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在江湖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734字
  • 2014-02-21 10:57:36

PS:早上出去买菜回来晚了,明天开始更新改为下午两点和晚上七点,请大家多支持,小阳拜谢!

才发现多了个打上,加一句,多谢笑道天下兄弟的打赏!

………………………………………………

雁九从帐篷内钻出,满脸的憔悴,东方,朝阳初起,他的眼中却看不到半丝希望。

他亦曾纵横半生,但是,如今却只是一个没有选择的可怜人而已。

锥便在手,雁九能够感觉到锥上面的温度,这件武器曾随他转战天下,那上面的温度是普天之下唯独能够让他安心的温度,只是,如今这温度似乎亦开始有溃散的趋势。

他已经做了三年的狗。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自从被人夺魂种下奴仆契约,雁九早已经放弃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他现在只想作为一条狗活下去。

只是,没有做过狗的人却绝想不到做狗的苦涩。

雁九此次的任务是保护一个女人,一个名为娇无双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他主人最宠爱的弟子,若是这个女人有一些许对他不满,那他便是连死亡都奢求不到。

这样一个对自己重要的女人,按理来说雁九应该亦步亦趋的跟着,哪怕那女人如厕,他都应该站在门口闻着臭味守着,只是,很不幸,他却是跟丢了那个女人。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两个字‘争宠’。

是的,因为在那个女人身边还有一条狗,一条武功差的雁九不会正眼去瞧的狗。

可惜,雁九却不得不承认,在对主人邀宠上他输给了那条狗,为了独得每个月主人赐下的洗神丹,那条狗唆使那女人躲开了自己。

若是自己能够如那条狗一般邀宠,多得几枚洗神丹,或许自己便有机会冲破武师的屏障踏足武尊的境界。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便是放下尊严,为了活着而做一条狗,但是,雁九却终究做不了摇尾乞怜的狗。

朝阳下,雁九眼中突然看到一个人影正朝着他飞奔而来。

人影渐近,雁九突然脸上露出愤怒神色,那人影却不正是另一条狗。

身影盘旋而起,雁九如一只大雁般飞临那人头顶,亦不落地,伸手拎起那人的后领,却犹如一只猎食的猛禽再次盘旋而起,一个转折已经回到帐篷口。

将此人摔在地上,雁九的眼中露出杀机,此人不死,他这个月想来休想能够得到洗神丹。

雁九不是懂得邀宠的人,却是那种喜欢用最直接方式做事的人,他手上的锥已经握紧。

雁九的破云劲亦曾是名震四方的绝技,用破云劲刺出的锥杀眼前这个人绝不需要费太大力气,雁九已经举起锥,只是,尚未等他刺下去,那人已经吼出一句让雁九心胆俱裂的话。

“娇无双被人杀了,安再杰大人最宠爱的弟子被人杀了。”

那人尖叫着,雁九的动作僵硬住,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眶几乎要裂开来,突然,猛然一锥朝着旁边刺出,凌厉的气劲激射,犹如无形的尖锥破空硕然间将数米外一块三四米高的巨石炸成碎末。

发泄出心中的郁结,雁九一把拎起这个男人。

“何人所杀?”

四个字,雁九每一个都说的咬牙切齿,娇无双身死,无疑代表的是他雁九的命也到了尽头。

安再杰手下绝不缺一个雁九,最心爱的弟子被杀,残暴不仁的安再杰绝对会迁怒和娇无双一道出来的雁九,而被夺魂种下奴仆契约,雁九也绝无可能逃过安再杰之手。

他断然已经非死不可,只在临死前雁九却绝不愿意放过那害的自己身死的人。

这是倪偌来找雁九的原因,他们固然曾是恨不得对方立即去死的对立面,但是在各自都陷入必死结局的时候却终究又有了一点共同的语言和追求。

精神深处,系统空间,洛北终于将第一训练场打通,那紫电剑法他已经熟练到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自如的使出,仅以招式而言,这套剑法于洛北已经练无可练。

