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节 一千元的赌注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3354字
  • 2010-06-09 17:27:13

没多过一个星期,叶大善人便把这三千元钱打了水飘。

他连夜找到生产队长,要求承包二十亩地,按理说现在打工出去的农民越来越多了,村子里倒是空了不少地的。但是,要想包地那也得有一定的关系,在叶大善人好说歹说下,最终村长和会计一合计,出于同情给他划了十亩地,于是乎,叶大善人心里就乐开了花,他花了一千五百元就承包了十亩地,签了三年有效合同。

这十亩地位于山边上,属于那种靠天收的地。他想种一些经济作物,想来想去,最后决定种一些广告上打得贼凶的那种叫什么罗汉果,藏红花的草药。一亩地的产量就是四五千元的收入,十亩地就可收入达到四五万,两年下来,自己摇摇欲坠的土房子就能翻盖成一栋二层小洋楼了,全家人都能穿上漂亮的衣服,过上富足的日子,从此以后自己就走上了康庄大道……,叶大善人全家都憧憬着美好的生活。

可没想到叶大善人买到手的居然是假种子,种了半个月来,未见发芽,叶大善人忍不住地挖出来一看,大呼上了当。可是卖假种子的那伙人拿着他的三千元钱,早已逃之夭夭。好在村长和村民们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叶大善人又补种了其他的农作物,才不至于让这些地荒着。

可是叶小垛家却不得不又雪上加霜了。

“男人头,得象棋冠军了,祝贺你呀!要给大伙买糖吃啦,让大家分享一下你成功的喜悦哟!”叶小垛一来到学校,大虎笑着敲诈道。

“对,叶小垛,买糖吃。”

“对,叶小垛,可不要太小气噢?”

大家都起着哄。

“憨子,以后再喊我男人头,我可不理你了,首先我声明,我为全班带来了荣誉,理应全班同学感谢我,大家都该为我买糖才对吗?怎么这反而颠倒过来了?”叶小垛一想到自己家里的窘境,便有点不高兴地说。

正说着老师领着一个长相英俊的小伙子进了教室。

“大家好,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新转学过的王瑞同学,来自大上海,大家欢迎我们的新同学!”罗老师微笑着对大家说。

罗老师的话音刚落下,全班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王瑞同学很大方,他笑得很纯真,很阳光,白里透红的肌肤,眉清目秀,长相出众。他一来,便被男女同学惊为:真正的男校草来了。

王瑞向大家礼貌地鞠了一躬,缓缓说道:“大家好,我叫王瑞,喜欢唱歌,跳舞,绘画,拉小提琴等等,我来自SH市的一个工人家庭,很高兴有缘与大家在这里相识,请大家多多关照!……”

可想而知,他真诚的笑容,浑厚的男中音,帅气的外表,一时让多少少女为他倾倒。大家在心里把他定为自己理想中一见钟情的白马王子。

叶小垛也觉得自己的眼前陡然一亮:他和咱们班的其他男生就是不同,那些家伙们多么粗俗,要不就跟我一样土得掉渣,要不就是闷罐车。啧啧,来自大城市的大帅哥,多么有礼貌,多么优秀!唉,连发型、衣装穿戴都是超酷级别的。和咱倒有一比,简直是两个版本,一个是现代版的潘安。咱可是古典版的“宋玉”,哈哈哈,可怜我生是女儿身,叹……。

下课后,叶小垛正准备走出教室,突然自己的肩头上被人拍了一下:“同学,你好,认识一下,你是?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上厕所?”

“天啊!雷死我了。”叶小垛仿佛真遭遇了电击,眼睛瞪得要吃人,她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又红着脸说:“什么眼神啊,我是女生,我叫叶小垛,男厕所就在女厕所的旁边,教学楼前面向左拐就到了。”

王瑞这才仔细地看了她一眼,红着脸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看走眼了,谢谢你,叶小垛,我去了。”

等王瑞走得只剩下个小黑点时,大虎又笑歪了:“叶小垛,怎么样?人家新来的男生可没说你是男人头啊,怎么这么生气呢?哟,哟哟,那张脸啦都灰成什么样了?”

“去你的,大憨虎,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你要给我买糖吃”叶小垛嚷着。

“谁欠你人情了?可不要信口雌黄喔!”大虎叫着。

“得,不与你说了,我要去参加讨论了。”叶小垛说着一溜烟地来到女生们中间。

在那些粗大的法国梧桐的掩映下,太阳的强光透过树隙,把青春的少男少女镀上一层更加明媚的金色光芒。校园里处处洋溢着和青春一样火热的激情,女生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躲在树荫下,正在议论着新来的帅哥。

“哇,咱们班的美男子非王瑞莫属了。”

“咱们要不要赌一赌,看看这位帅哥最先钟情谁?”

