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节 谁说女子不如男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4141字
  • 2010-06-07 15:57:15

叶小垛正求之不得,父亲从未正正经经地和她下过一回象棋。叶大善人总是对她下不下象棋皆无所谓,只有在缠得不可开交时,应付叶小垛一下,假装错走一两步,输给她。免得被叶小垛纠缠,其实小垛精的很,早就识破了他的伎俩。

这一次,叶大善人和叶小垛认认真真地下起了象棋。第一局,父女俩居然走了一盘和棋。叶大善人也很惊讶,平时也没怎么教过她啊?这孩子的棋艺水平怎么这高呢!

下到第二局时,叶小垛居然领先父亲一步逼进了他的大本营,用小卒子横卧中心险胜了第二局。

叶大善人的脸都红了:“行了,你厉害,我看,也不用指点你了,你已经超过了我的水平。但是要记住,有一句话叫:走一步看三步,但是你要学会走一步看六步,凡事走在别人前面。人生也如棋局,一步走错,全盘皆输,不可大意轻敌。”

叶小垛认真地点点头。她心里比喝了蜜还甜,这一次,连父亲都承认输给自己,那还有什么人是我不可战胜的呢?我一定会得第一的,哈哈哈,是的,我也不能大意轻敌,仔细想想,今天战胜那几位对手,其中也有一两局险象环生呢。

当天晚上,叶小垛翻来覆去睡不着:省城大武汉,唔,传说中的“四大火龙”城市,我要去看你了,明天会有哪些人参加呢?这些人到底厉害不厉害?肯定是山外青山楼外楼,明天一定非常刺激,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可是,我为什么睡不着,不,我得保存好实力,我得睡个好觉,明天下午的比赛我一定要得冠军,其实得不得冠军,咱也不在乎,咱在乎的是拿到那三千元的奖金,可是不得冠军,就得不到那三千元钱,我们家太需要它了……

叶小垛闭上眼睛,努力地想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它们是那么可爱,那么柔软,自己跟它们一样,她不停地数着天上的白云朵,一,二,三……。

第二天一大早,叶小垛就和两个同学、老师一起坐上大巴出发去武汉参加全省的象棋大赛了。

全省各所高校都派出了最优秀的种子选手前来参赛。

叶小垛穿着深绿色的校服,这便是她最好的衣服了。她和赵宏阳,柳大国三人代表着金鼎高中前来参赛。

坐在棋牌室里,看着来自各地的选手们,有些选手一看就激动的不能自己,还有一两位显得有些怯场,那怎么能打好比赛呢?叶小垛心里想,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含而不露的,她的心情非常放松。

金鼎高中虽然只出脱了叶小垛这一位女孩子。可是,别的学校却也有女选手前来参战。

当铃声一响,各位准备就绪。

叶小垛心无旁骛,冲卒,跳马,一路向前。对方也是志得意满,丝毫也不逊色。当棋下到了中段,依然是高手过招,双方皆损兵折将过半,依然不分胜负。

当棋逢对手时,叶小垛这才停下来细细地打量了对方一眼,此人天庭宝满,浓眉大眼,宽额头,扁平鼻子,四方口。生就一幅福相,而且非常沉稳,他的棋路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再一看对方的牌子上写着:魏志峰。

叶小垛与他交手占不到半点便宜。魏志峰在与叶小垛两战两平后,也有些惊异对方的诡异。他也忍不住地打量了叶小垛一番,但是见她,身材丰满,一头短发,英姿飒爽,鹅蛋脸形,秀眉、笑眼,朴素,端庄。这时,叶小垛的眼神正好和他四目相对,叶小垛冲他微笑了一下,魏志峰的脸马上就红了。

最后,叶小垛使了个坏,故意把马拉回一跳,魏志峰不知是计,调炮去堵,叶小垛调整策略,用车换双炮一相,魏志峰惊呼上当,只一步之差,叶小垛便用单车顶将马挂角险胜了魏志峰。

再接下来的战斗也异常激烈,但是大都被叶小垛化险为夷。奋战到最后,叶小垛终于不负众望拿了冠军,而第一个和叶小垛交手的魏志峰也轻轻松松获得了亚军,其实要按实际水平,两人其实是不分伯仲的。

叶小垛这才感觉到自己此番来得真是太值了,和高手过招就是过瘾。

得了冠军的叶小垛也得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三千元钱,站在领奖台上,叶小垛手拿着奖杯和奖金,心情非常激动,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父母亲也能来这里跟自己合影留恋。

年轻潇洒的男主持问道:“叶小垛,请问,你此时有什么感想?可以说说吗?”