得益于系统燃烧的那精神力,洛北终于将这套剑法练到极致,而接下来,却是第二训练场打开的时候。

这世间的武技,最高深之处却绝非将招式掌握熟练,而是掌握其中的意,把持那武技最初的本源。

眼前的世界变幻,洛北终于进入那不知道古代还是未来,亦不知道地球还是这世界模拟的场景,热闹的大街,行走的人穿着长褂子,倪偌的头顶接着竖起的发簪。

洛北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有点发愣。

“兄弟莫非还有未了之事。”

身边,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洛北一惊醒来,他转头看过去,他旁边却是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

此男子看似三十多岁,满脸的精悍,腰挂一柄长剑,虽未曾有什么动作,但是仅仅随意一站便给人剑气冲天的感觉。

这是一个绝顶的剑客。

洛北心中一阵感慨,却又有一股记忆浮上,却是一个陌生的记忆,然而,那记忆固然陌生,洛北却自然的全盘接受,且无半点觉得不妥。

他们此去却是还一个人的恩情,以杀一人还一个人的恩情。

士为知己者死。

男儿便是如此。

洛北回过神,他的胸中已经满是深深的豪迈和慨然,他回视那个汉子,那名为聂政的汉子。

“吾只是恨此时无酒而已。”

洛北洒然一笑,大步朝着街道旁边记忆中目标所在的府邸而去。

“好,好兄弟。”

身后,传来豪爽的笑声,聂政已然越过洛北,冲天的剑气从聂政身上散出,那威武雄壮的府邸金碧辉煌大门霎时间被剑气射成筛子破败的朝着府邸内部飞进去,而守卫在府邸门口的几个剑士则是拔剑嚎叫着冲着洛北和聂政杀来。

“好兄弟,我知你馋我剑法多时,今日且看哥哥仅展此剑于你看。”

府邸内,众多剑士冲出,聂政的声音蓦然间大声响起,一语落下,聂政整个人已经蹿入那些剑士当中,一柄寒光四溢的宝剑霎时间涣散开来。

没有多余的招式,每一招皆是刺,只是,这刺和洛北使用的紫电剑法似乎又有所不同,

“此剑悟自朝阳,光有多快,剑有多快,好兄弟,当需知,光不做思考。”

淡然自若的话语,那宝剑已经消失,似乎当真只剩一道光在聂政身边旋转,洛北一时间竟忘却自己身在何处,他的思维及一切纷纷消失,只觉得意识中仅有一道光在自己身边飞舞,仅有紫光,却再无剑。

“好,好兄弟,且看这最后一招,白虹贯日。”

蓦然间,光成为永恒,整个世界消失,便是洛北身边的光亦消失,唯有聂政身前一道光线成为全世界唯独的存在。

洛北看着那道光,似乎若有所悟,又似乎茫然无知,突然间,脑袋剧烈的胀痛起来,整个世界开始消失,光,黑暗,全数消失。

微弱中,一点光线出现,洛北拼命喘息起来。

“恭喜使用者初步掌握紫电剑法的剑意。”

无单板的声音响起,洛北猛然间翻过身,一骨碌爬起,他几乎是扑到那电脑屏幕前面,然而,此时电脑屏幕上除去两个训练场最基本的景象,却哪里还有什么异常。

“白虹贯日,那道光,无,那是什么。”

洛北大声吼叫起来,他此时脑子已经清醒,只是,他脑海内呈现的紫电剑法剑意不过是第二训练场他忘却一切时候仅剩一点光在身边飞舞的领悟,却非聂政最后使出的那堪称天地变色的绝技。

“白虹贯日,刺杀类剑法巅峰剑意之一,目前精神力不足,系统无法辅佐领悟。”

无单板的声音回应,洛北双手猛然握紧。

精神力不足,这于他来说却仅有一种办法解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