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后悔莫及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212字
  • 2014-03-05 14:03:43

PS:感激胖到堕天,毒可乐兄弟的再再打赏,感激耿僮兄弟的打赏,然后,继续高喊奎爷V5,撕心裂肺求推荐,收藏,打赏!!!!!!

……………………………………………………

洛北的脚步不快,每一步却都踩在夏侯紫兰的心坎上。

她何时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那万般算计再无丝毫用处,所谓的人脉亦是不值一文。

软弱,终于在这一刻彻底袭击而来,夏侯紫兰整个人软下去,她瘫坐在地,傻傻的看着洛北一步步走向她。

“少主。”

远处,福伯的声音传来,夏侯紫兰猛然间一个激灵。

“福伯,这边,福伯,救命。”

这个激灵后,夏侯紫兰突然想起,她之前还留下了一手,她并没有一败涂地,她还有福伯这个后手。

福伯狂奔而来,刚到夏侯紫兰身边就朝着洛北跪了下去。

夏侯紫兰所做的事情福伯都是知道的,所以他却是在乞求洛北的原谅。

洛北停下脚步,他看着福伯,突然间,叹出口气。

这一丝叹息却是让福伯和夏侯紫兰产生了误会,两人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只以为洛北接下来会感慨两句,然后放过他们。

只是,很显然,两人的想法是错误的。

一声叹息之后,洛北低沉的声音跟着响起,只是说出的话却是和福伯以及夏侯紫兰所思全然相反。

“你若是不来,或许我还会网开一面饶你一命。”

低沉的声音,夏侯紫兰和福伯的心同时一沉,他们未曾想到洛北对待福伯竟是这般态度。

福伯猛然抬起脑袋,就想继续祈求洛北只杀他一人,放过夏侯紫兰,只是,头刚抬起,福伯眼前便闪过一道寒芒,无尽的寒意顿时出现在他的额头。

福伯的眼睛瞪大,一点猩红在他的额头扩散,未及哼出半声,生命已经脱离了这具躯体。

看着福伯的尸体在身边倒地,夏侯紫兰心中蓦然间涌上无穷的悔意,她深深懊悔一开始未曾倾心结交洛北,否则的话,凭借洛北和庄海的关系,只需稍微帮她说两句便能从慕容世家带出夏侯望。

这望京城不过仅仅是慕容世家的分家,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庄海的势力便是战神余家都足以无视,更何况慕容家。

懊悔如毒蛇一般撕咬夏侯紫兰的心,她目光迷乱,突然,却从洛北手中长剑的剑身上看到自己的模样,她的神色微微一愣。

是了,她想到自己似乎还未曾一败涂地,实际上除去福伯之外,她还有一样真正最后的底牌。

她伸手轻轻拂过自己的发丝,努力将头发理顺,燃火,她抬起头看向洛北,她的脸上竟又带上了一丝笑容,甜美而温和的笑容。

“我是一个女人,一个长相还算不错的女人,你说我说的可对。”

夏侯紫兰的语气极为轻柔,就好似再和自己的朋友聊天,而不是和一个想要杀她的人说话。

洛北眉头微微皱起,他隐约猜到这个女人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暗自冷笑一下,洛北打算和这个女人万万,手中长剑垂地,洛北饶有兴致的回答起夏侯紫兰。

“你的长相整个大汉西南最多一个人比得上。”

洛北淡然道,他这话却是不假,他见过的女人中除去暮色外没人及得上夏侯紫兰一半。

“我这次带着商队走商,离开大汉帝国时候商队仅有现钱三万多枚金币,采购货物总价五万金币,而回来的时候商队已经有现钱七万金币,从国外采购回来的货物总价更是有二十五万金币,如此成就,不敢说大汉帝国无人可及,但是整个大汉帝国能够做到的绝不超过五人,我想我绝对算是个了不起的人,至少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夏侯紫兰语气依旧轻柔,只是随着这些话语出口,以往的自信似乎也回到了这具身体中,她坐在地上的身体竟再没有丝毫狼狈,反而有种慵懒的风情。

“这种商业头脑,莫说大汉帝国,便是整个天下怕是都没有几个女人比得上你。”

洛北由衷的开口,一趟走商,便将财富翻四倍多,这样的效率就算只会一次性的偶然幸运也绝对惊世骇俗。

“我这样一个女人,想来对任何男人都是上天的馈赠,而从今天起,我便是属于你的,我可以和你签订奴隶契约,从今天开始我一切都将属于你,不管是我的头脑,还是,我的人。”

夏侯紫兰的眼神飘忽起来,带着无比的诱惑。

她已经慢慢从地上爬起,这动作任何都来做都绝不会优美,偏生这个女人便是做这个动作都充满无穷的诱惑力。

旁边,庄海的众多手下纷纷色授予魂,一些人甚至忍不住暗自吞着口水,便是装天诺的目光也忍不住时常瞄向夏侯紫兰身上一些区域。

“说完了。”

然而,洛北的话却是让夏侯紫兰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

这个时候,夏侯紫兰却才发现洛北的眼神,竟是一直都那般的冷漠,那看着她的目光绝不像是在看一个绝色美人,而是像在看一个死人。

这是一个多么冷酷的人。

夏侯紫兰的心脏收缩,她飞速思索自己还能说什么,只是,洛北却已经不打算继续玩这个游戏。

寒芒在两人中间掠过,夏侯紫兰的身体猛然僵硬,难以置信的神色出现在她脸上。

夏侯紫兰委实没想到这世上竟真的有男人能够在她无条件送上门,任其予取予求的情况下还动杀手杀死她。

她却是不会想到,这世上会有洛北这样的怪胎,敌我意识泾渭分明,但凡敌人,管你无双美色,还是本为亲友,一概都不会再给任何的机会。

“你会后悔的。”

艰难的吐出五个字,夏侯紫兰的身体轰然倒地,而此时,洛北却已经转身准备离去。

“这般美色,竟这般干脆,真真是好狠的心呐。”

装天诺看着夏侯紫兰的尸体不舍的砸吧着嘴,微微有点唏嘘的摇着头嘀咕道。

“这次小世界的竞争却是需要心狠才好,只是,就怕他的心太狠,为了小世界的宝物不但把敌人给灭了,就连你这个表哥也一道给灭了就好。”

庄海目光幽幽的看着洛北杀人,口中却是淡然的回着装天诺的话。

“呵呵,您不想看到他走出小世界直说就行,不需要这般拐弯抹角的刺激我。”

装天诺的嘴角荡漾开绚烂的笑容,缓缓从庄海身边走过,远远朝着洛北走去,还未走近已经夸张的张开双臂朝着洛北拥过去。

“我亲爱的表弟,你杀人的样子真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