念书,有空便帮她做农活,但几乎从来没有正式地和她交流过。莲桂从来不过问青花的学习,她不懂那些。至于为人处世的道理,她更不会讲。她只是一味吃苦耐劳,默默支持女儿一路往前走。

莲桂迟疑了一下,说:“你虚岁二十了吧?”青花点点头:“是呀,妈妈你怎么突然问我年龄哦,你记得最清楚嘛!”莲桂看着自己清秀的大女儿,说:“唉,二十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我娘家那边有个远房的老表,早就在跟我说,他们村有个男娃,人长得好,也是个读书人,说哪天安排你们见个面,过年一忙,我还没顾上,结果你现在又急着要走了,这咋办呢。”

青花起初没反应过来。个人问题?听母亲说完,她才恍然大悟。老一辈把婚姻大事都含蓄地称作“个人问题”,虽然已是80年代,但闭塞的门河村仍保持着多年的旧风俗,婚姻大事父母做主的习惯对于莲桂来说,再也自然不过。面对已经快二十岁的大女儿,她不免有些焦急,想给青花物色一个好人家。而青花是新时代的青年,当然不接受这一套,明白母亲的意思后,脸红了,却也忍不住笑了:“妈,我还在读书啊!我还要读两年半才大学毕业,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呢!”莲桂却很认真:“读了书还不是要嫁人,听我那个老表说,那个男娃好像也在你那个学校读书呢!你们如果见个面认识一下,以后在学校,有啥事也可以找他帮忙,免得你一个女娃子一个人在城里我们都不放心。”青花还是没放在心上:“妈,你放心好了,我在学校有很多朋友,老师们也都很关照我,而且我除了读书也没什么别的事情,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你就别担心了哈,个人问题你也先别替我考虑了。妈,我走了哈,还要到大尖去赶车,晚了可就赶不上了。”

青花边说边背起了行李,准备去和婆婆告别。莲桂也知道女儿一向倔强,便没再多说,只是心里拴了一个疙瘩,暂时还解不开。

青花跟婆婆和父亲道了别,叮嘱几个弟妹在家要好好听话,然后又踏上了屋后的山路。她哪里能够想到,缘分的奇妙就在于此,若是命中注定,无论怎样兜兜转转,山重水复,最终总会走到同一条路上,蓦然相遇。

几个小时的山路加上几个小时汽车的颠簸,当青花终于在黄昏时分到了桐州汽车站时,有些头晕。她拍打了一下晕乎乎的脑袋,背着行李走出车站去等公交车,却看到车站门口有一个她几乎有些遗忘了的熟悉的身影。她以为是自己精神不佳看花了眼,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时,那个人却主动迎了上来:“青花!”原来青花没有看错,果然是林风。

青花有些惊讶,心却突然跳得快了起来。她惊喜地问:“真的是你呀?你怎么也在这里哦?”林风从她背上拿下行李,笑着说:“明天就开学了,我想,你肯定也是今天回学校,我这次顺路要办点事,所以没从大尖镇走,不能在大尖镇碰到你,我下了车后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等到你,结果我运气还真好,真让我碰上了。”青花便更惊讶了:“你是专门在等我哟?你等多久了?哎呀你也真是的,要是我比你先回学校呢?你岂不是要白等了!”林风仍然保持着他一贯温和的笑容,说:“可事实证明我没有白等啊!其实我也刚到,没等多久。好了,别愣着了,公交车来了,回学校吧!”

青花跟着林风上了公交车,心里莫名其妙感动不已。他居然是专门在等她,而且是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几乎是在赌一把。她庆幸自己是在今天回桐州,没有早一天也没有晚一天,她也庆幸一路还算顺利,没有耽误,否则他会在汽车站等更长的时间。公交车上很拥挤,他背着他自己的和青花的行李,右手扶着把手,努力地侧身腾出一个空间,让青花站得比较舒服一点。青花没有看他,而是转过头假装认真地看窗外一逝而过的景物。沿途都是模样相似的楼房或平房,还有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那些热闹的万般景象,对于青花来说都微不足道,只有身边这个名叫林风的男孩,在那个时刻,一瞬间占据了她生活中举足轻重的位置。

