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节 自诩为姜子牙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4072字
  • 2010-05-07 15:14:36

叶小垛收起手机,微笑着放进口袋里。

“嗨,陈谦啊陈谦,我说大头铁,想当初,咱们公司的小燕去拜访你,结果楞被你无情地赶了出来。你说你这半年后,又脸皮厚厚地跑来请教!你说这个仇,咱们是不是得先了一下再说!哈哈哈,唉,不过,你的企业若不是出了大事情,恐怕以你的个性,别说来求教,连正眼都不待看一下咱们广告人呢,你以为就只有你自己才是最了不起的人呢!……,得!咱不再想你,天见怜的,小燕要是不从公司走,要是听说你千里迢迢来找我,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当然,咱们也不是那种特小气的人。丁是丁,卯是卯!唉,凡事也得讲个情理和说法,过得去就行!哼哼,你说是不是?”叶小垛在心里偷偷地乐了。

叶小垛喜欢在包包里随时装一些糖。此时,她象小孩子一样,拿出一枝棒棒糖,剥去糖纸,含在嘴里,边舔边笑,这样多么自由,这样多么本真。现在不用到企业里去背负沉沉的期望,不用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想创意想革新想到象丢了魂魄!

她带着浅浅的笑,一页一页地翻看自己走过的足迹。思绪象窗外的飞雪一样把她带回到童年。

那草长莺飞的青葱岁月,那段潮湿而温暖的记忆。

俗话说得好:啥种长出啥苗,啥葫芦打个啥瓢,啥地打个啥垡子,啥大人养个啥娃子。

要细说这叶小垛,还得先从叶小垛的父母亲说起。

这叶小垛自小得了叶大善人的真传,性格、爱好如出一辙,同时又兼备着母亲周芸香的经济至上原则。

说起这叶大善人,那可是当今的“灰太狼”先生,二十一世纪最古老最罕见的何首乌藤萝。

九十年代的农村,人们已经开始走在致富的道路上。一幢幢新盖的小洋楼鳞次栉比地屹立在村庄里,向人们展示出新农村的风貌,倾诉着改革开放的最新成果。

在村子里最前面的墙壁上,用楷书写了十四个大红字: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新修的一条柏油路直通到村子尽头,林荫道上时不时扬起白杨树的花絮。

座落在村子里最角落的一处低矮的土砖黑瓦房里,住着叶大善人一家。

在一排三间并列着的黑瓦房里,住着八、九个人,叶小垛和父母亲就住东边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的黑瓦屋里。旁边搭着一个小窝棚,算是厨房。室内的地依然是踏得瓷实的黑土地,一到晚上熄了灯,老鼠们开始钻出洞外窃窃私语,在房梁上上窜下跳,好不快活。

屋后有一棵粗壮的大柳树,这棵大柳树可是村子里最最古老的树。门前依次种着桃树、杏树、柿子树、白杨树……,这些树栽成矩阵形,把家里的小菜园紧紧地包围起来。

妈妈常常抱怨,树阴太大,种的菜总是长得太瘦。

这叶大善人虽然是全村闻名的大才子,大善人,却也是最穷的老实人。他的经典格言是:吃亏是福!

过年时,村民们会来他这儿讨些不花钱的对联。偶尔也会有人请他去吃一两顿饭,往往这个时候是叶大善人最开心的时候。

这叶大善人原名叶德发,脸庞清瘦,身材中等,眉清目秀。喜好琴棋书画,乐善好施,纵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如有要饭的打门前过,也会向邻居借碗面打了饼,追上去送给人家。

至于说到杀生,那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地上爬只虫子,他不仅会绕开了走,还会告诫他人:“千万别伤害它,佛说,不可杀生,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我们要尊重生命!”

每每这时候,他的话总会得到更多人的嘲笑:“哈哈哈,叶大善人,把这鲜活的生命供到你家里去,养着吧!”

叶大善人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走了。心里想:“和白痴说话,简直是蠢材!”

