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只为一人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021字
  • 2014-04-09 19:05:48

陷阱,无数的陷阱,这座大山半山腰处境无处不是陷阱。

后有追兵,前方却是密密麻麻的陷阱,洛北眼中射出悲愤的神色,他再无丝毫的选择,此时,他唯独能够依靠的唯有系统。

上官旷古的身影僵硬住,洛北却是飞速收回上官旷古身上的精神力,以及上官旷古这些时日所修的元气。

精神力归入体内,加上这段时间搜集来的精神余波,系统第三层大门的进度条豁然而满。

与其同时,漫天的黑色小恶魔飞扑而下,眨眼之间已经将半个山腰都覆盖,吞噬元气不过是小恶魔的天赋,这些家伙真正的喜好却是和深渊中任何魔族一般,血肉。

洛北和上官旷古便这般被淹没在了小恶魔的潮流当中。

黑色的气浪席绢,突然,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出现一条白色的光柱,笔直的通往天空,强烈的能量四下溢出。

不是元气,或者是更高层次的元气,已经凝结到显形的元气。

这种力量绝对已经达到人类的巅峰,那气息出现,似乎微微扫射了一下山腰,随即变的无比暴躁起来,如同天地在发怒,整座山都在晃荡。

巨石一块接着一块消失,成片成片也不知道数量的小恶魔也随之消失。

如同一副黑色的画被人擦干净一般,一块,一块,区域性的消失。

狂暴的力量便是距离数百里外的润诺大军都感觉到压迫性的气息,数十万大军凝神戒备,一些刚入伍不久的士兵甚至失常的尖叫起来。

润诺的脸色铁青,眼神中也不知道什么神情,似乎是轻松,似乎是更加的凝重。

“风月,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用这个办法引来那个人当真是真确的吗。”

润诺低沉开口,他的目光看向远处的大山,从这里看去却只能见到地平线,只不过,那道冲天的光柱却是历历在目。

那绝非人类可以想象的力量展现出来的光柱,去唯有润诺以及席凤月知晓,那的的确确是人的力量。

实际上,润诺之所以在这里,在这封印之地也是因为那个人,否则的话,以润诺的实力和背景根本不需要待在这里。

“我不知道,但是不管大人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一定会为大人持刀。”

席凤月淡淡开口,他的眼中无喜无悲,那力量固然强横到不可抵挡,但是对于席凤月来说却也没什么,他的命反正早已经不当是自己的。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对于一个立誓效忠后,将忠诚看的比生命重要的多的汉子,这世上却没有什么力量是可怕的。

“你错了。”

只是,席凤月的话才落下,润诺却已经豁然转身,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席凤月。

“你不是为我持刀,你是为帝国持刀,你记住,若是那人要杀我,便任由他杀,你不准阻拦他。”

润诺的声音极为坚定,席凤月眉头一挑,只是还不等他说什么,润诺却已经挥手拦下他后面想要说的话。

“这件事情我做的的确对不起他,换做我是他,怕是也绝不会放过我,所以,他要杀我,绝非错误,是我咎由自取,只不过,他这个人对于帝国极为重要,没有这个人在,帝国怕是不得安宁,我能死,但是这个人,却是帝国绝不能失去的。”

润诺的话语中露出极为坚定的神色,席凤月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眉头锁起,深锁。

“席凤月,还记得你的诺言吗,若是记得的话,便答应我,不要阻拦那个人,什么都不要阻拦,若是此地事变,你就回去国都,守护好长公主,用你的命守护好长公主。”

润诺的语气低沉下来,他转头看着席凤月露出一丝笑容,“答应我成吗,这不是命令,而是请求,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向你提出的请求,还记得三十年前吗,我们可是立过誓言的,此生绝不欺瞒对方。”

“我,答应你。”

席凤月的脸色微微动容,终于缓缓吐出四个字。

润诺终于笑起来,他看向那白色光柱所在的方向,那儿,一丝丝波动扩散开来,眨眼之间已经掠过润诺所在的地方,随即,一个狂暴的声音从那儿传出。

“润诺,是你,竟然是你,莫不成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这声音极为狂暴,初响的时候还在百里之外,只是眨眼间一个身影却已经出现在润诺的面前,破烂的棉袄上密布着裂缝,不时有一两团同样看不出颜色的棉露在外面,一只手上犹拎着一个看不出原先颜色的酒葫芦。

劣质酒水的气味顿时扩散开来,犹如过期的酸醋。

如果洛北在此当能立刻认出此人岂不正是蔡老头。

“近二十年不见,武帝,你变了,以往的你便是最宝贵的金蝉丝所制衣服,若有一丝皱褶也绝不会穿的,便是世上最珍惜的冰玉露火酒,若没有万年玄冰晶做器皿你也绝不会喝。”

看着一副糟老头样子的蔡老头,一丝落寞的神色出现在润诺的脸上,他缓缓开口道。

“莫要和我说这些废话,今日你必死无疑。”

蔡老头的神色却是丝毫未曾因为润诺的话语而有所改变,他的眼神冰冷看着润诺,眼神如同世上最森寒的寒气,实际上,随着蔡老头到来,四周已经开始慢慢的凝出冰霜,很快,那冰霜已经攀爬到周围数公里的地方,竟似乎突然之间严冬降临大地。

“我死不要紧,我只求你回去,你知道的,帝国缺不了你,四大帝国,强者众多,万里荒原更是不乏超神绝圣之辈,没有你坐镇京都,大汉帝国怕是国本不稳。”

润诺大声开口喊道,回应他的却依旧是蔡老头冰冷而无情的双眼。

“三娘当年也给你留下了一个儿子,你,不回去看看吗。”

看着蔡老头冰冷的眼神,润诺再次开口说出一句话,这话出口,蔡老头的眼神终于变化,似乎有回忆,似乎又带着一丝温暖。

润诺的眼神也终于变的平静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