叶小垛接过话筒,眼里闪烁着泪花,激动地说:“此时,我非常开心,最感谢的是省委、学校、老师给了我们高中生这一次展示自己才艺的机会。

其次,我还万分感谢我的父亲、母亲,是她们培养了我。还有我的校友,与我一起奋战过朋友们,所有参加这次大赛的朋友们,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

很快便有一个美丽的小姑娘手捧着一束鲜花走上台来送给了她。两人拥抱了一下,叶小垛非常兴奋,举起手来,向大家致谢!

叶小垛临场的超强发挥,叶小垛的聪慧,叶小垛的演说从不打草稿,张口就来,这让在坐的老师们都很惊讶,他们的眼中立刻跳出一种激动与热望:“人真是不可貌相,看那叶小垛咋看咋平凡,可那平凡中蕴藏着的多少不为人知的知识与才学,那孩子就象一座宝藏。”

年轻的女记者这时拿着话筒对叶小垛说:“叶小垛,得了冠军,又得了三千元的奖金,此时此刻,你想过要如何利用它们么?”紧接着她到处看,希望能找到叶小垛的父母。

叶小垛心里想:记者姐姐,你不会是想让我也说捐给贫困的失学儿童吧?其实,我也是一个贫困的也差点要失学的女孩子也!

叶小垛看着她,微笑着说:“美丽的记者姐姐好,我父母亲没有和我一起过来,是我们田老师陪我一起来的,这三千元的奖金,我还没有想好要去怎么花,我父母亲都是农民,他们也有自己的愿望,我想先成全他们……。”

舞台底下爆发出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此时,叶小垛的父母亲都在自家的黑土地里,脖子搭着一条毛巾,面朝黄土背朝天地锄着草,他们的汗水一滴一滴地从头上滚落到玉米地里。

一是他们很为去省城的路费发愁;二是,万一小垛什么名次也得不到,那会让叶大善人觉得很没有面子。

坐上了回家的大巴,叶小垛的心那叫着爽啊。那个奖杯倒是不在乎,反正由同学们这个看看,那个摸摸。又不能当钱花!放在班里或者放到学校里做为集体的荣誉,她都觉得很正常。

只是,怀里惴着这三千元钱,却生怕它不翼而飞,每隔一会儿,她都用手探一下,感觉一下,这钱是不是还在身上捂着呢!尽管周围坐得是老师和同来的两位同学。

大家兴奋着:叶小垛终于为金鼎高中争得了最大的荣誉,纷纷邀请请叶小垛吃刚买的很多老武汉的土特产:武昌鱼,孝感麻糖,黄石港饼,三峡苕酥,武穴酥糖,鸭脖子……叶小垛乐得与大家一起分享。

叶小垛走在村里熟悉的水泥路上,连树上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都是在祝福她的胜利归来了。

还没走到家里,远远地便传来了两人的吵架声。躲在墙角后面,叶小垛静静听着,父母亲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吵。

“叶德发,你这个蠢材,就你一天到晚会做好人,穷得衣服都没有穿得,还把家里给小垛买参考书和衣服的五百块钱,拿出去送给那个不得上气的二秃子……。”周芸香非常生气地指责着叶大善人。

“二秃子,人家马上要去外地打工了,挣着钱就会还的,他找谁都借不着钱,你说我再不帮他,谁还能再帮他?”叶大善人强词夺理地说。

“那二秃子没有亲戚啊?他不是有哥哥、姐姐吧?人家都不借给他这个赌徒,你倒好,你尽拿钱往这穷窟窿里扔,那时候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找了你,呜呜呜,……你看看,小垛和我跟你在一起过过一天好日子么,呜呜呜……。”周芸香伤心地哭了起来。

叶大善人嘲讽地说:“哭什么哭,不就才五百块钱吗?针鼻大点的小事,还值得掉几滴眼泪,那眼泪也太不值钱了,我还没有责怪你没有为我生儿子呢?”

