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来自十年前的包裹
  • 重返埃德加
  • 白开水
  • 5248字
  • 2013-09-17 14:15:47

林克盯着比他小五岁的异母妹妹,一字一句的问:“你男友因为玩了邮寄给我的游戏陷入昏迷?”

“是真的!他已经昏迷好多天,连医生也束手无策。”林莉把一个脏兮兮的包裹放到桌上,收信人一栏写着林克的名字,邮寄包裹的人他也认识。苏文,自从搬到省城后就断了往来的小学兼初中同桌同学。

邮戳上的日期显示它是十年前寄出的,林克疑惑的目光让林莉不自然地移开视线,他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十年前林克还住在家里,林莉也是个十岁的小鬼,会做到拦截信件这种事的只有继母。真相让他原本就不快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顺带语气也跟着恶劣起来。

“我觉得你需要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私人信件会在你手里。”

原本就心虚的林莉将事情的始末全盘托出,半年前她清理车库堆积的杂物时,意外发现发现一个写有林克名字的包裹,知道这肯定是母亲干的好事。原本是打算物归原主的,可因林克极少回家就一直放在她房里,如果不是去袁野家探望意外发现,林莉都不知道这个包裹被男友偷偷拿走了。

林克打开已经被拆封的包裹,里面除了泛黄信纸就只有一张没有印刷层的光盘。

【我找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快来,我在里面等你。】简短的二十一个字,是苏文的笔迹,林克绝不相信这么一张小小的光盘能让人昏迷。

“是真的!”林莉从随身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这是袁野的日记,你看了这个就知道我没有说谎。”

“你难道不知道随意翻看别人的隐私是犯法吗?就算你是袁野女朋友无无权偷看他的日记!”

林克没有接,而林莉也没有收回手,两个人就这么相互瞪视着。

“我原本也不相信,可我试过之后,它……”目光移到被林克两指夹着的光盘,林莉表情变得有些畏惧。

“好了,我会看的,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你。”一把夺过日记,林克以时间太晚为由将林莉推出门。

踌躇的脚步声在门外来回踱了几遍才离去,林克的视线落在那张没有任何标注的光盘上。他们兄妹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她是绝对不会来找自己。

能让人玩到昏迷的游戏?怎么可能……

带着好奇与质疑,林克将把光盘放入电脑。一段不算短的读碟声过后,屏幕忽然一黑,连风扇声和电流声都停止了,出租屋里就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等了十多秒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就在他以为死机打算重启的时候,漆黑一片的屏幕上忽然呈现出颜色绚丽的CG。

碧波万顷的海洋中跃出一条外形状奇特的大鱼,还来不及吞下被驱赶至水面的鱼群,一只体型更大的巨鹰从天而降,剃刀般锋利的双爪深深刺入鱼身后提着猎物返回天际。

无论画质还是形态都赶得上好莱坞制作的电影大片了,这游戏真的是十年前的?更让林克惊讶的还在后面。

镜头急速飞掠,景色从海洋变成荒凉的沙漠峡谷。战鼓震天,凶悍的座狼载着兽人大军如潮水般涌向万仞高山,目标是垂直的崖壁之上修筑的岩石堡垒,号角声响起,装有石块的巨型弩炮与长弓一起发射出漫天箭雨,就在攻守双方交锋的一霎,镜头陡然一转,变成了葱郁无边的森林。迅捷如豹的精灵在纵横交错的树枝上快速奔走,一边躲闪迎面而来的流星火雨,一边以发光的箭矢还击从地下钻出的火焰恶魔。怦然炸开的火焰将画面切换到冰雪肆虐的冻土冰原,已经失去生命的腐尸和骷髅集结在一起,空荡荡的眼窝里闪着幽蓝的冷光,远远望去就像一片冰蓝色海洋。

视角不断地拉伸,最后变成一个被海水包裹的蓝色星球,以漆黑幽深的星空为背景的屏幕最下方有一根细细的安装条,进度显示为1%。

被CG深深吸引的林克没有终止游戏的自动安装,心想就算默认安装C盘也可以等玩过之后再删除。就在他兴致勃勃的等待间隙,一张老旧发黄的羊皮纸在屏幕正中铺开,无数沙粒组成的文字注明表明必须要先回答诸神的提问,才能选择相性最好的职业。

