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虚实真假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039字
  • 2014-03-27 14:02:53

拜入吕建峰门下第十天,洛北终于第一次开始学习七煞峰的武技。

实际上,七煞峰的武技极多,大部分的师兄弟修习的却都不是同一种武技,吕建峰之前给予洛北天妖屠圣诀却是希望洛北能够练成那门绝技,彼时自然不需要在修炼任何其他武技。

只可惜,很显然天妖屠圣诀不是那么好修炼,洛北故能练成第一层,却无法发挥这套绝技的威力,吕建峰亦只能够暂时先给与洛北其他的武技。

只是,当拿到武技之后洛北却再次傻愣,这次他拿到的却又是一门妖兽族的武技。

元胎化身。

这却是一门妖兽族的联体武技,那上面亦是清楚的标志着这卷秘籍的出处,以及何人创造,又有何人带回七煞峰的。

洛北眉头一锁,他已然知道吕建峰的打算,却是想看他是否能够由修炼妖兽族的武技,逐渐开始领悟那天妖屠圣诀应该如何使用。

这时候,吕建峰委实已经将洛北当做极大的希望,只因为数百年来洛北却还是第一个练成天妖屠圣诀的七煞峰弟子。

领着这卷秘籍退下,洛北也不管其他的什么原因,反正这卷秘籍本身无任何问题。

当下,有无开始推衍,洛北则慢慢的体悟无推衍出来的这门武技。

只是,当无彻底推衍出来,洛北亦是完全将无传输到脑海内的东西领会完全,他整个人却蓦然间呆滞起来。

这门武技给他的感觉竟似乎和那日暗中跟随他的那汉子有点类似,唯一不同的是,他手上这卷秘籍修炼下来至少不会丧失理智,也不会使得自己变成如同野兽一般的外观。

妖兽,妖兽族,奸细,余孽,七煞峰,吕建峰,天妖屠圣诀。

一条条的线在洛北脑海内联系起来,他似乎隐约的摸到一丝微不可查的痕迹,似乎只消解开这个痕迹,顿时便能够很多事情都理出一个头绪。

然而,思索许久,洛北却依旧摸不到任何的头绪,只觉得一切似乎都是一团乱麻。

他此时掌握的线索毕竟还太少,实际上,七煞峰无数主峰,每一座主峰上都是一个长老的地盘,整个七煞峰亦不知道多少弟子,更不知道多少仆人。

洛北没有那时间,也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一个个的搜寻过去。

润诺让洛北来的时候想来短时间也没打算靠着洛北查出些什么,之所以让洛北来这里,一个是为尽人事听天命,而另一个却是暗中看着这里。

亦如三百年前七煞峰看着印加帝国一样,实际上,当时还不算宗门的七煞峰能够看住印加帝国吗,显然不可能。

否则的话,那峡谷内润诺也不可能杀庄家,慕容家那些分家的家主如同杀鸡一般容易,这便是普通世家门派和帝国之间的差距,唯有宗门和那些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世家才能比肩帝国。

只不过,有七煞峰在,总算是有个小保险,这便是帝国的打算,反正亦不损失什么,正如这次的润诺,反正洛北来此他亦不损失什么。

不再思索那些无关的东西,洛北却开始修炼这元胎化身。

这一门妖兽族的武技倒也的确有自身的独特之处,表面上看起来类似人类的元神凝结,但是实际上却另有奥妙。

人类的元神凝结不过是凝聚元神,使得武者便是肉身被毁亦能够靠着元神脱逃然后转世重修,而这妖兽族的元胎化身却是反其道而行,元胎化形,元胎不死,其身不灭,却拥有双重的保险,堪称无限接近不死。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门武技真正无敌,实际上,这世上本不存在无敌的武技,随着使用的人不同,武技的威力自然亦是不同。

不过,不管如何说,这门武技倒的确是一门了不得的武技。

洛北亦不犹豫,领悟之后便开始修习,这次倒是极为轻松,很快便进入了第二训练场。

元胎,元神,神念,灵魂。

第二训练场,这一次洛北碰到的却是一个老道,很奇怪的道士,他似乎并非在训练洛北,而是在自我找寻什么,终日间只是嘀嘀咕咕的自我念道着。

只是,系统的神奇亦不是言语能够形容,便是这老道这般不靠谱,几日之后洛北却依旧领悟了那元胎化身的意境。

而一领悟这个意境,洛北立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生出微弱的元神。

很微弱,似乎随时可能消散,但是却又几位坚韧,洛北能够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元神飞速的开始稳固,他似乎随时都可能驾着元神脱离肉身而遨游天地。

自然,洛北便是发疯怕都不会这样做,元神离体,那已经是极为高明的武者才能做到,甚至一些差一点的先天都未必做的到。

如此,又过去两日,洛北的元胎终于稳固,而随着元胎稳固,洛北却隐隐约约的开始感觉到四周似乎存在许多和他元胎隐约相呼应的东西。

那些东西似乎无一不是元胎,而且,每一个都比他的更强,更稳固,只是不知为何,那些元胎却似乎发现不了他的元胎存在。

每一次呼应的时候,那些元胎都显得极为茫然,洛北甚至能够感觉到一些脾气暴躁的武者从元胎感应中茫然的爆发怒火,只是,无论如何那些武者却半点不能够察觉他的元胎的踪迹。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洛北可以肯定吕建峰给他的秘籍绝不可能有别于其他人,实际上吕建峰也没必要这么做。

而他的体质什么的也绝不可能有别于其他人。

那荒古城公孙家的确是他这具躯体的母亲所出之处,所以他也绝不可能是什么妖兽族中了不得的种族的后裔。

如此,洛北却是越发的不明白,只是,这件事看似寻常,却又蕴含极多的不可思议,洛北亦不敢去询问吕建峰。

他只是更加努力的开始苦修这元胎化身,以期后续能够再有什么不同的发现。

此时,洛北却不知道,那日他发现的跟随他的汉子却已经再无丝毫异样,整个人已经恢复到和初次见到洛北时候一般无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