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草根寻梦 初闯红楼
  • 红楼草根攻略
  • 醉渔暮雪
  • 2330字
  • 2018-02-25 14:04:31

夏末秋初天气,正午的金陵城就像笼罩在火炉里,刘姥姥拉着小毛驴儿,汗珠子从蓝布头帕下流出来,顺着老脸流淌。

王青儿骑着毛驴儿,胖乎乎的小短腿儿架在两只竹篓上,那里边装满了新鲜的倭瓜、茄子和干豇豆,都是自家种的,准备送给琏二/奶奶尝鲜。

其实吧,送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好歹是庄家人的贫贱心意——这是刘姥姥的话,青儿纠结的是,自己能否被荣国府的主子们所接受。

似乎命中注定和红楼有某种渊源,工作后第一次采访,就是报道“醉红楼”休闲娱乐中心,她巧妙运用“假语村言”,对“醉红楼”进行诗情画意的描写,特别对“怡红院”做了最浪漫的渲染,结果,得到“醉红楼”总经理“王熙凤”的赞赏,除了广告费,还额外封了红包给她。

杯具的是,三个月后,该娱乐中心不为人知的违法内幕曝光,她也因为报道失实被炒鱿鱼。

天地良心,所谓的采访只是按照“大纲”设定例行公事,要说错误,那就是她不该妙笔生花,误导了消费者,把此红楼当做彼红楼醉生梦死……

沮丧地走出办公大楼,骄阳似火令她一阵眩晕,眼前金星四溅......

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土炕上,守在身边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婆子,她称呼自己“青儿”。

“这是哪儿?”

“傻孩子,可见是摔糊涂了呢,连自己家里都不记得了?我是姥姥,那是你哥哥,叫板儿......”

解释了半天,王青儿终于明白过来,她这是穿越了呢,今年六岁,祖上做京官时和王家认了同宗,祖父王成算是王夫人和薛姨妈的本家兄弟,父亲王狗儿和凤辣子也该以兄妹相称,至于她自己,老牛逼了,可以说是王夫人的侄孙女儿呢!

眯着眼睛在驴背上“钓鱼”,王青儿暗自盘算着,前世混得糊里糊涂,今生,她必须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到了宁荣街,只见青砖上顶的街门楼门楣上,大书着“敕建荣国府”几个大字,三间兽头的大门,飞檐画栋,门前两个威武的镇宅大石狮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气派许多。

看门的家奴原是见过刘姥姥的,对她们祖孙二人还算客气,并没有多问,帮着刘姥姥把青儿抱下来,另有小厮牵着毛驴儿前头领路。

踏进荣国府角门,王青儿兴奋得心儿砰砰乱跳,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演绎红楼故事的新桥段,这个章节就是——草根女一进荣国府。

悄悄儿绕过荣禧堂,穿过南北甬道,就是三间小小的抱厦厅,再过去,影壁后面就是凤姐儿的家。

见过王熙凤,刚请了安,还没顾上寒暄呢,就有小丫鬟来传,说是老太太那里叫二.奶奶呢。

青儿连她长什么样儿还没看清楚呢,凤姐儿就一溜烟儿走了,正好周瑞家的是老相识,陪着刘姥姥在屋里坐了闲聊,小丫头送上茶来,另有两个小丫鬟接过篓子,取出布口袋,往地上倒里边的窝瓜和各种菜疏。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极俊美的女子,众人都起身打招呼道:“姑娘回来了。”

刘姥姥上次来过,知道这是平儿,忙跳下地来,笑容可掬的道:“姑娘好!早要看姑娘来的,因为庄家忙,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的,并没敢买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姑娘们山珍海味也吃腻了,这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

青儿在心里给姥姥点个赞,装作怯生,躲在她的身后,从咯吱窝里探出脑袋来,对着平儿憨笑。

“多谢费心!”平儿边说边让坐,自己也在炕沿上坐了,又让张婶子周大娘坐,又吩咐小丫鬟倒茶去,再拿些果子来,给青儿吃。

周瑞家的看平儿脸红红的,笑问道:“姑娘今儿脸上有些春.色,眼圈儿都红了。”

平儿笑道:“可不是,我原是不吃酒的,大奶奶和姑娘们只是拉住死灌,不得已喝了两盅,脸就红了。”

众人说笑着,刘姥姥看看天色向晚,不得不告辞道:“天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去了,别出不去城才是饥荒呢。”

嘴里说着要走,却并没有起身,好容易来一趟,怎么也得见见正经主子吧。

周瑞家的心照不宣,笑着起身道:“这话倒是,我替你瞧瞧去吧。”

说着径自去了,半日方才转来,进门就笑道:“可是你老的福来了,竞投了这两个人的缘了。”

平儿等忙问怎么样。

周瑞家的解释道:“二.奶奶在老太太跟前呢,我原是悄悄告诉二.奶奶,刘姥姥要告辞回家去,偏生老太太听到了,就问刘姥姥是谁,二.奶奶回明了。老太太就说,我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请了来我见一见。这可不是天大的缘分!”

刘姥姥有些胆怯,摇晃双手打退堂鼓道:“好嫂子,你就说我已经走了吧......”

平儿忙和周瑞家的一边一个拉住她笑道:“不相干的,我们老太太最是惜老怜贫,你想是怯上,我和周大娘陪你去吧。”

青儿拽着刘姥姥的衣摆来到贾母房中,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身后坐着个丫鬟给她捶着腿儿,四周一大群美人儿奉承着,珠围翠绕,花枝招展,看得王青儿眼睛都花了。

不消说,这就是贾母了,旁边那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想必就是王夫人,那个丹凤眼的美人儿,就是刚见过的王熙凤。

刘姥姥这时倒不怯生了,紧走几步上去道着万福:“请老寿星安!给姑太太请安!”

贾母和王夫人作势还礼,微微欠身,青儿早噗通一下跪在二人面前,连着磕头道:“给老佛爷和王母娘娘请安!”

“糊涂东西,这是贾老太君,这是姑太太!”刘姥姥训斥道,顺手给了青儿一个爆栗。

青儿委屈地眨巴着眼睛,高声辩解道:“姥姥干嘛打青儿!这园子就像年画上的玉皇大帝家,这位婆婆慈眉善目,菩萨般的老人家,这位太太如此和善美丽,可不就是王母娘娘,还有这些神仙姐姐们,青儿以前可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仙女姐姐......”

“噗嗤......”王熙凤直接笑喷,姑娘们并门外的婆子丫鬟跟着大笑,老太太笑着把青儿拉进怀里,摸着小脑袋安抚道:“好孩子,你叫青儿?这可人疼的模样,笑起来可真讨喜,鸳鸯,青儿姑娘第一次来,快准备见面礼!”

捶腿的美人儿听到吩咐,强忍了笑,进里屋包了四枚刻着篆体“吉祥如意”、“状元及第”字样的金锞子,外加一对带着铃铛的银手镯子,贾母还嫌轻薄了,让裁两块花色鲜艳的绸缎,给她带回家去做两身衣服穿。

老太太怜惜道:“这孩子可怜见的,明明笑得像个小福娃,却穿着家织的粗布衫子,脖子上都捂出痱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