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选择漫画
  • 重生之大漫画家
  • 枫霜
  • 3310字
  • 2014-05-20 19:18:57

寂静的夜空中,天上缀满了晶莹璀璨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寰宇上。大地已经陷入沉睡,除了夜风肆虐吹袭,除了偶然一两声动物的吠叫,四周显得一片寂静无声。

一栋破败的平房中,赵尘的心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显得非常不真实!

黑暗中,他神经质般的扭了下腰间的软肉,一股剧痛袭来,不仅没让他感到后悔,反而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不知情的人若是看到或许会以为这是一个神经病。

“奇怪,我明明记得脑袋被一个从高处坠落的花盆砸到了,难道我还活着?可这又是在哪?难道我是被人救了不成?不过脑袋还真的好痛。”

赵尘想不通,他原本只是个漫画家助手,可却在一次外出时遭遇不幸,当时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倒在地上后就没了知觉。

可一醒来却发现自己还活的好好的,心脏仍旧按照正常的频率剧烈跳动着,这样的场景让他感到尤在梦中,可惜脑袋上的疼痛给了他答案。

皎洁的月光从天花板上的几个破洞中射入房间,使原本黑暗的房间中多了一丝丝光亮。借着月光赵尘瞪大双眼仔细打量着房间,才发现这个房间似乎相当破败,家徒四壁可以说是最贴切的形容了!

房间里除了自己身下的木板床和一个木柜外,再也没有其它东西,空荡荡的一片,连张椅子都没有;墙壁上更是留着不少的破洞,苍凉的夜风偶尔呼啸着吹进房间,冻的赵尘有股凉飕飕的感觉,连忙将床单裹在身上。

赵尘以为自己得救了,这使他内心狂喜的同时,心里不禁有点纳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穷成这个样子,不会是贫民窟吧?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脑海中忽然涌出乱七八糟的记忆,大量的记忆冲击着赵尘的脑海,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痛苦的蜷缩在木床上,双手抱着脑袋拼命忍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尘才重重呼出一口气,刚刚的折磨是那么的痛苦,又是那么的刻苦铭心,他绝对不想再承受一次。

可就是因为这样,内心中的所有疑惑在这时候获得了完整的解答!他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超脱了他的想象,让他的眼神有些呆滞。

从消化的那股陌生记忆来看,这里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因为这里是香江,准确点说是1979年的香江!

当知道答案的那一刻,赵尘下意识的有些惊慌,紧接着就是对新生的喜悦。

或许是冥冥中自有注定的缘故吧,这股记忆的主人和他的名字一样,同样是叫赵尘,这种莫名其妙的巧合不得不让赵尘疑神疑鬼,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存在不成,不然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不过,曾经作为新生代一员的他能够很快接受新事物,很快接受了这个对他来说比较陌生的年代和城市。

“这也太倒霉了吧!和我一样倒霉,原来大家都是倒霉鬼!”

赵尘仔细查看了脑袋里多出来的大量记忆,才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是利用暑假时间在一家小餐馆当临时工,打算为贫寒的家庭增添一笔微薄的收入。可没想到由于这家餐馆老板没有交足保护费,从而被黑帮找上门来,当场打砸餐馆以示警告,可没想到那个赵尘在这时候受到了牵连,被一个飞起的啤酒瓶刚好砸中了一个后脑勺,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结果。

赵尘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仔细消化着身体原主人的所有记忆。不久后才睁开双眼,冷汗已经侵湿了他的后背,他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家庭只能用悲惨来形容。

“这家境也太凄惨了,怪不得去打临时工呢。父亲早故,支撑起这个家的母亲也在几个月前出了意外摔断了腿,没有足够的医疗费只能躺在家里慢慢调养;可就算这样,没有去医院治疗恐怕也康复不了!可是去医院又需要大笔的金钱,以这个家庭如今一贫如洗的经济状况,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支付高额的医疗费。更糟糕的是,家里就快缺粮了,这可不好办啊!”

赵尘头痛的摸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暗道:“一切都是钱的问题,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去赚钱了,可如何才能快速赚到钱呢?这里可不是内地!”