每每与别人合伙出去倒卖点农产品,别人回来喜眯眯地给家里添东西,他总是自己吃亏回来,说折了本,老婆经常唠叨他蠢,迂腐。让别人占尽自己的便宜,却奈何没有赚钱的本事。

闲来时手捧书本,常常沉浸在书海之中,忘乎所以,且笑,且哭,且唱,且忧……。这时,老婆走过来,豪不留情地抓起书,扔出老远。

叶大善人飞快地跑过去,拾起书。笑曰:“哎哟,苦了我的书,你不明白,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周芸香,若再如此,休了你!”

周芸香大吵道:“叶德发,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早就和你一刀两断了,你还……。”

“周芸香,你别不知足,我叶大善人哪点儿不好,琴棋书画,无师自通,吹拉弹唱,哒哒哒,样样精通,我对你哪点不好呢?”叶大善人有些气愤地说。

“呸,样样精通,样样稀松,还好意说,你又得钱几何?有本事拿钱来说话,……”周芸香一下子就戳到了叶大善人的痛处。

再一转眼,叶大善人早已不知去向。

想当初自己也是学校的一朵不太起眼的金花,当初看上叶大善人的才学和善良,如今却为生活所累。

那时候的学校,尤其是农村人,甭管你的学习成绩再好,只要是没有关系,也一样没有机会再读书,而且是推荐制的,全校也只有一到两个可以上到高等学校的名额。所以叶德发和周芸香,理所当然地做了那个时代的牺牲品。

也许当年的幼稚是一种错,如果再回到从前,周芸香你还会选择他吗?也许还会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人虽然贫穷,窝囊,对自己还是看成宝贝的。周芸香心里想。

再以后,叶大善人只有逮着机会,偷偷摸摸地看书了。他象个顽皮的学生见了来上课的老师一样,一见到周芸香,便把书一下子背过去,然后绕过她藏起来。

这叶大善人对他自己的人生的感悟是:一身傲骨只伴两袖清风,良才贤德苦陷囹圄之中。

叶大善人的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唤名叶小垛。大善人本来想取名叶小朵,象花骨朵一样可爱的女儿,可是一翻《易经》,推测了一下这孩子的生辰八字,命中缺土,于是就改作了小垛。

这一天,叶德发和妻子把自己地里长得大白菜砍了一大板车,在家里足足称了三百八十多公斤。

天还没有亮,他就独自一人上路了,历经艰辛,终于来到县城。好不容易卖得菜回来,仔细一数,啊,原来自己足足少卖了五十公斤的钱,原本打算多卖些钱,结果却还不如让老婆在镇上卖的划算。

回到家,如实相告,周芸香的脸都气紫了:“你说说你,做什么事情你行,卖点菜这么简单的生意都做不好,咱们家可怎么过活呢?谁家象我们过得这样苦啊,人家一家家楼房都竖起来了,你呢?连个瓦片也买不起,看看老婆孩子穿得,都是捡人家的破烂,丢人呢……。”

叶大善人笑着说:“别生气了,芸香,咱虽然少卖了钱,不多少还卖回了几个钱吗?我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就算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啊!给我倒碗水喝撒?”

“爸爸回来了,爸爸,上城里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回来?”五岁的叶小垛看着父亲回来了高兴地说。