回到学校,林风要帮青花把行李送上宿舍楼,青花却坚决不干:“东西又不多,我自己能拿上去。你快回宿舍吧,回去收拾一下东西,休息一下,明天就要开学了。”林风坚持要送上楼。两人都很坚决,僵持不下,这时候高晶莹背了一个大包气喘吁吁地走过来,看到他俩,高兴地大叫起来:“青花!林风!终于又看到你们了!你们怎么碰到一起的?在楼下拉拉扯扯干什么呢?嘿,青花,你不邀林风上楼坐坐啊?”青花看到高晶莹也很开心,赶紧上前拥抱她:“晶莹!想死我了!林风是要帮我拿行李上楼,我说不用了。”高晶莹乐了:“哎哟难得碰上大好人,林风,你要是帮青花拿,不帮我拿可就不对了哦,这包行李累死我了,要背上五楼还真得费些劲儿,干脆你一并代劳吧,谢过了!”青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风已经欣欣然接过了高晶莹的行李,跟舍管阿姨打了个招呼,先往楼上走了。

高晶莹拉着青花跟在林风后面往楼上走。两个女孩一个假期未见,很快便聊得火热,青花也就暂时没办法顾林风了,任林风背着几个包在前面走。到了五楼,高晶莹先拿过自己的行李,笑盈盈地说:“谢了啊,大才子,我先回宿舍了,你帮青花把包拿进她宿舍去吧!”这似乎和林风的想法不谋而合,林风站在青花宿舍门口,征求地看着青花。青花想,人家既然都上来了,总得请人家进去坐坐吧?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这样一想,找到了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青花也就坦坦然地开了宿舍门。

宿舍里已经有几个舍友在整理床铺了。青花和她们打了招呼,便将站在门外的林风请了进来。林风把行李放到青花的床上,女孩们全部停止了手里的活,惊讶地看着林风。有女孩嚷了起来:“这不是数学系的林风吗!青花,你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一个棒棒儿哦!”青花和林风都红了脸,青花赶紧解释说:“我们……我们算是老乡,他在路上遇到我和高晶莹,他看我们行李多,就帮我们拿上来,不信你们去问隔壁的高晶莹嘛。”撒了个小小的谎,青花心里有些不安,偷偷看着林风,发现平是总是潇潇洒洒的他也拘促得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女孩们不依不挠:“这么巧哦?难道这就叫做美丽的邂逅……”两人愈发尴尬起来,这时,敲门声解了围。青花如释重负,跑过去开了门,李敏迫不及待地跳了进来,抱住青花:“我就晓得你回来了!这几天我一个人在学校好闷哦,终于等到你也回来了!走,去吃饭!”李敏拉着青花就往外走,拉了半天却没拉动,奇怪地回头一看,青花还在往里看,于是她也探头往里一看,这才看到傻站着的林风。李敏大叫一声:“林风!你怎么也在!送青花回来的?走走走,一起去吃饭嘛!”李敏过去一把将林风拉了出来,三个人便飞快地离开了充满暧mei气息的宿舍,留下几个女孩在那里猜测讨论。

在食堂,青花老老实实向李敏交待了林风在车站等自己以及把自己全程送回宿舍的经过。李敏很认真地对他们说:“其实你们那些心思我们早就看出来了,林风,你是为了青花才加入梁祝话剧组,为了青花又专门和我们一起坐车到大尖镇,为了青花还在汽车站等了那么久。这些事情我们都看在眼里,大家都是好朋友,你们两个当事人也不用藏着掖着的了,说起来你们也还挺有缘的,如果都有好感,可以相处看看嘛!都是大学生了,青花,你平时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女生嘛!”

在好朋友李敏面前,青花确实不用再伪装什么。况且,这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林风没有否认李敏所说的一切,他说他确实是为了认识青花才应邱子诚的邀请加入话剧组。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李敏开开心心地笑了。她最好的姐妹,一向只对一堆一堆的书籍感兴趣的青花,脑中那根弦终于动了,而且顺利地遇上了这么一个优秀的男生,李敏由衷地为青花高兴。当然,在当时的大学校园,虽然并不反对,但也并不提倡恋爱之风,所以,青花和林风这件事,还是不能太高调地大张旗鼓,弄得人尽皆知,几个好朋友相互明白就好了。

这之后,青花的生活,也并没有起什么变化。新的学期,她仍是努力读书,踊跃参加各种活动,和每个人关系融洽。和邱子诚也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良好的哥们儿关系,古今中外无所不谈。只是邱子诚已经知道她和林风的关系,在和青花的交往中,还是注意一定的距离。青花倒不在乎,她对友情的重视,并不逊于这份刚刚萌芽的生*情。她有时会天真地觉得自己有点贪心,怎么可以一下子拥有这么多的幸福?于是她用全身心的热情,来对待这每一份的感情,希望把这些丰盛的幸福,悉数收入怀中,永不失去。

