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下)

  • 青花
  • 林悟
  • 4412字
  • 2009-07-01 01:21:51

(下)

林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青花带她带得心力交瘁。她无数次觉得自己快要垮掉,却又无数次坚持着复苏起来。林麟8个月大的时候就喊出了第一声“妈妈”,为这两个字,她觉得所有的辛苦和劳累都值。

林麟和林风不亲近,这是让青花觉得很苦恼的一件事情。照理说父女是骨肉至亲,林麟对待林风的态度却和对待陌生人无异。也许是因为自己一直寸步不离地带孩子,导致女儿认为只有妈妈才是最亲近的人。于是青花想要给父女俩营造一些空间让女儿对林风亲近起来,但林风自己却不努力,只要看到林麟哭闹就赶紧抱给青花,自己躲一边儿去了。他倒落得个清闲,可是年轻的他并没有完全懂得女儿对自己的意义,也并没有明白自己作为父亲应付出的努力和肩上的责任。他照旧在下班之后隔三岔五地和那一帮子朋友去打牌,一打起牌来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家中辛苦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当他回家看到妻女的时候,会觉得愧疚和后悔,但青花一次次的原谅和宽容让他习惯了道歉,也习惯了更加放任自己。反正自己在家也什么都不会做,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碍手碍脚。这是他给自己找的不回家的理由,这个借口让他渐渐心安理得。然而,他从来没有想过,是否可以付出一些努力来使这个理由变得不再是理由。青花对林风无条件的爱,以及忙碌的生活,使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提醒丈夫。

这些看上去没什么不妥的事情,在这对彼此深爱的夫妻之间,不动声色地凿了一道浅浅的小沟。

林麟和林风唯一的交流,只有音乐。她只有在林风拉二胡或小提琴的时候,才会对她的父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青花和林风都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女儿遗传了林风的音乐细胞。这让他们又喜又忧。喜的是女儿有这方面的天赋,忧的是唯恐没有实力可以让女儿接受良好的音乐教育。不过林麟终究还小,这个问题可以再过一些日子再考虑。

日子在忙碌中一天天度过,林麟的成长带给青花的喜悦掩盖了生活的困苦和感情上的不如意。她甚至忽略了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地越来越坏。寒假,带着林麟回老家过年,她一路上吐了个天昏地暗,比从前晕车的现象更为严重。更糟糕的是,林麟似乎也表现出晕车的毛病,在拥挤的车厢哇哇大哭,怎么哄都没有用。

好不容易下了车,踏上通向门河村的那条熟悉的乡间小路,青花的精神顿时好了起来。山间亲切的乡土气息夹杂着淡淡的冬日寒风迎面而来,驱走了不适和疲劳。青花将林麟裹到林风的背上,指着那美好的山山水水说:“麟儿,这里是门河村,是妈妈的故乡,妈妈带你回外婆家。”林麟听懂了这些话,停止哭闹,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这个小山村,本就与她的生命息息相关。

不管是姑娘时代,还是已经为人妻为人母,青花每一次回家,都一如既往的激动。每当远远地看到熟悉的院落,看到屋顶的瓦片,青花的心里便会感到踏实和满足。

那一年,门河村已经实现了全村通电。煤油灯的时代真正地成为了历史。在浅浅的暮霭中,每家每户的窗户都透出淡淡的桔色白炽灯光,温暖无比。

青花看到,父母的鬓角,有了隐隐的白发,尤其是母亲,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已将她的背压得微驼;弟弟妹妹都长大了,连最小的青桃,都快和自己一般高了;婆婆又苍老了几分,快要没牙的嘴,笑起来仍然如同晚霞般温暖。在这些至亲的亲人面前,青花可以找回完全的自己,可以忘记生活中所有的艰难与不快,可以意识到自己生存的价值。