“去,给你爸倒碗水喝!”叶大善人对叶小垛命令着,叶小垛直吐着舌头。

“给你,眼星子大一点的孩子让她给你倒水喝?真不害臊啊你?”周芸香挖苦道,拿来一大海碗茶水递给他。

叶大善人接过来,“咕咚,咕咚,咕咚……,”一口气把一大碗凉白开喝完了。

“嗳,真爽啊,老子连一块钱一瓶的水都没舍得买啊,结果还是亏了,想一想啊,老子就跟当年的姜尚一样,做什么生意,赔什么生意啊!苦命人啦!”叶大善人叹息着。

“你还好意思自比人家姜子牙,人家处在什么年代,你处在什么年代,再说,那也是写书人瞎编得故事,我看你多半是读书读迂了。”周芸香撇了一下嘴。

“读书读迂了,是什么意思?姜子牙是谁?”叶小垛天真地问道。

“行了,小孩子家,大人说话,不要岔嘴,一边玩去。”叶大善人对叶小垛挥着手说。

“偏不一边玩去,你们不告诉我姜子牙是谁,我就不走。”叶小垛拿来个小板凳坐在这里,她知道,只要她一横下心来,准又能听到父亲讲的精彩故事。

《三国演义》里的什么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三顾茅芦啦,《水浒传》里的什么鲁智深拳打郑关西,大闹五台山啦,武松打虎啦,孙二娘开黑店,人肉包人肉面啦,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啦,等等,凡是她听过一两遍的,都马上能讲给其他的小朋友们听,偶尔还能换回一两颗糖吃。这可是叶小垛最爱炫耀的资本。

这不,叶大善人又被叶小垛缠得没办法了,才又不得不给她讲起了姜子牙卖面粉,卖火笼的故事,叶小垛又听得津津有味。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幻想着姜子牙的那个朝代。

最后,叶小垛也不忘评价:“嗯,要这么说,爸爸也真有些象姜子牙啊!爸爸是神仙,我将来也是神仙哦!”

叶大善人笑了,也不想去打破孩子天真的幻想。

当家家都买了黑白电视的时候,小垛一家人好不容易才捡着同村人二手的收音机,这可是叶大善人的宝贝。这一天,叶大善人和妻子下地干活去了,临出门时忘了带上,这个宝贝就被叶小垛偷偷地给揪出来了。

走在地里一边锄着草,叶大善人一边叹息:“完了,我的小宝贝忘带了,唉!”

周芸香笑着说:“哎哟,就一天不带,怎么就象掉了魂似的,不就是一个人家不要了扔得破烂吗?”

叶大善人笑着说:“你可别小瞧了它,它的作用可大啦,第一,可以为我们提供新闻,第二,可以报时,第三又能听故事,又能唱歌,多好的宝贝,我是怕啊,要是被小垛发现了,惨遭了她的毒手,今后,就再也没得想头了!”

周芸香安慰着:“没事的,藏得那么紧,她一定找不到的。”

等二人晌午回家一看,这可不得了,原来那个会发出声音的宝贝被叶小垛大卸八块,还在那里仔细地研究呢?

看到夫妻二人回来,她笑着说:“爸爸,妈妈,我想从这个四四方方的黑砖头身上找出说话的人,我猜他们一定是很可爱很可爱的小矮人!比白雪公主里的七个小矮人还小吧,我想找他们出来和我一块玩,可是他们躲在哪儿呢?”

周芸香一看不好,顿时火起,抬手就给叶小垛一巴掌:“你个败家的孩子,好好的收音机让你给毁了。”

叶小垛的笑容立刻僵住了,眼中滚出了泪花,她委屈极了,嘴里嘀咕着:“人家就是想知道那些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吗?到底藏在哪里吗?”

可是看到被她毁坏的收音机,被爸爸拾起来,组装起来后,再也发不声音时,她闷闷地坐在门坎上,一言不发。

周芸香看着叶小垛还敢犟嘴,瞪圆了双眼,生气地说:“那只是人家录的各种声音,怎么会有真人呢!真是傻到极点啊!”

她一边说着又向小垛的身上打去,叶大善人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打孩子干吗,你没看到她正在探索吗?再说了,伸手难打笑脸人,你怎么忍心打得下去呢!算了,咱们以后有钱了再买个新的。”

“爸爸,别买这种看不见人,一打开就变成哑巴的东西了。买电视,人家都有电视看,就我们家没有!”叶小垛捂着被打红的脸,眼中的泪水刚刚滚出眼眶,她揉了揉,很快就忍不住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