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节 问世间情为何物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2731字
  • 2010-06-20 19:52:18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思念象长满了荒草的原野,越来越广袤,越来越旺盛,叶小垛嘲笑着自己的痴情。

不知不觉间,叶小垛蓄起了一头飘逸的长发。有一次由于匆忙叶小垛偶然穿错毕艳的衣服,在走进教室的一刹那间,立时引起同学们的侧目而视,顿感眼前一亮。大家在心里说:这还是叶小垛么?不过,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叶小垛方才明白,自己原来做了一回“小偷”,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下课后,立即跑回到宿舍换回了自己的旧衣服。

其实校服并非要天天穿,只有在学校要举行一些重要的活动或者是某些仪式时非穿不可,大部分时间可穿可不穿。

叶小垛除了机械地学习便是和同学们斗斗嘴,一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带上自己的乐队去搞搞排练。很忙,也很充实。但是,在睡觉前,王瑞的影子总还是在自己的脑子里闪现。

半年后,文飘飘同学和班长结成了学习对子,话说这学习对子,总让人想着貌似“伴侣”,毕艳这位美女从没有缺过人追、玉凤和小咪也都各自有人青睐,只有叶小垛独享着那份宁静。虽然有着高强那充满关注的眼神,但是叶小垛却不以为然。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虽然眨眼就要毕业了。但是,有一个好消息,却让叶小垛和九班的女生们,欢呼雀跃。

这一日,听说王瑞这一周就要来母校参加一场篮球赛,他代表的是上海队,叶小垛幻想着王瑞会在第一时间里认出她来,然后愉快地向她走来,来个非常甜蜜的拥抱,一想到这里,叶小垛的心都醉了。

唉,穿什么衣服能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自己所爱的人呢?宿舍里毕艳、文飘飘、小咪、玉凤等都各自早早地买来了新衣服穿在身上,在镜子前描眉画眼,精心地修饰,不一会儿又各自在洗水间的镜子前扭前扭后,上看下看地欣赏着自己的靓影。

叶小垛最头痛的就是没有一件穿着让自己感觉体面的衣服。

她去演奏的时候,穿得破旧,人家认为是酷,无论她穿什么,人家都觉得是流行、新鲜、时尚,做乐队就有这些好处,就算你打扮得再不伦不类,那也是一门艺术。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而嘲笑你,反而会因此在他们心中记忆得更深刻。大家在乎的是从指间里,琴键缝隙里流淌出来的音符和想要传递的情感,以及歌唱家要表达的心声。

大部分都是从亲戚家淘来的旧衣服,最好的衣服应该算是校服了。可是这千篇一律的衣服,一穿上站在人堆里,怎么能让白马王子一眼就认出自己呢?

如果一个人的心里装有另一个人,无论身上穿什么,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应该在第一时间里认出自己,这就是爱的默契,这就是爱的磁场。反之,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叶小垛心里想。

这件带着小油菜花暗花的莲衣裙,穿着倒是蛮合体又大方的。唉,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在胸部乱出了两个指头顶大小的破洞,这件蓝色的右开衩T恤,虽然色彩已经泛白,穿着倒也眼前一亮,只可惜,下面配不着一条相样的牛仔裤。这件红得似火的对襟短上衣,可惜手工的扣子掉了两颗,怎么也配出原来的花型。配扣子还得花钱,时间又紧,再加上,叶小垛也懒得为这些小事折腾……

最后的最后,叶小垛又象往常一样穿起一成不变的草绿色的校服,用梳子认真地梳理了一下自己刚刚蓄起的长发,洗把脸,素面朝天地走出去。

看着一个个美如天仙的姐妹们,叶小垛笑了。这一天,王瑞的到来如明媚的阳光一样立刻就把女生们渴盼的心情照亮。话说其他班的女生倒也有不少是穿校服的,叶小垛就混在她们中间。一动不动地坐在看台上,笑着,在心里默默地为王瑞捏着汗。同学们不住地为自己的校友们喊着:“加油!加油”

九班的女生却狂热地喊着:“王瑞,加油!”惹得金鼎高中的部分男女生们分外眼红。有人忿忿地嚷着:“吃里扒外的东西们!”

当比赛最后落下帷幕,王瑞兴奋地走到九班班主任刘老师的面前向他问好,向几位美女们愉快地笑着。叶小垛落寞地坐在那里,象一颗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螺丝钉钉在那里一样安静。她等待着王瑞的走近,她等待着他的一个明媚的笑容和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是,最后,王瑞甚至都没有象她这边看过来。

随着王瑞的离去,叶小垛的心情平静如水,原以为见到他后,自己会冲动地走过去象毕艳,象玉凤,象文飘飘更多的女生一样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他。可是,自己却无动于衷,再见到他却也不过如此。

叶小垛苦笑着,也许这并不是自己最美的时刻吧,看来自己在人家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泛起过一丝波澜,要不他怎么会在第一时间里认不出自己呢!

叶小垛非常平静地随着同学们一起走进教室,大家议论着王瑞的前程远大,他一下子就被体育学院的某领导看上了。

“叶小垛,王瑞还提到你呢?”毕艳笑着说。

“噢,真的吗?他怎么说的?”叶小垛非常意外地问。

“叶小垛今天怎么没来呢?没看到她,觉得真有点愦憾。”路玉凤学着王瑞的声音说,她学得有些不伦不类。

“他真这么说的?”叶小垛笑了,她的心突然就有些痛。

“当然,你没看到么,他临行前还用目光在满场子搜寻你的身影么?”文飘飘假装有些酸溜溜地说。

“谢谢你们。”叶小垛说完后飞快跑了,她想再去追上王瑞,她想要再见王瑞最后一眼,她想让王瑞和自己不留有任何愦憾,可是满世界哪里还有王瑞的身影?

看来自己也并没有全是单相思,叶小垛心里想。至少,王瑞心里也曾有过她。她一拍自己的脑袋瓜子,是呀,自己与他做朋友的时候不过是个男孩子形象,如今自己为他蓄起了长发,长发的女孩子那么多,他认不出自己也不为怪了。王瑞,就因为了你喜欢长发的女孩,我真的就信以为真,蓄了满头的乌丝,可是,却因为这,我们失之交臂。

等我长大后,有钱了,我会去找你的,我要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如果到真那时,你会怎样呢?会不会身边已经有了温柔的红颜呢?会不会,你也象我一样痴情地等待呢?会不会我们之间就象《梁山泊与祝英台》那样化蝶飞舞呢?哈哈哈,叶小垛你就会痴人说梦……。

原以为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为了金钱的驱使写下了那段情思,却没想到掉进了自己挖好的陷井,笑话人家文飘飘花痴,谁知道,聪明的文飘飘却并不是真正的花痴,只有叶小垛,你才是天底下最笨最笨的花痴。

噢,斩不断的思绪,看不清的滚滚红尘,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叶小垛向空中掷着硬币预测着,是国徽就代表着我们可以再见面,反之则不能。

当硬币落下来,偏偏是数字面。这次不算,再来一次。这次数字面在上就代表我们还能再见面,反之则不能,硬币落下来,偏偏是国徽面,这个不准的,不玩这个了。

叶小垛心说,一边走一边数着玫瑰园里的花瓣,是偶数的我们可以再见面,奇数则不能,可恨,怎么是奇数呢?再来数一朵,可恨,不算。

如果今天,如果今天在路上我遇到小花狗是两只就可以再见,如果遇不到就不能再见,哈哈,要知道我几乎每天都要遇上那个溜狗人牵着两只狗的。可是一天过去了,真的就没有遇见。讨厌,这只是凑巧而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