林麟的到来给全家人带来了不同以往的欢乐。她是这个家里新的一代,给这个家注入了新的活力。四世同堂的幸福,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缘享受的。不过这个孩子很快将全家人弄得手忙脚乱,除了青花,她仍是不让任何人抱,也不愿意下地走路,用冷漠的目光和不客气的哭声回敬着她的亲人们。青花很无奈。林麟这样的性格和自己有很大关系,这一年多以来基本上是自己一手将她带大,她的小世界里只有妈妈和托儿所,与外面的世界几乎没有接触,突然面对这么多陌生的面孔,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长大了慢慢就好了吧,血脉相连,终会亲近。青花这样想。

虽说当时改革开放已近十年,但对于王家这样一个曾经是地主成分并且有六个子女的家庭来说,经济条件仍是不宽裕的。青荷早早地嫁了人,如今也快要当妈妈了。建设则是连续考了两年高考,总是以极小的分差落榜,他已经考得心灰意冷,去年就坚持要放弃继续念书,到镇子上去打工,但在全家尤其是青花的坚决反对下,他终于还是第三次踏进了高三的课堂,为前途作最后一搏。青花相信,自己的大弟弟一定会有出息,前两次高考都只是运气不好,只要坚持下去,命运一定会对他有个交代的。建国也已经是一名高三的学生,今年他将和哥哥一起参加高考,这对全家来说是头等大事,甚至关乎整个家庭的命运。

为了两个哥哥,青梅在念完初中后,没有继续读高中,而是在村里的幼儿班当了一名幼儿老师。对农村女孩来说,有初中文化的已经是少数了。在青梅的心里,大姐一直是她的偶像,能像大姐那样考上大学跳出农门,是青梅的一个隐藏的愿望。然而对青梅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让两个哥哥能够毫无牵挂地去考大学。她一直都是如此善良的孩子。而这样简单和朴实的性格,正是这个家庭多年来可以共同面对一切困难的根源。

这些年来家里也有一些积蓄,可那是有笃定的用途的。就在青花一家人回来后,家里请了匠人,在老屋的东边打了地基,开始动工修建几间砖瓦房。修房子,这是每个有儿子的农村家庭必须准备的事情,有稍微像样点儿的房子,才能娶到媳妇。淑珍早就盘算好了,自己的两个孙子长得都是一表人才,到时候娶媳妇一定要风风光光,为王家挣足面子,告慰自己早逝的丈夫在天之灵。她是这个家庭的大家长,辛苦了一辈子,她问心无愧,没有给王家丢脸。给两个孙子修好房,等他们娶到称心如意的媳妇,她这一辈子就无憾了。

青花的妹夫陈伟民,正是对面村子最优秀的匠人之一。于是家里修房子的事情也省心不少,伟民带着几个匠人,夯地基、选料、砌墙,活做得很细心。最开心的要数青荷,她每天得给丈夫做饭,这样她就有理由挺着大肚子呆在娘家了。谁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王家这两个嫁出去的女儿,可是恋家得很呢。

看到可爱的外甥女林麟,青荷便对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更加充满期待。她从心里面是无比羡慕大姐一家人的。姐夫那么体面,两人都有文化,是单位人,公家人,女儿也聪明可爱,以后一定也是个不一般的人。而自己大字不识几个,嫁的人家也很普通,伟民也是个没读过书的人,只凭一身好手艺谋生活,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注定是个农村孩子,起点就比外甥女低了一截。青荷的心里便有些酸酸的,但这样的想法一瞬即逝,四世同堂的家里其乐融融的气氛让她觉得很幸福。

傍晚,伟民他们收了工,青荷要和丈夫一起回家了。青花带着林麟送他们出了门,林麟跟在青花的身后,奶声奶气地叫着“二姨”、“二姨父”,让这夫妻俩高兴不已。青花很不舍妹妹,因为眼看已经腊月二十七了,已经拖了好几天不能再拖,第二天她就得跟着林风一起回林家过年了。