以问卷调查的方式来决定职业和属性的游戏林克以前也遇到过,奇怪的是,这个游戏居然给出了【回答问题】和【退出】的选项。想都没想,他直接点了回答问题的按钮。

伴随着沙子流动的声音,一个附带选择的提问在羊皮纸上展开。

【你对自己所在的世界满意吗?】

1满意。2不满意。3希望有所改变。

这什么傻问题?林克嘴角一抽,选了第三个选项后,新的问题马上刷出来。

【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1美丽和谐。2混乱丑恶。3亟待改变。

林克再一次选了3,之后的提问一个比一个诡异。

【你相信世上有神灵吗?】

1信。2不信。3未见神迹却不否认神的存在。

【如果神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希望是……】

1爱情,2金钱,3权利,4永生,5都不选。

【理由是……】

1许诺的不一定是神灵,也有可能是恶魔。2我不信天上掉馅饼。3我的愿望不止这些。4那些选择都毫无意义。

【你认为什么才有意义?】

1世界和平。2统一、平等的乌托邦。3成为能改变世界的人。4维持世界的平衡。

每次林克都选了最后一项,就在他对游戏的兴趣快被无聊的提问消磨殆尽之际,刷新出来的提问总算跟游戏有关了。

【你理想中的职业是……】

1战士。2游侠。3自然之子。

看着一字排开的3个人物模型,林克既惊讶又失望。以西幻为背景的游戏居然没有牧师、法师、盗贼等高人气职业,又或者……是前面的问卷调查限定了可选职业?

视线逐一扫过战士与游侠,最后落在在标有‘自然之子’的模型上。羽毛、兽皮、纹身,集各种飞禽走兽的形态于一身,充满了原始而神秘的气息。

如果选择的答案真与角色属性有关,就只能选看起来像德鲁伊的职业了。

就在林克点选了自然之子的瞬间,作为背景的星球忽然出现十数道颜色各异的光柱。海洋、山川、森林、草原、荒漠,全都位于人烟稀少的区域。角色模型化作一道光球,沿着大陆西面的黄色光柱盘旋而下。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光球飞到底,林克瞄了一眼安装条,我倒!进度居然只是50%。不知还要安装多久,他索性拿起袁野的日记打发时间。内容全是NPC的姓名、喜好以及经常出现的区域,记载得最多的是各种药剂所需的材料以及生长地点,看得林克直打哈欠。

玩个游戏而已,用得着做笔记吗。

再看一眼进度条,55%……

实在犯困,林克决定小睡一会儿。背对着电脑的他并不知道,《重返埃德加》的标题已经替换成了《序章——获选者》。

完成了?

隐约听到了音乐声,林克撑开沉重的眼皮,立刻吓得睡意全无。此刻他不是躺在十平米的小出租房里,而是以头朝下的姿势从数百米高空急速坠落。眼看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他本能的张开嘴。

“啊啊啊——”

伴随着惊恐的尖叫声,头顶上方传来了破空之声,林克刚一抬头,就看见一只体型硕大、外形像鹰的猛禽快速俯冲,粗壮的利爪抢在即将与地面碰撞的瞬间将他拦腰提起。

暂时捡回一条命的林克被重新带回高空,惊魂未定的睁大唯一自由的双眼四下扫视。相起忽然从半空坠落,映入眼帘的景致更让人惊讶。

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随着起伏的山脉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在这些数人都无法合抱的参天大树当中有一棵特别高大,目测至最少也在百米以上。

巨鹰的目的正是那棵特别的大树,飞抵上空时林克又体验了一次自由落体的滋味。在经历了高难度的空中翻滚,还差点被树枝挂到的恐惧后,最终安全的掉落在一堆厚厚的落叶上。迎接他的不是想象中嗷嗷待哺的饥饿幼畜,而是一名金发尖耳的精灵。

等等,精灵?

林克揉揉眼,没错!站在面前的确实是西幻背景里特有的生物,无论什么设定都是众神宠儿的精灵。

还没等他消化这一连突发事件带来的震惊,巨鹰拍打着翅膀降落,双足落地的瞬间化为人形。不止体形缩至普通人大小,就连折射出青紫色光泽的羽毛也变成类似萨满的服饰,无论是身形还是面孔都呈现为男性。外表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剑眉星目,下垂的嘴角越发衬得他不苟言笑。

相比之下,精灵的容貌更趋于中性,淡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即使是素色白袍也被穿出了高雅尊贵的味道。

“这就是新的自然之子?”

“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确认自己暂时没有危险,林克乘两个神奇生物交谈之际偷偷打量四周。他所处的位置是巨树的大主枝顶端,平坦的地方差不多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弯曲的侧枝上结有无数大如椰子的果子,一闪一闪,好像接触不良的灯泡。最让人惊讶的是距离巨树不远黄褐色的光柱,向着蔚蓝的天空延伸,直至超出肉眼所能观测的范围。

强烈的即视感让林克想起游戏安装的最后画面——沿着光柱下坠的光球和有茂密植被的险峻高山。

不会吧……

即使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这一刻也不免动摇。难道这就是袁野昏迷的原因,一个真人RPG?

他下意识否定这种荒谬的想法,却又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都与游戏CG惊人的相似。

就在林克为自己究竟是做梦还是真的游戏穿而纠结之际,鸟人递给他一颗刚从树枝上摘颗的发光果实。

给我?

