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身不由己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572字
  • 2014-02-21 19:10:58

“雁九已经来到商队,毫无疑问是打算对那个少年出手,我们是否需要阻拦。”

远方商队大管家福伯恭敬站在夏侯紫兰的面前请示道,作为一个商队的大管家,无论商队的规模多大,但是每一件发生在商队的事情都绝对逃不开福伯的眼睛。

尤其娇无双又是身份贵重的人,福伯更是时刻注意着,所以,在娇无双身死的一刻福伯便发现了这件事情。

原本,娇无双被杀,福伯第一个反应是拿下洛北替娇无双报仇,因为,娇无双背后的安再杰却是远方商队惹不起的对象,但是,却被夏侯紫兰拦了下来。

正因为夏侯紫兰似乎帮过洛北,所以福伯此时发现雁九前来寻仇才会询问夏侯紫兰是否要帮洛北拦下雁九,只是,夏侯紫兰的回答再次出乎福伯的意料。

“不阻拦,为何要阻拦,你记得,我们之所以不拿下那个少年却是因为尊重安再杰的威严,安再杰的仇恨,唯有安再杰的人才能了结,你明白吗。”

夏侯紫兰的声音凛然,福伯眼珠子微微一转,顿时露出明了的神色,雁九灭掉洛北,那么,娇无双的死便会有一个了结,那时候安再杰就算迁怒也只会迁怒保护娇无双的雁九,而不会找上远方商队,这是人心,亦是人性,安再杰虽然残暴,但是更加狂傲,仅此一点便决定事情这般发展他不会再为难远方商队。

最主要,远方商队还躲开了缉拿托庇自己商队的人的恶名,这般处理却是一举两得的做法。

他看向夏侯紫兰的目光顿时越发的恭敬,夏侯家族值此大难之时能有如此一个女人存在却是夏侯家族之幸。

帐篷内,洛北张开眼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也没有见到他的手动,更未曾见到那宝剑出鞘,这帐篷内却蓦然间一点紫芒在他身边旋转飞舞起来,紫电剑法,紫电剑诀,但见紫芒如电,何曾有剑显影。

此时洛北的紫电剑法显然已经到了最高境界,怕是荒古城公孙家的族长都未必能够将紫电剑法施展到这程度。

十息之后,紫芒消失,洛北猛然间一屁股坐倒在地,他的呼吸急剧起来,汗水如浆一般从额头涌现,刚才短短的十息之间他竟已经耗尽体内所有的元气。

究竟还是元气等级太低。

洛北脑海内突然浮现和娇无双动手的场景,实际上娇无双的招式并不算多么精妙,只是那一掌蕴含太过于强悍的元气,所以才能够一掌将他挥开。

元气,这玩意却是需要秘籍才能苦修,他体内那一丁点元气还是因为领悟紫电剑法而自行产生的,在荒古城他依附的这身体似乎极不受自己家族的待见,自小到大莫说练武,便是例钱都少的可怜。

最主要,秘籍在这个世界亦算极为宝贵的东西,他杀戮过千,但是却从未在哪个人身上得到过元气修习之法,甚至连普通的武技修炼方式都未曾得到过。

呼吸逐渐开始平稳,那剧烈跳动的心脏亦慢慢的开始平静下来,突然,洛北的眼睛瞪大,这个帐篷内,他却是听到了另一个呼吸声。

极为悠长的呼吸,时而隐现,若不是他才由暴躁中冷静下来,整个人都处于绝对寂静中恐怕都听不到这个呼吸声。

“看来你已经恢复,那么,便随我来吧,莫要妄想逃跑,我保证你的速度再快都绝对快不过我的锥。”

黑暗中,雁九的脸颊若隐若现,看着地上洛北逐渐的恢复力气,他才冰冷开口。

多年做狗,已经磨灭雁九的傲气和尊严,但是一个人便是沦为狗,却总有那么一些东西是磨灭不了的,雁九不屑于在背后出手,更不屑与偷袭,这无关尊严和傲气,这却是一个曾经傲视天下武者的本能。

