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而来

南市夏天的夜晚,闷热而喧哗。偶有几缕晚风拂过,在钢筋水泥的繁华都市犹如石沉大海,带不走一丝沉闷。

南市中部一所全国闻名的高校区附近,豪华的单身公寓间,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地从睡梦中醒来。等她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还有床头日历上显示的日期时,不可置信地拧了自己一把,才迅速起身走到卫生间,望着镜中明艳如昔的自己,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回来了,自己曾在绝望中无数次幻想的地方,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真实而不可置信。想到重生前的日子,穆绾绾不禁握紧了拳头,这一次,她绝不会让别人再伤害到自己,她一定要在末世护住自己的亲人。

重生而来,要说穆绾绾对宁季轩、李佩玥没有仇恨,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跟宁季轩恋爱了三年,身为天之娇女的她,甘心陪在没有任何背景的宁季轩身边,本身就说明了她对他的深情和看重。但末世开始后,宁季轩却背叛了自己,还跟自己的好友李佩玥走到了一起。后来更是为了讨李佩玥的欢心,狠心地将自己送给了研究所。若没有记错,她应该就是小说中常说的炮灰女配吧,而宁季轩和李佩玥则是男女主角。否则,末世中他们这对男女如何那么幸运,不仅拥有强大的异能,而且还收服了变异动植物、得到了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宝贝、笼络了一大批异能者,后来更是成为Z国五大基地之一的华南基地的首领。

在研究所的十五年,是穆绾绾的噩梦。每天寂静无声的活着,被人注入各种不知名的液体,那样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穆绾绾不仅消磨了青春和意志,同时也消磨了仇恨和怨气。要知道,每天都没人和自己说话,每天都得靠着仇恨和回忆活着。到最后,连仇恨都无力,回忆都模糊的时候。曾经的种种,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至少,现在经历了死亡的她,比其它人更懂得珍惜生命和自由。而若为了前世的仇恨,再次让自己陷入不快乐的境地,又如何对得起老天让她重生的意义呢?

想到亲人,穆绾绾突然一顿,快步回到房间,拿起床头的手机。手机中清楚地显示着,此时的时间——2114年9月17日。而穆绾绾知道,现在这样的平和,最多维持三个月。

2114年12月14日北欧某国,一个研究基因克隆和变异病毒的科研机构出现意外。大量人和动物或人和植物克隆出的变异人,因不堪长期注入不明变异病毒的折磨,选择了团体逃亡。但,在逃亡过程中却和政府机构产生了冲突,无可选择之下,那些变异人选择了引爆这家研究机构,从而导致了大量变异病毒的泄露。

在联合国还未来得及采取有利措施的时候,那些从科研机构逃出的变异人,本着报复人类的目的,又相继引爆了北欧和北美的几个生化武器基地和秘密科研机构。情况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大量病毒和生化武器泄露,给人类带来了致命的伤害。

一些人幸运地获得了免疫的能力,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异能,成为了异能者;一些人虽获得了免疫力,但没能获得任何异能,仍为普通的人类;还有一些人,虽也拥有了异能,但却感染了病毒,成为了没有意识的异能丧尸;最后那部分人,很不幸地既没有获得免疫力,同时也没能拥有异能,我们俗称为丧尸。

异能丧尸和丧尸虽保留着人类的样子,但却丧失了人类思维,全身腐烂散发着恶心的恶臭,而且对血肉有着本能的追寻。说是没有意识的活死人,则是再也合适不过。

也许是病毒和生化武器改变了整个地球,在末世开始后,无论是人类、丧尸还是动物、植物,都可以进化。

普通的人虽没办法获得异能,但却在感官方面变得敏锐,或者在力量和速度等方面有所提升。当然也有个别特例,比如前世的她,就是从始至终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力量和速度等反面的变异,末世中我们称之为格斗类异能。而感官等方面的变异,如:视力、嗅觉、精神等方面的提升,我们称之为辅助类异能。

异能者的异能,也分为两个方面,即元素类异能和变异异能。元素类异能指的是:金系、木系、水系、火系、土系、冰系、雷系、风系,这八大类异能。变异异能是指:空间、治愈(也称光系)、腐蚀吞并(也称暗系)这三类异能。

四类异能的升级,都是通过战斗和元晶获得。元晶是人类、丧尸、植物、动物,体内产生异能或变异的核心晶核。人、丧尸和动物一般在脑中产生,而植物一般在根系生成。每类异能的升级,都必须吞噬对应的颜色元晶,否则会发生爆体的危险。

不同异能发出的光刃和产生的元晶颜色,各有所不同。格斗类异能统一为灰色、辅助类异能统一为橙色、金系异能为黄色、木系异能为绿色、水系异能为蓝色、火系异能为红色、土系异能为褐色、冰系异能为白色、雷系异能为紫色、风系异能为青色、空间类为银色、治愈系无色、腐蚀吞并类为黑色。

至于,动物、植物跟人类的变异相同。有,没感染也没异能的普通动植物;也有,有感染有异能(或没异能)的丧尸动植物;更有,没感染有变异的变异动植物。而变异动植物,一般都开有灵智,大概相当于人类四岁左右小孩的智商。要是幸运的话,人类可以将此类动植物收服为自己的宠物,在对敌斗争中使用。

抛开心中的思绪,穆绾绾翻开手机上的通讯录。末世前,穆绾绾有一个人人称羡的家庭。

爸爸穆光辉是知名外贸公司的老总,现在自家公司的市值,在全国都能排上号;妈妈王蕊是省内某三甲医院的外科主任;大她三岁的哥哥穆青裕,毕业后并没有去老爸的公司上班,而是选择了自己创业。现在他自己创建的网络游戏公司,前不久刚推出了一款特别火的游戏。

