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半日悟道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503字
  • 2014-02-20 08:58:23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一切支持,小阳拜谢!

…………………………………………

娇无双慵懒的伸个懒腰,美好的身材毕露在眼前的倪偌眼中,看着倪偌那几近喷火的双眼娇无双忍不住娇笑起来。

“你确认那个小子没有任何背景,我可不想今后都遭受追杀。”

优雅的捻一粒葡萄入口,娇无双懒散的躺于榻上看着倪偌道,她娇无双妩媚无双,然而,世上却无人能够想到她又是靠什么生活的。

每一个贪恋她美色的人无不是她的猎物,她从很早就已经懂得如何将男人玩于鼓掌之间。

“我可以用祖先的名誉发誓,那小子绝对没有任何背景,绝对是一头肥的不能再肥的肥羊。”

倪偌举起手掌立誓,他的目光依旧贪婪的扫视着娇无双浑身上下,然而,他最大的胆量亦就是如此,和娇无双合作多年,没有人比他更懂得娇无双的可怕。

不谈自身的实力,就望京城的那个大佬对娇无双的关照就足以震慑许多人,何况,就倪偌记忆中凡是和娇无双发生过关系的,不管武功多高最终都是被娇无双采捕的油尽灯枯,所以,便是没有任何外部因素,倪偌也绝不敢和娇无双发生任何关系。

很多时候倪偌亦在疑惑,娇无双拥有如此背景,又有那许多的积累,却何必还要做这行骗的行当。

倪偌自然不懂娇无双,或许,懂这种女人的倪偌在世上根本不存在。

山谷,空寂,洛北站在山谷之内,在他的四周满是密密麻麻的毒蜂,这些毒蜂每一个都有如拇指般大小,速度快若闪电,此时,洛北正手持长剑和这些毒蜂对峙。

洛北出剑的频率不快,但是每一剑都极为准确而快速,那毒蜂固然快若闪电,却闪避不开洛北的随手一剑。

山谷本是无模拟出来的训练场,为节省能量,却无时间的变化,洛北站于原地也不知道究竟刺下多少毒蜂,更不知道自己刺出多少剑,甚至未曾查看下自己剑法的熟练度,只是一刻不停单板的使着那被无精炼到极致的紫电剑法。

仅仅一招,或者可以说仅有一式,刺。

模拟训练场内无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无的声音在洛北耳边响起却才让洛北从苦修中醒来。

“公孙少爷,今晚远方商队举办篝火晚会,还望公孙少爷大驾光临。”

尚未张开眼,一个声音从帐篷外响起。

这远方商队的伙计如此客气,自然不是因为洛北占据的公孙才有多了不起的身份,亦不是因为这晚会却了洛北不可,仅仅是因为一个大型商队的服务,数千公里的商途,数之不尽的天灾人祸,若是商队没有一些手段的话恐怕无人能够坚持到走完全程。

“多谢小哥通告,公孙才一定到。”

洛北和声道,他苦修的时候可以无视一切,但是却也知道劳逸结合的道理,却也并非那种成天到晚除去苦修武技外什么都不懂的武痴。

当然,他若是除去武功外再无其他的武痴恐怕也得不到荒古城第一美人的青睐,也不可能在两年内夺得美人心。

伸手,握剑,一道紫芒闪过。

洛北满意的回剑入鞘,这半天的修炼,他对紫电剑法的掌握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集梦者不愧是人类最巅峰的进化结晶,那模拟场对修炼的作用堪称神迹,虽然其中的时间和外界是一比一,但是实际上洛北可以肯定自己在外面就算练上一年半载都及不上今日一下午的成果。

洗漱一番,洛北将那卷秘籍塞入怀内,随即挂上长剑离开了帐篷。

酒,这是一个好东西,有人说出色的杀手绝不碰酒,那是扯淡,而小说中所言,酒喝的越多武力值越高,那也是扯淡,就算打醉拳的哥们,你给他喝上十斤八斤过六十五度的二锅头看他倒不倒。

然而,适量的酒的确是好东西,这是最天然的镇定剂,也是最天然的麻醉剂,更是最天然的兴奋剂,总之把握住量,酒足以替代无数良药。

此时,洛北的面前便摆着酒,他和身边的人欢声笑谈,大口痛饮。

前世洛北是杀手,这一世他依旧保持着杀手的本分,一个好的杀手绝不会显得和常人格格不入,实际上最好的杀手看起来远比正常人更要正常。

酒过半酣,突然,洛北感觉一道炙热的目光照在自己身上,他抬起头,一双火辣眼神的眼睛顿时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那是一双带着火辣眼神的双眼,亦是一双魅惑到极致的双眼,洛北看过去的时候,这双眼睛的主人已经起身朝着洛北走来。

坐在洛北身边的人纷纷笑着走开,这商队人数过千,来自天南海北,过去今日没人知道明日是否还能相遇,所以一夕情缘绝不少见,但凡碰到这类事情,除非发生争风吃醋的情况,否则大多数人都是极为识相的。

美丽的……杀机。

洛北暗自一笑,这个火辣辣眼神的主人让他想到了前世的一群同行,或者说半同行,赤*裸特工,他犹记得那群疯子一般的女人,虽然不列十大杀手之中,但是危险程度却绝不逊色十大杀手。

娇无双的杀机固然掩藏的极深,但是却也深不过那赤*裸特工,当年那群疯子一般的女人都未曾能够在杀机上瞒过洛北,何况娇无双这本非杀手的凡人。

心中一动,洛北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个十四五岁的稚嫩少年见到这等火辣美女时候的窘迫和羞涩。

一个优秀的杀手可以没有高超的身手,但是一定要具备优秀的表演能力,作为十大杀手排名第一的洛北表演能力自然绝不在话下。

从这一刻开始洛北却是已经将娇无双当做对手,这是两个猎杀者之间的较量,胜者获得败者的一切,包括生命。

娇无双伸手缓缓的抚上洛北的脸颊,在洛北满脸通红,想要躲闪,而又舍不得的窘迫中露出一阵娇笑,随即拉起洛北朝着商队外围的黑暗走去。

娇无双笑的极为欣悦,她双手环绕洛北的脖子。

无需任何经验,仅凭洛北的体温娇无双便能肯定洛北是个初哥,这世上绝不仅仅未经人事的少女难寻,实际上未经人事的少男更是难寻,尤其这个少男除去能够为其带来最珍贵的初阳,还有一柄看似不错的宝剑作为点缀。

娇无双的欣悦已经再无半丝假装,她委实已经高兴的快要发疯,她或许不缺乏洛北这点初阳,更不缺乏洛北身上那柄剑,但是,这种亲手猎获宝物的感觉总是让人着迷的。

衣衫已经半解,娇无双一把将洛北上身的衣衫拔下,她的体温亦在升高,她已经忍不住想要享受自己的猎物。

不管从眼前少年的身体还是其反应,娇无双都肯定这少年是个雏儿,加上她探入少年体内的元气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少年不过是个刚刚有气感的武徒,这都让娇无双放心的享受自己的猎物而不再有半丝的防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