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节 福思特的困境
  • 天下第一广告人
  • 魅力襄樊
  • 3198字
  • 2019-01-16 01:49:10

2008年至2009年初的经济危机是股强大的浪潮,波及到世界各地,欧美等发达国家则更为严重。

位于中国沿海地区的部分加工制造业也受到极大的冲击。

从广东、福建、江浙等地因裁员回来的打工队伍大约相当于春运高峰期的三分一。

他们满怀疲惫,眼神失落,带着伤痛与困惑,无可奈何地踏上归途。

位于深圳特区的福思特公司,前身是一家服装企业。在服装企业越来越白炽化的竞争中,福思特的处境进退两难。

公司决策者陈谦在众多朋友的建议下,决定进军饮品市场。转产后的福思特是一家集生产、经销为一条龙的饮品企业。

在众多饮品老大中,福思特属于刚刚新生的婴幼儿,还尚在摇蓝中呱呱啼哭时,经济危机已经开始蔓延到沿海地区的每一个角落。为了减少开支,压缩成本,很多企业纷纷采取了强制措施,他们选择裁员,降薪,削减边角业务……。

陈谦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中等个头,身材略微庸肿,肚腹处小有隆起。长相富态,饱满的双颊,四方阔口。一双不大但精明的绿豆眼能迅速地把来人参透。

他低着头,独自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叹息一声:真是生不逢时啊,我的天啊,我的企业怎么办?

从大转台老板桌那里走到门口,又从门口走至大转台老板桌前,他的心情越走越焦燥。

“这是什么世道,口头的承诺全都变成飘散在上空的大气,白纸黑字的契约只换来微薄的违约金,甚至于一走了之。只怪当初自己太大意,这让我如何向这上千号人交待?我拿什么支付员工的工资?难道说要我也象那些小公司一样马上关闭生产线,开始裁员、降薪,我又于心何忍?那么,一旦这股浪潮退后,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多优秀的工人呢!此前,咱们这地方已经闹过一次用工荒,这就是一种警告,对待自己的员工就应该象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我能在一遇到困难的时候,就赶走家人去外面讨生活吗?我不能做这样的傻事,可是,可是……,他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也许是走累了,陈谦一屁股坐在黑色的旋转老板椅上。点燃了一支烟,开始猛吸一口,又使劲吐出来,任烟雾缭绕。

总裁办公室,装修得比较简洁,只铺就了白色的普通的瓷砖,墙上刮了仿瓷而矣。一副中国地图和一幅深圳特区地图挂在侧面的墙上,一组黑色的沙发及座椅排成一字行,在黑色的老板桌对面,一个简单样式的玻璃茶几,上面放着一个玻璃做的圆形烟灰缸。

陈谦微闭着双眼,脑子里却在飞速地运转,也许我压根就不该转产,如果我不是这么贪大,就不会进入今天的窘境……。

车间里已经关闭了一条生产线,那带着果香的香味依然在车间中慢慢飘散。这是福思特人最喜欢闻到的气味,它是这样的贴近大自然,这样的诱惑着人们想去亲近它,品尝它。

初创这家饮品厂的陈谦,看着自己刚刚从国外高薪招聘来的高级工程师,历经五个月研制成功的新口味,在品尝之后,笑得眯起了眼。这一定是一款备受市场青睐的产品,陈谦抓了抓满头黑发,兴奋得象个孩子一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独自一个人偷着乐。实际上他的头发早已白了一大半,为了显得自己精气神足,他染黑了花白发。

那时,自己多么有信心啊,仿佛看到幸运女神悄悄地把自己眷顾,那成千上万的钞票好象正长着腿你推我攘地向自己身边走过来,那万众瞩目的璀璨光芒洒在自己身上,瞧瞧陈谦,人家多有头脑,那是一位多么出色的大企业家!那种感觉多么令人幸福!每一日都在快乐与梦想中澎湃着心情。

如今,好象只一眨眼的工夫,这批新鲜的果汁还没有走出生产线,就被夭折在摇篮中,仓库中成批成批的饮品象小山一样差点把库房的顶篷挤出坳口。

“天啊,这么多货往啊儿放啊?”年轻的仓管员顶着灰色的鸭舌帽,不停地搓着手,看着新拉来的一车货,头痛地说。

A1、A2是材料库,那么多的包装原材料满满地塞至门口。材料库的年轻女仓管头痛的是原材料进得太多,原先说好从这里拉原材料的小公司,突然间都人间蒸发了。

她百无聊赖地拿起笔在纸上乱画,如果日子还要这样持续,很可能在公司支撑不下去时,自己要面临着失业。一想起失业后自己将要到哪里去找工作呢?听老乡们说,现在失业人数正在急剧上升。想想真有些可怕,一会儿,她又出神地望向远方,期待着拉原材料的司机突然从天而降。

