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节 可怜天下父母心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3207字
  • 2010-06-22 08:11:04

还原真我

剪去长发,

我还是原来的我。

也许我们注定无缘,

也许你对我只是亲情般的关怀。

而我却对你倾注了爱情的企盼。

就当你是一阵幽风吧,

曾轻轻地来过。

是的,

当幽风吹过,

一片片树叶,

无声地滑落,

那是我吗?

哦,不,

是我那柔柔软软的思念。

我是一棵你曾留恋过的相思树,

长在你记忆的深处,

却留不住你离开的脚步,

不要再怀念风的缠mian,

不要再叹息叶的泪眼,

树啊,为何要修去枝枝蔓蔓,

只留主干?

为了它向上生长,

不受牵绊。

剪去长发,剪去思念,

为何剪不去我对你的梦萦魂牵,……。

叶小垛在日记中写着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歪诗。伸个懒腰,合上日记本,正准备冲出教室时,有一位同学告诉她:“叶小垛,有人找你。”

看着父亲那花白的头发,瘦削的身材,穿得那个寒酸样,叶小垛的眉头一皱,心里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一件瓦灰色的衬衣,袖口烂了一个又一个洞,极不合体的瓦灰色的大劳动裤,象个大麻袋把个瘦人套了进去,一双又破又脏的解放鞋。

他背着一个洗得泛白的蛇皮袋,蛇皮袋里装得鼓鼓囊囊。

父母亲从未来过学校看过自己,除了上小学时,父亲领着自己报过一次名外,其余的求学也好,搬行李也好,全是自己一人作主。

叶小垛在同学们的注视下,瞬间脸就红了,她的自尊好象又再次被踩在了脚下,同学们那嘲弄如刀子般的目光在叶小垛和她父亲的身上划过,一边走一边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这一刻,叶小垛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她想到:幸亏王瑞离开了,他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如果他见到了,自己该是如何尴尬?

叶大善人慈祥地笑着说:“小垛,这是你妈给你蒸的馍馍,还有铬饼!我给你带了一百五十块钱,上个月的钱该用完了吧!”

叶小垛低着头,轻轻地用小的象蚊子哼哼似的声音说:“还够用,好吧!爸,你快走吧!”说着她象一个小地老鼠一样,背起了蛇皮袋飞快地向宿舍跑去。

叶大善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从破口袋里摸出一颗用大烟叶卷成的土烟,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他猛吸了一口,一直站在路口望着女儿离去的身影,心里有一种别样的孤苦,他想到女儿真的长大了,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缠着自己讲故事的小女孩了,她好象觉得自己的到来让她很丢脸,她已经开始在乎自己的形象了,不管如何,就是老子讨饭也还是你父亲,得好好训导了,再不训导,这孩子就会越来越虚荣了。人一旦虚荣心太强,反而是成功路上的一大障碍。叶大善人边吸烟边想。

叶小垛从宿舍回来,看到父亲还站在林荫小道上等着自己,就对父亲说:“爸,你咋还没有走呢!快回家去吧。”

这种埋怨的口气让叶大善人心里很难受,老子白养活你这么大,怎么象打发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待你老子呢!还嫌老子在这里给你丢人呢?他愣了几秒钟,很伤感地对叶小垛说:“小垛,你上学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叶小垛不耐烦地说:“不就是学知识么?”

叶大善人苦笑着说:“除了学知识,更要端正自己的思想,学习怎样做人?不和别人比吃穿,要和别人比学习,比思想素质,比身体素质,比道德情操,人生来没有贵贱之分,要学会平等待人,……”

叶小垛看了父亲一眼,脸不禁红得如同泼了血:“噢!知道了。”

叶大善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记住,一颗贪图虚荣的心就是你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说完后,叶大善人摇着憔悴的碎步,向前走去。

叶小垛呆呆地站在林荫道上,目送着父亲单薄的身影,直到看不见。

仔细回味着父亲的话,她觉得这些话语象皮鞭一样狠狠地抽打着自己有些卑微的、虚荣的心。

几天后,下午放学的时候,叶小垛刚走出校门,就被叶大善人叫住了:“小垛,今天真是好事连连,你大姨家发了两张电影票,她们都有事去不了,可便宜咱俩去了,今天晚上的电影,有没有兴趣和爸爸一起去看看?”

