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节 抓阄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4009字
  • 2010-05-14 08:40:36

在叶大善人怀才不遇的叹息声中,周芸香对贫穷落后生活的满腹牢骚中,叶小垛意外地考上了县重点金矿一中。

不少富家子弟掏出成千上成万的钞票砸给学校,给孩子买进来读。但是没有关系的,就算花再多的钱金矿也未必肯收。

全县共有二十四所初中,唯有金矿一中是公认的重点中学,成绩差的摆明了靠边站。叶小垛是幸运的,她只比录取分数线多了那么一分就进来了。

她和同龄人一样兴奋地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哈哈哈,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是青年人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叶小垛依然顶着一成不变的锅盖头,穿着旧旧的灰棉袄,黑棉裤,下穿一双露出两三个脚趾的破解放鞋,在校园中散步。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从她身边走过,他们大都穿得都比较光鲜,时尚。

从农村来到县城,只在这一瞬间,叶小垛就体味出了什么叫城乡差别,什么叫贫富不均,什么叫从门缝里看人。

三三两两的孩子们边走边笑话她:“那个小乡巴佬,一看就知道是个穷光蛋,要不就是破烂王的孩子吧!哈哈哈……”

又有位女孩笑着说:“瞧那身装扮够拉风的。简直是五六十年代的老革命吗!”

另一个女孩小声笑着说:“大冬天里穿解放鞋?不是神经有问题吗?”

叶小垛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上小学时穿得不好,老师说是发扬艰苦朴素的精神,在中学老师的眼里自己有些另类,在同学的眼中,自己是复古!神经有问题!穷光蛋!……

“说别人神经有问题的人,其实他自己的脑子本身就进了水!我就拉风怎么了?我高兴。我就老革命,怎么了?我乐意。我又没花你们一分钱,关你们屁事?吃饱了饭没事干撑得,八卦什么呀!”叶小垛大声对着她们说。

“哎哟,这位原来还是女孩呢!还蛮厉害的吗?哈哈哈哈哈……。”穿着李宁运动装的女孩笑得直不起腰来。

“行了,我们对女孩不感兴趣,尤其是没有任何油水可揩的女孩更不感兴趣。Let`sgo。”这位穿着猎装,戴着大耳环,故扮成熟的女孩,一看就知道是位高年级的大姐大。

一帮人有说有笑地扬长而去。

叶小垛目送着她们离去:“这都是什么鸟人,这是?嗨,咱,还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小垛是也,穷?穷怕什么?正因为我穷,所以我什么都不怕。”她依然象上小学时一样自信,我行我素。

三年的初中生活就这样在嘲笑、贫寒、平淡、忙碌中即将一恍而过。

这不,马上就要临近中考了,在晚自习课上,老师让大家复习政治。

“嗳,天天背个什么劲呢,那么简单的东西,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太机械了,我从来就不喜欢千篇一律的东西。哼,只要我会的东东,再让我跟傻子一样地重复,我可不干。想当年,咱上小学的时候,天天飞起来玩不也照样考上了重点中学吗?那时候,村里人说,这个又痞又穷的孩子居然也考上了?啧啧,那眼神多刺激!”叶小垛在心里吹起了泡泡,玩个什么好呢?对,有了,咱们来抓阄,村里人以前分那个瘦地、肥地的时候就用抓阄来决定。可惜我爸手气不好,抓了两块瘦地,我何不让他们几个跟我一起来乐一乐?

想到这里,叶小垛拿出草稿纸,在上面写道:巨富、穷光蛋、作家、小偷、花痴。写完后把这张纸撕成五个小纸条,揉成团,在手里摇啊摇,确信不知道哪张纸条写的是什么时,推了一下同桌的小女生小柔:“王小柔,来,抓一个。试试手气如何?”

王小柔抓了一个小纸条,慢慢地把纸条打开,打开,看了后笑了。

随后她又扭到后一排去:“两位,一人抓一个,试试手气如何?”这两位也豪不客气,一人抓了一个,最后还余下两个纸团,叶小垛随手也抓了一个。

她摇头晃脑地打开一看,嗬,巨富,牛啊,于是她拿到王小柔面前炫耀:“哈哈,我还是最后抓的呢,巨富呢!你是什么?不会是花痴吧!”

小女生王小柔的脸红了,她抓的正是花痴,“小垛,你是不是在捣鬼啊!”

叶小垛笑着说:“天地良心,我可不是那种卑鄙的小人。我们看看他们二位抓着什么了。”

其中胖子抓着了作家,瘦子抓着了小偷。

“哈哈哈,大虎,你能当作家?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叶小垛毫不夸张地大笑着。

他们笑着说:“男人头,你抓着什么?”

“巨富!”叶小垛自豪地说。

“一定是你在捣鬼,好象五张,还有一张写着什么?”瘦子不服气地说。

叶小垛把最后一张小纸团拿来,瘦子打开一看,倒吸了一凉气:“穷光蛋?得,还是做个小偷算了,最好是能把漂亮女孩子的心偷过来!”