穆绾绾爷爷这边,更是权势显赫。她爷爷穆振玄曾是Z国军中的实权人之一,虽然现在退了下来,但在军中的影响依然不可小觑。奶奶是标准的大家闺秀,为人温柔大方,陪着爷爷走过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在两年前已经过世。爷爷和奶奶育有二子一女,即大伯穆光明、姑妈穆晓琴和她爸这个幺子穆光辉。

大伯穆光明完全继承了爷爷的凌云壮志,现在军中已经是上将级别的人物了。大伯母赵雨梅出身京都名门,娘家都是政界的实权人物,而她本人现在某银行任高管。大伯和大伯母育有二子,大堂哥穆青源毕业后就被大伯丢进来了军队,现在也是一名少将。而二堂哥穆青睿则还在某国防大学读大四。

姑妈穆晓琴多年前离异后,就带着表哥徐子铭回到了京都,而今她自己创办了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大表哥,他在毕业后竟选择进了政府机构,现在北方某市的担任科级干部。

而穆绾绾的外公那头,则是真正的书香门第、行医世家。听妈妈说,外公祖上曾出过数位太医。所以,外公王为之和舅舅王臻都继承了家族的衣钵,深得中医的精髓。而妈妈、外婆和舅妈则是习的西医,只是所擅长的地方不同罢了,外婆刘明霞是妇科专家,妈妈习的是外科,舅妈黄玲玲擅长骨科。

舅舅和舅妈育有一子一女,表姐王冰儿在国外某医科大学攻读博士。表弟王晨曦今年刚好读大一,走的也是王家医学世家的道路,在国内某知名的医药大学就读。若没有末世,表弟、表姐应该会继承王家的传统,成为一代名医吧。

在手机通讯录中,找到了爸爸的私人号码,正要打过去,却不想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看号码正是家里的座机,穆绾绾忙望向旁边的闹钟——晚上9点46分,这个时间爸爸、妈妈和哥哥,应该都在家里。想到这,穆绾绾毫不犹豫地接通电话。

“绾绾,睡了吗?开学过去后还习惯吗?”妈妈王蕊关切的声音,隔着话筒传了过来。

穆绾绾鼻子一酸,末世后她就跟家里所有的人失去了联系。即使后来五年中她跟着宁季轩东奔西走,也从未听人提到过他们的名字,不知道他们在末世是否活了下来。“妈,我很好。家里还好吗?”

“绾绾啊,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委屈啊?要不要妈妈过来一趟。”隔着电话,王蕊敏感地察觉到了女儿浓浓的鼻音,心不禁提了起来。

还待说些什么,电话就被旁边的穆光辉抢了过去。而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的穆青裕,闻言也掉头看了过来。

“绾绾宝贝啊,怎么了?告诉爸爸。”许是穆家这代只有一个女孩的缘故,穆家的人都特别宠她,也正因此,才造就了穆绾绾上一世单纯、不谱世事的性子。否则,上世也不会遇到儒雅体贴的宁季轩,便一头扎进了他用温柔编织的情网中,再也没有出来。

“爸,没什么,只是暑假过后刚来这边,一个人不大习惯,有些想家了。”穆绾绾擦干眼泪,心里却因家人的关心比蜜还甜。幸好,这世还来得及,她再也不会错过一直爱着她、护着她的家人了。

“你呀,再过不久不就是国庆了吗?想家就回来一趟吧,让你哥去接你。”穆光辉松了一口气,语气也轻快了不少。

“嗯,我知道了,爸,这次国庆要不一起去京都看爷爷吧。我也想爷爷、大伯他们了。”穆绾绾望着外面璀璨的星空,似乎在想着什么。

“宝贝怎么突然想去京都了?也行吧,到时要我们来接你吗?”穆光辉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欣慰地笑了起来,家里的小公主总算长大了,知道关心别人了。

“不用了,到时我直接在南市坐飞机过去。对了,哥也一起吧,反正他公司的事现在也不多,我们全家出去放松一下。”穆绾绾紧握着手机,走到电脑桌前坐下来,并打开了电脑。

“行啊,青裕就在这边,你跟他说吧。”穆光辉直接将电话,替给了一直关注着这边动静的穆青裕。

“绾绾,想哥了吧。在学校还习惯吗?”穆青裕一如既往地爱和妹妹调侃。

“哥,你也知道我没住学校的宿舍,在附近租的公寓,一切挺好的。不过,哥,你明天能不能给我打些钱过来,我一个同学想创业,拉着我跟她合伙。这些钱算我跟你借的,等以后再还给你。但,爸妈那边你得暂时替我保密。”末世再过不久就要来临,既然知道了,穆绾绾不可能不尽早做准备。现在直接告诉家人,相信他们也很难相信,而且她思绪暂时也比较乱。还是等国庆节回家时,将他们聚在一起,想办法说服吧。

“很好啊,哥支持你。”见父母都朝这边看了过来,穆青裕暗暗吐了吐舌头。“不过,你国庆节回来后要请我吃大餐。”

“没问题。”穆绾绾快速在网上,订购了一张月底飞往京都的飞机票,“哥,新闻最近老是说禽流感之类的,你和爸妈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健身房锻炼锻炼身体。毕竟身体强壮了,保障也多一些。最近几年,新型的病毒也挺多的。”瞟了一眼网站上关于禽流感的报道,穆绾绾突然灵机一动。

“行,我知道了。你自己在那么也要注意身体和安全。”穆青裕听到妹妹的建议,难得没有调侃。因为,他突然记起来,前天有一个朋友开了家健身俱乐部,刚好发了四张会员卡给他,或许可以给家人用一用。

又跟家人聊了一会儿,等挂了电话,穆绾绾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车水马龙,长长吁了口气:末世,我穆绾绾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