叶小垛很高兴:“真的,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

高三的功课尤其紧张,叶小垛正被天天囚在教室里温书而犯愁呢,这等好机会岂能错过?编个谎就过了,反正不能告诉老师自己去看电影,自己的老爸来了吗!哈哈哈……。

叶大善人说:“七点半放映,我们先出去一起吃点晚饭吧。”

于是,叶小垛和父亲一起来到街面上的小吃店,炒得两个素菜:醋溜土豆,烧茄子。各吃一碗米饭。

围着电影院周围转了一圈,叶小垛非常高兴,第一次感觉到父亲在身边陪着的喜悦。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笑。

叶大善人笑着说:“小垛,我给你送得那黑馍馍、烙饼好吃么?”

“爸,说实话,不好吃,一冷后就硬邦邦的。如果是刚出锅的吗,那才叫香。”叶小垛调皮地笑着说。

“你这个刁嘴的孩子,要饭呢你还嫌稀!”叶大善笑着说。

“爸爸,今天我真高兴,你终于肯来陪我一次了,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孤独,你和妈妈总是很忙,很忙,从来也没有抽过时间来陪过我。看到同学们上学都是父母带着,帮忙拿这拿那,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你们从来都没陪过我,我心里有多失落呢!……”叶小垛和父亲讲出了自己心里话。

“小垛啊,往后啊,我再给你送东西,你就说那是我们邻居家的老头,那个穿得又破又脏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爸呢!我也不生气,反正大家也还不认识我吗?”叶大善人没理她的茬,故意讥笑着叶小垛。

“爸爸,你怎么回事啊!甭管你是穿得再破也好,要饭也好,您终归是我爸,我怎么能那么做呢!你不是让我折寿吧?”叶小垛嗔怪道。

叶大善人这才满意地笑了笑。

“走吧,一起看电影去,估计也快要开场了。”叶大善人和小垛一起向电影院走去。

第一次和父亲一起去镭射电影院看电影,叶小垛非常兴奋。她飞快地走到前面去抢了两个好位置:“爸,您坐这儿。”

过了十几分钟,电影终于开始放映了。

这是一部讲述民国时期的电影,电影中,一个小伙子早年丧母,父亲历经千辛万苦把他养大,送上大学,以此为荣。

当初,他们家还是小富户,可是自从他上大学后家运就渐渐衰败了。

有一天,贫寒的父亲给儿子送东西,儿子却说父亲是他们隔壁的邻居,本来已经家徒四壁的家,虚荣的儿子还不停地向老父亲要钱,要钱,他要恋爱,他还染上了赌博……,

老父亲为了儿子心情好,不断地满足他的yu望,结果债台高筑,最后,以老父亲晕倒,……瞬间整个画天旋地转而剧终。

字幕上写着: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却望子成了虫,……。

叶小垛马上就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静静地靠着父亲,觉得很温暖,很包容。

电影散场后,叶小垛说要送父亲去姨妈家,父亲说不用她送,反而把她先送进了校门口,父女俩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叶小垛躺在床上思绪万千。父母对子女的爱太无私了,影片中的这位父亲只注重培育他孩子的智商,却无视了他的情商,导致悲剧。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叶小垛就向姨妈家赶去,她要去看看爸爸,自己也越长越大了,爸爸却越来越苍老了,那花白的头发,憔悴的身影,打湿着叶小垛的眼睛。

“大姨妈,开门啦,小垛来了。”叶小垛敲着门。

“噢,小垛儿,快进来,真是稀客啊。好孩子,都长得这么高了。大姨还是年前见到你呢!这么久也不过来看看大姨妈?”胖胖的大姨妈热情地说。她一笑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很慈祥,很温和。

“大姨妈,学习太紧张了,天天都是补课,补课再补课,一个月连一天休息日也少见呢!我爸呢?是不是一大早起来就走了?”叶小垛问道。

“什么?你爸没来过啊!”大姨妈一脸惊讶地说。

“大姨,你们家昨天不是有两张电影票,临时有事去不了,是不是给我爸爸了。”叶小垛又问道。

“小垛,我听不明白,我们家没有电影票,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在家看电视节目。”胖胖的大姨妈,穿着碎花的棉绸大背心,宽大的花短裤,疑惑地摇摇头。

叶小垛这才明白,原来父亲怕她担心自己,故意说在大姨妈家住,其实在什么地方窝了一夜,也不得而知。叶小垛暗暗地责怪着父亲,为了一场电影,为了让我明白这些事理,干吗扯这么大的谎呢?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

以他那种万事不求人的个性,是宁肯睡大街也不愿去敲亲戚门找人家麻烦的。

叶小垛一想到这里,便十分心痛父亲的所为。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