林风毕竟是外系的,两个人不能一起上课下课,吃饭时间也并不重合,有时候几天下来也没有机会见面。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天知道两个人想要约个会有多么困难。多数的时候,林风是在傍晚守在女生宿舍楼下,看到中文系的女生时,就赶紧彬彬有礼地拜托她们上楼给501的王青花带个话,喊她下楼。然后没过多久,就会看到青花抱着一摞书,急急忙忙地跑了下来。

青花和林风本来都是各自系里甚至学校里的小名人,这样一来二去,同学们其实也就心知肚明了。这份单纯的感情,带着一丝矜持与青涩,在桐州师专同学们无不羡慕的眼光中,在这座草长莺飞花红柳绿的南方小城里,浅浅地成长起来。

这天中午,宿舍楼的喇叭里传来舍管阿姨的声音:“501!中文系的王青花!有亲戚找!”正坐在床上看书的青花很是纳闷,怎么会有亲戚来学校呢?她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家里有谁会来学校找她,难道家里出什么事了?青花吓得出了冷汗,慌慌张张地就往楼下跑。

楼下站着的却是一个并不认识的中年男人。他见了青花,热情地打招呼:“是莲桂表姐家的王青花吧?好久没见了,都长这么大了!大学生啊,不得了!”青花被夸奖得一头雾水,礼貌地问:“你是?”来者反应过来:“哦,对了,你不认识我,你妈妈是我远房表姐,你应该叫我军表叔!你小时候我去过你们家,那时候你才多大点儿哦,现在都长成这么俊俏的一个大姑娘了,比表姐年轻时候还俊呢!”

青花想起来了,这个军表叔确实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来过家里,但几乎已经没有印象了。现在看来,他应该就是开学离家之前母亲口中所说的那个远房老表。可是,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吗?青花急忙问道:“军表叔,你大老远地到桐州来,是不是我家出了什么事呀?”军表叔说:“你别急,你家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是到桐州来办点儿事,路过你们家的时候,去坐了坐,上次给莲桂表姐提的那档子事,也不晓得她跟你说没说,过年一忙,也没来得及安排一下,这次我和表姐商量了一下,来桐州就顺便到你学校来看看你,也顺便看看那个男娃,有时间的话就安排你们认识一下!你看可不可以呢?”

这下青花彻底明白了,原来他果真就是那个要给自己做媒的远房表叔。青花不由得又害羞又紧张。没想到这个表叔这么热情,来桐州办事还惦记着这档子事,专门来学校找自己。但是,难道真的要跟他去见那个男孩吗?如果不见,又怎么和他说关于林风的事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随便,居然不经父母之命,便自作主张在学校交了朋友?这要怎么跟爸妈交待呢?

青花正在胡思乱想,军表叔着急了:“青花侄女,你快给个话呀,我现在要去看看我那个远房侄儿了,你带路,我不晓得去男生宿舍咋个走。”青花一看没法推托了,只好在前面带路,往男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青花都在苦恼地想着对策,军表叔很健谈,不停地在和她聊着家长里短,青花只顾得上嗯嗯啊啊地敷衍几句。从女生宿舍到男生宿舍的这条路却突然变得很短,没走多久就到了楼下。军表叔走进舍管办公室,说了自己要找的人的名字,然后就出来在楼下等。青花心急如焚,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然而,令她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几分钟之后,只见林风匆匆忙忙地跑了下来,青花在心里暗叫不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在想着千万不要碰到他,却事与愿违。躲已经来不及了,要怎么向他解释呢?而林风已经远远看到了她,径直向她跑了过来:“青花!你在这儿等谁啊?”青花张口结舌,还没想好要说什么,林风却看到了一边的军表叔,惊讶地说:“军叔!是你找我吗?”而军表叔看到林风和青花打招呼,也已经愣住了,于是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好容易才搞清楚状况——原来,莲桂的远房老表,就是林风曾经说过的门河村的远房叔叔。青花顿时觉得世界果真是个不太大的地方。

军表叔呵呵笑了起来:“我费了半天劲,结果你们在学校已经认识了啊。看来不用我再多介绍了吧,青花,林风?”青花红着脸解释说:“上学期一起排练过一个话剧,所以认识了……”军表叔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嗯,你们两个都是很有才华的娃,这次来看到你们,表叔就放心了,回去跟你们的父母也晓得怎么交待了。表叔就先走了哦,你们都回去吧。”

青花和林风赶紧挽留,但军表叔确实还很忙,没再多说什么便乐呵呵地走了,留下青花和林风两人在宿舍楼下看着彼此,忍不住同时笑出声来。这事也太奇妙了吧!