一想到那个让自己感觉不到温暖的家,她的心里就一阵茫然。她多希望可以一直留在这个温暖的家里过年,就像多年前的那些日子一样,虽然清苦却有着无穷的乐趣,那顿一年到头只能吃一次的年夜饭是全家人共同的期盼,一家人围坐在暖洋洋的火炉旁,年的喜气漾满整个院落,那是比火炉更暖的记忆。而现在她和青荷都不能在家里过年了,嫁出去了就是婆家的人,自然得在婆家过年。她无力反抗这样的习俗,也没想过要反抗。林风是她的至爱,她一直都在努力地去爱屋及乌,努力地试图要去爱上林风的家人,然而她深知自己并没有成功。对于林家,她只有莫名的畏惧。她始终融不入那个家庭,尤其现在,她深知自己几乎成了林家的罪人,她不知道要如何带着林麟回那个家。

然而一切终须面对。腊月二十八,一家三口翻山越岭,回到了石山村的林家。

终究是自己林家的后代,林荣生和丽萍看到林麟,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喜爱,伸出手要抱抱她。林麟却不上前,躲在青花身后,用审视的目光环顾着这个家,任青花和林风怎么劝也不肯叫出那声“爷爷”“婆婆”。青花很无奈,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丽萍已经拉下脸,去了灶屋。

而林麟一眼看见颤颤巍巍向自己走过来的祖祖,便开心地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摇摇晃晃地迎了上去,嘴里清晰地叫着“祖祖”。老人很激动,一把将林麟搂在怀里,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笑容。

晚上,一家人围着热腾腾的火炉逗林麟玩耍,林麟也跟他们熟络起来,开口叫了她的爷爷、婆婆和姑姑们。气氛显得很轻松。青花心中的忐忑也减轻了不少。林荣生用威严的目光看着他的儿媳妇,问道:“青花,你既要上班又要带娃娃,忙得过来吗?”本是一句关切的话,青花却又紧张起来。她不知道林荣生接下来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她捏了捏林麟的小脸蛋,说:“放心吧,我还能应付得过来。”

林荣生沉思片刻,慢吞吞地说:“我的意思是,把林麟留在这里吧,我和你们妈来带她。你们回去好好工作。”青花慌了神:“爸,这怎么行呢?林麟还小,必须让我来亲自带她啊,怎么能把她留在……”她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林荣生的目光让她有些害怕。

“你是想说,怎么能把她留在这样的乡下,是不是?你别忘了,林风是在这里长大的,你自己也是在门河村那样的乡下长大的,现在你的女儿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我们是她的亲爷爷婆婆,难道不会尽心尽力带她吗?”

“不是,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林麟还不满两岁,她离不开她的妈妈啊。”

“这事就这么定了。开学后你和林风回去,林麟留下,我们来照顾。你看你瘦成那样,怎么能带好我们的孙女呢?自己养好身体再说,况且以后你还得给我们林家再生个孙子。”林荣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做出了这个决定。

青花霍地站了起来。“林麟是我的女儿,不仅仅是你们林家的孙女!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不会再生儿子了!如果爸爸您是为我的身体着想,我很感激,也同意将林麟留下让你们照顾,因为我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如果你们是想借此让我再生儿子,那我就对不起了!”

林荣生的脸上立刻结满了霜。林麟看到妈妈这么激动的样子,被吓得哭了起来。林风束手无策地一边哄女儿一边哄妻子,家里顿时一团乱。

夜里,林风睡不着悄悄出了门,坐在院子边的石阶上抽烟。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一直以来青花和父母都搞不好关系,为什么自己非得这么难做人。青花默默地坐到了他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乡村里的夜空总是那么洁净清澈,星星眨着眼睛,仿佛在为这对小夫妻叹息。

良久,青花开口轻声说道:“把林麟留下吧。你也看到了,我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与其把女儿放在托儿所我两头跑,还不如让你爸妈来带,反正这也是他们的意思。林麟终归是你们林家的子孙,让她熟悉一下她的老家,跟她的爷爷婆婆培养培养感情,也是应该的。”林风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在地上碾灭,感激地对妻子点了点头。

此时的青花,心痛无比。

女儿,妈妈必须暂时将你留在这里了。这是妈妈必须做的妥协,妈妈祈求你的谅解,妈妈相信你一定会谅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