一个将规矩的猎人,洛北无声咧开嘴,然后爬起来,确认身体已经恢复到极佳状态,这才迈开步子。

随着雁九的身后,洛北再次进入商队外的黑暗中。

对于雁九的越战,洛北未曾想过逃避,实际上,此时也逃避不了,更何况雁九既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他身后,若是这次他逃,下次雁九恐怕便会直接暗杀,到时候他却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跟着雁九,亦步亦趋的来到了这黑暗中。

“你,实在不应该杀娇无双。”

雁九看着洛北突然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他刺出了手上的锥。

洛北此时的外表仅有十五岁左右,一个十五岁,仅有气感的武徒却领悟了武师才有资格修炼的剑法,雁九心中却已经产生了一丝怜才的心意,只是,这一丝怜才之心却绝不足以改变雁九的心意。

锥出如电,这锥的刺本是世上最快的招式,比起剑还要快上三分,而且,锥的穿刺力更是任何兵刃都无法比拟的。

雁九一锥刺出,洛北已经感觉一股尖锐到无可抵挡的气息朝着自己袭来。

气息尖锐,但是却不同娇无双的力量,那力量固然不如此力量集中,奈何洛北怕的便是大规模攻击,因为他那气感境界的元气压根挡不住任何元气攻击,反而这纯粹压缩到极点的招式,固然将点的攻击力强化到极致,却缺少范围攻击的威力,需要集中才行,正好用来给洛北试招,当下洛北不惊反喜,手中长剑猛然握紧。

夜色如墨,洛北的眼睛瞪得老大,手中长剑已经自下而上刺出,截其前方三寸,终于在那锥距离自己咽喉还有十多公分的时候点在锥的尖端。

“咦”

雁九猛然间一阵惊疑,他未曾想到自己的锥竟被洛北挡下,还是正中尖端的挡下,这代表洛北的眼力和剑法绝对已经达到不输于他的境界。

只是他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踏足武师巅峰,仅差一步便能进入武尊境界,这洛北不过是才有气感的武徒,却又如何能够不输于他。

微微的叹息响起,雁九的速度蓦然间加快,初时洛北的天赋让他忍不住想要手下留情,而此时,洛北再次展现天赋却只让他狠下心来绝招尽出,只因为雁九不知道若是洛北继续展露天赋,他是否会因为怜才而甘愿放过洛北。

雁九绝技尽展,一时间洛北开始有点手忙脚乱,紫电剑法和雁九的破云劲本属于同一等级的武技,无奈雁九的元气等级却是洛北的数倍,此时,雁九的锥法展开,固然在速度和招式上胜不过洛北,但是在劲气上却超过洛北许多。

眼见着洛北的胳膊,以及双肩上被刺出许多血痕,似乎雁九再继续进攻一会便能杀掉洛北,突然,洛北的剑法一变竟在极不可能的情况下挑开了雁九的锥。

“竟还能反击,你的天赋恐怕便是在望京城亦是数一数二,可惜,你不该杀死娇无双的。”

雁九后退两步,却未曾急着出手,而是带着一丝忧伤看着洛北,他手上锥突然间斜斜朝着地上指去,“少年,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杀了不该杀的人,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走的轻松点。”

雁九的语调突然间似乎带上某种威严,那斜指地面的锥随着他的话语飞速旋转变成了一片模糊的虚影,竟似乎化为盘旋的风,又似乎化为前世洛北所在世界常见的钻头。

然而,不管化为何物,洛北却能够感觉到那上面压抑不住的锐气,这世上恐怕少有东西是这玩意刺不穿,也少有东西是能够正面挡下这玩意的。

“本还想多用你试几招,可惜,你却等不及想死。”

洛北看着雁九露出一丝无奈,手中长剑归鞘,整个人的精气神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