送青花回宿舍的路上,林风说:“这次过年,爸妈就在说,军叔要给我说个对象,我当时就没同意,开了学本来想和你说的,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就一直拖着,真没想到今天这个谜底一解开,竟然是这么大的巧合!”青花没接话,低着头自顾自偷偷地笑。她脑中兀地跳出两个字,缘分。

是的,在这一连串梦境般美好的事情之后,一直有着隐秘而深刻的浪漫主义情怀的少女青花已经开始迷信般地相信缘分了。

春去夏来,秋走冬至。青花的大学生活,一丝不苟地沿着即定的轨迹日复一日地运行。很多年以后,回想起她的大学生活,青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爱是恨,是感激,还是埋怨。在当时的二十岁青春韶华中,青花单纯地感受着学业的精彩,校园的美好,更重要的,还有爱情的甜蜜。这一切,已经足以让从小在磨难中长大的她满足与感恩。曾经拥有的爱如此刻骨铭心,以至于在后来的漫漫岁月里,青花从来没有办法违心地说出后悔。或许一切,仍然只能无奈地归结于缘分两个字。

大三的春天,校园里开始弥漫着离别的气息。同学们为了前程四处奔走,青花也不例外。若能留在桐州,当然是最好的归宿,但是对于青花这种没有任何背景条件的普通农村女孩,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青花倒也没有太在意能够分到哪所学校,凭她三年来的成绩,分到一所较好的学校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她担心的只有一个问题:这一次,缘分能不能把她和林风再次安排在一起,分到同一所学校?或者,同一个地方的学校?

林风也很着急。他也没有任何背景条件,也是普通的农村孩子,虽然在系里表现出色,但这样干等下去,无法预料会被分到哪里,万一不能和青花在同一个地方,岂不是太难以接受的一个玩笑?

然而除了等待,青花和林风,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刚刚恢复高考后不久的这一届毕业生,算得上是香饽饽。他们怀着欣喜,同时惴惴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高晶莹也许是他们当中最不着急的一个。如同学们传说的那样,她的确有一个身为高干子弟的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加上她自身的成绩和出色的外交本领,留在桐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她每天除了忙着写毕业论文,便是四处安慰忧心忡忡的好朋友。她为青花和林风的事情也焦虑不已,但无能为力,只能安慰青花,要相信缘分,要相信命运的安排。青花别无他法,只能听从高晶莹的安慰,安下心来好好准备毕业论文。

李敏成天也是悠悠闲闲。她本来就是个与世无争的人,而老天似乎对这样的人格外眷顾。毕业的时候,李敏所学的英语已经成为最炙手可热的专业,各个中学开始重视英语,英语老师极度短缺,英语系的毕业生成了最抢手的对象。李敏三年来大大小小的奖学金拿了无数,如果运气好,留在桐州的某所中学任教几乎是不成问题的。

邱子诚面对毕业的这些问题也很坦然。他向来以潇洒的态度处世,信奉随遇而安。他相信凭他一根笔杆子,不管到哪里都混得上一口饭吃。

而平时最没心没肺的马鹏飞,因为任了三年的学生会主席,表现良好,深受学校领导赏识,没费多大劲儿便得到了留校当辅导员的名额,每天都乐得合不拢嘴。

这样一来,这群年轻的孩子们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为青花和林风着急。大家都不安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祈祷着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梦想成真对于这些走在时代的前端的青年们,是如此美丽的理想,他们不愿意设想任何不美满的结局,渴望用自己的一腔热血,追求当时他们自己都还不太清楚的所谓美好生活。他们把友谊和爱情视为至高无尚的宝物,愿意用全部的力气去小心翼翼地呵护。爱如此激烈,当他们想紧紧拥抱彼此,却终将如散落的花儿,各自天涯。