周芸香一听这话,马上怒火中烧,用手一把摸去脸上的泪水,伸出手指头,指点着叶大善人,大声骂道:“叶德发,你自己拉泡尿看看你那穷样吧,生个女儿都穿得跟要饭的差不多,你还好意思说想要儿子,你拿什么来养活他,别说我不给你生,连自己吃饭都还看黄历,房子住得是啥房子,哼,土旮旯。泥巴屋,你还好意思提这种要求,……。”

周芸香边说边气得跑过来要踢打叶德发。每当这时,叶德发马上就象个泄气的皮球,又宛如受惊的兔子,边跑边阴阳怪气地笑着说:“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官人这厢知错了。”

叶德发心里想着:“是我的软弱培养了你的彪悍,是我的忍让导致了你的猖狂,嘤嘤哭泣最头痛,不如让你撒泼嚣张,这才是真正的你――周芸香,不折不扣的大辣椒。”

周芸香这时又好气又好笑:“啊呸,屁官人,你要是当了官人,咱家早就不这么穷了。”

这叶大善人一边跑一边心说:“不好,这下可臭大了。”

原来,此时正遇上了提前回家来的叶小垛。叶小垛正偷听着他们的吵架,哈哈大笑着。

叶大善人马上就严肃了下来,拉长了脸:“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叶小垛笑着说:“我有好消息要宣布!”

两人正说着话,周芸香来到叶大善人的面上,刚准备下手去揪叶大善人的耳朵,一看到叶小垛回来了,也就作罢了。

“爸,妈,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我在全省举行的象棋大赛中得了冠军,奖了我三千元钱,二等奖是一千元,三等奖是五百元,我当时好想好想,你们都在我身边,还有记者给我们照相的摄影的。”叶小垛开心地说。

周芸香立刻心花怒放,兴奋地说:“小垛,噢,我的好闺女,你真得了三千块钱?哎哟,好女儿,比儿子强多了。臭老九,老迂腐,我女儿那一点不如儿子?”

叶小垛笑着,从口袋里拿出捂得温热的三千元钱,交给了周芸香。

叶大善人也兴奋的泪光闪烁,他抓抓自己的头发,笑着说:“我女儿就是棒啊!谁说女子不如男?我可没有说,在小垛六、七岁的时候,那时候偷我的象棋时,我就看出来,这孩子的潜质不错。只是,当时没有想这么长远,没想到我女儿还真是替我争了一口气!”

叶小垛又把自己在赛场上的如何超常发挥,如何欲擒故纵说了一通,还说能在晚上的电视节目中播出。

一家人计划着这三千元钱做何用处,叶大善人说把村子里的二十亩地包下来,周芸香说买十来头猪,到年底咱们也成万元户了。

叶小垛心里说,其实我想提议买个彩电的,看来,还是算了,等爸爸妈妈挣了更多的钱再说吧,让爸妈再蹭一年邻居家的电视节目看吧!

当父母问她有什么想法时,她就说:“你们看着办吧!我最高兴的是体验了一把当冠军的瘾。”父母更加兴奋了。

这一天晚上,他们三口人挤到隔壁邻居家去看叶小垛象棋比赛的新闻转播。在大家的祝福声中,叶大善人一家人比过大年还开心。

因为过年生产队里会贴补一下特困户,叶大善人家每年都有份,早些年以前是五斤肉,十块钱。但是每年都有增长,因为这年月,收入在不断地增加,消费也自然是向上走了。

去年小垛家是十斤肉,五十块钱,还外带放了一挂鞭。所以说叶大善人家过年还是令叶大善人家比较开心的。

自从叶小垛得了象棋冠军后,叶大善人便觉得扬眉吐气,走起路来,腰也挺得更直了。他暗暗地发誓,今年说什么也要摘掉这特困户的帽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