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节 走出流言的沼泽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2735字
  • 2010-06-16 18:55:18

关于流言的传播,绝不亚于癌细胞对健康细胞的侵蚀,又如同飞刀,它刀刀逼近被指向者的心脏。

因为这次捐款事件,叶小垛感觉到自己的伤疤被人揭开般难过。自尊与自卑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她突然间变得沉默了,再不是以前那个疯丫头的模样了。

如果老师能提前告知她这种好心捐款的过程,也许可以阻止这种流言的蔓延,可是老师的好心却反而帮了她倒忙。

走到哪里就好象大家都在背后指指点点她父母的贫穷与无能。

原因是这样的,在这次大赛中,有一位象棋大帅看上了叶小垛的天赋,想要着力培养这颗新星,点名让她去投师门下,毫无疑问,名师出高徒,如果真能成为此高人的徒弟,将来走出国门,成为真正的耀眼明星也是指日可待。

可是,当罗老师来到叶小垛家家访后,方才明白,小垛家根本无力培养她成为象棋界的传奇。一颗新星因为贫寒的陨落,让罗老师倍感痛惜之下,更多的是想帮助叶小垛顺利地完成学业。

嘴巴对耳朵传递的信息,往往在越来越多风力的作用下而改变了传话的真实内容。

如同几何学中的求证:因为布是白的,加上了其它颜色的混淆,白布开始改变颜色,再经黑色的渲染,所以后来就变成了黑的。但是,数字是严谨的,来不得半点虚假,而文学和思想却是跳跃的,给出一个前因和后果,往往能延展出种种想象的空间与意想不到的过程。

大家在一番番添油加醋后,越传越离题千里,一开始传成叶小垛的父亲有精神病,后来传成了叶小垛家族有什么传染病史,再后来传得更玄乎。

“知道吗,听说那个象棋冠军叶小垛,他们家族内有一种很可怕的传染病,所以一直没有力气,贫穷着呢!得了这种可怕的传染病,人家大师本来要带她去学习的,一看这种病情,就只好放弃了。”

“哟,我们都没有想到呢?原来是这样啊!到底会是什么传染病呢?”说话间几个女孩子看到她后如同见鬼魅般逃离。

“我都没有想到,那个叶小垛居然有传染病,好象听说是淋病,霉毒之类的乱病,会不会是她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快要死了?唉,今后见到她要注意啊!离得越远越安全。……”

……

叶小垛走进了流言蜚语的沼泽地,无论当初她是多么自尊地想要澄清事实,拼命地挣扎。但是,只要走进了这片沼泽地,就注定着要被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她终于明白为何阮玲玉当初会选择自杀,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迷茫,那种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着的绝望,那种一睁开眼睛被另类癌症侵蚀着的痛苦,只有当事者心里体会得最深刻。

尽管叶小垛在心里不停地呐喊:“我是个坚强的人,我决不能被打倒,更不能做流言蜚语的牺牲品。”可是,那种被压抑、被抛弃的绝望,依然排山倒海般向她一阵阵袭来。

大家只要是一遇上她,就开始象遇到了十恶不赦的大灾星一样,一轰而散,深怕受害于己。

这一天,叶小垛独自一个人走在食堂的路上。她的心情已经开始冰冻,她的行动也渐渐变得迟缓,学习也再提不起劲头了。

“小垛,我们一起去搭饭吧,我请你吃木须肉好不好?”王瑞微笑着讨好地看着叶小垛。

“不了,谢谢你,王瑞!”叶小垛冷漠地说。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她不想再理任何人,也不想给谁添上麻烦,但只这简单的一句,让叶小垛的心里顿时感到一阵久违的温暖。

“怎么了?什么事情惹你不高兴了?给我说说,我替你出气!”王瑞看着低头走着的叶小垛,心疼地说。

“没事,王瑞,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的。”叶小垛落寞地说,她的眼中含着泪花,难道他不怕自己的“病”会传染给他?

王瑞只好无奈地说:“没事就好,那我先去了。”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仔细地观察着叶小垛。

叶小垛一个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她心里盛满了忧伤。难道说王瑞不知道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还是他可怜自己?……叶小垛在心里打了无数个问号。

“小垛,快乐起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王瑞在一次放学回宿舍的路上对她说。

“王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写情书么?”叶小垛无限忧伤地说。

“为了一千元的赌注!”王瑞认真地说。

“难道你不生气?因为我是一个世俗的,见钱眼开的人。”叶小垛眼中再次含着泪水。

“其初我也想过不再理你,可是看到你这么痛苦,我觉得自己的心在也在滴血。流言其实也不并可怕,它会在时间和真实的事实面前不攻自破,让我们一起来战胜它。我相信你的清白。”王瑞的眼里含着泪花。

只要有一个人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了挣扎者一个信心。那么,她就真的不会绝望,而是奋力地去掐灭那些破坏她健康的细菌。

的确,当王瑞知道叶小垛接近他的真实目的后,也曾在心里默默地假想过如何对待叶小垛。

场景一:“叶小垛,你真的在乎过我么?”王瑞生气地问。

“我在乎的是钱,你只是我的一个赌资而矣!”叶小垛无耻地说。

“好,我是你的赌资!你给我记住,这是你伤害别人的下场。”扇叶小垛一记耳光。或者什么也不说,自此,离开金鼎高中。从此一去不复返。

叶小垛沉浸在不断自责之中,他日,她会良心发现,除了自己,她再也不会找到真爱……。

可是叶小垛真是这么可怕的女孩子么?王瑞在心里反复思索着。

场景二:“叶小垛,你真无耻,你玷污了我心目中最纯洁的爱情。”王瑞拿着一张叶小垛写有赌注的纸片扔到她面前。

“王瑞,我,我,我是真的不想这么做的。”叶小垛的眼里闪着泪花。

“可你已经这么做了,今天你会为了区区的一千元钱追逐爱情,明天,你也会为了钱而舍弃爱情,我没有想到,我不过是你赌注里的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其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真心来对待爱情,叶小垛,我恨你。”王瑞生气地瞪着叶小垛,他的眼中满含着热泪,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我,对不起,我其实,其实……”她想说,其实她已经付出了真心,我是真心的。可是自己的头脑一片空白,她看到王瑞痛苦地离去,心也开始破碎,就如同一个被掏空心的玩偶,木木地站在那里,望着他渐去渐远的背影。

可是我真的忍心这么做吗?王瑞又在心里打了个问号。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我怎么可能再到她伤口上撒上一把盐呢?

尤其是,听到这么多的流言蜚语之后,王瑞的英雄主义被激发了,他和叶小垛一样曾想找出肇事者,把他拉出来,踢扁,捏圆,可是流言这种东西太具有杀伤力,而英雄却无用武之地,就如同一个拳击手遇到了一个隐身高人,他明明知道,有敌手躲藏在他身后,在觊觎着他,嘲笑着他,伸出拳去,打去打来,却打得只是无奈的空气!

叶小垛看到王瑞那无辜而明亮的眼神,心也渐渐开始平静,对,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叶小垛读到了王瑞抄给她的汪国真写的诗。

《叶子黄的时候》

别把头低/别把泪滴/天空没有力量/需要我们/自己把头颅扬起。

生活不总是宽敞的大道/任你漫步/任你驰骋。

每个人都有有自己/泥泞的小路/弯弯曲曲。

春天的时候/你别忘记冬天/叶子黄的时候/你该记的起绿。

叶小垛在王瑞对她的鼓励下,又渐渐恢复了以前的快乐与洒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