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许氏四杰
  • 鬼马喜剧之王
  • 纪墨白
  • 2284字
  • 2019-07-22 15:47:09

荡漾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之中,陈默渐渐苏醒过来,紧接着就感觉头部传来隐隐疼痛。

“呃……”他忍不住发出低低的一声呻吟。

“大佬,二哥好像醒了。”一旁有人听到这声响,立刻语带欣喜地说道。

“二弟,你醒了?”

“二哥,你醒了?”

……

一连串的问候随之在陈默耳边响起。

那声音既陌生又有些熟悉。

陈默缓缓睁开了眼睛,模糊之间,就见有三个成年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眨了眨眼睛,终于将那三个人的容貌看清了。顿时,陈默大吃了一惊。

“这三人……怎么那么像许氏三兄弟?!”陈默惊讶的无以复加。

那个戴着眼镜,表情有些严肃的不正是许氏四杰中的大哥许贯文;而那个面容有些古怪的不就是许氏四杰中的老三许贯英;那个年龄最小却最帅的不就是老四,有着“歌神”之称的许贯杰?

“是我眼花了,还是世上就有这么凑巧的事,竟然让我遇到这么三位容貌如此相似的人?”陈默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二弟,你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贯英,赶紧把医生找来,再给二弟检查一下。”那位神似许贯文的人关切的问道。

“二弟?!贯英?!”听到这两个词,陈默心中顿时涌起滔天骇浪,“那个长的像许贯英的人真的就叫许贯英?难道我并没有眼花,而是眼前正是许氏三兄弟?这怎么可能呢?”陈默惊讶至极,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随后一个词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穿越!“靠!”陈默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前一刻,自己刚刚算了卦,算命先生说自己三十岁时,会走一步大运。结果下一刻自己就穿越到了这里。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令陈默惊叹不已。

“难道这就是我三十岁的大运?可是今年我才二十八啊。”陈默郁闷的想道。

就在他陷入到极度震惊之中时,一旁的两人看着陈默脸色阴晴不定,又惊又喜的样子,却全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二弟(二哥)不会是摔出什么毛病来了吧?怎么醒来之后表现的这么古怪?一句话都不说,还玩起变脸来了。”

正当二人担心的时候,老三“许贯英”已经领着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

“啊,许贯文先生,您好!我是您的影迷啊,今天真是很高兴见到您。希望您给我签个名,好么?”那医生见到许贯文,立刻热情的走了过来,抓住许贯文的手就摇个不停。而他身后那几位年轻的小护士,则全都用热辣辣的目光注视着老四许贯杰,看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好!签名的事我们等下再说,请你先看看我二弟的伤势吧。”许贯文有些不满的将手抽了出来,郁闷的指着自己的二弟道。

遇到自己的影迷虽然开心,但现在给二弟看病要紧。

医生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孟浪,不由得擦了擦汗,有些尴尬的走到陈默跟前。先翻了翻他的眼皮,看看他的瞳孔反应,然后又用听诊器听了一下他的胸部,最后又扒开他的嘴巴仔细看了看……

当医生打算撩开被子,检查病人的下体时,一只大手立刻把他的手抓住了。正是从狂想之中清醒过来的陈默。

“医生,我下体没什么事,不用你检查了。”陈默意志坚决的道。“啊,既然没有什么不适,估计就没事了。恭喜您,许贯武先生!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那医生说道。

“许贯武?我是许贯武?许氏四杰中的老二许贯武?”听到那医生的说话,陈默就是一愣,随后感觉脑海之中轰的一声巨响,好似一颗核弹爆炸一般,顷刻之间脑中多出许多未知的记忆。

“哎呀!”陈默大叫一声,紧接着再度晕了过去。

“医生,快救救我弟弟。”许贯文大声喊道。医生脸上的表情也讪讪的,自己刚刚说完恭喜,没有什么大碍了,病人立刻晕倒。这一嘴巴打的真是响亮。

经过好一番的抢救之后,陈默终于再度苏醒了过来。

这一次,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自己的确穿越了,还穿越成了香江娱乐圈中鼎鼎大名的许氏四杰中老二许贯武。

只不过现在是1973年,许贯文还没有自编自导自演《鬼马双星》,还不是日后人称香港第一代喜剧之王的许贯文。而四兄弟中最靓仔的许贯杰,此刻也还没有带动粤语歌风潮,还没有成为人人称颂的香江歌神。

而四兄弟中长相最衰的许贯英,此刻也不过是在邵氏片场出演小角色,还没有成长为日后喜剧界的常青树。而许贯武自己,则是凭借大哥许贯文的提携,在邵氏片场做做散工,属于四兄弟中混的最不如意的一位。

这次之所以住院,则是因为大佬许贯文,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许贯文自从出演过大导演李涵祥执导的《大军阀》之后,一举成名,由之前的电视谐星成功突破为电影明星。

在拍摄了同样大卖的《一乐也》、《丑闻》等电影之后,精明能干的许贯文就动了自编自导自演的念头。私下里他自己准备了一部剧本《鬼马双星》,打算同邵氏影业掌门人邵谊夫合资拍摄平分利润,但却被邵大亨视为大逆不道当场拒绝。

恰逢现在四弟许贯杰签约嘉禾备受力捧,因此许贯文便有了想要跳槽的念头。只是害了还在邵氏片场混饭的许贯武。

许贯文是大电影明星,他们不敢动也动不得。但是许贯武不过是个片场打杂,以前借着许贯文的面子,人人都高看他一眼,不会故意为难他。现在一传说许贯文要跳槽,顿时许贯武就成了有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前天,许贯武奉导演的命令搬抬道具,结果整面背景直接砸了下来,将许贯武完全压在了下面。好巧不巧,正好砸中了脑袋。

虽然经过抢救,人苏醒了过来,但却不是之前的许贯武,而是来自未来四十年后的陈默。

陈默华夏一所二流大学毕业,因为从小就喜欢文学,因此大学报考的是中文系,结果毕业之后,只能到公司做文员工作。在办公室打拼五年,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副科长。

一个月两三千块钱,不要说买房子,就是娶老婆都不够本儿。再加上人不帅嘴不甜,晃荡到二十七八,到现在还是单身一人。

前些天,终于忍不住算了一卦,听算命先生说自己三十岁会有一个大运。因此心情激荡之下,干脆辞职,打算自己创业,拼死一搏。没想到和同事朋友们喝完送行酒之后,一觉醒来,竟然来到了这七十年代的香江。

这可真称得上是神转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