学校善解人意地为这届即将离校的毕业生筹办了一场友谊女排赛。80年代初,从日本引进的电视剧《排球女将》风靡神州大地,尤其在大学校园里,几乎成了最流行的东西。彼时中国女排正处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高峰时期,这部电视剧适时而生,用跌宕的情节和穿插全剧的扣人心弦的排球赛,以及其中独创的各种排球招式,吸引了所有大学生的眼球。在桐州师专,只有几个食堂里有电视,这有限的几个电视中,又只有二食堂的电视在吃饭时段会处于开放状态,于是,每到吃饭时间,二食堂都会挤满了人,所有人都不再计较食堂的大师傅在打菜的时候是不是把勺子多抖了几下,因为他们的眼光都专注地盯着电视屏幕,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故事的发展。

在这些学生中间,青花无疑是最积极的一个。排球本就是她最喜欢的运动之一,她对“铁榔头”郎平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而现在,《排球女将》来了,她的偶像变成了女主角小鹿纯子,她在剧中的一招一式,都让青花着迷不已。她经常想象自己可以像小鹿纯子一样身怀绝技。那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课了,除了毕业论文,就是为毕业去向伤脑筋,而《排球女将》恰到好处地把她所有的烦恼通通化解。每次时间一到,她便拉着李敏和高晶莹往二食堂飞奔,要去占据一个有利地形,免得身高没有优势的自己被一排排人墙挡住视线。李敏和高晶莹也同样为《排球女将》深深着迷,她们三个在路上一边飞奔一边讨论着上一集的剧情,猜测下一集的发展,脚下像踩了风火轮,越跑越开心。

学校筹办的这场女排赛,显然是为了顺应这股排球热潮。各个系的女生纷纷踊跃报名,一时间,学校所有的运动场上随时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年轻的姑娘们奋力地跳跃和扣球,她们的青春在阳光下肆无忌惮地尽情挥洒,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活力的味道。

毫无疑问,曾经的中文系女篮队队长王青花这次又成为了中文系女排队的队长。她勇敢地挑起这个重担,信心满满地要重现女篮队的辉煌。在青花的怂恿下,连一向对运动不感兴趣的高晶莹都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她的队伍。

青花每天中午看《排球女将》,下午便带领着队友们在运动场上实战演练,她告诉队友,不仅要揣摩电视剧里可以借鉴的招式,更要学习小鹿纯子和她的队友们那种勇往直前的精神,不管有多么困难,都要全力以赴,就一定会到达心目中的顶峰。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青花暂时忘却了困扰着她的那些烦恼,忘却了不久后即将面对的某种不安的可能。她站在初夏的阳光下用饱满的热情大声地说着这一切,仿佛是在向自己训话。是的,她一向都以勇往直前的姿态,在不停地赶路。

林风成了中文系女排队最称职的后勤部长。他从不缺席,准时来到运动场,手里拿着水和一些小零食,微笑着观看她们的训练。女孩们便会开玩笑起哄,直到青花不好意思,佯怒地把排球砸到她们身上。

很快到了比赛的日子。比赛采用淘汰制,先用抽签的方式分组,一场比赛里的胜者才能进入下一轮。中文系女排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地杀进了决赛。她们的对手是女生数量同样庞大的外语系,其中,李敏是主力二传手。青花和李敏在赛场上相视而笑。这对最好的姐妹,要在决赛场上,一决高低。

这是一场和《排球女将》同样精彩的比赛。虽然没有如同小鹿纯子的“晴空霹雳”一样神奇的招数,但这些年轻的姑娘们,都有着不逊于小鹿纯子的拼劲和热情。青花是一传手,她不放过每一个飞过来的排球,用精妙的技术,将它们妙传给二传手,从而再制造出威力无穷的绝杀。她在排球场上奋力拼抢,汗流浃背。偶尔,她会有种恍惚的错觉,仿佛回到了那个满地落叶的初秋,她在篮球场上,也是这样无畏地炫耀着自己的青春,周围掌声和欢呼如潮水般涌来。然而,一梦已三年。

这次的赛场边,多了林风为她呐喊助威。马鹏飞和邱子诚也是忠实的拉拉队员。其实他们都十分为难,两边都有好朋友,到底要为谁加油?后来他们一商量,一致认为不管哪个队赢了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于是他们的口号成了“中文系夺冠!外语系必胜!”逗得场上场下两个系的同学们都忍俊不禁。