张学友早年唱得大红大紫的《偷心》,大家都会唱,一想到学友大哥唱得:是谁偷走,偷走我的心,让我看不清楚我自己……,大家便又爆发出一阵阵笑声。

王小柔想了想也在纸上写道:丫环、小姐、公子、才子、佳人。

叶小垛一抓抓着才子,那个胖男孩儿抓着小姐,那个瘦男孩儿抓着丫环,这个可爱的小女生王小柔抓着公子,大家又都大笑着,讨论着这可能是来世再次投胎才会有的结果。

叶小垛坏坏地笑着,拿起笔在纸条上写着:棺材,不得上气,漂儿汤,瞎扯淡、鼻涕糊。四个人又开始抓阄了,这时胖男孩儿抓着棺材,叶小垛抓着不得上气,瘦男孩儿抓着鼻涕糊,王小柔抓着漂儿汤。

四个人都笑得不可开交,大家正在埋怨叶小垛太不道德了,就爱损人。这时,班主任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叶小垛和王小柔还准备继续这种游戏时,对面的男生:“吭”了一声,又向她们眨眼示意,她俩抬头一看,哇,完了,被老师抓个正着。

班主任严肃地说:“拿出来。”

于是四人都把刚写完的字条拿了出来。老师一看也忍不住笑了,马上转过头去,瞬间又变了脸:“真是不得上气,你们都不知道马上就要中考了吗?你们爹妈给你们钱,是让你们在这里这样学习的吗?你们这样做,对得起谁?这大好的时光就被你们挥霍了。我看你们简直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一个个真是无可救药了……。”

四个人绷着脸,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听着训斥,一言不发。等老师走后,叶小垛笑得头都抬不起来,躲在书本下笑得直抖,她就笑老师说得那个不得上气。恰好与自己抓的那个纸条不谋而合。

片刻后,她又扭到后面去:“喂,大虎,刚才写得什么?”

“行了,明天再告诉你。”胖男孩子说。

叶小垛开心极了,威胁着:“好啊,不告诉我,我马上就喊你棺材。”

胖男孩子大虎笑着说:“哎呀,我写得是预测咱们几个人谁能考上重点高中,或者是中专。”

“哦,这个不好玩。”叶小垛说。

“还有你,猴子,你写得什么?要不告诉我,我可要天天喊你的外号鼻-涕-糊-了!”叶小垛又用同样的办法逼问瘦男孩子写得什么。

“叶小垛,你讨厌死了,我写得吗,吊死鬼,勾魂鬼,精细鬼,伶俐虫,皇帝,皇后。我估计你要是抓肯定会抓着勾魂鬼!”瘦男孩猴子笑着说。

“嗯,这个写得还有一丁儿点意思,我估计你会抓到吊死鬼。”叶小垛刚一说完,班主任又来了。叶小垛吐吐舌头,马上转到前头。

“叶小垛,你说说*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什么?”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满是威严地说。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是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前者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后者是我们的强国之路。”叶小垛回答着。

“细说,我国国情为什么要分三步走!”老师又提了出了问题。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任务相当艰巨,工程十分浩大,必须经过长期的有步骤、分阶段的努力奋斗才能实现。党在认真分析国际国内各种条件的基础上,从基本国情出发,提出我国经济建设大体分三步走的战略部署,即第一步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这一战略目标已经基本实现。第二步到20世纪末使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这一战略目标也已实现。第三步,到本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叶小垛一口气就把这些倒背如流。

老师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再说什么。想了想,就示意她坐下来,叶小垛坐了下来。

“叶小垛,我看你最爱捣蛋,从明天早上开始,你一个人坐到最边上那角落去,免得影响其他人复习。”班主任一声令下,叶小垛用书捂着脸,又躲在那里轻声地笑着。

第二天,她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角落里,这下可好,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正合吾意。叶小垛乐观地想。

没过三天,叶小垛便和几个调皮的孩子跑到别的校区打乒乓球了。叶小垛笑着砍着球:“注意啊!我给你来个带旋的带飞毛腿的球啦!”

正在激情飞扬地拼着球时,听得有人说,快跑,老师来了。叶小垛飞快地收起球拿起拍子和三五个男女生一溜烟地跑了。

“上午数学复习旷课的,都上办公室来!”班主任老师一声令下。

没有人肯站出来。

“真是不自觉对吗?如果自己不站出来,我让同学们检举,这样你们脸上更有光是不是?”老师虎着脸。

于是顽皮的大虎先站了出来,接着一个个都站了出来,叶小垛排在最后。一行五六个人走进了办公室。

老师一个个地训斥着,最后嚷到叶小垛:“叶小垛,你们家让你来玩的是不是?你这样做对得起父母吗?……”

叶小垛就是这样:抓住了就是软柿子,任你捏。一旦松了手,马上就恢得了她的臭德行。

叶小垛故意怯声声地说:“老师,我知错了,我下回来再也不这样了。我保证以后再不贪玩了,……。”心里想,反正也没有几天在学校呆的时间了。

老师看到他们又说每人写一份检讨,给我交上来。

等一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叶小垛和这几个家伙又开始羊皮是羊皮,旧靴是旧靴了。

“喂,大虎,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叶小垛向大虎挑战着。

“知道个屁,要不是老师那么一偷袭,我准保打你个落花流水。”大虎豪不示弱地说。

“哼,你就会吹,不服气,晚饭后,咱们再拚一回!”叶小垛叫板道。

“拚就拚,谁怕谁,咱是长大的,嘿嘿,不是怕大的。”大虎笑着说。

“中,大虎,我们还是一起给你助威去,让男人头知道那锅也有不是铁打的。”瘦男生猴子笑着说。

“呸,猴子,让你见识见识,这锅还是铁打得最经烧!”叶小垛和他们又约好了下午放学再去狂打一阵子,这头刚被老师训斥完,转脸就又跑了。不过这次运气比较好,晚自习老师都在开会。班主任知道后,只觉得这几个没脸皮的家伙再没有啥说头气,只好睁一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

不过,让众多师生们很意外的是叶小垛再次有惊无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平时从没看到她努力,学习成绩在班上也只能算个中不溜。叶小垛来领通知书的时候,老师微笑着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孩子还真不简单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