赵尘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就感到头疼,就这么靠在墙壁上,冰冷的触感从墙壁上传入肌肤,使他的脑袋时刻保持着清醒。

“我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长处,又不熟悉香江历史,只知道几个大事件而已,而且连本钱都没有又如何能够利用这些大事件赚钱。唉,看来仍旧只有画漫画才是自己最拿手的,怎么说也上过好几次漫画补习班,也当过大陆漫画家的助手,并励志要成为真正的漫画家。现在可不是后世,大多数经典动漫可都没有被创作出来,不好好剽窃一下那些名家作品还真有点对不起自己;只是就怕到时候画虎不成反类犬,可就白白糟蹋这些名作了。得,不管怎样,还是先试试看吧,起码还有机会!我就不信以我对动漫先知先觉的优势会闯不出一番名堂。”

赵尘想到这里,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的紧张感,开始仔细思索以后的道路。尤其是想到这个年代《七龙珠》、《海贼王》、《神奇宝贝》、《灌篮高手》等等经典漫画都还没有创作出来,心里就是一阵激动。

人生其实就像交叉口,并不会因为你的意志而强行改变,你能做的就是将它当成一道选择题,在每一个交叉路口进行选择,当你经过越来越多的选择后,最终仍然能够坚持梦想的往往只有极少数,而赵尘也勉强算是其中一个,只不过坚持没有给他带来成功,前世的结果表明了一切。

他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一幅幅画面犹如浮光掠影般从他脑海中掠过,是那么的真实,也是那么的悲凉。他还记得当时由于兴趣爱好,高中毕业后就进过漫画补习班,也因为如此最后还成了某一位大陆漫画家的助手,每天都在做一些诸如上色、背景、贴网点纸之类的繁杂工作,累死累活的赚那点工钱,到头来却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成为漫画家的梦想也变得遥遥无期。可也就是经受过这些锻炼,使他拥有相当不错的基础。

有着这种想法的赵尘从床上爬了下来,凭着消化的记忆打开房间里唯一的电器——电灯!就在房间里寻找绘画用的工具。

一番找寻后,看着手中只有小半截的铅笔和普通橡皮檫时,赵尘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现在倒好,这两样工具顶多只能画素描,更重要的是房间里连张像样的白纸都没有,更不用说桌子了。

让他感到难堪的是,这两样工具还都属于残次品,那只铅笔的长度很短,只能勉强供右手握着,严重影响他的灵活度;而那只橡皮檫同样太过普通,和软而韧的绘图橡皮不同,这种普通橡皮硬的要死,若是真的使用起来,效果可就差远了,不仅擦不太干净,还有可能使稿纸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这如何不让赵尘感慨!

“看来要去买一套绘画工具才行,不知道钱够不够。唉,凭什么别人重生都是好事连连,而我却这么倒霉,连未来都不知道能不能把握的住!”

赵尘轻叹一口气,为如今的处境哀叹不已,当目光扫到手中简陋的铅笔和橡皮檫时,更是欲哭无泪。

或许是一直以来的坚韧性格促使他没有轻易泄气,看着面前有些泛黄的墙壁,毅然拿起铅笔在墙上开始涂鸦,为了未来!

没过多久,他忽然停住了动作,原本布满哀愁的脸庞瞬间被狂喜所取代。他在刚刚作画的时候忽然发现以前看过的各种画面就像翻书一样仿佛就在他的眼前浮现,连任何一丝细节都没有放过,这让他在作画的时候只需要模仿那些画面就行。

不仅是在漫画上,在其它方面也是如此,一些极为模糊的记忆都变得格外清晰,哪怕那和漫画无关。

“这简直就是过目不忘嘛!难道这就是重生的福利不成,又或许是两个记忆融合后大脑产生了变化。不管了,反正这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我可以成为漫画家,我真的可以成为漫画家!”赵尘有一种开怀大笑的冲动,可还是被他强行忍住,因为现在可是三更半夜,这要是吵醒了别人,还不将他当成神经病来看待,更会认为他的脑袋被啤酒瓶砸坏了。

一想到自己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赵尘兴奋的在破败的房间中走来走去。他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漫画家,而不是一名脏活累活都干的漫画家助手,如今有了彻底实现的机会,如何不让他兴奋异常。

一想到过目不忘,赵尘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个名人身影,那就是有着‘屡替张彻编剧本,曾代金镛写小说’的倪框!就是因为这个过目不忘的本领,导致倪框获得了成功,成了香江著名的作家。

很快,当赵尘冷静下来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到底先画哪一部作品好呢?纠结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