伸手接下,粗糙的外壳立刻褪变为飞散的荧光,转瞬之间,原本有椰子大小的果实就变成了一本书。

“有传承,伊索尔承认了他的资格。”巨鹰变化的人形生物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紧盯林克的青紫色双眸充满了鄙夷和厌恶:“我是赫尔,指导你基础训练的启蒙导师。”

基础训练?启蒙导师?Otz,还真的是游戏穿……

如果换做其他时候,林克或许会高兴能玩刺激的真人RPG,但在袁野已经莫名昏睡的前提下,他对这个古怪游戏的害怕要多过好奇。

自称导师的赫尔告诉林克,他已经被自然诸神选中,成为传达神灵意愿的使者——自然之子。当然,现在还只是获选阶段,如果不能通过考验,将丧失获得的所有赐福。幻化成书的果实叫‘传承’,是生长在灵脉上的护卫古树所结,能记录并储存从自然诸神处得到力量。因为人类的知识是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传播,所以林克的传承也以他最能接受的方式呈现。

这是技能书?好具象……居然可以拿在手里。

约莫A4大小足足有十厘米厚的书册,上白下黑的金属封面,正中画着外金内银的两个圈,红蓝褐绿的四色十字线让这个简单的图案看起来就像是靶子+准星。

掂了掂外表厚重实则没有多少重量的书册,林克心里有点失望。他原以为作为职业力量体现的‘传承’会是武器或防具一类的东西,那样至少有还有实用性。

“传承记载了自然之子从诞生至今的知识,需要感知才能阅读,共鸣越高,获得的神恩也就越多。”边解释,赫尔边示意林克打开传承。

手指触到的瞬间,原本只是散发着微微荧光的文字忽然爆发出刺眼的强光,在空气里折射出半透明的影像。

第一页的内容是世界的起源。一同诞生的初始神灵为了创造生命将自身融入整个星球,有的化身为植物,有的变为动物,自然之子也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算是最古老的有智生物之一。

通过立体的全息影像,林克很容易就解了文字所要表达的意思。随着投影的结束,书页上附着的光芒也一同黯淡下来,他好奇地翻开第二页。

与星球同化的古神变成了支撑世界的‘柱’,有的是高山,有的是海洋,形体不限,有大有小,它们被后世称为自然诸神。每一个柱都至关重要,一旦遭到破坏,世界也会随之失衡。自然之子的职责就是保护柱,他们吸纳魔法生物和有智的类人生物组成了最初的德鲁伊。二者看似相同,实则有巨大的差异,前者是神的使者,后者是神的追随者,虽然都能使用神灵所赋予的自然之力,但在力量上却有天壤之别。德鲁伊通常只有一个天赋,而身负神眷的自然之子能精通两个甚至更多的天赋。

看完这段说明,林克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废柴职业,在选的时候他一度担心会是DND类的德鲁伊,现在看来更偏向于魔兽世界的四修德鲁伊。

第三页的内容讲诉的是自然之子的两大派系——守护者与惩戒者。前者隐居山野,年复一年坚守保卫‘柱’的职责,与外界只保持最低限度的交流。后者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惩罚破坏自然与平衡的生灵,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又不避讳与邪恶生物合作,被许多物种划分到混乱阵营。

第四页终于讲到职业最关键的部分——天赋。变形是自然之子的核心能力,以化身之姿行使神灵的力量,神眷的高低决定了变形的强弱。不同的神祇所赋予的力量也不一样,以伊索尔、加索斯、卡奥戈、安德莉娅领衔的四元素在自然之子之中位阶最高,所具备的能力也最强。

刚好在关键位置断了,林克正想翻页,忽然觉得头晕目眩,手脚也使不上劲。传承从他手里脱落,在即将触地的瞬间化作飞散的荧光。

“使用感知过度,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扶住缓缓下滑的林克,赫尔将他带到附近一间树屋,交代了在这里休息就与精灵一道离开了。

这间全由木板搭建的小屋除了藤条编织的吊床,就只有一个既可以当桌子又能当椅子用的半截木桩,从墙壁到地板都积了厚厚一层灰尘。

等疲累感消退,林克起身把整个树屋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一遍,既没找到任何可以存档记录的物品,也没有像网络小说里默念就会出现的界面。依靠存储点或魔法物品脱离游戏的推论不成立,他沮丧的一屁股坐到木桩上。

怎么办?难道从此以后都要呆在游戏里?现实的身体怎么办?啊~~~我可不要像袁野那样昏迷。

急得直挠头的林克忽然灵光一现。

对了!日式RPG不是常有睡一觉就触发剧情的情节吗?没准这就是离开游戏的方法呢。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不如试一试。

躺回吊床,在不安与忐忑中闭上眼。不知道是真如鸟人所说消耗精神力过度,还是一心想回到现实的自我暗示,林克很快睡着了。再次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摆设。

真的回来了!

墙上的挂钟指针停在12点半,距离睡着仅过了半小时。再看电脑,回到现实的兴奋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屏幕显示的画面正是返回现实前所待的简陋树屋,吊床上躺着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角色。

见鬼!我还没有摆脱那该死的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