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比赛在激烈而又不失和平的气氛中圆满结束。中文系以两分的微弱优势夺得了本届女排赛的冠军,外语系勇夺亚军。两个系的同学们开心地互相拥抱,大喊大叫。输赢早已不重要,这场比赛带给了这群正处于离情别绪的年轻人比冠军更重要的东西。比赛已经落下帷幕,《排球女将》也终将打出“剧终”二字。而他们在即将告别的校园,用汗水和笑容,留下了永不抹灭的痕迹,不会剧终。

初夏的校园,青花最为喜欢。四处姹紫嫣红,空气中飘荡着暖暖的味道,阳光温和地撒满每一个角落,当她行走在这样的校园,暂时可以忘记那些令她烦恼的事情。尤其当林风和李敏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希望可以把这样的时光挽留住。毕业论文已经定稿,过几天完成答辩之后,大学生活就真的要宣告结束了。三个人走在生活了三年的校园,都默不做声。谁都不想先提那些关于离别的话题,宁愿用沉默来回避。而平时总有说不完的话的李敏今天似乎也有心事,一直紧蹙着眉头,一声不吭。

他们在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里坐下来,良久,李敏先开了口:“这次过年回去,哥哥给我说了个对象,叫冉旭东,也是大尖街道人家,他在成都上大学,今年也毕业了,在成都找了工作,不久就要去上班了。他现在在大尖,哥哥叫我毕业后先回去和他见个面,两家人商量一下,没别的意外的话,我就跟着他一起去成都。”她一口气说完这些,然后又安静了。

这个消息对于青花来说太突然太意外了,青花惊讶地拉住她的手:“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毕竟,省会成都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遥远的一个地方。最好的朋友突然要去那么远的地方,青花一时间难以接受。

李敏还是很平静:“这学期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也就没提自己的事,而要去成都这件事,我也是不久前才决定的。青花,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你知道,我表面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但是,我一直在为我所渴望的那种生活而奋斗。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但这不是我最终的目标。冉旭东人很好,我们彼此都觉得找到了对方,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去成都。那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比桐州更大,更繁华,也许我在那里会很迷茫,但我有种预感,只要我一直努力下去,那里会有我想要的生活。”

不用李敏再多说,青花已经明白了。她和李敏之间这么多年的友谊,早已经使她们如亲姐妹般心心相通。李敏从来不会对任何事情妥协,她永远都在风风火火地追求着自己心中的那一片天地。青花只有祝福自己最好的姐妹可以得到想要的幸福,她也相信,命运会垂青善良的李敏。

李敏犹豫了一下,又说:“那你们两个,到底要怎么办?如果没有分在同一个地方,我是说如果。但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的可能性。”青花摇摇头。这不是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青花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巨大的无助与惊慌。好朋友们即将劳燕分飞,这让她不舍。两年多的这份爱情也走到了分岔的路口,青花面对这样一个严肃的人生抉择,感到深深的无奈。

林风一直没说话。他心乱如麻。他想找出一根烟来抽,可是摸了半天口袋也没找到。他说:“我去买烟。”站起来准备走。青花拉他坐下,说:“你在这儿等,我去买。”李敏愣了一下,也跟着青花走了。

校园里并没有卖烟的地方,两人走到校外的小卖部,才买到林风经常抽的那种烟。李敏看到青花轻车熟路的样子,忍不住问:“你经常帮他来买烟?跑这么远?”青花不在意地点点头。可李敏觉得心里有点儿别扭:“咱们学校没多少男生抽烟啊,你应该管着他,少抽点烟,怎么还能主动来帮他买呢?而且你们哪有那么多零用钱可以买烟啊?”青花说:“抽点儿烟没关系啊,又不是什么太坏的习惯。他有时心烦,抽根烟就好了。”

李敏没再说什么。只是在她敏感的心底,渐渐浮起一丝忧虑。她看着身边沉溺于爱情的好姐妹,没来由地感到一种不好的预兆。她慌忙甩甩头,抛开这个荒唐的预兆,挽住青花的手臂继续往前走。莫名的,多年前那个连月光都忧伤如水的夜晚蓦然跳回到她的脑海。那晚,她在古老的红豆树下向青花倒出了所有的心事,她们一起在深夜的月色下拉着手小跑着回宿舍,从那一刻开始,她们已经紧紧相连。而今若要分离,只恨不得可以替对方预先抓住未来所有的美好,才不至于在天涯,牵肠挂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