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京都六扇门

  • 武道进化系统
  • 冬雪华阳
  • 2019字
  • 2014-04-22 19:04:31

门开六扇,皆是朝南,这里从来都是帝国最为不着眼的地方。

六扇门中从没有善恶和好坏,自从进入六扇门,每一个人都只会记得一句话,忠于帝国,忠于帝王,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帝王的鹰犬。

这里每一个人都从不曾有过自己的人生,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一切。

润诺站在六扇门的大院子内,形形色色的人从他身边经过,他耐心的等待着,不一会儿之后,一个汉子走来恭敬的将他带入六扇门后面的宅子内。

六扇门,没有办公的地方,这里本身是皇家鹰犬的居所。

六扇门也不需要审判什么,六扇门唯一存在的价值便是皇家的命令,任何命令都可以,只要是来自皇家的命令,六扇门便会去拼命。

这些年,六扇门逐渐成为探子,卧底,等等一切阴暗角色的出所,也是因为皇家的命令。

后宅,一处巨大的厅子内,润诺见到现在六扇门的负责人,却是一个宦官,实际上说是负责人,不过仅仅是一个跑腿的,六扇门的一切决定都来自皇家,这个宦官固然看似拥有极大的权利,但是实际上却只不过是个看管着猛兽的看门人而已。

润诺抖手将一块牌子丢到宦官的面前,后者皱着眉头拿起那牌子。

金铁打造的令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是,当老人拿起这个牌子的时候整个人却忍不住一颤。

“北方。”

宦官缓缓道出两个字,他的手颤抖着,捧着那块牌子就好像捧着一块烧红发烫的烙铁。

“要多久。”

润诺淡然开口,说出一句状似奇怪的话,宦官的表情微微一变。

“七天,起码七天。”

咬着牙宦官吐出六个字,只不过,这六个字迎来的却是润诺不满意的摇头,七天的时间似乎在润诺看来已经太长。

他的这个动作让宦官身体猛的一颤。

“三天,这是最短的时间,再短的话就算牺牲所有在北边的鹰犬都不可能做的到了。”

宦官的嗓音几乎带着哭泣的声调,润诺终于点点头。

“尽快安排我离开吧。”

润诺起身,缓缓走出后宅,宦官的身体无力的坐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那领着润诺而来的汉子上前搀扶起他。

“给北方传消息,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京都这边,你尽快安排润大人离去吧。”

宦官任由那汉子将自己扶起,却是有气无力的开口,他的目光无意识的看向远处,放佛看到无数的生灵死去,又仿佛看到无数曾今与他朝夕相处的年轻逝去。

卢湾,崔云峰,这是卢湾周围最大的一个群峰,这里有数十个山峰,这些山峰连在一起,却是遮盖了数百公里的地方,便是母亲河流过这里的一段河流也在山峰中间。

肖家家主亲自趁着小舟和洛北一道进入了这个群峰的中间,那福伯也是随着他们一道而来。

肖家最后的势力便在这里,当年肖不平定居卢湾后,他麾下的那帮兄弟便一起定居在了这个崔云峰中,这些年除去极个别的成家立业,离去,倒有九成以上的汉子留下来,守护着肖家。

这件事情,肖家家主却是一点都不知情。

此时,这个中年男子的脸上满是深深的愧疚,肖家出于江湖,他却已经渐渐的脱离江湖。

而这次的灾难却是告诉他,一旦离开江湖,肖家却是什么都不算。

洛北也是站在小舟上,此时他却是深深明白一个道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原本他打算在肖不平这儿取得钥匙,立即前往印加帝国的废墟,取得那宝物后就转道京都。

报仇,然后随同暮色一道浪迹天涯。

但是,现在事情却是越来越多,肖不平此时的情况极为危机,他如何能够看着肖不平为他去搏杀,而他却独自离开。

这种事情他做不到。

他是杀手,不是政客,做不到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小舟靠岸,发出巨大的声响,这声响霎时间传开,岸边的树林中顿时冲出一群汉子,这些汉子手上或者持着弓弩,或者持着刀剑。

元气的波动异常凌厉起来,洛北的眼神一凌,这些汉子手上的弓弩却不是普通的弓弩,那些弓弩上竟带着浓郁的元气。

“破神弩。”

肖家家主惊呼出声,这个惊呼也让洛北悚然已经,破神弩,这玩意却是专破武者元气护体的弓弩,据说只有皇家内院的禁军才装备这样的弓弩,不曾想肖不平隐藏的势力竟也有着这样的弓弩。

“是破神弩,当年老爷曾是北方军团的教习,参加过对北漠的那场大战,这些破神弩都是那时候的战利品,是由先帝赏赐给老爷的。”

福伯在旁边傲然开口,这句话出口却是让洛北心中猛的一颤。

肖不平隐居怕不是因为厌倦江湖,而是因为猜忌,破神弩,北方军团。

洛北忍不住摇头一笑,这样的人莫说帝王,怕是任何人都会有点猜忌吧,人,总是这样。

“是阿福。”

丛林内,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随着这话,一个汉子却是走出来,洛北看去,这汉子却是好生的昂扬,身高七尺,穿着粗布衣衫,衣袖卷的老高,露出结实的胳膊,脸上的表情虽然是在笑,却给人种钢铁一般的硬朗。

这是一个军汉,只有军汉能够有这样的精气神,而且一定是精锐军队的军汉。

洛北心中定下判断。

福伯却已经迎过去。

“老爷可有来过。”

来不及客气,福伯已经开口问道,这句话出口,那个汉子的目光却是缓缓扫过洛北。

“自己人,还记得七煞峰的吕建峰吗,他是吕建峰的弟子。”

福伯意识到汉子的警惕,当下开口,这话出口汉子的表情顿时变化,他目光中似乎带上了一丝钦佩。

洛北微微一愣,他知道这汉子的钦佩自不是针对他,陡然间,洛北觉得吕建峰身上估计还有故事。

“跟我来吧,”

汉子却是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招招手示意洛北等人跟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