A3、A4是堆积如山的半成品库,半成品不敢再盲目地生产。半成品库的仓管员悠然自得地看着小说,他抓抓有些稀薄的黑发,沉浸在别人的故事中,仿佛天塌下来与我何干的洒脱。

A5、A6是包装库,塞得让搞包装的人都坐不下来,也弯不下腰来,包装库的仓管头痛的是包装好的产品迟迟运不出去。

而负责包装部门的主管却皱着眉头,从容地指挥着四五十个人埋头苦干。

他的理念是:我们只管干活,太大的心不是我们来操的。

B1、B2、B3、B4这些成品库中已经最大限度地容纳了新产品。

“咚咚,咚咚。”坐在老板椅上深思的陈谦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随手把烟屁股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

“进来!”陈谦揉了揉眼睛说。

来人急匆匆地走进来,一脸忧郁地悄声说:“陈总,纸厢厂的李总、果商赵总他们一大群人都来结账了,可是账面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怎么办?”

“噢?就说我不在,没有我的签字批不下来钱!”陈谦一脸“无耻”地说。心里泛起一种信用危机,嗳,真没有办法,谁有头发还会情愿当秃子呢!

陈谦马上把办公室的门反锁起来。不一会儿,就听到从楼下走上来的人大声说:“明明看到陈总来的,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不可能啊,他的车不是还在吗?嗳,你这个年轻人一定是在忽悠我。我要找你们陈总,非要见你们陈总。”

“陈谦,陈谦,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又有一个人大声喊着。

“哎呀,真的出去啦,我刚上去一趟没找到人,不信你们去看呗!我骗你们干吗?你说陈总他要去哪儿,肯定不会和我们打招呼啦,人家是老板吗?我们做下属的只管老老实实地做事,老板的事情不敢多问的啦。请各位见谅!”

一伙人十来个人“咚咚咚”地走上楼来,拚命地敲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陈谦坐在屋子一口大气也不敢出,他觉得自己的心口堵得慌,自尊在这些要帐人的敲门声中慢慢地沦陷。

自创办企业以来,这是最受侮辱的一次。想当初这帮人为了能攀上他买自己的东西,真可谓是各种关系都用上了,如今这一遇风险却都趋之若鹜。来人敲了好一会门,看看实在没有什么反映,皆愤愤而去。

“陈总,他们全都走了。”小伙子待他们走后,敲了敲门,站在门口说。

“速速通知各部门的负责人到会议室开会。”陈谦沉着地说道。

“是!陈总!”小伙子轻快地走出门去。

会议室里的大部分负责人,面色沉重地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旁。

紫檀色的会议桌上摆放着生机勃勃的绿叶植物吊兰,苍翠的风信子开出一串串宝石蓝的小花朵,一品红争彦着红红火火的热情。

大家的表情都分外严峻,在圆桌会议上,大家共同讨论产品的销售问题以及当今市场的如何疲软,谈论着众多客户摇摆不定的心神。

最后,宣传科的张部长说:“两千零五年至两千零九年这段时间,有一位广告界的奇人成功地救活了一百多家濒临破产的企业。而且据了解,现在每一家被救治的企业,运营良好,丝毫没有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

大家听说后,面面相觑,副厂长说:“此人我也曾听说过,不过,以前总觉得传言太玄虚,在我们面临着这种绝境的时候,我们也很有必要请这位高人试一试。”

厂长也点头说:“据说这位神人比较难请,风姿服装公司请了多次未果,大合兴业公司差点把门槛踏破也未见到此人,道林公司的老总亲自出马三顾茅庐,才得回一个小时的面议……,不过,凡是花费时间见到神人的,企业无不运营良好,资金回笼迅猛……。”

陈谦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他仔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大家都开始沉默着,似乎都在等他做出最后的决策。

陈谦立刻一拍桌子:“请高人,绝不浪费一分一秒,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挖出来!员工放假一周,除留守值班的人外,其他几位都随我分头去寻找高人。我们一定要在这一周的时间内,找到高人。大家保持联络!”

大家一致通过请这位高人力挽狂澜的决议。有了这个决议,大家又开始对福思特充满希望。

这位高人是谁呢?他是何方人士?是男是女?可为什么会让众多企业在一遇到困境就首先想到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