“对,咱们看看谁最有魅力,能够最先征服帅哥的心。”

“赌到张三丰武馆去学太极!”叶小垛提示道。

“不赌这个,我可不想练这个太极,我就是喜欢自己柔柔弱弱的,让我未来的白马王子来保护我,他一定是一位懂得惜香怜玉的大才子,哈哈哈。”文飘飘笑着说,一脸的花痴样。

叶小垛笑坏了,这个文飘飘,戴着一幅乳白色的近视眼睛,长得文弱秀气,一天到晚就知道念席幕蓉的诗,《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耳朵早就起老茧了,得,咱可不学这痴情的女孩,太无聊了。

“赌到老龙洞去探险,好不好!谁输了谁请客。”叶小垛又说。

“不好,我看还是赌,谁输了请吃饭来得实在,到长风酒楼去大餐,怎么样,由输的人一起掏钱,怎么样?”一个嘴角长着好吃痣的女孩子说。

叶小垛看了她一眼,这个张小咪,难怪她会这么想,天生一幅好吃相。

“长风酒楼,亏你们想得出,那吃一顿饭得花多少钱,至少是一千块,而且还是打折后的。算了,把这些都输给我算了,我负责把这位帅哥给你们搞定。”叶小垛开着玩笑着说。

“哈哈哈,叶小垛,行啊,如果你能赢得帅哥的心,我们就每人凑一百元,给你当生活费。”众人笑得不亦乐乎。

“一,二,三,四,五……,一共十个人,整好一千元,此话当真?”

叶小垛笑着说。

这十位姐妹笑得更凶了:“当然,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我怎么会输呢?当然如果有万一的话,我愿赌服输,你们说怎么办吧!我回教室取纸和笔去,你们商量商量。”叶小垛笑着说。

这一会,大家正商量着,叶小垛输了后,如何整治她。有人说:“小垛家穷,我们罚她扫一年的宿舍,怎么样?”

“问题是我们没有住宿舍的怎么办,我看,还是罚她亲自带路请我们去探老龙洞好了。”

“不行,我提议,她应该请我们去灰堆老庙那儿,卜卦去,这个小钱,她应该出得起。”毕艳笑着说。

……

大家议论纷纷,不一会,叶小垛来了:“商量好了么?”

“商量好了,如果你输了,请我们去灰堆老庙,找那老先生每人卜一卦去,我们的钱你一个人出!”大家笑着说。

“好的很呢,来,空口无凭,白纸黑字地写上,签字画押为证!”叶小垛象模象样地写好了,时间为一个月内。

嗳,我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天生就这种贱骨头,赌什么赌,我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我真的能把人家王瑞的心赢过来吗?这不无异于癞蛤蟆吃天鹅肉么?当然,那一千元钱对我们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五个月的伙食费不用父母操心了,得,就冲这钱了。写完后,叶小垛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思忖着,悔悟着,可是当一想到一千元的赌注时,又不得不抓耳挠腮地想着办法。

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自己好象还没有任何做为,看那毕艳万种风情地向王瑞抛着媚眼呢?很快就要对上眼了哇!

看那文飘飘当然也不甘示弱,天天都在吟诗吸引着帅哥的注意呢?

张小咪总是带着很多好吃的东西,有时候还主动请帅哥品尝。

路玉凤也开始行动了,她处处在同学们面前替帅哥说话,从细节上小事上关心着王瑞。

……

情书,对,写情书,还从来没有写过情书呢,谁让我这么在乎这一千元钱呢,写吧。

情书一:

格。

那天我午夜梦回,醒来看到你在我的笔记本上给我写出了一个字“格”,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啊,你说我是一个合格的、可爱的女生。

紧接着第二反应是“格杀无论”,天啊,你居然从来都不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女生。呜呜呜,我哭了。

第三个感觉是:“格格一笑”,你对我呵呵一笑,难道是想要告诉我——我的魅力无边么。

第四个感觉是:“格格”,哇塞,你认为我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公主,格格!太高兴了。其实,无论多么贫穷的女孩子,无论多么丑陋的女孩子,她的内心世界总向往着自己是男孩心目中的公主,格格。

第五个感觉是:“格外出色”,你说我很独特,很有个性!

……

王瑞接到叶小垛的“另类”情书后,大吃一惊,立马笑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优越感,可惜这个女孩子不那么美丽,不过也的确是很可爱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